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三十九章 迪吧小冲突

第三十九章 迪吧小冲突2017-11-9 12:59:1Ctrl+D 收藏本站

    第199节    第三十九章      迪吧小冲突

    第一场结束之后,意犹未尽的人群如潮水般退了回来,迪吧的高台上,走来一个留着披肩长发,蓄着长须的中年歌手,怀里抱着电吉他,用沙哑的嗓音唱着忧伤的歌曲,李青璇怔怔地凝视着他手中的电吉他,直到一曲完毕,她才转过头来,伸手将王思宇嘴里的半截烟头抢过去,深深地吸上一口,再次剧烈地咳嗽起来。

    王思宇皱起眉头,轻声叹息道:“青璇,你这又是何苦呢!”

    李青璇艰难地笑了笑,抬手叫住身边经过的服务生,抬手指了指桌上的空酒瓶,竖起两根手指摇了摇,接着从坤包里摸出钱夹,打开后望了一眼,便失望地摇摇头,身子向后一仰,冲着王思宇叹息道:“钱不够了,王县长,要不这样,你请我喝酒,我陪你跳舞。”

    王思宇默默地交了钱,把外套脱下来,顺手挂在靠背椅上,转身望着那张天使般漂亮的脸孔,摇头道:“青璇,喝酒解决不了任何问题,你把情况仔细说下,我看看该怎么帮你!”

    李青璇捏着烟头用力地吸上两口,忽地咯咯笑了起来,那声音却显得有些凄楚,笑声过后,她把手里的烟头轻轻丢在地上,双手捧着脸道:“没有用的,一切都变得失去意义,无法挽回了,你不会懂的,你们都不懂……我也不懂,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呵呵……呵呵……”

    “江涛现在的情况怎么样?”王思宇试探着问道,他心里非常清楚,无论是那个女护士,还是江涛的母亲,都会令李青璇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但只要江涛没有变心,他们两人之间就还有和好的希望。

    王思宇不是滥好人,但此时此刻,他是真心想帮助这个无助的美少女,她现在的样子,让人看了有些心碎的感觉,心中自然生出想要帮忙的念头,哪怕她不是李青梅的妹妹,只是素未谋面的陌生人,王思宇也会生出同样的想法。

    当然,肯定还有点别的想法……

    李青璇扬起脸来,再次放.荡不羁地笑了起来,接着轻轻叹了口气,抬手拨弄一下额前的秀发,神色黯然地轻声道:“不要问了,陪我喝酒吧,明天我就会离开华西,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再回来了!”

    “逃避也不是办法。”王思宇摆.弄着手里的打火机,伴着啪啪的脆响,指间的火苗忽隐忽现,心中却也生起一丝惆怅,其实在感情上,自己何尝不在迷茫呢,就在淡黄色的火苗明明灭灭间,他仿佛看到一张张美丽的面孔,张倩影李青梅方晶廖景卿柳媚儿周媛陈……那几个女人在他的心里,都有着各自的位置,丢掉哪一个,他都舍不得。

    李青璇双手捂住脸,半晌没有做声,过了好一会,她缓缓地趴在桌子上,将下颌抵在坑坑洼洼的桌面,双手轻轻拍打着桌子,轻声喊道:“酒……酒……我要喝酒……”

    服务生端着两瓶洋酒走来,打开后放在桌子上,李青璇笑了笑,摸着冰冷的酒瓶道:“来,王县长,谢谢你上次为我解围,赶走了魏天,咱们干杯!”

    王思宇拿起酒瓶,仰头喝了一大口,抹了抹嘴,冲着精神颓废的美少女笑了笑,叹息道:“你姐姐要是看到你现在的样子,一定很伤心。”

    李青璇似乎没有听到王思宇的讲话,目光呆滞地望着手中的酒瓶,歪着脑袋想了想,便伸手在长发上拂过,如同呓语般地道:“王县长,我前几天在电视上看过你,你现在好像是省里的大官了吧?”

    王思宇微微一愣,忽地想起前些日子为给整顿软环境造势,自己的确是上过一次节目,但只是在镜头前讲了几分钟,挥了挥拳头,没想到竟被李青璇看到,他摸着鼻子笑了笑,摇头道:“大官算不上,但你如果遇到什么难处,尽管来找我,我一定想办法帮你解决。”

    李青璇皱着眉头想了半晌,伸出纤细柔软的手掌来,轻声道:“王县长,借我一枚硬币。”

    王思宇笑了笑,不知她要硬币做什么,但还是从兜里摸出一元硬币,信手弹射出去,硬币落在李青璇的手边,疾速地旋转着,李青璇目不转睛地盯着硬币,在某个瞬间,忽地抬手拍落,然后缓缓将那只纤纤玉手移开,看着硬币上的国徽图案,有些伤感地笑了笑,柔声道:“注定的事情,真的没法改变呢,王县长,我想求您帮个忙。”

    王思宇点点头,轻声道:“说吧,能帮的我一定帮。”

    李青璇拿起酒瓶喝上一口,神色复杂地盯着王思宇,叹了口气,将瓶子轻轻放到桌面上,悄声道:“是这样,我一个同学的哥哥在省城,想到机关单位工作,不知道你有没有门路?”

