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三十五章 调动

第三十五章 调动2017-11-9 12:58:55Ctrl+D 收藏本站

    第195节    第三十五章      调动

    周二晚上,客厅里,王思宇跷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柳媚儿掐着小蛮腰站在三米之外,两人中间隔着一张茶几,大眼瞪小眼,互不相让地对峙着,过了好久,柳媚儿才哼了一声,苦着小脸道:“你就那么急着把我赶出去吗?你是不是觉得我在家里碍事啊,我可以关上房门,不会打扰你们的……”

    “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王思宇忍俊不禁,微笑着抬手指指沙发,轻声道:“媚儿,过来坐。”

    柳媚儿迟疑了下,还是走了过来,坐到王思宇的身边,气哼哼地声道:“反正我就是不想去上学。”

    “那可不成,你会后悔的,相信我,无论如何也一定要把大学读完。”嗅着柳媚儿身上传来淡淡的幽香,王思宇有些魂不守舍,但他还是皱着眉头耐心开导道。

    柳媚儿双手捧着腮边,静静地坐了许久,才转头望了王思宇一眼,悄声道:“那……我以后还能再回来住吗?”

    “当然能啊,那把钥匙你拿好,周末和假期都可以回来,明天我再给你配上手机,有什么困难,随时可以跟哥联系。”王思宇斩钉截铁地道。

    柳媚儿撅着嘴巴想了半晌,只好轻轻地点了点头,瘪着小嘴道:“那好吧,只是,我有几个条件。”

    王思宇转过头来,望着柳媚儿笑了笑,从衣兜里摸出烟来,点上后深深地吸了一口,吐出一个淡淡的烟圈,转动了一下身体,慢条斯理地道:“媚儿啊,做人不能太贪心,我可以答应你三个条件,只有三个,你可要想好了再说。”

    柳媚儿‘嗯’了一声,歪着脑袋,掰着手指开始思索起来,想了半晌,她叹了口气,哀声道:“三个不够呢!”

    王思宇嘿嘿地笑了笑,伸手从茶几上摸过茶杯,喝上一口,抬头道:“说说看。”

    经过几轮讨价还价后,柳媚儿终于撅着小嘴,勉强同意了王思宇的建议,答应再次回到华西大学读书,作为回报,王思宇也通过了她的一揽子交换计划,以及若干不平等条约,柳媚儿这才高兴起来,蹦跳着跑回卧室。

    王思宇也是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赶忙从沙发上站起,兴冲冲地走进书房,摸出手机来,给华西大学的刘副校长打了电话,请他帮忙安排下,以便能让柳媚儿这次回去,不再出现上次的状况,刘副校长很痛快地答应下来,并表示会亲自去做工作,王思宇这才放了心。

    第二天下午,天气很好,在明媚的日光下,他处理完手头的文件,和肖冠雄打了招呼,早早地离开省委大院,先到手机店里,为柳媚儿挑了一款时尚手机,买了移动的卡,回到家中,柳媚儿早已收拾妥帖,除了衣服外,她把那盆兰草也挪到了门口。

    陪着柳媚儿一起出了门,两人打车来到华大南门,下车后,径直走进校园,去了行政大楼刘副校长的办公室,敲开门后,刘副校长笑吟吟地把两人让到沙发上,泡了茶,他和王思宇两人许久没见,这次就天南海北地聊了一会。

    这期间,柳媚儿一直老老实实地坐在沙发上,手里抱着那盆兰花,低垂着头,一言不发,情绪很是低落,搞得王思宇也有些走神,直到刘副校长提醒了他三次,王思宇才摸着鼻子笑了笑,伸手接住对方抛过来的香烟。

    出了行政大楼,王思宇并没有走远,而是躲在远处的一个角落里站了许久,当抱着花盆的柳媚儿跟在刘副校长身后,消失在视线之外时,王思宇心里竟生出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不过他还是暗自有些庆幸,说实话,下这个决定,对他来讲,其实也很艰难,不过还好,他总算遏制住了心中的**,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只是在回到家后,王思宇望着空荡荡的屋子,总觉得少了些什么,他推开柳媚儿住过的房间,在床上坐了一会,百无聊赖间,从枕头底下摸出一把菜刀来,摸着锋利的刀刃,想起柳媚儿初来的那晚发生的事情,王思宇忍不住嘿嘿地笑了起来。

    两天后,省委组织部组织干部处的冯处长带着考察组来到省委督查室,对王思宇进行了单独考察,由于事先得到通知,这边从上到下准备的都比较充分,所以考察进行的非常顺利,考察组很快得出王思宇同志政治成熟,工作积极,善于团结同志,生活作风正派等结论,这份考察材料已经最大限度地突出了王思宇的工作成绩,把他描绘得高大全,让他自己都感到有些汗颜。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就到了四月份,天气一天似一天地暖和起来,玉州市内接连下了三天的毛毛细雨,轻柔的雨丝如烟似雾,迷离而飘渺,让眼底的世界变得亦真亦幻,愈发的不真实起来,王思宇端着茶杯,静静地默立窗前,望着对面的粉色墙壁上,爬山虎那原本干枯的树枝已经挂满新绿,正在悄悄地向上爬。

