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四十六章 博弈青州 四 (第二更)

第四十六章 博弈青州 四 (第二更)2017-11-9 12:59:10Ctrl+D 收藏本站

    第206节    第四十六章    博弈青州    四  (第二更)

    第二天一大早,天刚蒙蒙亮,老黄没吃早餐,就一瘸一拐地带着程刚出门了,直到中午也不见人影,王思宇知道自己这次算是用对人了,这老家伙在办公室呆得太久了,估计这次出来也是技痒难耐,说不定这次的案子办下来,又能激发起他的办案热情,只是老黄心里那块阴影得找机会去掉,不然他身上总是缺些勇气。

    他正嘴里叼着烟头,躲在房间里研究方案时,邓华安兴冲冲地把电话打过来,说是人找到了,陆禹山把家搬到春江市去了,邓华安大费周章,终于搞到了他的电话号码,王思宇赶忙拿起笔,在黑皮本子里记上号码,嘴里忙不迭地道:“老邓啊,辛苦了,真有你的,这都能找得到。”

    老邓心想总算没白费劲,为了你这句夸奖,好家伙,把人都折腾坏了,忙了六七个小时,嘴皮子都快磨破了,还搭上不少人情,总算从大海里把这颗针给捞出来了,但他没有实话实说,反而抱着电话吹嘘起来:“这算啥啊,跟刑警队的讲这话,那不是寒碜人嘛,一个大活人有啥难找的,最多就是拨拉几个电话的事,小事一桩。”

    王思宇记下电话号码后,点头道:“不错,老邓啊,那以后找人的事就都由你干了,对了,我还有一朋友,失踪很久了,你帮我查查看,他姓赵,叫赵帆,现在也不知道跑哪去了,好久没联络了,不过我估计肯定是在国内,你自己到户籍那查照片去吧,嗯嗯,那先这样。”

    邓华安挂断电话后,擦了擦脑门子上的汗,摇头道:“马勒戈壁的,这事闹的,多嘴了,刑警队的也受不了你这么搞啊,还估计肯定是在国内,那上哪找去啊!”

    王思宇是听不到邓华安的唠叨,他按着电话号码给陆禹山打了过去,电话很快接通,王思宇自报家门,对方得知省纪委调查组在调查龚汉潮时,非常兴奋,表示愿意配合调查,但陆禹山还是有一定的顾虑,他不愿到青州这边抛头露面,只想在电话里介绍情况,王思宇很清楚他在担心什么,便同意了他的意见。

    两人在电话里足足谈了一个多小时,陆禹山将他所了解的情况都一五一十地向王思宇做了介绍,王思宇耐心地做着记录,不时插嘴问上几句,老陆都做了解答,末了,陆禹山叹息道:“终于有人来查姓龚的了,不过王主任你千万要小心,此人背后站的可是大人物,家里还有黑道背景,千万莫要被他们算计了。”

    王思宇忙道:“请老陆同志放心,邪不压正,他的问题,我们肯定能查清楚的。”

    陆禹山忙道:“王主任说的是,那我预祝你们成功,要是真能扳倒姓龚的,我给您送一面大锦旗。”

    两人客套了一会,王思宇便挂了手机,抽抽鼻子喃喃道:“邪不胜正?这话怎么顺口就溜出去了,咱这算哪门子正啊,大家都是邪道中人啊!”

    通过和陆禹山的谈话,让王思宇对龚汉潮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此人正如周松林所讲,非常不简单,他从外地调入青州后,最初市里没有合适的位置,市里领导便让他到省委党校学习,缓和缓和,而等他再次回到青州之后,市里很快就下了文,把刚刚担任城建局长不久的陆禹山调离,为他龚汉潮让路,从那时起,陆禹山和龚汉潮两人之间便结了疙瘩,以致后来斗了好些年。

    龚汉潮自从进了建委之后,在当副主任期间,就已经嚣张跋扈,仗着上面有人,对招标工程随意干预,稍不顺意,便破口大骂,根本没有把他的顶头上司放在眼里,但众人都知道他的后台极硬,所以当时也没有人敢和他硬顶,直到他升至建委主任后,陆禹山又恰巧调到建委任副主任,两人之间开始顶了起来。

    只是陆禹山为人正派,经济上问题很干净,龚汉潮虽多次刁难他,却捉不到陆禹山的把柄,一时奈何不了他,而陆禹山虽然查到了龚汉潮的一些问题,多次向主管领导反应问题,并且写了匿名信,可没人理会,上面反而批评他,要注意搞好团结,积极配合龚主任把工作干好,不要总是借机挑事,破坏建委班子的安定团结。

    陆禹山没想到会被扣上一顶破坏安定团结的大帽子,就此心灰意冷,不想再闹下去了,然而事情没有按照他的意愿去发展,那封匿名举报信从上到下转了一圈,几易其手,最终竟回到龚汉潮的手里,龚汉潮只看了一遍,就确定这信是陆禹山写的,于是当时就踹开他的办公室,当着许多人的面,指着他的鼻子骂道:“姓陆的,咱们走着瞧,半年之内不把你赶出建委,我龚汉潮以后倒着走!”

