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四十章 WHY与WHO

第四十章 WHY与WHO2017-11-9 12:59:2Ctrl+D 收藏本站

    第200节    第四十章    why与who

    同学聚会,明天的更新可能晚点,要票要收藏。

    ---------------------------------------------

    劲爆的音乐声里,在酒精的刺激下,李青璇尽情地挥舞着手臂,摇摆着身体,目光却变得飘渺而迷离,狂欢的人群渐渐远去,时光倒流,她又一次回到了那个炎炎夏日,那个没有回家的假期,她像往常一样,手里捧着那本书,安静地坐在树荫下,等待着那个羞涩大男孩的出现,远远地坐在一块石头上,轻轻弹奏着动人的旋律,为她轻轻歌唱,那嗓音纯净透明,总能为她带来淡淡的感动。

    半小时后,当满心失望的她走在返回宿舍的路上时,他突然出现在面前,穿着白色的t恤衫,米黄色的休闲裤,清爽干净地站在她面前,充满阳光的脸上带着一丝羞涩,把双手从背后缓缓抽出,变魔术般地捧着一束火红的玫瑰花,结结巴巴地道:“李……青璇同学,你好,能交……交个朋友吗?我叫江涛……长江的江,波涛的涛。”

    “真傻!”伴着轻轻的一声叹息,李青璇依旧在炫目的灯光下奋力地舞动着身体,眼角有些湿润,嘴角却露出幸福的笑意,往昔的一幕幕情景都飞快地从脑海中闪过,她喜欢看月光,他说要陪她看一辈子的月光;他喜欢她的装扮,她说要做一辈子的红玫瑰,永远只为他一个人绽放……

    记忆翻到最后一页,当她趁着江涛的母亲外出时,悄悄敲开他的病房时,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江涛正站在床边,抱着那个女护士热烈地拥吻,看到她走进屋子后,非但没有丝毫的收敛,反而把那护士抱得更紧了些,她尖叫着冲过去,试图将两人分开,在女护士惊愕的目光中,江涛如同一头暴怒的狮子,反手拽住她的头发,咆哮着将她推出病房之外……

    片刻的恍惚之后,李青璇的意识又回到了舞台中央,这时她才发现,不知何时,她已泪流满面,笑着擦干泪痕后,她纵情地旋转着身体,更加疯狂地摇摆起来。

    “摇啊摇啊摇啊摇……摇啊摇啊摇啊摇……”

    三十分钟后,昏暗的舞池里人头攒动,炫目的灯光在头顶极速旋转着,地面在剧烈地震颤,高台之上,领舞的女孩已经陷入癫狂状态,劲爆的乐曲引燃了所有人的激.情,在歇斯底里的尖叫声中,几百人站在拥挤狭窄的空间里忘我的舞动着,人群如同波涛般澎湃起伏。

    深红色的上衣在迷幻的灯光下忽明忽暗,如同一团燃烧的火焰,李青璇奋力甩动着瀑布般的长发,她的动作愈来愈激烈,也越来越夸张,迷离的目光释放出野性的光芒,如星辰般璀璨,潮.湿的朱唇微微颤动,仿佛是在低低呓语,如泣如诉,扭动的腰肢将柔美的身姿摇曳出无限的风情,恰似暗夜里的性感妖姬,周身上下,散发出蛊惑人心的妖冶魅惑。

    “摇啊摇啊摇啊摇……摇啊摇啊摇啊摇……”

    空气中弥漫着狂野迷乱的气息,李青璇似乎化身跳跃的火苗,于风中极力地扭动着曼妙的身躯,在酒精和灯光的刺激下,一切都变得恍恍惚惚,唯有尽情的燃烧,与周围的人群一起发出‘噢噢噢’的尖叫声,这种酣畅淋漓的感觉,是她许久都没有感受到的,在某个电光石火的瞬间,一束亮光从王思宇的脸上划过,醉眼迷离的李青璇从他的眼中看到了一抹惊艳。

    “他被我迷倒了!”

    脑海中瞬间闪过这个念头,李青璇心中升起一种莫名的快慰,动作更加肆无忌惮起来,胸腰臀都加快了摆动的节奏,愉悦地旋转着修长的脖颈,扬起下颌,将双唇撑开,脸上做出各种夸张的表情,眉眼间也开始频频放电,她很期待看到对面这个男人下一刻的表情,这天使般漂亮的美少女,开始格外卖力地释放着无法阻挡的魔力。

    “她在勾引我!”

    王思宇的身体忽地一僵,脸上露出惊愕的表情,目光顿时被点亮,此时,他竟然在幽暗的环境里看清了李青璇脸上的全部表情,那眨动的眼睛,挑.逗的目光,悸.动的双唇,都是一种无声的招呼,仿佛一道巨大的电流从天而降,王思宇被瞬间击穿,激动得全身每一寸肌肉都在颤抖,每一根.毛孔都在发出震耳欲聋的呐喊:“操.地,这美人……她在勾引我!!!!”

