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三十四章 让我背你走

第三十四章 让我背你走2017-11-9 12:58:54Ctrl+D 收藏本站

    第194节    第三十四章      让我背你走

    火锅吃到一半的时候,柳媚儿忽地发现,楼梯口上来两个女人,前面那个长得小巧玲珑,留着短短的秀发,穿着一身紫罗兰套装,看上去气质很好,她身后那个女孩要年轻些,模样更加俊俏,只是眉宇间带着几分抑郁,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两人手里都拎着鼓鼓囊囊的口袋。

    屋子里的人见这两人进来,神情都变得古怪起来,前面几桌人似是和两人很熟,竟要站起来打招呼,却被前面那女人抬手制止,两人在屋子里扫视一番,便向这边走来,坐到附近的桌子上,那个穿紫罗兰套装的女人神色自若,而她旁边那个年轻女孩,则有意无意地将目光投向这边,那目光里竟包含着诸多复杂的情绪,既有嫉妒羡慕,也有惆怅落寞,甚至还带着一点点淡淡的酸楚。

    柳媚儿不禁有些惊讶,歪着脑袋,仔细地打量了对面的王思宇,他很帅吗?没有啊,比起那些英俊潇洒的校草来说,还差得很多呢!尤其是那个讨厌的大鼻子,怎么看都不顺眼,要是能削去三分之一,或许还会好些,和他出来吃饭,怎么会让其他女孩嫉妒,真是让人想不通。

    王思宇正吃得爽快,却发现柳媚儿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脸,不禁微微一愣,拿手在脸上划拉了一把,低头看看,倒没什么东西,不禁心头大乐,操.地,被哥的魅力征服了吧?看得那么入迷,不过女孩子嘛,还是应该矜持一点,正沾沾自喜间,忽听旁边有女人咳嗽一声,回头一望,却是黄雅莉和杨洁来了,他忙放下筷子,抬手挡住脸,扭过头来,冲着那两人挤眉弄眼。

    柳媚儿察觉到了王思宇的异状,不禁暗自叹了口气,这大色狼果真是没救了,吃个饭也能勾搭女人,正义愤填膺间,却陡然发现,那两个女人非但没有恼怒,反而也在用目光和王思宇进行着隐秘的交流,柳媚儿不禁勃然大怒,现在的女人怎么都这样啊!真是让人受不了,大色狼更是不像话,当着自己是空气么,去死好了……

    她挺了挺胸脯,甩了甩秀发,伸手摸过勺子,捞了几样青菜,然后把手腕轻轻一抖。

    “啊!”王思宇如同触电一般收回手来,转过头,对着可怜兮兮的柳媚儿怒目而视,啪地一声将筷子拍在餐桌上,目光变得冷厉起来,正要发作时,却见柳媚儿眸中泪花闪烁,脸上露出极为委屈的表情,带着哭腔,可怜兮兮地抗议道:“人家真的不是故意的嘛,干嘛凶巴巴的,今天是我生日哎……”

    王思宇皱紧眉头,盯着柳媚儿看了半晌,忽地莞尔,眉宇舒展开了,摇头轻轻叹了口气,从兜里摸出一根烟来,放在嘴里,随后在她的注视下站起身子,转头向门口方向挥了挥胳臂,高声道:“开始吧!”

    话音刚落,门口那个穿着红马甲的服务员赶忙转过身子,伸手向门边的吊灯开关摸去。

    打火机发出‘啪’的一声脆响,淡黄色的火苗轻轻摇曳,在一阵惊呼声中,三楼餐厅内的灯忽地全部熄灭,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王思宇指间明明灭灭的烟头上,不到两分钟的黑暗过后,餐厅里传来‘啪啪’的响声,十几个桌子竟都亮起了蜡烛,在星星点点的烛光中,众人手捧着蜡烛,纷纷站起来,唱着生日快乐歌,向这边缓缓走来。

    “天啊!”

    柳媚儿发出一声惊呼,她的嘴巴在瞬间张得大大的,盯着烛光中那一张张满是善意的笑脸,不禁有些不知所措,茫然间,一双筷子竟从手中脱落,恰恰落在滚沸的火锅之中,汤汁从里面飞溅而出,迸溅到衣袖上,她却浑然未觉,只是愣愣地望着从四周围过来的人群,抬手捂住小嘴。

    在喧闹声中,不知谁递给了她一只高脚杯,里面装着红色的果汁,在祝福声中,她举着杯子和众人的酒杯轻轻撞击,发出清脆的叮当声,不知过了多久,灯光再次亮时,屋子里已经变了一番景象。

    中间的桌子已经被撤下,被人用几张长条桌拼出一个台面来,上面铺着大红绸布,台面上摆满了丰盛的食品,除了她喜欢的牛排外,还有各类甜点和水果沙拉,而最中央的位置,则摆放着一个巨大的五层蛋糕,上面插着十八根蜡烛,蛋糕上洒满了新鲜的草莓切片。

    柳媚儿被众人簇拥着走过去,却见蛋糕上写着颜色艳丽的一行字,‘媚儿今天十八岁了,哥祝你永远快乐,越来越漂亮!’

