官道之色戒

第三十三章 走着瞧!

第三十三章 走着瞧!2017-11-9 12:58:53Ctrl+D 收藏本站

    第193节    第三十三章      走着瞧!

    夕阳在空中勾出最后一抹俏丽的余晖,无声无息地消失在地平线上,夜幕已经悄悄降临,迷离的霓虹灯散射出五颜六色的光芒,扮靓了昏暗的天空,玉州城中一角,气势恢宏的鼓楼仿佛殿堂般矗立在高砖台上,灰墙绿瓦,雕栏画栋,纤细的塔尖直入云端,在苍茫的暮色中,散发着古朴苍凉的气息。

    鼓楼下斑驳的暗影里,柳媚儿正愁眉苦脸地坐在冰凉如水的台阶上,双手捧着那张精致秀美的鹅蛋脸,轻轻抽.动着小巧秀挺的鼻子,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一双细眉却紧锁着,轻柔的夜风拂乱了她的秀发,柳媚儿却浑然未觉,只是撅着嘴巴,怔怔地望着前方路边昏黄的街灯,不时咬牙切齿地嘟囔一句。

    三五个青年男女大声笑着从路边经过,林荫道上再次恢复了安静,只有马路上来来往往的车辆依旧串流如梭,汽车喇叭声响彻夜空,柳媚儿幽幽地叹了口气后,抬起右脚,用高跟鞋尖对准一枚核桃大小的石子狠狠踢去,看着坚硬的石子‘啪嗒啪嗒’地沿着高高的石阶逐级滚落下去,最后消失在视线之外,她的心中稍稍生起一丝快意,撇了撇小嘴,恨恨道:“踢死你,大色狼,大坏蛋,真是受不了你,什么人呢,切……”

    半个小时前,王思宇把她带到这,就说要出去办点急事,让她在鼓楼下面等上五分钟,说完之后,还没等她点头同意,就匆匆地跑了出去,很快失去了踪影,柳媚儿等了许久,也不见王思宇回来,心里不禁又急又气,其实早在出租车里,她就已经很不高兴了,算上这次,王思宇今天已经惹恼她三次了,实在是太过分了!

    路上经过了好几家不错的西餐厅,柳媚儿眼巴巴地望着里面灯光明亮,人影绰绰,出租车却没有靠边停下,而是继续缓缓向前开去,一想到那精致的餐具,美味的牛排,玫红色绸缎般稠密的红酒,刀叉撞击银盘的声音,柳媚儿的小嘴就忍不住吧嗒一下,轻轻咽下口水,可那讨厌的大色狼却根本没有留意自己的暗示,只是低头拿着手机按个不停。

    柳媚儿几乎可以确信,王思宇肯定是在发短信勾搭网友,说不定就是那个‘芜菁夫人’,‘打车的时候还不忘勾搭良家妇女,这大色狼还真是敬业啊!’一想到这里,柳媚儿就恨得牙根直咬,心里没来由地还有些发酸,对天发誓,这绝对不是在吃醋,一定是中午橘子吃多了产生的胃酸,她暗暗地想道。

    不知过了多久,柳媚儿渐渐失去了耐心,她抱着单薄的双肩站起来,在向前轻轻跳了几步后,便沿着石阶来回走了几趟,向下望去,仍不见王思宇的人影,柳媚儿只好蹙着眉头,缓缓地迈步走了下去,来到路边,举目四望,却惊讶地发现,王思宇竟然站在远处的路灯下静静地吸烟,柳媚儿微微一怔,赶忙垂下头,做出一副乖巧柔顺的模样,拉着裙摆,静悄悄地走了过去。

    手机上传来一阵剧烈地震动,借着昏黄的灯光,王思宇看了看短信内容,轻轻嘘了口气,虽然时间紧迫,来不急细致谋划,但总算是安排好了,黄雅莉的办事能力,王思宇还是很放心的,如果这种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她也不用在天鹏做副总了。

    王思宇是很想给柳媚儿带来一个惊喜的,他非常清楚,这位校花小师妹现在是最脆弱的时候,在这个关头,需要更多的关怀,要想让她坚强起来,必须更多人来努力,仅仅靠他一个人,肯定是不够的,柳媚儿总是对周围的人有戒心,不肯和陌生人说话,这让王思宇生出隐忧,怕她时间久了,得上自闭症,前段督查室的事情太多,忙得不可开交,他有些顾不上柳媚儿,现在清闲下来了,就该好好琢磨下,想法让她继续回到学校读书,像她这样的年纪,中途放弃学业实在是太可惜了。

    吐出一口烟圈,王思宇刚刚转过身子,却发现一个身材高挑纤长的漂亮女孩正站在面前,倒吓了他一跳,退步一瞧,可不正是柳媚儿么,王思宇赶忙将烟头随手弹出,低声道:“媚儿,抱歉,刚刚处理了点事情,等急了吧?”