    为了确定自己的判断,王思宇将原本高高举过头顶的双手平放下来,弯曲着推向李青璇的胸前,隔着半尺之遥,轻轻旋转着,嘴里大声地喊着:“揉啊揉啊揉啊揉……揉啊揉啊揉啊揉……”

    “他失控了!”借着一道夺目的毫光,李青璇终于看清了王思宇眼中燃烧的火焰,而那双手的动作更加清晰地表明了他此刻的想法,李青璇忍不住咯咯地笑了起来,望着那双晃动的大手,她的眼中闪过一抹狡黠的笑意,身子前倾,故意挺着前胸,随着那双大手的节奏旋转起来,表情更加暧昧起来。

    再也忍受不住诱惑,王思宇再次扬起双臂,留意着李青璇的表情,缓缓地向前移动着身体,几分钟过后,两人的距离只有寸许之遥,王思宇开始隐晦地耸.动着身体,做出某些轻佻的动作来,让他大感意外的是,对面的美少女竟然完全没有躲闪,而是迎合着他的动作,时进时退,旋转如意,在一阵意乱情迷中,王思宇伸出双手,轻轻放在她的纤腰上,扶着她摇摆起来。

    “摇啊摇啊摇啊摇……摇啊摇啊摇啊摇……”

    “游戏结束了!!!”

    那双手触摸到腰间的时刻,李青璇终于从恣意放纵中惊醒,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候,目光忽地黯淡下来,无边的落寞袭来,她竟感觉有些厌倦,收回双手,打算将腰间的那两只手移开,可动作只完成了一半,脑海里忽地浮起江涛和那女护士拥吻的画面,心中陡然一痛,更加生出无限的委屈来,竟鬼使神差地将双手放在王思宇的腰间,报复似地疯狂扭动起来。

    此刻,迪吧里铿锵有力的音响忽地被拔高几倍,舞台四周的照明灯却在瞬间熄灭,只剩下吊棚上一盏球形射灯在急速地旋转着,黑暗之中,王思宇紧紧地抱着李青璇,低头用力地吻了下去,在遭到微弱的抵抗之后,雪白的贝齿被他轻易地攻破,王思宇的舌头灵活而缠绵,忽快忽慢地搅动撩拨着,不知过了多久,李青璇终于仰起雪白的脖颈,生涩地回应着,几分钟后,她轻轻踮起脚尖,双手如蛇般缠上王思宇的脖颈,热烈地配合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舞曲没有停下来,人却越来越多,迪吧里的人在不停地增加,嘈杂的声音里,更多的人离开座位,加入到黑暗的舞池中,场地上愈发杂乱拥挤起来,在一阵猛烈的音乐声中,两人紧紧地搂抱在一起,姿势暧昧到了极点,在热吻中,王思宇的双手缓缓移动,从那纤细柔软的腰间,一直滑落那圆.润挺.翘的香.臀上,轻轻转动起来,而李青璇在窒息中的头完全埋在王思宇的肩头,满头秀发垂落在王思宇的后背。

    一阵阵强烈的刺激传入脑海,王思宇的每条神经都开始兴奋起来,身体渐渐起了变化,在他的带动下,李青璇的舞姿也变了形,两人之间所有的动作都渐渐演化成动人心弦的撩.拨,随着无数次乍分还合的磨蹭与撞击,李青璇已经无法控制自己滚烫的身体,渐渐迷失在**的泥沼里,由最初的慌乱变成了欲拒还迎,到最后,已经欲罢不能,随着摩擦愈来愈剧烈,兴奋点被逐一点燃,她在痉.挛中扬起头来,大口地喘息起来,咬紧双唇。

    王思宇的双手掀开李青璇的小衫,开始轻柔地抚.摩起来,李青璇陡然捉住王思宇的双臂,用力地向下推去,可裙底一波又一波强烈的快.感席卷而来,在一阵眩晕中,她猛然抱住王思宇的后背,十指无力地抓挠着,终于,在某个尖叫的瞬间,那柔软的身子开始颤动了起来,半晌,李青璇张开檀口,向王思宇的肩头重重地咬去,接着仓皇地挤出人群,向外奔去。

    王思宇捂着肩头追去,两人来到台边,默默地收拾好衣物,李青璇拿起挎包向门外走去,王思宇将西服搭在胳膊上,抬手系上两粒衬衫的扣子,便大步流星地跟了过去,两人先后出了酒吧。

    来到街边,李青璇停下脚步,大口地呼吸着外面新鲜的空气,伸手在发烧的脸上摸了一下,仰起脸来,幽幽地叹了口气,却惊奇地发现,空中正有一轮皎洁的明月,在云层中忽隐忽现,她怔怔地望了好久,才缓缓转过身来,悄声道:“王县长,谢谢你能来陪我喝酒,更感谢你肯热心帮忙,能结交您这样真诚的朋友,是我李青璇的荣幸。”

    望着那张潮.红的俏脸,王思宇低头笑了笑,从兜里摸出烟来,点燃后吸上一口,嘴里吐出丝丝缕缕的烟雾,轻声道:“没了?”

