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四十四章 博弈青州 二

第四十四章 博弈青州 二2017-11-9 12:59:7Ctrl+D 收藏本站

    第204节    第四十四章    博弈青州    二

    周一上午,在拿到进驻青州调查龚汉潮问题的盖章文件后,王思宇便带着程刚和黄克山赶往青州,为了掩人耳目,避免打草惊蛇,他们这次下去的名义是考察青州市的廉政文化建设工作,在出发前并没有通知青州市纪委,由于青玉高速上出了车祸,路上堵车严重,直到下午两点半,面包车才抵达青州。

    入住青州市政府招待所后,王思宇令两人集中精力,就举报材料中的内容进行暗中调查,而他自己则直接打车去了青州市委办公楼,来到周松林的办公室外,却见靠在墙壁的沙发上没人,秘书杜峰脸上蒙着一张大报纸,正歪在办公桌上打瞌睡,王思宇嘿嘿笑了一声,抬手把报纸拿下来,杜峰倒吓了一跳,见来人是王思宇,忙站起来,两人笑哈哈地握了手,刚刚打了招呼,周松林便听到了门外的动静,嗓音洪亮地喝道:“臭小子,快进来吧。”

    王思宇抬手拍了拍杜峰的肩头,向里面努努嘴,示意自己先过去,回头再聊,杜峰微笑着点点头,坐回椅子上,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喝了杯浓茶,便低下头来,打开电脑的word文档,开始挥动着十根手指,噼里啪啦地敲起字来。

    周松林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面,手里握着一管粗大的签字笔,面色慈祥地着望着王思宇,颔首微笑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王思宇坐在沙发上,跷着二郎腿,嬉皮笑脸地道:“刚到,老爷子,我回来看你了。”

    周松林笑了笑,眼角的皱纹舒展许多,摆手道:“专心工作才是正经,我这身子骨倒还硬朗,用不着你这家伙牵挂,怎么着,又惦记打我老头子的秋风了?”

    “瞧您说得那么严重,我哪里敢打您的主意?”王思宇双手一摊,脸上做出一副无辜的表情。

    “你不敢?那这世上倒没有胆大妄为的人了,你倒是说说,我那茅台倒是都被谁顺走了。”周松林板起面孔,低低地哼了一声,没好气地道。说完后,他把手里的签字笔轻轻丢到一边,从靠背椅上站起身来,拿着杯子走到饮水机旁,亲自为王思宇沏了一杯茶,递过去,随后将一双手背到身后,语气舒缓地道:“怎么样,在督查室干得还顺利吧?”

    王思宇站起身子,双手接过茶杯,嘿嘿地笑了笑,喝了口茶,放下茶杯,从上衣口袋里掏出名片夹来,抽出一张崭新的名片递过去,脸上露出颇为得意的笑容,微笑道:“老爷子,我现在已经不在省委督查室了,调到省纪委去了。”

    周松林脸上露出惊讶之色,伸手接过名片,低头看了看,不禁哑然失笑道:“嘿嘿,臭小子,不错嘛,半年不到又升官了,嗯,纪检监察五室,倒是要害部门。”

    王思宇挠挠头,换上一副惫懒神情,半开玩笑地道:“稀里糊涂的就进步了,到现在还有点不敢相信,跟做梦一样。”

    周松林拿手指了指王思宇,脸上现出无奈之色,叹气道:“你啊,什么时候都是这个德行,没半点正经,早知道你这样,当初就不该让你当那个科长,再打磨个三五年才好,省得你哪天得意忘形,跌个大跟头。”

    王思宇嘿嘿笑了笑,转动着手中的茶杯道:“我也就是在您面前才能放松些,在外面当然不敢乱说话,喝醉了都要假装清醒。”

    周松林微微一笑,没有做声,转身回到座位上,闭着眼睛坐在转椅上,轻轻摇了一会,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正色道:“你小子少打埋伏,这趟怕不是专程来看我的吧。”

    王思宇‘嗯’了一声,呻了一口茶,把杯子放在茶几上,从兜里摸出烟来,走过去,递给周松林,帮他点上,自己也夹着烟,低头点上火,皱着眉头吸上一口,向门外瞥了一眼,便压低声音道:“这次是下来钓鱼的。”

    周松林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右手轻轻地拍打着转椅,摇头道:“钓鱼?你说得倒是轻巧,鱼要是足够大,钓鱼的人就很容易被拖到水里,哪个是鱼,哪个是钓鱼的人,那要依实力来定,青州官场上的事情,哪里有那么简单,这里边水深着呢,你也不怕淹着。”

    王思宇见他说得严重,也不禁心中一沉,皱着眉头道:“真有那么严重?”