    这是周五的下午,在经过近半个月的漫长等待后,公告终于下来了,王思宇被调往省纪委,任省纪委纪检监察五室主任,正处级干部,在得知消息后,王思宇没有表现出过多的激动与兴奋,因为早在几天前,他就已经从何仲良的口中,得到了准确的消息,而其他人也早在昨天,就都已纷纷向他发出祝贺,从某种意义上讲,省委大院里,还真藏不住什么太大的秘密。

    省纪委办公大楼也在省委大院里,距离省委办公厅大楼比较远,那是一栋五层高的灰色小楼,相对于其他地方,不但地点偏僻了些,平时去那里办事的官员极少,不光是犯忌讳,更多的是怕影响,容易造成被纪委请喝茶的误会,被人看到传出去,会造成极其不良的影响,因此尽管在一个大院里,王思宇却一次都没有去过那里,和纪委的干部也不太熟悉,记忆中印象最深刻的,只有上次被派到亚钢集团去查案的纪委工作组的两个人,但其中一个已经死掉了,据说那个矮胖子也受了处分,被调到外地去了。

    省纪委机关与省监察厅合署办公,实行一套工作机构两个机关名称的体制,履行党的纪律检查和政府行政监察两项职能,对省委全面负责;省监察厅仍属于省政府序列,行政监察工作对省政府负责,接受省政府领导。

    省纪委机关省监察厅行政编制(含派驻省直纪检监察机构编制)237名,机关离退休干部工作人员行政编制6名,机关工勤人员事业编制28名,除了省委常委,纪委书记外,另有省监察厅厅长1名,副厅长3名(其中,厅长与2名副厅长同时任省纪委常委);正副主任(处长)职数52名(含机关党委专职副书记1名副厅级纪检专员6名)。

    其内设机构分别为办公厅监察综合室调查研究室宣传教育室党风廉政建设室纠正部门和行业不正之风室执法监察室政策法规室信访室纪检监察一至五室案件审理室等十八个室(厅处)和机关党委。

    其中纪检监察一二三四五室分别负责监督检查分管地区部门及其领导干部贯彻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国家法律法规决定命令以及民主集中制的情况,并参加分管地区部门的领导班子民主生活会;调查掌握分管地区部门的党风廉政建设情况;指导分管地区部门的案件检查工作。

    王思宇要去的纪检监察五室,专门负责市省管干部的违纪案件及其他监督监察对象重大典型违纪案件的查处工作,和其他四个监察室相比,手伸得比较长,管得范围也比较广,王思宇这个监察室主任的位置也格外吃重,但同样的道理,办案得罪人的机会也就相对更多些,王思宇的前几任似乎都没落得什么好下场,五个人中有两个被贬,一个入狱。

    这就和组织部的干部有着明显的区别,省委组织部走出的干部,绝大多数人都顺风顺水,在仕途上走得风生水起,毕竟人家那是提拔干部的地方,交游广阔,极容易攒下人脉资源,而纪委恰好相反,是负责把官员拉下来的地方,办案的时候一个不小心,就会拔出萝卜带出泥,看似打倒一个,其实却得罪一片,被秋后算账的例子比比皆是。

    王思宇不知道自己能在纪委呆多久,现在他也想明白了,这事不归自己管,也不归虚无飘渺的组织上管,全凭焦大秘来打招呼,虽说不知那位姓焦南亭哪根筋搭错了,一个劲地在幕后运作自己,但这倒也是好事,只要是升迁,王思宇就懒得再去管,时间久了,真相自然会自己跳出来。

    这些日子,柳媚儿一次都没有回来过,也没打过电话,王思宇给她发了几个短信,她也没有回复,这让王思宇很是恼火,那小没良心的,看来是把自己给忘掉了,不过庆幸的是,他在晚上有了新的娱乐,在玩斗地主的时候,一个叫‘梦中有你’的女网友主动勾搭他,两人很快聊得火热,每天晚上都在网上哥哥妹妹的**,倒也排遣了不少寂寞。

    从窗前回到办公桌后,喝着茶水看了一会报纸,王思宇抬手看看表,已经快到三点了,就端着茶杯走进小会议室,午饭的时候,梁桂芝的秘书李秀丽告诉他,督查室要开个欢送会,为王思宇送行,所以他刚才捉笔写了一篇稿子,把对领导的感谢,对同志们的热爱,对督查室将来的展望洋洋洒洒地写了三千字,打算在会上读出来,但进了会议室,坐在主席台上,足足等了十几分钟,也没见有人进来,王思宇不禁皱着眉头在心里直犯嘀咕,都说人走茶凉,自己不会混得这么惨吧?