    柳媚儿在心里哼了三声,轻轻撇了撇嘴,却默默地摇摇头,柔声道:“没关系的,一点都不急呢!”

    王思宇笑了笑,领着她穿过马路,走到鼓楼区的火锅一条街上,这里道路虽不宽阔,但人来人往,很是热闹,路边停满了各式轿车,街道两边都是火锅店,扑鼻的香气在空气中浮荡着,让人闻之食指大动,王思宇肚子不争气地‘咕噜咕噜’叫个不停,赶忙加快了脚步,两人走到巷尾最后一家,推门进去后,便顺着楼梯上了三楼,里面已经坐了许多人,见两人进来,满屋子的人都抬起头来,把好奇的目光投了过来,王思宇赶忙侧过身子,摆了摆手,众人这才低下头去,专心涮着火锅。

    “马勒戈壁的,群众演员就是不专业啊!”王思宇感叹了一句,斜眼瞄向柳媚儿,却见她浑然未觉,只是脸上带着沮丧的表情,嘴巴比刚才撅得更高了些,看来她并不喜欢吃火锅过生日,小女孩嘛,大概都喜欢浪漫一点的环境吧,王思宇不禁对自己的创意产生怀疑,但既然来了,就得按部就班地走下去,否则黄雅莉那只母老虎说不定会发疯的。

    靠近窗边还留着一个位置,王思宇坐好后,笑吟吟地点抬手叫来服务员,点了羊肉冻豆腐外加几样青菜,叫了两瓶啤酒,便很有绅士风度地把菜谱递给柳媚儿,让她来点两样喜欢的火锅菜,柳媚儿接过菜单后,先是嘻嘻一笑,随后皱着眉头狂点一气,要了大虾肥牛肉三文鱼鱼丸蟹*粉皮还有几样海鲜,王思宇目瞪口呆地道:“媚儿,咱吃得了这么多吗?”

    “当然吃不了!”见王思宇有些肉.疼的模样,柳媚儿在心里低低地骂了句小气鬼,就轻声道:“好了,就这些吧,我是怕你吃不饱呢,白天工作那么辛苦,晚上要多吃点才好呢!”

    “多么善解人意的小丫头啊!”王思宇在心里暗暗赞叹道,柳媚儿的话,着实让他感动了一番,王思宇的脸上露出一丝宽慰之色,点头道:“媚儿,不得不说,你最近真是越来越懂事了。”

    柳媚儿低着头撇撇嘴,便把菜谱轻轻丢在桌边,端起茶杯,赌气似地将茶水一饮而尽,放下杯子后,就把目光移向窗外,再也不肯理睬王思宇。

    “为什么来这里?”

    “因为我馋羊肉了!”

    “可今天是我过生日啊?为什么要来这种地方?”

    “呃,抱歉,光顾着和芜菁夫人**了,我忘记了,不过吃火锅也不错嘛,经济又实惠……”

    “太过分了,大色狼,你去死吧!!!!!”

    在心里完成这些对答之后,柳媚儿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委屈地咬着薄唇,扭头瞥了王思宇一眼,伸出白皙细腻的右手,摸起杯子,用力地握了半天,直到王思宇帮她倒满茶水,感到有些烫手,才重新放回原位,摆.弄着裙角,羞惭惭地垂首道:“真是对不起呢,刚刚好像点了好多菜,让你破费了!”

    王思宇轻轻地叹了口气,摇头道:“没什么,你满意就好!”

