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四十二章 三年之约

第四十二章 三年之约2017-11-9 12:59:4Ctrl+D 收藏本站

    第202节    第四十二章      三年之约

    祝书友们端午节快乐,多谢支持。

    ----------------------------

    午夜,风渐渐大了起来,撩起淡蓝色的窗帘,仿佛古代女子扬起的水袖般鼓荡不休,大床上,在王思宇排山倒海般的攻击,李青璇一次次被揉碎,撕裂,恍惚中彻底迷失,如同陷落的城堡,到处都是炙热的火光和爆炸过后的硝烟,除了无意识的悸动和抽搐外,只剩下狂乱迷茫的呻.吟,每个音符都在飞离喉咙的瞬间破碎掉,她只好摇动着欣长白皙的脖颈,颤动着嘴唇,无声地诉说着内心的伤痕落寞与孤独,泛滥了一夜的情.欲,竟让两个原本并不相爱的人纠缠一夜,抵死缠绵。

    清晨,天边出现了如血的朝霞,映红了原本荒芜晦暗的天空,一朵朵绚烂颓废的云在空中游弋着,仿佛盛开的花朵,圆月早已变成弯弯的一牙细眉,渐渐淡去,李青璇沐浴在漫天霞光之中,她已梳洗干净,那头长长的秀发挽成漂亮的发髻,缠绕在耳畔,身上穿着白色的t恤,下面是一件肥肥大大的西裤,裤管已经被高高地挽起,她站在围墙边的石榴树下,将最后几块碎布条系在树枝上,缓缓转身走去,那两株石榴树上,千百条红黑相间的碎布条在晨风中呼啦啦地抖动着,她走到单元门下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转头望了一眼,喃喃道:“都结束了!”

    王思宇醒来的时候,就一直趴在床上,怔怔地盯着雪白床单上的点点落红,过了好久,他才下了地,找出一根烟,静静地抽了起来,这只烟只抽了一半,他便把半截烟丢到烟灰缸里,光着大脚丫子在客厅里转来转去,一时间心乱如麻,站在窗前向外看了一会,他忽地转过身来,飞快地跑进书房,翻箱倒柜地忙了半天,终于从书桌最下面的抽屉里翻出几十管彩色水笔来,从里面挑出几管笔后,便转身出了书房,回到卧室,再次走到床边,专心地画了起来。

    十几分钟之后,三朵娇艳欲滴的红玫瑰便出现在雪白的床单上,正对着床单感慨万千时,李青璇缓缓走了进来,向床上瞥了一眼,便满脸绯红,低低地啐了一声,到外面取了剪刀,跪在床上,当着王思宇的面,去剪那三朵红玫瑰,王思宇见她此时的姿态太过美好,柔媚的腰身曲线毕露,忍不住就从她身后抵了过去,伸手探进白色的t恤衫里,开始撩拨起来,李青璇轻轻地哼了一声,转过身来,拿着剪子向下比划了一下,打算吓跑王思宇,却未料到,他竟是一脸的惫懒模样,不但没有丝毫的惊慌失措,手下的动作愈发放肆了起来,李青璇无奈之下,只好不去理他,先耐着性子,将这三朵玫瑰剪了下来。

    她这边大功告成,王思宇那边也堪堪得手,双手搂着她那滑腻柔软的身子大动起来,一时间又是一阵地动天摇的晃动,李青璇昨晚初识此中滋味,这时就有些吃味,头晕目眩间,便把剪子丢掉,双手撑着身体,随着王思宇的动作摇摆起来,只十几分钟后,梳理好的发髻就忽地脱落,满头秀发都铺在雪白的床单上,开始用力甩动着,小嘴里也发出清冽柔媚的叫声,只高高低低地叫了几十句,身子便软绵绵地瘫倒在床上,把头埋在床单里,双手用力地撕扯着,一张大床单在‘吱嘎’声中,险些被撕成两段,李青璇的叫声也愈发的婉转妩媚,勾魂夺魄,如仙乐飘飘地在王思宇耳边响起,他便动得更加凶悍起来,乌发纷飞醉眼迷离间,李青璇蓦然颤抖着转过头来,眸子里竟似笼了一层氤氲的水雾,刹那间,两人同时发出一声大喊,就齐齐扑倒在床上,剧烈地喘息起来。

    过了许久,李青璇才轻轻叹了口气,抬手把酥.胸上那两只大手推了出去,幽怨地嗔怪道:“早知道你这么能欺负人,就真的不来了呢!”