    周松林面色凝重地点点头,缓缓睁开眼睛,盯了王思宇一眼,低声道:“龚汉潮这个人不简单,这几年告他的人不少,可他依然牢牢占着建委主任的位置,做事独断专行,连分管副市长也不放在眼里,他后面站着张阳书记,家里还有黑道背景,官商两界都忌惮他三分,在青州这边办案,没有张阳点头,哪里是那么好查的,况且,魏明伦在前段时间的书记碰头会上已经走露了风声,估计他早就做好了准备。”

    王思宇低头沉思了片刻,点头道:“我知道这案子阻力不小,按理说,省纪委交办的案件,作为下级纪检部门,青州市纪委是一定要彻查的,可魏明伦到现在都不敢签字,市里一直没有立案,硬是拖了三个月,可见张阳书记给他施加了多大的压力,正因为这样,我们省纪委才会直接介入,不管怎么样,这是我办的第一个案子,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开弓没有回头箭,不把龚汉潮射下马来,我没法回去和上面交代。”

    周松林抱肩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窗前,眺望远方,摇头道:“你看到的只是一方面,魏明伦有省纪委的批文,这是分量很重的砝码,有了它,魏明伦足以在书记办公会上向张阳书记施压,但他当时的态度很暧昧,并没有据理力争,这就说明他本人也心存顾忌,事情恐怕没有那么简单,这里面牵扯到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如果我估计得没错,龚汉潮要是出了问题,很可能会拉下来一批人,搞不好,青州官场会出现一场规模不小的政治地震。”

    王思宇微微一愣,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脸色变得沉静下来,半晌没有说话,王思宇在来之前,也知道这案子恐怕不太好办,但没有把事情考虑得这么严重,周松林的这番警告,显然不是危言耸听,周老爷子在青州官场上打拼这么多年,许多事情都瞒不过他,他虽然大半时间都在韬光养晦,极少出手,但其城府极深,目光如炬,自然比自己看得深远,但没办法,在其位谋其事,既然案子已经接下来了,就得成功办下来。

    似乎是猜到了王思宇的心思,周松林慢悠悠地转过身来,喟然道:“小宇,这次办案,你一定要把握住案件主线,不要牵涉太广,争取速战速决,凡是牵连到其他干部,都推给市纪委去办,千万记着小心谨慎,绝对不能意气用事,把一个人逼急了也许没什么,把一群人逼急了,那就容易出大问题,假如他们中有人不按规则出牌,你就很危险了,省纪委的领导是站在高处看问题,虽然有远见,但他们并不了解下面的实际情况,否则,也不会在没有平衡好各方关系之前,就贸然派你下来,万一捅了大篓子,搞到无法收拾的局面,恐怕板子还要打到你的屁股上。”

    王思宇笑了笑,点头道:“老爷子,您不必担心,我清楚该怎么做,依我看,要是真能搞出大动静来,倒也不是坏事。”

    周松林深深地瞥了王思宇一眼,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便大声冲门外喊道:“杜峰,你过来下。”

    杜峰听到召唤,赶忙从办公桌后站起来,快步推门进来,走到周松林身边,周松林低头向他耳语几句,杜峰便匆匆地走了出去,周松林走回办公桌后,伸手拉开抽屉,从里面翻出一张半旧的名片来,递给王思宇道:“这个人你可以抽空去见见,他叫陆禹山,以前是建委分管规划与开发的副主任,因为和龚汉潮斗得厉害,结果被打击报复,提前退了下来,估计他对龚汉潮的情况有一定的了解,案子拖了三个月,这么久的时间,举报信上反应的问题很可能已经被处理干净了,必须另外拓展办案思路,重新确定办案方向。”

    “老爷子,您这也太专业了点!”王思宇开始大拍马屁,微笑着接过名片,低头瞄了一眼,便放到随身携带的夹包里,两人又闲扯了些轻松的话题,不知不觉间,周松林便把话题转到女儿周媛身上来,只说自己现在年纪大了,总惦记着抱个孙子,可惜媛媛那丫头,现在心思都放在事业上,连个男朋友都没有交,真是让人放心不下。

    王思宇摸着鼻子笑了笑,摇头道:“老爷子,您倒是贪心,刚刚和周老师修复好关系,就惦记起抱孙子来了,有些事情自然要慢慢来,太着急了总是不成的。”

    周松林听后微微一笑,坐在靠背椅上闭目养神,过了半晌,才轻轻叹息道:“媛媛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性子冷冰冰的,也不见她露出一点笑模样,真是让人担心啊。”

    王思宇沉吟良久,眉头轻轻抖了抖,眼前又浮现出那位冰山美人,便在心底打起娶个老师做老婆的主意来,他坐在沙发上打了个盹,醒来时,却见周松林在埋头办文,王思宇便站起身来,在屋子里转悠一会,半个小时后,杜峰从外面进来,拿着一个鼓鼓囊囊的档案袋,递给周松林后退了出去。

    周松林这当口已经处理完一堆文件,他把档案袋丢在办公桌上,叹气道:“这些都是压下来的一些举报材料的复印件,你可以拿去看看,另外,办案时遇到什么困难,可以第一时间打电话找杜峰,但不要到我办公室里来,免得授人以柄,今天晚上我去趟项市长家,争取得到他的支持,在常委会上再施加些压力,为你创造些宽松的办案条件,但是,你们要处处小心,一切都要以安全为重,这是大前提。”

    王思宇点点头,从夹包里掏出两瓶胃药,轻轻地放在办公桌上,取过档案袋,拉开房门,默默地退了出去,心里沉甸甸的,他隐隐觉得此行祸福难料,自己这枚从玉州飞回的棋子,有可能会改变许多人的命运,其中也包括他自己。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