    “什么学历,想去哪个单位?”王思宇微笑着问道。

    李青璇依旧趴在桌面上,把头枕在胳膊上,抬头望着棚顶旋转的灯光,轻声道:“大专学历,单位没有要求,只是能轻松些就好,他身体不太好,受过伤。”

    “没问题,需要的时候,你让他打我电话,我来安排。”王思宇笑了笑,从口袋里摸出烟来,‘啪’地点上,轻轻吸上一口,嘴里吐出淡淡的烟雾,他十分清楚,李青璇所说的这个人,多半就是江涛。

    李青璇有些慵懒地抬起头来,缓缓坐起,拿着酒瓶向王思宇晃了晃,又喝了一大口,柔声道:“请您千万不要告诉他,是我求您做的事情,这件事不要告诉任何人,如果需要打点的话,您尽管提出来,花多少钱都无所谓,以后我会把钱给您汇过来。”

    王思宇见她脸上那抹酡红越来越艳,就忙伸手抢过酒瓶来,叹气道:“钱呢,我是不需要的,只有一个要求,你以后不要再喝了!”

    李青璇笑了笑,摇头道:“王县长,没关系的,你不知道,其实我酒量很大的。”

    王思宇叹了口气,把酒还给她,轻声道:“只此一次,下不为例,过了今晚,就不许你再喝酒了,否则,刚才答应你的事情不作数,我可不办了。”

    李青璇咯咯地笑了笑,幽幽地叹了口气,悄声道:“到底是当官的呢,说话太霸道了。”

    王思宇笑笑,没有吭声,皱着眉头抓起桌上的酒瓶,仰头喝下几大口,或许是被李青璇的情绪所影响,他此刻的心情竟也变得有些阴郁。

    李青璇瞥了王思宇一眼,露出古怪的表情,柔声道:“放心,王县长,我不会让您白白帮忙的。”

    说完后,幽幽叹了口气,拿着酒瓶晃了晃,向玻璃杯里倒了些,目不转睛地盯着杯子里泛起的泡沫,看得入神。

    王思宇不知该如何开导她,便一言不发地摆.弄着手里的打火机,把目光转向迪吧的高台上,那里正站着一个大学生模样的帅气男孩,在拉着欢快的小提琴曲,十几个台子边上站着许多年轻女孩,正大声喊着他的名字,看来,他在这家迪吧很受欢迎。

    两人正默不作声时,一个脸上带着刀疤的家伙端着酒杯摇摇晃晃地走过来,大大咧咧地走到李青璇身边,俯下身子,色眯眯地道:“美女,你可真漂亮,陪大哥喝一杯怎么样?”

    李青璇没有抬头,轻轻摇头道:“不喝。”

    刀疤脸面色一沉,把杯子重重地拍在桌子上,转身从身后抓过一把椅子来,旁若无人地坐了下来,继续纠缠道:“美女,给个面子吧!”

    “滚!”王思宇皱着眉头喝了一口烈酒,冲那刀疤脸摆摆手,低声喝道:“快滚蛋!”

    刀疤脸嘿嘿地笑了笑,抬头盯着王思宇,忽地站了起来,走到王思宇面前,撸起袖子,露出纹着青龙的胳膊,大声骂道:“我.操!小老弟,你挺嚣张啊,欠揍是不?”

    李青璇摸着手里的硬币,冲着刀疤脸懒洋洋地道:“喂,你走吧,别在这闹事了,我朋友很能打的。”

    说完咯咯地笑了起来,她对王思宇的身手是绝对有信心的,魏天那么强壮的身体,都被王思宇打得没有半点招架之力,眼前这个喝多了的刀疤脸明显不是对手。

    刀疤脸这时候酒喝得有点高,胆子就不是一般的大,加上仗着来的人多,觉得肯定不会吃亏,所以根本没把王思宇放在眼里,他伸手捉住王思宇的衣领道:“走,小老弟,咱们外面会会去。”

    王思宇缓缓站起身子,抬手捉住他的手腕,用力一扭一压,顺势在他膝盖上蹬了一脚,刀疤脸‘扑通’一声就半跪在地上,王思宇扳着他的胳膊冲李青璇笑了笑,轻声道:“青璇,你在这等几分钟,我出去会会他。”

    李青璇‘咯咯’地笑了几声,瞥了眼地上的刀疤脸,摸过酒瓶喝上一口,摇头嘟囔道:“早就提醒你了,他很能打呢,你就是不信呢!”

    这时周围几个桌子的人已经注意到这边出了事,都站起来向这边观望,两个服务员匆匆向外跑去,急惶惶地去叫门外的保安。

    王思宇扭着刀疤脸的胳膊,低声喝道:“起来,咱俩到外面会会去。”

    刀疤脸站起来后,扯着脖子大声吼道:“老兵哥,蚊子哥,快来,兄弟挨欺负了!”