    柳媚儿忙用双手捂住脸,清亮的泪水从指缝中涌去,她赶忙擦了擦,拿起刀叉,开始分发蛋糕,而此时目光在人群中寻去,却找不到大色狼的身影。

    “肯定是被那个女人勾走了!”无限感激之余,不知为什么,柳媚儿心里还是有些愤愤不平。

    正腹诽间,刚才那个俊俏女孩却突然从人群中走过来,拉着她走出门外,来到女洗手间,倚在门边,指了指窗沿上的摆放的几个口袋,柔声道:“那几件衣服都是你的,选一件穿上吧,你的衣服脏了。”

    柳媚儿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自己的袖口确实沾了很多油渍,可她并没有马上走过去拿衣服,而是好奇地打量着面前这个模样俊俏的女孩,怯生生地问道:“姐姐,你是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女孩低下头,幽幽地叹了口气道:“我是谁并不重要,你应该感到高兴,有个好哥哥。”

    “哥哥?”柳媚儿皱了皱眉头,忽地有些心虚,咬着嘴唇呐呐道:“姐姐,我想你是弄错了,他不是我哥哥!”

    女孩背过身子,双眼失神地望向向窗外,语气轻柔地道:“也许吧,但那并不重要。”

    柳媚儿走过去,抓住女孩的胳膊,轻声道:“姐姐,告诉我嘛,到底是怎么回事,屋子里都是什么人?”

    女孩轻轻把她的手拨落,从衣兜里摸出一张名片,塞到柳媚儿的手里,微笑道:“屋子里面都是我们的同事,我们包了餐馆的第三层,专门为你过生日,刚才的一切都是我策划的,目的只是为了想给你一个意外的惊喜,我叫杨洁,以后有事可以随时和我联络。”

    “谢谢,真的非常感谢。”

    柳媚儿咬着嘴唇,轻声道,随后,她拿起名片瞄了一眼,嘴里发出‘喔’的一声,轻声道:“呃,天鹏乳业,以前喝过你们的牛奶呢,和电视广告里说的一样,真的很好喝的。”

    杨洁没有说话,依旧望着窗外,神色间满是失落。

    柳媚儿没有察觉到杨洁异样的表情,轻声嘀咕道:“他不是当官的么,怎么会和你们公司的人这么熟?”

    “快换衣服吧,今晚你是唯一的主角,不要问那么多了。”杨洁瞥了她一眼,苦涩地笑了笑,转身走了出去。

    柳媚儿愣了半晌,乍舌道:“不会是贪官吧,怪吓人的……”

    一番精挑细选之后,柳媚儿换上了一套漂亮的雪纺落地长裙,浪漫的款式和飘逸的裙摆,让她喜不自禁,尤其是腰间那条黑色的束带,更是增添了许多迷人的风韵,柳媚儿走到镜子前,左顾右盼,把手放在纤腰上,轻轻转动身体,目光在宛如瓷器般精致的手臂与漂亮的锁骨上瞥过,脸上洋溢出灿烂的笑容,在摆了几个姿势后,便蹦跳着奔了出去。

    再次走进餐厅时,她登时让众人眼前一亮,柳媚儿如同鹤立鸡群的白雪公主一般,在人群中微笑着走来走去,显得落落大方,楚楚动人。

    杨洁望着光艳照人的柳媚儿,轻轻叹了口气,神色黯然地走到桌边,拿起一瓶白酒,倒满一杯,猛地倒进喉咙里,嗓子里登时辣辣的,她皱皱眉,低声地咳嗽起来,她端着酒杯,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摇头叹气道:“还是忘不掉呢……”

    楼下的皇冠车里,王思宇猛地打了个喷嚏,抬手揉揉鼻子,转头冲着身旁的黄雅莉道:“你身上的香水味真让人受不了。”

    黄雅莉白了王思宇一眼,摇开车窗,皱眉道:“那两个拉小提琴的估计过不来了,你怎么不提前几天打招呼啊,搞得这么紧张,要不是打着聚餐的幌子,我上哪给你凑这么多员工亲属来。”