    王思宇抱着怀中美人,心中也半是怜爱半是愧疚,但没办法,自己在这方面就是定力不足,这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即便是想改也难,再说了,李青璇今天这一走,两人不知何时才能再次见面,当然要珍惜在一起的时间,少发些感慨,多干点实事,想到这里,王思宇的心中充满了不舍,他用力地将李青璇抱过来,捧着她那张红艳艳的俏脸,雨点般的吻落了下去,李青璇只是躲闪了几下,便也颤动着睫毛迎了过去,那潮.湿娇艳的双唇便被瞬间攻破,直到被吻得窒息,她才轻挥粉拳,在王思宇的胸上轻轻擂了几下,王思宇才心满意足地松开嘴巴,只是那双大手再次如蛇般钻进她的t恤里,温柔地抚摩起来。

    “别走了!”说出这番话后,王思宇不禁有些伤感,虽然明明知道对方是不可能被自己挽留下来,但他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果然,李青璇在低低地哼了几声后,蹙着眉头,颤微微地伸出纤纤玉手,把手指放到王思宇的唇边,缓缓地摇了摇头,抿嘴哼道:“别傻了呢,这只是一场游戏,忘掉吧。”

    王思宇忙停止了手里的动作,摇头道:“那怎么成呢?绝对不成!”

    李青璇抬手捏了捏王思宇的鼻子,将他的手从t恤中拉出,伸手绕过他的脖颈,拿起那幅玫瑰图,轻轻翻了个身,神色凄然地笑道:“完全没有这个必要呢,你不必把昨晚的事情当做负担,我是不会让你负责的!”

    王思宇伏了过去,望着那张娇艳欲滴的俏脸,郑重其事地道:“青璇,我想你搞错了,我的意思是,你不能这样一走了之,你要为我负责。”

    说完后,他用力地眨了几下眼睛,却没有挤出半滴眼泪,只好轻轻抽动几下鼻子,神色变得有些黯淡,酝酿了半晌的情绪,眼睛终于有些潮.湿,他这才把右手从自己的屁股上收了回来,拿左手探过去,轻轻揉了揉那红肿的地方。

    李青璇听了他的话,又瞥见王思宇的表情,不禁哭笑不得,呐呐道:“你想我怎么负责?”

    王思宇嘿嘿地笑了笑,把嘴巴凑到她的耳边,轻声道:“还是那句话,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

    李青璇咯咯地笑了笑,举着那幅玫瑰图,轻轻叹了口气,幽幽道:“王县长,你好贪心呢!”

    王思宇微笑道:“我是认真的,虽然不见得一定能娶你做老婆,但我会疼你一辈子,保护你,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李青璇赶忙伸出手,捂住王思宇的嘴巴,叹息道:“你们当官的都这样无耻么,誓言发得震天响,却原来只让人家做情妇。”

    王思宇摇头道:“无耻一点还有机会,不无耻就一点机会都没了。”

    李青璇歪着脑袋,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那幅玫瑰图,笑了笑,轻声道:“这样吧,你画了三枝玫瑰,我就给你三年的时间,如果在三年内,你能让我爱得死去活来,这辈子我就跟了你,做老婆也好,做情人也好,都依你。”

    王思宇大喜过望,伸手蓬地砸在床头柜上,大声笑道:“爽快,咱们就说定了,你要等我三年,可不许反悔。”

    李青璇点点头,转过身子,悄声道:“但在这三年的时间里,你要替我照顾江涛,帮他找到好工作,让他过得称心如意,江涛若是出了事情,我们之间的约定就一笔勾销。”

    王思宇挠头道:“工作的事情上我是可以,生活上的那个太……”

    李青璇转过身子,泪眼婆娑地道:“我不管,总之他要出了半点问题,你就没了机会,我要把欠他的都还了他,才能在心里接受旁人。”

    王思宇抬手抹去她的泪痕,轻声道:“放心,为了你的承诺,我会照顾好他。”

    李青璇抽噎了几声,悄声道:“我是不是很过分?”

