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三十六章 规劝

第三十六章 规劝2017-11-9 12:58:57Ctrl+D 收藏本站

    第196节    第三十六章    规劝

    王思宇早上起来,仍然觉得脑袋昏昏沉沉的,头痛欲裂,昨天晚上酒桌上的事情,都记得不大真切,他掀开被子坐起后,抓了半天的头发,便穿了拖鞋,懒洋洋地下了地,推门来到客厅时,却发现柳媚儿正低头为他熨烫西服。

    柳媚儿上身穿着一件白色小衫,下身穿着黑色的五分裤弹力裤,两条纤细匀称的小腿都露在外面,如藕荷般洁白莹润,那条弹力裤紧紧地绷在她纤细的腰身上,包裹出圆润性感的臀.腿线条,愈发显得体态苗条优美。

    王思宇站在门边瞧了一会,只觉得赏心悦目,一时心痒难耐,便没有发声,而是蹑手蹑脚地向她身后走去,他把脚步放得很轻,唯恐惊到这位清纯靓丽的校花小师妹。

    柳媚儿左手按着西服领口处的湿毛巾,右手拿着电熨斗,轻柔地在湿毛巾上推来推去,她的动作虽然还不是十分熟练,但神情却极为专注,全然没有发现王思宇正一脸坏笑地迈着太空步走过来。

    王思宇悄悄地走到她身后,闭上眼睛,拿鼻子在那乌黑的秀发边嗅来嗅去,只觉得淡淡的香气飘进鼻孔里,周身舒泰,竟连脑子也不似刚才那般疼痛了,不禁心中大乐。

    柳媚儿身子忽地一僵,似是察觉到了身后的异状,却没有回头,只是将头低垂下来,她把电熨斗放好,小心地将西服翻了过来,抬手拂了一下肩头的秀发,柔声道:“醒了?”

    王思宇‘嗯’了一声,没事人似地走到她身前,抱着膀子微笑道:“昨晚来的?”

    柳媚儿轻轻点了点头,把毛巾丢进旁边的水盆中,浸泡了下,便轻轻沥掉些水,再次放到西服上,抬头瞥了王思宇一眼,悄声道:“傻站着干嘛,早餐已经做好了,在厨房里,还不快去,一会就凉了呢。”

    王思宇‘噢’了一声,摸着鼻子笑了笑,便踢踢踏踏地进了浴室,一番洗漱完毕后,他走进厨房,坐到餐桌旁,把皮蛋瘦肉粥和煎鸡蛋打扫干净,随后笑吟吟地放下筷子,伸出一根大拇指,大声赞道:“媚儿,你的厨艺越来越好了呢。”

    柳媚儿没有吭声,细心地把西服挂好后,又进了浴室,从洗衣机里抱出几件衣服来,静悄悄地走进厨房,顺手拿过一把椅子,来到弧形阳台上,脱下拖鞋,站到椅子上挂衣服。

    衣架很高,柳媚儿踮起脚跟,举手努力地挂着衣服,全身都绷得笔直,越发显得腰身细长,姿态美好,王思宇见她赤着小脚,没有穿袜子,脚弓高高隆起,和圆润纤巧的脚踝一起,构成一道优美的弧线,十根白嫩的脚趾更是精致可人,在日光的照射下,竟如同被披上一层柔和的光晕,显得格外的娇巧可爱。

    王思宇离开餐桌,微笑着走过去,摸着下巴在她身边转来转去,转得柳媚儿有些心慌意乱,魂不守舍间,竟然一脚踏空,身子向旁边一歪,就惊叫着倒了下来。

    王思宇手疾眼快,赶忙上前一步,拦腰抱住她,那只手在匆忙之间,就按到了柳媚儿的左胸,指尖轻轻一滑,竟摸到一粒突起,王思宇微微一愣,便忍不住轻轻拨弄几下,只十数息间,就觉得那里竟渐渐坚硬起来。

    王思宇心中一荡,便借机发力揉了两下,柳媚儿惊魂未定,却慌忙伸出双手,奋力将王思宇一把推开,未来得及穿上拖鞋,光着脚丫落荒而逃,气喘吁吁地跑回卧室,‘咣当’一声关上房门,坐在床边娇.喘连连,心如鹿撞,又想起昨晚的情形来,更加心乱如麻,过了好一会,才抬手摸了摸发烧的俏脸,悠荡着两条纤腿,气哼哼地道:“大色狼,大坏蛋,就知道欺负人!”

    王思宇笑眯眯地看着自己的右手,在虚空中用力地抓挠几下,打了个响指,便拾起地上的衣服,到浴室里投了投,重新拧干,挂在阳台的衣架上,然后走到柳媚儿的卧室门口,轻轻敲了几下,“媚儿,开门,哥跟你说几句话。”

    柳媚儿下了地,走到门边,转过身子,软软地靠在门板上,摆.着手指道:“不用开门,就这样说好了!”

