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四十三章 博弈青州 一

第四十三章 博弈青州 一2017-11-9 12:59:6Ctrl+D 收藏本站

    第203节    第四十三章    博弈青州      一

    李青璇离开后的第二天晚上,王思宇就去了趟东湖区中心医院,在院方领导的陪同下,找到了江涛的母亲,老人家在得知王思宇便是那位把江涛送到医院的好心人后,自然是千恩万谢,忙不迭地给他削苹果送茶水,搞得王思宇心里很是过意不去。

    在一番嘘寒问暖之后,王思宇仔细地把江涛的详细情况了解了下,知道他康复情况良好,最多还有两个月就可以痊愈出院,只是在语言恢复上还有些障碍,另外受伤之后,江涛的脾气变得很是暴躁,极容易发火,除了那位叫的张小燕的小护士外,别人都很难接近他,这种后遗症恐怕会终身伴随着他,估计再难根除了,当然,以他当时受伤时的状况上来看,这种结果已经足以庆幸了。

    而在工作方面,江涛原来就职的那家销售公司,已经在两个月前把他开除了,自从江涛出事后,那家公司只有几位同事过来看过他,公司的领导始终都没有出面,在了解到这些情况后,王思宇宽慰了江涛妈妈一番,便和医院领导握手话别,转身离开。

    回到家以后,王思宇便给何仲良打了电话,请他帮忙把江涛工作的事情给落实了,最好给他安排个清闲些的职位,何仲良一口答应下来,王思宇在挂断电话后叹了口气,不禁在心底暗自祷告,最好那位阳光大男孩从此能够一帆风顺,千万别再出什么差池,一方面是出于怜悯,另一方面,自然是怕耽误了他的好事。

    回味着李青璇那妖艳性感的种种媚态,王思宇心中没来由地一荡,不禁对那三年之约愈发地期盼起来,思虑良久,他又掏出手机给东湖区区委副书记俞汉涛挂了电话,让他和医院方面打个招呼,请院方重点培养一下那位叫张小燕的护士,不要让她工作太过劳累,想必那样,她就能分出更多精力来照顾江涛。

    事情都办得妥帖后,他拨了号码给李青璇打过去,那边却已经停机了,不知是否换了号码,王思宇有些意兴阑珊地走到窗边,出神地望着外面那两棵石榴树,半晌,才摇头走进书房,信手拿出一本《犯罪心理学》来,神情专注地看了起来。

    接下几天,王思宇开始静下心来熟悉纪委的工作,并且查阅了大量的卷宗,争取早日熟悉业务,尽快打开局面,只有自己能够成功办下几件漂亮案子,底下的人才能真正服自己,否则外行领导内行,永远放不开手脚,很容易被人小看,自己没有底气,就永远无法在别人那里建立起威信来。

    虽然监察五室里有一半的人都唯副主任孙福泉马首是瞻,对他这位新到任的主任态度很是冷淡,但这都是意料之中的事情,王思宇并没有放在心上,他坚信,自己有能力解决这些问题,这种自信来源于过去的经验,从青羊再到省城的工作经历给他带来了强大的自信,王思宇给自己设定了目标,争取三年之内干到副厅,到那时就可以出入有专车了,那才真算得上是少年得志,当然,王思宇知道这种想法有点不靠谱,除非他能回到北京认祖归宗,否则光靠姓焦南亭的运作,估计达不到那种程度。

    孙福泉在查人口办的一个案子,由于举报人线索不具体,查证工作陷入僵局,他这几天一直阴沉着脸,心情似乎不大好,不过在见到王思宇后,表面上倒还能过得去,只是他每天都带着几个人早出晚归,极少来王思宇的办公室里沟通工作,依旧是那副拒绝合作的态度。

    王思宇知道他有心借着办案来回避自己,拉着一票人马单干,那么剩下的这些人里,应该就是孙福泉不太重视的人了,王思宇在空闲的时候,便端着茶杯到五室的办公室里转一圈,和留守的科员们打打招呼,暗自观察这这些人的举止行为,打算从中挑出精明能干的人来,也给那些想积极向组织靠拢的人一个机会。

    刚刚空降到一个部门,最重要的是要选好可靠的帮手,王思宇当初在督查室之所以能够打开局面,除了梁桂芝的妥协以外,也和朱良玉贺焰飞在底下的强力支撑是分不开的,这种成功的宝贵经验,当然不能丢掉。

    在转悠三天后,终于有两个人落入了王思宇的视线,其中一个很年轻,名叫程刚,也是刚刚来纪委工作不久的年轻人,这人冲劲很足,但经验不够,可能是孙福泉是想磨磨他的性子,就把他放在办公室里做内勤,小伙子看来很不满意,虽然没有发什么牢骚,但每次看到办案人员从外面回来,眼神里都带着一丝羡慕,那神情恰好被王思宇捕捉到,就把他列到重点培养名单里,毕竟都是年轻人,共同语言多,应该好接触些。

    另外一个岁数比较大了,名叫黄克山,是位老纪检,以前工作一直很出色,但后来被人打击报复,打折了一条腿,自那以后,性情就开始变得懦弱起来,工作渐渐也不太用心,再加上一次办案时出了重大纰漏,被纪委在系统内通报批评,上面念他立过功,就没有太过深追究,把他丢到办公室里干些杂活,于是瘸着一条腿拿着拖布拖地的老黄,也被王思宇拉进红名单里。