    王思宇笑了笑,从兜里摸出烟来,递给黄雅莉,黄雅莉摆摆手,拉开棕色的手提包,从里面摸出烟盒,抽出一根女士香烟来,姿态优雅地夹在指端,低头点上火,吸上一口,缓缓吐出一个圆圆的烟圈,叹了口气道:“从哪找来的水灵妹子,模样身材倒是一流,可年纪小了点吧,小心些吧,别做官坐到牢里去。”

    “闭上你的乌鸦嘴。”王思宇嘟囔一句,手里夹着烟,从上衣口袋里摸出钱包,打开后摸出一叠钞票来,交给黄雅莉,满脸真诚地道:“谢谢你,雅莉,费心了。”

    黄雅莉接过钱来,拿在手里抖了抖,看也不看,便拉开手提包,轻轻放了进去,再次吸上一口烟,跷起手指,懒洋洋地道:“又一个花季少女要毁在你手里啦。”

    王思宇皱皱眉头,轻声道:“雅莉,你这是什么话,别胡说八道,不早就和你说了么,我是看她身世可怜,想帮帮她,让她早日走出阴影,重新振作起来,你怎么还疑神疑鬼呢,咱思想能健康点不,别那么低俗成不?”

    黄雅莉低头哑笑半晌,转过头来,瞟着王思宇道:“搞这么大的动静出来,只为了一个青春貌美的小姑娘,你敢说心里没有别的想法?”

    王思宇苦笑着摇摇头,叹气道:“我心里最牵挂的是谁,别人不知道,你心里应该最清楚,何必总来挖苦我。”

    黄雅莉把手中的烟头轻轻在烟灰缸中点了点,抱起双臂仰卧在座位上,默然半晌,转头望了王思宇一眼,欲言又止,刚想再次说话时,手机忽地响起,接通后听了一会,就摇头道:“快回去看看吧,你的小妹子出状况了。”

    王思宇赶忙推门下车,转身向饭店门口走去,望着王思宇离去的背影,黄雅莉淡淡地笑了笑,摇头道:“女人都是一本书,能读懂三分之一,你就算是好男人了,可惜啊,她的心思,你还是没有明白!”

    刚刚上到三楼,王思宇就听到餐厅里传来凄凄惨惨的哭声,推开房门一看,柳媚儿趴在一张桌子上,哭得伤心,她面前的桌子上,放着半瓶红酒,王思宇微微皱眉,向人群望去,众人却都纷纷摇头,表情上也满上诧异。

    杨洁悄悄走过来,踮着脚尖轻声道:“刚才还好好的,不知怎么回事,突然就哭起来了。”

    王思宇点点头,微笑道:“我知道了,让他们都走吧,感谢大家。”

    杨洁忙招呼着众人离开,很快,餐厅里变得空荡荡的,王思宇坐在凳子上,一言不发地望着柳媚儿,目光变得异常柔和。

    哭了半晌,柳媚儿耸.动着肩膀抬起头来,发现屋里只有王思宇一个人了,她拿起纸巾,擦了擦眼角,抽噎道:“对不起……我这次真的不是故意的,我想爸爸妈妈了……”

    王思宇笑了笑,走过去,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低声道:“哭吧,痛痛快快地哭一次,把那些不开心的事情都哭出来吧,我在楼下等你。”

    说罢,他拎起旁边装着衣服的口袋,转身推门出去,驱走了围在门边看热闹的两个服务员,静静地站在饭店门口的暗影里,摸出手机,和张倩影煲起电话粥来,挂断电话后,又等了十几分钟,柳媚儿才从里面慢吞吞地走出来,低垂着头道:“我哭好了……”

    王思宇笑了笑,轻声道:“媚儿,要学会坚强起来,哥已经背着你走过最难走的一段路,接下来,就要靠你自己了。”

    柳媚儿用力地点点头,双手捧腮,嘴唇蠕动几下,细若游丝地道:“能再背我走出这条巷子吗?”

    王思宇点点头,转身蹲下身子,拍了拍手道:“来吧,媚儿!”

    柳媚儿犹豫了片刻,便把柔软的身子伏了上去。

    王思宇背着她悄然向前走去,柳媚儿把整张脸埋在王思宇的头颈之间,双手环抱在他的胸前,眼泪再次扑簌而下,竟然打湿了王思宇的衬衫,出了巷子后,王思宇愕然地发现,或许是哭得过于困倦,背上的校花小师妹竟已睡着了,他便没有停下脚步,一直背着她向前行去,昏黄的街灯下,这重叠的身影被拉得细长。

    夜渐深,喧嚣的都市终于归于寂静,空荡荡的林荫路上,王思宇抬手擦了一把汗,缓慢而坚定地向前走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