    王思宇笑了笑,拉了把椅子,坐在上面,双手把着椅背,大声道:“媚儿,在华大呆得怎么样,有没有人欺负你?”

    柳媚儿咬着嘴唇道:“华大倒是没有,家里倒是有一头!”

    “一头?”

    “一头大色狼!”

    王思宇嘿嘿地笑了笑,也觉得自己唐突了些,忙岔开话题道:“功课还能跟得上么?”

    柳媚儿‘嗯’了一声,揉.搓着衣角道:“还可以啦!”

    王思宇笑了笑,轻声道:“那就好,也省得我担心了。”

    柳媚儿撇撇嘴,低头想了半晌,扬起小脸,轻声道:“她来了吗?”

    王思宇微微一愣,不知道柳媚儿嘴里那个她是谁,便皱眉道:“她是谁?”

    “不就是那个芜菁夫人嘛?”柳媚儿抬起一条腿,拿足跟在门上轻轻磕了两下,以示心中的不快。

    王思宇不禁愕然,满脸狐疑地道:“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名字?”

    柳媚儿哼了一声,撅着小嘴道:“你对她念念不忘,昨晚做梦都喊着他的名字,我当然知道了?”

    “有吗?”王思宇不知是诈,心里也有些忐忑不安,想了想,便摇头道:“媚儿,你大概是误会了,她是我姐姐。”

    柳媚儿手里牵着一缕青丝,在指间绕来绕去,过了半晌,才冷笑道:“你的姐姐妹妹还真多啊!”

    话音刚落,她赶忙抬手掩嘴,皱着眉头轻轻跺了跺脚,心中后悔不迭,刚才一时口快,竟然说走了嘴,只怕被他察觉到,那可真是羞死了……

    王思宇微微一怔,觉得这话来得蹊跷,仔细品味,分明从她的话里听出了浓浓的醋意,这时忽地忆起那个叫‘梦中有你’的网友来,就琢磨着,难道那女孩竟是柳媚儿?

    仔细想来,这种可能性还真不小,王思宇心中喜忧参半,一时间竟无言以对,过了半晌,才叹气道:“媚儿,哥哥头有些疼,过来给哥哥揉揉。”

    柳媚儿却摇头道:“想得美,我才不去呢,让你那位姐姐来揉吧!”

    王思宇摸着鼻子笑了笑,转身走回沙发边,仰面朝天地躺下去,把腿放在茶几上,随手打开电视,拨了几个台,电视里却没有感兴趣的节目,便关了电视,平躺在沙发上,望着棚顶怔怔发呆。

    两三分钟后,柳媚儿羞惭惭地开门出来,在屋子里转了一会,便一步步挪到沙发边,坐在椅子上,伸手在王思宇的前额上揉了揉,王思宇嘿嘿地笑了几声,柳媚儿却哼了一声,飞快地把手缩回去,转过身子,再也不肯理睬王思宇。

    王思宇悄声道:“媚儿,我给你讲讲芜菁夫人的故事好不好?”

    “我才懒得听呢!”柳媚儿悄声说道,话音落后,她的身子向后歪了歪,把耳朵竖得老高。

    王思宇翻身坐起,从茶几上摸出烟来,点上后深吸一口,便开始轻声讲述起来,除了廖长青在日记里写的内容外,其他的倒都原原本本的叙述了一遍,柳媚儿听得入迷,直到王思宇停下来后,她才颤动着睫毛道:“好神奇啊,你们居然长得那么相像!”

    王思宇半晌没有做声,过了好一会,才轻声道:“媚儿,走吧,跟我过去坐坐,不远的,就在小区的南门边上。”

    柳媚儿摇头道:“我才不去呢!”

    “那你自己在家好了,我要晚点才能回来!”王思宇笑了笑,站起身子,到卧室里换好了衣服,自顾地开门走了出去,在楼下等了不到五分钟,身后‘哒哒’的高跟鞋响起,他没有回头,径直向前走去。

    柳媚儿远远地跟在他身后,撅着嘴巴轻声抱怨道:“干嘛走的那么快,去见姐姐而已,用得着那么心急嘛!”

    王思宇先到一家商店里买了些休闲食品和果汁饮料,出来后,就见柳媚儿低着头,正站在屋檐下摆.弄着衣角,满脸的不高兴,王思宇笑眯眯地走过去,轻声道:“走吧,别怕,廖姐姐人很好的。”

    “谁害怕了!”