    他的话音刚落,十几米外,靠近墙边的一张台子‘呼啦’地站起六七个人,骂骂咧咧地冲了过来,酒吧门外的几个保安这时也跑了过来,台子附近就开始乱作一团。

    那几个人把保安推搡到一边后,冲到台子边上,最先跑过来的两人看清楚王思宇的模样,却忽地愣住了,呆了一呆后,两人对视一眼,转身就往回跑,来到一个穿着旧军裤的中年汉子前,其中一个家伙压低声音道:“兵哥,碰到硬碴子了,还是上次酒吧那个人!”

    老兵愣了一下,往前走了几步,盯着王思宇瞄了一眼,登时吓了一跳,拱手对王思宇道:“这是怎么说来着,误会,兄弟,今天这事绝对是误会!”

    王思宇望着这几个人也不禁哭笑不得,这些人正是以前唐婉茹找来对付自己的人,那次在酒吧里被自己用啤酒瓶开了两个人,刘天成把这些人都抓到派出所里,不过后来有人疏通了关系,加上王思宇也没吃亏,刘天成在关了他们三天后就都给放了,没想到在今天又遇到了。

    王思宇笑了笑,把手松开,对着刀疤脸的屁股蹬了一脚,抬起左手,拿右手作出戴手铐的动作来,笑眯眯地道:“怎么的,你们几个又想进去了?这次打算蹲几天?”

    老兵赶忙摆手道:“不敢,不敢,我们出来后一直老实着呢。”

    接着他瞪了满脸狐疑的刀疤脸一眼,低声喝道:“还不赶紧道歉,你马勒戈壁的,刚来就给老子惹祸。”

    刀疤脸却是有点脾气的,硬是杵在原地一动不动,老兵见王思宇的面色不善,赶忙低眉顺目地走过去,压低声音道:“刘所都跟我交过底了,兄弟以前多有得罪,还请您多包涵着点,以后您有什么事,尽管给我打电话,能办的我一定办。”

    说完竟递给王思宇一张名片,王思宇险些被气乐了,把名片丢在地上,摆手道:“快走,快走,别影响人家做生意。”

    老兵赶忙领着众人往出走,这次他们几个都跟斗败的公鸡一样,耷拉着脑袋,没了半点精气神。

    来到门口的时候,蚊子低低骂了句扫兴,摇头道:“刀疤脸这货不能收,刚进来就他.妈.的惹祸,操!”

    老兵叹气道:“孙老大要办财务公司,刀疤脸在放高利贷这方面在行,是有用的人才,忍着点吧。”

    蚊子又道:“老兵哥,你看准了?他真跟邱大少有关系?”

    老兵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低低地哼了一声,白了蚊子一眼,皱眉道:“我哪里会看错,就算看错人也不会看错车,邱大少现在混的是白道,好像名字也改了,不过模样那是错不了。”

    蚊子挑起一根拇指道:“老兵哥,真有你的,要不是当初你把那疯婆娘要的毒烟调了包,说不定我们现在就全完了。”

    老兵赶忙瞪了他一眼,悄声道:“那疯婆娘也是惹不起的人物,这事千万别往出说。”

    蚊子苦笑着摇摇头,不再吭声。几个人站在迪吧门口等了半天,刀疤脸才摇摇晃晃地跟了出来,嘴里不干不净地骂道:“操!老兵哥,蚊子哥,你们也太不仗义了,没你们这样的啊,太怂了!一个破所长就把你们都吓得屁滚尿流的,叫我以后怎么跟你们混啊。”

    “你说什么?”老兵听后脸色一变,往前走了两步,揪住他的脖领左右开弓,‘啪啪’就给他来了两个响亮的耳光,低声骂道:“马勒戈壁的,闯祸还有理了,认识派出所副所长的人是挺多,可有几个能让副所长化装成保安在酒吧门口站岗的,再说了,你知道他是谁吗?不知道别乱嚷嚷。”

    刀疤脸被打得愣眉愣眼的,捂着腮帮子呐呐道:“他谁啊?”

    老兵把嘴巴凑到他耳边,轻声道:“我曾经亲眼见过邱大少给他开车,你说他能是谁?不管是谁,咱们都惹不起!”

    刀疤脸登时愣住了,瞠目结舌道:“邱大少?”

    老兵点点头,拿手指在刀疤脸脑门上连点了几下,低声骂道:“你说你麻痹的是不是活腻味了!”

    刀疤脸登时无话可说,转头向迪吧望了一眼,低低地啐了一口,摇头道:“操!那么牛.逼的人物咋来这破地方消费呢?真是见鬼了!”

    这些人在路边打了两辆出租车,转眼间消失在夜色之中。

    此时,酒吧里面,最后一位女歌手悄悄退场,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再次响起,身边的人纷纷涌向舞池,李青璇将手里的空酒瓶轻轻丢下,缓缓地从座位上站起,双手扶着桌面,冲王思宇大声说了几句,王思宇却没有听清她在说什么,李青璇醉眼惺忪地笑了笑,抓起王思宇的手,摇摇晃晃地走向舞池,挤入人群之中,两人面对面地摇摆起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