    “我当然不满意了,一千一万个不满意!!!”柳媚儿在心中呐喊道。

    为了将心中这种不满适度地表达出来,柳媚儿抬手拨落一根筷子,在弯腰去拾时,瞄清了王思宇脚的位置,坐起身子时,先喊服务员换了筷子,然后端起茶杯,把脸转向一边,假意浏览墙上的山水画,却抬起桌子底下那条纤长的右腿,缓缓向前探去。

    眼波流转间,高跟鞋已经抵达既定目标上空,她心里却有些迟疑不决,犹豫了两三分钟后,还是把心一横,战战兢兢地踩了下去,一声预料之中的痛呼随即在耳边响起,柳媚儿此刻也有七分害怕三分后悔,心里慌得怦怦直跳,赶忙站起来,满面通红地呐呐道:“对……对不起,那个,我不是故意的。”

    “没事,不要紧。”

    王思宇呲牙咧嘴地笑了笑,很大度地摆摆手,抬手揉了揉疼痛无比的脚面,暗自叹了口气,给这丫头买高跟鞋就是一个错误,当然,这也不全怪人家,谁让他刚才竟想着吃豆腐,非把脚伸得那么靠前呢,没想到还未来得及做出擦边动作,就先被对方杀伤了,柳媚儿该不是察觉到自己的意图,故意这样做的吧?

    疑惑间,王思宇瞄了柳媚儿一眼,却见她满脸无辜的样子,就觉得自己多心了,这时服务员端来火锅底料,把火打着,王思宇便站起身来,一瘸一拐地去了趟洗手间,在洗手间门口,他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几分钟后,一个穿着红马甲的男服务员赶忙走了过来,王思宇冲他低声耳语几句,那服务员赶忙点头道:“先生请放心,黄总已经和老板打好招呼了,一切都听您的吩咐。”

    王思宇点点头,转身进了洗手间,等他回来的时候,锅子里的汤汁已经沸腾,柳媚儿正拿着一双筷子,向里面添加青菜,她此刻的表情引起了王思宇的注意,原本撅得老高的小嘴,已经笑得微微上扬,清晰的唇线勾出优美的弧度,那张俏脸上已经笑成了一朵花,双颊露出浅浅的梨涡,一脸幸灾乐祸的模样,看情形,在踩了自己一脚后,她的心情倒是变得格外舒畅起来。

    “这小没良心的,她刚才的举动,一定是故意的!”王思宇登时醒悟,在心里低低地咒骂一句,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微笑着走回桌边,也不搭理她,自顾地倒上啤酒,夹着羊肉,边涮边喝,倒也悠然自得,望着柳媚儿那张清纯漂亮的脸蛋,王思宇恶狠狠地喝进一杯啤酒,在心里暗自发狠道:“操.地,胆子大了,敢踩我,十八岁了是吧,今晚上哥哥就让你尝尝破.处的滋味,让你跟哥得瑟。”

    接着将两片涮好的羊肉蘸了麻料,轻轻丢在嘴里,脑海里幻化出一番景象来,自己赤身裸.体,雄赳赳气昂昂,一步步地逼近床边,柳媚儿赤着上身,坐在床上,双手牵着被角,可怜兮兮地哀求道:“不要,不要过来,求求你了……”

    “求也没用!谁让你踩我了!”王思宇眯起眼睛,挑了挑眉头,瞥了眼对面这如花似玉的校花小师妹,心里竟有些痒痒的,想到得意之处,他笑呵呵地摸起杯子,美美地喝上一杯。

    柳媚儿用眼角的余光悄悄地打量着王思宇,见他那副开心得无以复加的表情,伸手抓抓头发,不禁有些迷惑不解,他怎么会那么开心,居然把大色狼踩高兴了?这可真是……太不可思议了,他不是被虐狂吧?她脑子里忽地闪现出一幕场景来,王思宇被捆在床上,嘴里叼着白毛巾,她手里拎着一根丈许长的皮鞭,一鞭一鞭地抽过去,王思宇身上遍体鳞伤,却媚眼如丝地呻.吟着。

    “太残忍了,还是换别的吧,明天早上在他的米粥里多放点盐!”柳媚儿身子不由得一颤,打了个激灵,抬手在眼前扇了扇,努力把刚才的幻象赶走。

    “吃菜,吃菜!”王思宇笑眯眯地放下杯子,终于很有良心地让了一句。

    柳媚儿把心中的不满压了下来,极温柔地笑了笑,伸出白皙细腻的手,抓过银勺,捞起两粒鱼丸放在碗里,垂下头来,很淑女地吃了起来。

    “回家再和你算账,咱们走着瞧!”两人不约而同地抬起头来,对视一眼,各自在脸上泛起得意的笑容,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