    王思宇点头道:“大家半斤八两,彼此彼此。”

    李青璇险些被王思宇气乐,从床上坐起来,下了地,打算去整理一番,却觉得双腿软绵绵地,有些发不出力,就扶着床沿道:“都是你做得好事,今天还怎么走?”

    王思宇笑了笑,起身道:“没关系,我搀着你走。”

    说完,他扶着李青璇进了浴室,静静地看着她梳洗打扮,越看心里越是喜欢,忍不住嘴里哼起歌来,李青璇却是心情黯淡,只觉得拿话敷衍王思宇,心中有些不忍,但瞥到他那副喜滋滋的神情,不禁也是心中一荡,也就悄悄拿定主意,要是王思宇真能帮自己照顾好江涛,即便是跟了他,又能怎么样?这样一想,心中就安定下来。

    洗漱完毕后,李青璇将玫瑰图折好后,放进黑色的坤包里,王思宇可怜巴巴地盯着她,没想到这振奋人心的战利品,竟这样被对方没收了,一时间高涨的情绪不禁有些沮丧起来,好在李青璇的衣裙都已经被她剪成了碎布条,挂在石榴树上,王思宇就打算着下班后都摘回来,留作纪念。

    两人收拾好东西,下楼吃过早餐后,王思宇先打车把李青璇送到省电视台附近的宾馆,随后去省纪委转了一圈,找了个由头,早早地离开省委大院,打车来到宾馆,接了李青璇出来,两人先去隐湖区中心医院,在王思宇的安排下,院长让护士带着江涛在院子里散步,王思宇和李青璇站在绿荫下观望,当江涛走到两人身边时,李青璇赶忙把头埋在王思宇的怀里,又呜呜咽咽地哭了半天,把王思宇的衬衫都浸湿了,王思宇默默地抱着她,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低声道:“青璇,早晚有一天,我要让你为我哭一次。”

    李青璇摇头哽咽道:“只怕我没那么多的眼泪可流了。”

    王思宇赶忙低声道:“那你多少给我储备点,千万不要厚此薄彼,都便宜了前男友。”

    “你呀,就是太贪心了,得了便宜卖乖呢!”李青璇幽幽叹了口气,转头望着江涛远去的背影,心里又是一阵酸楚,扑簌地流出不少泪来。

    整整一上午,王思宇都陪着艳光四射的李青璇在玉州市里闲逛,想方设法让她开心起来,在商场里,王思宇为李青璇挑了几件漂亮衣服,李青璇在推辞无果之后,只好接受了,看着穿着漂亮衣服在试衣镜前转来转去的美少女,王思宇眯着眼睛笑个不停,脑海里又闪现出那销.魂蚀骨的香.艳场面,心中大乐。

    中午的时候,两人在餐馆里吃了些东西,王思宇便陪着她取了行包,打车去了机场,在拿到登机牌后,两人在机场咖啡厅里坐了一会,王思宇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张写了电话号码的字条,轻轻塞到李青璇的手中,嘱咐她千万别弄丢了,到了京城后,无论出了多大的麻烦,都不要怕,只需打那个电话,自然会有人帮她解决问题。

    李青璇点了点头,把纸条放好,低头搅动着杯中的咖啡,半晌不肯吭声,偶然望向王思宇的目光之中,也有些复杂,王思宇知道,两人之间虽然发生了亲密的关系,但仍然有着太大的距离,自己不能急于求成,想要真正拥有这个女人,需要的不止是实力,还有一样最重要的东西,那就是时间。

    过了一会,李青璇接了电话,便拖着行李箱走出去,不大一会,几个漂亮女孩走过来,她便和那些女孩一起过了安检,回头向王思宇招了招手,嫣然一笑,便消失在王思宇的视线之外,王思宇怔怔地站在原地,默默地举起右手,轻轻挥动了几下,便转身走了出去,来到外面的空地上,一直等到那架飞机升空之后,他才恋恋不舍地钻进出租车,返回省委大院。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