    柳媚儿小声地嘟囔一句,静悄悄地跟在身后,心里却有些忐忑不安,这次回来忘记带上化妆品,竟没法画上淡妆,那位芜菁夫人既然以前是电视节目主持人,想必是非常漂亮的,可不要被她比下去才好,这样患得患失间,两人向前行了几十米远,拐过墙角,来到廖景卿家的小区门口,见白色的锐志车停在附近的车棚里,王思宇便知道廖景卿没有出门,就领着柳媚儿走进单元门。

    来到廖景卿家门口,王思宇轻轻扣动房门,瑶瑶将门打开,仍然像以前一样,一下扑了过来,抱着王思宇的大腿,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却盯着柳媚儿,迷惑不解地道:“舅舅,舅舅,她是谁啊?”

    王思宇弯腰抱起瑶瑶,在她那粉雕玉琢的小脸上亲了亲,就把嘴巴凑到瑶瑶耳边,轻声道:“快叫媚儿阿姨好!”

    瑶瑶把手放到唇边,歪着望着柳媚儿,嘻嘻一笑,奶声奶气地道:“媚儿阿姨,你好啊!”

    “是瑶瑶吧?你也好!”柳媚儿见瑶瑶生得可爱,极其讨人喜欢,不禁忙凑过来,伸手在瑶瑶的小脑袋上抚摸了一下,这时廖景卿走到门边,笑吟吟地把二人迎了进来,柳媚儿只看了廖景卿一眼,心里顿时‘咯噔’一下,这女人竟生得这般美丽,怪不得……

    坐在沙发上,趁着廖景卿去倒茶的功夫,柳媚儿拿手轻轻碰了碰王思宇的大腿,悄声道:“她好漂亮,长这么大,除了妈妈外,她是我见过最漂亮的女人了!”

    王思宇点点头,撕开食品袋,把薯条塞到瑶瑶的小嘴里,瑶瑶攀着王思宇的肩膀,转过头来,一边嚼着薯片,一边含混不清地道:“阿姨,你在说谁最漂亮啊?”

    柳媚儿轻声道:“当然是瑶瑶的妈妈最漂亮啦!”

    瑶瑶却撅起嘴巴,露出极为不满的表情,瘪着小嘴抗议道:“才不是呢,瑶瑶难道不是最漂亮吗?”

    柳媚儿见她的样子可爱之极,忙掩嘴笑道:“瑶瑶当然也是最漂亮的啦!”

    瑶瑶这才开心起来,摇头晃脑地摆脱了王思宇的怀抱,腾腾跑下地,站在镜子前,把手放在腰间,扭来扭去,摆了两个很可爱的poss,引得沙发上的两人狂笑不已,廖景卿端着茶杯进来后,也不禁莞尔一笑,摇头道:“瑶瑶这孩子,从小就自恋得很,真是让人受不了……”

    三人坐在沙发上聊了一会,柳媚儿被墙角两个大花瓶吸引,便起身走了过去,绕着花瓶看来看去,嘴里啧啧称奇。

    廖景卿这才偏过脸来,望着王思宇嫣然一笑,没有发声,用嘴型悄悄表达道:“北京的那位女朋友?”

    王思宇赶忙摇摇头,抬手拢在嘴边,轻声道:“不是!”

    廖景卿的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转头瞥了柳媚儿一眼,拿手偷偷指着王思宇,悄声道:“你啊!”

    王思宇一脸无辜地摊开双手,却不知该怎么解释,歪着脑袋想了半晌,也觉得确实没法解释,这时就有些后悔,不该把柳媚儿带过来,实在是有些自讨没趣了。

    恰好这时柳媚儿转过头来,无意间瞥到他神色异常,心中一动,却想到别的地方去了,忙低着头走过来,小鸟伊人般地坐到王思宇身边,还把肩头轻轻靠过去,做出一副与王思宇很是亲密的样子。

    王思宇见她这番举动,已经清楚了她的心思,不禁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就皱着眉头,把手从柳媚儿的身后绕过去,攀在她的肩膀上,暗想,你不是想做戏吗,我来帮你把戏做足了。

    柳媚儿的身子微微一颤,却没有躲闪,只是故技重施,悄悄抬起脚后跟,向右边踩了过去,没想到王思宇早就料到她会来这一手,双脚已经悬空,柳媚儿非但没有踩到王思宇的脚,那条小腿却被王思宇拿双腿死死夹.住,待要抽.出来,却被夹.得死死的,动弹不得,她只好羞惭惭地摸起茶杯,轻轻喝上一口茶水,红着脸道:“姐姐,你这间屋子布置得真好。”

    廖景卿笑了笑,两人刚才的小动作,全都落入她的眼里,倒也也觉得十分有趣,此时心中雪亮,一定是王思宇耐不住寂寞,招惹人家女孩了,只是不知道两人会发展得怎样。

    她以前倒也问过王思宇北京女友的事情,王思宇一直支吾着不肯讲得太多,这时就不知该怎么处理好,皱着眉头瞥了王思宇一眼,便轻声道:“你们先坐,我出去买菜,中午给你们做顿好的。”

    王思宇拍着柳媚儿的肩膀,点头道:“好啊!”