    又坐了几分钟,王思宇拿着稿子走出会议室,到其他几个办公室转了转,却发现除了几个值班的科员冲着他嘻嘻直笑外,其他人竟如同凭空消失了一般,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王思宇便转身回了办公室,刚刚推开房门,迎面发出‘蓬’的一声响,香槟酒喷溅而出,他的头上脸上满是泡沫,王思宇抬手在湿漉漉的脸上抹了抹,睁开眼时,却见屋子里站满了人,众人都看着他放声大笑,而梁桂芝正坐在他的办公桌后,手里摆.弄着一管签字笔,笑吟吟地望着他。

    王思宇没想到会出现这一幕,正有些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间,贺焰飞却一把抢过他手里的稿子,大声念道:“尊敬的梁主任,督查室的各位同仁们……”

    伴着众人的哄笑声,王思宇也忍不住跟着笑了起来,开始去抢稿子,却被旁边的科员们绊住,动弹不得,贺焰飞却在众人的护卫下,硬是把稿子给念完了,随后梁桂芝带头鼓掌,办公室里顿时掌声雷动,望着眼前一张张笑脸,王思宇也不禁微微动容,这时候,那些以往最不喜欢的刺头,现在看上去,都格外顺眼了些。

    肖冠雄拉着他坐到沙发上,朱健昌递过来一根烟,三个人开始轻声攀谈起来,屋子里的人太多,梁桂芝开了窗户,王思宇还是有些透不过气来,赶忙抬手解开几粒衬衫纽扣,摸过一张报纸,轻轻扇了起来,好在众人在乱哄哄地闹了一会后,便约好晚上聚餐,之后便稀稀拉拉地散掉。

    下班后,众人直接去了酒店,这顿酒喝得昏天黑地的,不到一个多小时,就有许多人喝多了,迷迷糊糊间,王思宇竟听到有人呜呜咽咽地哭,他赶忙走过去,拍着对方的肩头,动情地道:“兄弟,来日方长。”

    邱兆官却一把拉过他,将他扶回原来的位子,轻声道:“主任,别管他,那小子最没出息了,每次失恋都哭得没完没了的,咱们接着喝,兄弟祝你步步高升,鹏程万里……”

    接下来,就在混混沌沌中,王思宇见众人提着杯子站起来,然后自己一杯杯地喝下去,没过多久,就撑不下去了,最后被贺焰飞背上车,他摇开车窗,只轻轻张开嘴巴,酒水便从喉中喷涌而出,一直吐了两三分钟,才感觉胃里舒服了许多,只是头昏脑胀的,什么都记不清楚。

    小车开进电视台家属楼,一直停到单元门下,贺焰飞便架着王思宇走出来,将他送到家门口,王思宇硬是把他推开,摇摇晃晃地拿钥匙去开门,却总也打不开,贺焰飞正想过来帮忙,却再次被王思宇推开。

    贺焰飞正头疼间,房门突地打开了,一个极漂亮的高挑女孩打开房门,俏生生地站在门口,她身上披着浴袍,湿漉漉的头发乌黑发亮,披散在白皙如脂的肩头,雪白的肌肤晃得人眼睛一阵阵地眩晕,贺焰飞刚要说话时,那女孩却快速地将王思宇拉了进去,目光不善地瞪了他一眼,‘砰’地将房门关上。

    贺焰飞吓了一跳,转身走了下去,出了小区时,他还有些迷糊,这漂亮女孩看着倒是眼熟,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却已经记不起在哪里见过。

    王思宇被女孩扶进了屋子,眼睛已经睁不开了,就踉踉跄跄地进了卧室,抱着女孩重重地倒了下去,压在女孩身上,张着嘴巴在女孩脸上亲来亲去,那只手也在钻进柳媚儿的浴袍里,在那娇酥滑腻的胸脯上摸来捏去,嘴里含糊地嘀咕道:“媚儿,媚儿,来,让哥亲亲……”

    柳媚儿的脸上飞上一抹红晕,又羞又恼,正奋力挣扎间,那只讨厌的大手却向下探去,恰恰到了底线处,柳媚儿大口喘着粗气,柔软的身子扭来扭去,却始终挣脱不得,呜呜地叫了几声,忽地一颤,双手猛地捉住王思宇的手腕,哼哼唧唧道:“不要啊,会弄破的……”

    然而那只大手却并没有停下来,依旧在用力抓挠着,柳媚儿浑身酥软,一阵阵地发热,手上也渐渐失了力气,正惶恐不安,渐趋绝望间,王思宇的手忽地停了下来,身子也僵住了。

    柳媚儿战战兢兢地将那只手从浴袍下面拿了出来,却发现身上的王思宇竟酣畅地打起呼噜来,她总算松了一口气,轻轻把王思宇推了过去,跪在床上,拿着枕头在王思宇的头上用力砸了四五下,撅着小嘴嗔怪道:“大色狼,干嘛喝那么多酒,险些被你吓死!”

    王思宇只是轻轻翻了个身,便继续打起响亮的呼噜来,一时间,屋内风雷之声大作。

    柳媚儿帮王思宇脱了衣服,把被子盖上,接着怔怔地坐在床边,双手捧着发烫的脸颊,歪着脖子看了许久,最后终于鼓起勇气,眯着眼睛凑了过去,在王思宇的脸上轻轻亲了一下,随后满面绯红,如同受惊的小鹿一般,撞开房门,飞快地跑了出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