    李青璇‘嗯’了一声,轻轻甩动一下有些凌乱的秀发,故作镇定地道:“没了。”

    王思宇皱着眉头道:“刚才……”

    “刚才!”李青璇忙抬手打断他的话,细若蚊蝇地道:“刚才没什么的,只是一个小意外。”

    “意外?”王思宇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弹了弹指间的烟灰,目光炯炯地盯着她,摇头道:“青璇,你必须给我一个解释。”

    李青璇蹙起眉头,歪着脑袋想了想,叹息道:“王县长,实话实说,刚才确实是我不对,这些天我的心情一直都不太好,非常沮丧,原本想借酒消愁,随便找个男人来放纵自己,没想到,事到临头,我还是做不到呢。”

    “为什么选择我?”王思宇饶有兴趣地望着艳光四射的美少女,追问了一句。

    李青璇苦笑着摇摇头,轻声道:“王县长,男人和女人是不同的,男人在乎的是who,女人在乎的只是why。”

    “那么why?”王思宇摆出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目光变得有些肆无忌惮起来,在李青璇的美腿纤腰间流连忘返。

    李青璇感受到了王思宇炙热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后退一步,悄声道:“因为你是当大官的,你能帮助我同学的哥哥解决工作问题,就这么简单。”

    “不对,还有个原因你没有讲,青璇,不要否认了,你对我有好感!”王思宇有些咄咄逼人地向前迈进一步,抱着膀子道,说话时,他脸上露出一丝得意洋洋的表情。

    李青璇继续向后退去,将身子靠在一棵小树上,微笑着摆手道:“王县长,您可能是误会了,我跳舞的时候是很专注,有些投入了些,这是我的错,如果您认为有必要,我这就向您道歉。”

    王思宇皱着眉头摆手道:“不用道歉,也别忙着否认,你再仔细想想我刚才所讲的话,是不是对我有好感,那可能是一种潜意识中的想法,也许你现在还没有觉察到。”

    李青璇有些惊讶地望着王思宇,摇头道:“王县长,你真的搞错了。”

    说完,她缓缓伸出白皙细腻的右手,脸上带着真诚的笑意:“王县长,有缘再见吧。”

    王思宇和她轻轻握了手,揉了揉仍有些酸痛的肩头,皱眉道:“你去哪?我送你。”

    李青璇摇头道:“不必了,王县长,真的没这个必要呢,88!”

    说完,她迈着交叉步,袅袅娜娜地向前走去,一边走着,一边悠荡着手里的坤包。

    王思宇叹了口气,深深地吸上一口烟,把烟头随手弹了过去,再次追了过去。

    听得踢踢踏踏的脚步声,李青璇缓缓站住,转过身子,满脸诧异地望着身前的王思宇,皱眉道:“王县长,您还有什么事情吗?”

    王思宇笑了笑,轻声道:“青璇,有件事情刚才忘记告诉你了,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话音刚落,还没有等李青璇反应过来,就一把抱起她,笑眯眯地望着那张美艳的俏脸。

    李青璇愣了愣,却没有挣扎,只是皱着眉头道:“why?”

    王思宇嘿嘿地笑了笑,抱着她转过身子,轻声道:“青璇,按你刚才的话所讲,男人和女人是不同的,女人在乎的是why,男人在乎的是who!”

    李青璇登时无语,忽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解释道:“王县长,我真的不爱你。”

    王思宇摇头道:“青璇,这不是问题,咱们都还年轻,有足够的时间来培养爱情。”

    说完,他低头吻了下去,李青璇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便放弃了反抗,颤动着睫毛,伸出双臂,攀上王思宇的脖子,温柔地回应着。

    良久,感到有些窒息,她轻轻捶了捶王思宇的后背,两人的嘴唇分开后,李青璇抚着胸口剧烈地喘息了一会,抬头瞥了王思宇一眼,轻声抱怨道:“王县长,你真的是太霸道了。”

    王思宇笑了笑,轻轻在李青璇的翘臀上捏了捏,走到路边,抬手叫了辆出租车,抱着李青璇坐进后座,关上车门后,冲司机道:“师傅,去省电视台家属楼,麻烦您开快点啊,我有急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