    柳媚儿却涨红着俏脸摇头道:“姐姐不用客气,我们坐坐就走!”

    廖景卿笑了笑,摇头道:“还是吃过午饭再走吧!”

    说完回到卧室,换了套浅蓝色吊带长裙,拎着小包,袅袅婷婷地开门飘了出去。

    她刚刚关上房门,柳媚儿就伸手在王思宇的大腿上重重地扭了一下,随后趁机站起身子,走到瑶瑶身边,蹲在那里,逗着她玩耍,把王思宇晒到一边。

    中午,廖景卿收拾了一桌子丰盛的饭菜,四人围在桌边边吃边聊,柳媚儿最先吃完,放下筷子后,便坐到沙发上看杂志,廖景卿给王思宇夹了一道菜,便笑盈盈地道:“最近工作怎么样?”

    王思宇低头吃了一口米饭,就微笑道:“姐,我工作调动了。”

    廖景卿微微一愣,忙放下碗来,轻声追问道:“去哪里呢?平调还是升迁?”

    王思宇夹了鸡腿,送到瑶瑶手里,轻声道:“省纪委,升处长了。”

    廖景卿脸上露出一丝惊异之色,讶然道:“正处级?”

    王思宇点点头,若无其事地道:“是啊,自从去年遇到姐以后,运气好得离谱,都快成连升三级了。”

    廖景卿嫣然一笑,放下筷子,喝了口果汁,轻声鼓励道:“那可真好呢,一定要好好干,多抓些贪官。”

    王思宇嗯了一声,笑呵呵地道:“那是肯定的,不过要想真正解决**的问题,还是要靠制度反腐,建立行之有效的长效机制,充分发挥公众舆论监督的力量,不能靠个人或者某个部门单打独斗,否则是永远不会收到成效的。”

    廖景卿轻轻地笑了一声,点点头,叹息道:“真是没想到呢!”

    王思宇微微一怔,抬头道:“什么?”

    “没什么……”廖景卿摇摇头,拿纸巾在瑶瑶油渍麻花的小嘴上擦了擦,便抿着嘴微笑着坐在餐桌旁,不再说话。

    在喝了碗靓汤后,王思宇放下花瓷碗,笑眯眯地抱着瑶瑶走出厨房,瑶瑶‘咦’了一声,拍着王思宇的胳膊道:“舅舅,媚儿阿姨呢?怎么不见了?”

    王思宇本来以为她去了洗手间,就并不以为意,放下瑶瑶后,自己坐在沙发上等了一会,却始终不见柳媚儿的人影,他赶忙站起身子,打算到各处找找,手机忽地传来一阵震动,王思宇摸出来一看,只见短消息里面写着:“哥,我有急事,先回学校了,你千万记得少喝酒,别喝伤了身体。”

    王思宇微微一愣,猛然醒悟,柳媚儿定然听到了他和廖景卿刚才的谈话,这才黯然离开,毕竟她的父母就是因为贪污**出的事,一个跳楼自杀,一个已经被判入狱三年,自己一时不慎,竟然口无遮拦,竟勾起了她的伤心事,实在是大不应该,想到这里,他不禁有些懊恼地拍了拍额头。

    廖景卿端着茶水走了过来,悄声道:“小宇,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思宇摇摇头,便把前因后果讲了一遍,廖景卿听后神色复杂地望了王思宇一眼,皱着眉头道:“小宇,那女孩身世这么可怜,你可千万不要欺负她。”

    王思宇见她一脸认真的样子,赶忙点头敷衍道:“姐,你放心好了,我知道该怎么做。”

    廖景卿沉吟半晌,还是觉得有些不放心,就轻声道:“小宇,你现在的年纪其实也不小了,应该考虑婚事了,男人不要太花心,守着一个女孩子专心过日子才是正经,整日在花丛里厮混的男人,终究成不了大器,尤其你还在官场上打拼,更要处处当心才好,千万莫要在女人的事情上栽跟头,耽误了前程。”

    王思宇表情严肃地听着,眼角的余光却贪婪地在她那高.耸的胸脯上瞄来瞄去,待廖景卿说完,他狠狠地咽下口水,微微点头,嘴里含混不清地道:“姐,你尽管放心,我可不是那种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