    至于黑名单,那就不用说了,都说宰相肚里能撑船,但王思宇倒是觉得自己官当得越大,这肚量就越小,那几位跟在孙福泉屁股后面挤眉弄眼的家伙,他怎么看着都觉得不顺眼,这些家伙便进了黑名单,早晚找机会要收拾收拾这几个捧臭脚的,要不是他们在底下瞎撺掇,估计孙福泉也不敢轻易想着架空自己。

    周四的上午,省纪委副书记监察厅厅长罗云浩在办公室里约见了王思宇,罗云浩穿着藏青色西服,白衬衫上系着一条褐色圆点领带,头发梳理得很是整齐,纹丝不乱,他稳稳地坐在宽大的靠背椅上,和蔼可亲地望着王思宇,很有一副高级领导的派头,单看那架势,竟比省委文书记都要大上许多。

    王思宇的表现很是镇定,有问必答,不卑不亢,两人在不到十分钟的谈话时间里,罗云浩倒接了三次电话,有些不耐烦地挂断电话后,罗云浩勉励了他几句,嘱咐王思宇安心工作,时刻严格要求自己,团结好同志,争取早日进入工作状态,尽快把监察五室的工作搞上去,说完后,他便笑眯眯地端起茶杯,王思宇赶忙起身告辞。

    走在楼道里,恰巧遇到信访室主任刘广原,他刚刚从夏余姚的办公室里走出来,王思宇便站在门口和他寒暄几句,却突然听到办公室里传出夏余姚浑厚的男中音:“外面是王主任吧,进来坐会,正好有事找你。”

    王思宇忙与刘广原握了手,转身走进办公室,坐到沙发上,夏余姚把手里的文件一丢,从转椅上站起来,来回扭了几下腰,拍了拍后背,这才又坐下,从办公桌上的中华烟里抽出一根,丢了过去,随后他自己也点着一根烟,吸上一口,表情严肃地望着王思宇道:“王主任,你是青州出来的干部,对吧?”

    王思宇点点头,微笑道:“我是在青州长大的,大学毕业后也一直在青州市委办公室工作,去年十一月份才调到省里来的。”

    夏余姚呵呵一笑,端起茶杯喝上一口,夹着手里的中华烟,慢条斯理地道:“那龚汉潮这人你听说过没有?”

    王思宇皱了皱眉头,轻声道:“知道,他以前是青州建委主任,以前在市委办当科员的时候,我曾经去建委送过几次文件,见过他两次,对他有些印象。”

    夏余姚笑眯眯地坐直身子,沉声道:“他现在还是建委主任,根据你的了解,他这人在工作上怎么样?”

    王思宇心里暗自吃了一惊,知道那位龚主任恐怕是出了问题,联想起刚到夏余姚办公室里时,他和刘广原之间的那段对话,王思宇心里便明白了几分,于是微笑着说:“龚主任的工作作风有些霸道,社会上关于他的传言不少,而且据说他有个叔叔涉黑,在青州地面上,人家都管他叔叔叫龚老太爷,只不过我和他接触不多,相交不深,很多事情都不太了解。”

    夏余姚点点头,深深吸上一口烟,嘴里吐出淡淡的烟雾,皱着眉头想了想,便沉声道:“是这样,王主任,省纪委去年接到不少关于龚汉潮的匿名举报信,咱们这边也下了批文,但青州市纪委受到各方面的压力,就是顶着不办,案子已经拖了三个月了,不能再这样无限期拖下去了,我打算让你带人下去摸摸情况,如果举报信的内容属实,就对他采取措施,你是青州出来的干部,对那里的情况熟悉,有利于办案,另外你刚到纪委,也需要在实际办案中积累一下经验,你看怎么样?”

    王思宇点点头,微笑道:“我没意见,什么时候动身?”

    夏余姚很高兴地喝了一口茶,呵呵笑道:“当然是越快越好了,王主任,你刚到纪委,很多情况都不太熟悉,本来想着过段时间再让你进入工作角色,但青州那边的事情不能再拖了,万一走漏风声,等别人把漏洞都堵严实,案子就不好查了,你可以选调几个有经验的办案人员过去,让他们从旁边协助你。”

    王思宇笑了笑,把手里的半截烟掐灭,丢到烟灰缸里,轻声道:“放心吧,夏厅长,我一定尽快查摸清情况,尽快查证,争取早日把案子办下来。”

    夏余姚点点头,抱肩道:“记住,要坚持住原则,不管任何人讲情施压,都要秉公办理,如果情况属实,必要的情况下,可以直接对他采取两规措施。”

    王思宇点点头,站起身来,走到办公桌前,接过夏余姚递来的卷宗,转身向门外走去,来到门边的时候,却被夏余姚叫住,他转过神来,却见夏余姚皱着眉头道:“老孙那个人脾气不大好,有时候像个倔驴似的,不过办案上确实是个强手,那天开会的事情,我已经批评过他了,希望你不要介意,平时要多沟通,更要注意团结同志。”

    王思宇笑了笑,点头道:“夏厅长请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夏余姚这才点点头,微笑着拿出一份文件,低头看了起来,当办公室的房门关上后,他不禁轻轻叹了口气,把签字笔丢到一旁,拿着茶杯走到窗前,皱眉道:“先分开一段时间吧,这样对他们两个都好。”

    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王思宇就一直研究着卷宗,快下班的时候,他打电话叫来副主任孙福泉,告知他自己要去青州办案,自己不在期间,纪检监察五室的工作暂由孙福泉代理,孙福泉听后神色自若地点点头,只深深地瞥了王思宇一眼,便一言不发地转身走了出去,望着孙福泉离去的背影,王思宇若有所思地点着一根烟,陷入沉思之中。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