    龚汉潮自然不是空口说白话,他也确实有这个能耐,没过多久,陆禹山便被逼提前退休,陆禹山退休之后,刚开始仍是不服气,多次找到市委领导去告状,但都没有结果,非但没有等到组织上为他讨回公道,反而半夜被黑社会的找上门,打了个鼻青脸肿,他打电话报了110,警员在赶到后,只做了笔录,告诉他以后要本分做人,不要再得罪人,之后转身就走了,接连几天也没个说法,而那些痞子后来又到他家闹过几次,老陆和老伴再打报警电话,却已经没有警员再过来了,没有办法,他自觉在青州呆下去,只好带着一双儿女搬家到了春江市,用毕生积蓄开了一家小饭馆,如今生意倒也红火。

    陆禹山在电话里主要谈了两个问题,一个是龚汉潮在外面包养了情妇,那女人姓罗,以前是夜总会的小姐,在和龚汉潮勾搭到一起后,龚汉潮便托关系将她办到市妇联工作,后来辞职在家做专职情人,据说龚汉潮为她买了几套房子。另一件事即是龚汉潮在当上城建局当局长以后,他的一位大学同学付庆江就从外地到青州发展,创办了一家建筑工程公司,名为青州市佳佳建筑工程有限公司,龚汉潮与付庆江过往甚密,情同兄弟,龚汉潮对他的生意极为关照,并且利用手中特权,仅用不到两年的时间,便为付庆江的公司免除了两千多万元的城建配套费,而且多次将重大的市政工程项目交由该公司承办,招标工作形同虚设。

    下午三点多钟,老黄终于带着程刚从外面回到招待所,向王思宇反应了一个最新摸到的线索,青州市第三建筑公司的总经理杨超凡曾在酒后失言,吐露出在得到市区三马路改造项目后,当晚送给龚汉潮三十万元的答谢金,钱是装在蓝色的塑料袋里,一共捆了六匝,当时他把钱放到茶几上后,龚汉潮的老婆直接把钱拿到厨房,在点了后还很不满意,说今年我们家老龚照顾了你三回,就给这点,老杨你也太抠了。

    王思宇听后哈哈一笑,冲着程刚道:“你师傅怎么样?”

    程刚在旁边笑哈哈地挑起大拇指道:“主任,我这次是真服了,师傅查案真是太牛了。”

    老黄有些不好意思地拐着一条瘸腿坐到沙发上,摇头道:“今儿运气好,撞上了个大舌头,只引了个话题,她就把事情全讲出来了。”

    王思宇点头道:“这条线索最重要,关键是细节明确,也有旁证,我看,咱们就先捋着这条线往下走。”

    紧接着,他把陆禹山电话里谈到的内容讲了一遍,三人商议了下,就基本确立了办案思路,准备沿着这三条线索去查,第一条即是调查青州市第三建筑公司,先把杨超凡当做突破口,毕竟后面两人和龚汉潮关系太过密切,很可能早已建立了攻守同盟,那两人暂时先监控起来即可,争取攻破一条线,经营一条线,掌握一条线,如果三条线都掐得太死,那就没有文章可做了。

    王思宇之所以定下先从外围突破,最后主攻龚汉潮的原因,就是怕直接去调查龚汉潮,会惊动他背后的人,假如张阳书记直接向省委主要领导同志告状施压,省纪委和他本人就将受到极大的压力,很可能会导致案件查到一半时即会草草收队,导致调查组最终无功而返,这是王思宇无法接受的。

    在经过三天的缜密调查后,王思宇初步掌握了一些证据,于是打电话给夏余姚,经批准之后,省纪委批准成立专案组,王思宇任组长,副组长由青州市检察院的鲁飞处长担任,在周四的早上九点半,一行人直接来到青州市第三建筑公司,搜查了总经理办公室,并将总经理杨超凡带上面包车,押到专案组办案的所在地,青州市政府招待所。

    然而审理工作并不顺利,杨超凡只是交代了部分偷税漏税偷工减料的事实,对于贿赂政府工作人员一项罪名拒不承认,任凭鲁飞和老黄轮流审问,他就是拒不交代曾向龚汉潮行贿三十万元的事实,并称那是有人在栽赃陷害,经过分析,专案组得出结论,杨超凡应该是有思想包袱,怕家人受到龚家的打击报复,毕竟龚家有涉黑背景,再加上他对专案组能否扳倒龚汉潮心存疑虑,因此不敢据实交代龚汉潮的问题。

    正当第一条线索的侦办陷入僵局时,其他两条线索也相继出了问题,两天之后,消息传出,一直处于秘密监控中的佳佳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付庆江居然带着龚汉潮的情妇罗瑞兰趁夜逃走了,这让王思宇不禁大为挠头,看起来,尽管专案组试图将事情做得隐秘些,但调查杨超凡的事情,还是惊动了龚汉潮,并且,王思宇最为担心的,就是协助专案组调查的人员之中有内鬼,从那两人能够轻易逃脱的结果来分析,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的存在。

    正当王思宇下令加大对杨超凡的审讯力度,务必让他交代问题的时候,王思宇接到了市委书记张阳秘书打来的电话,说张书记约他在下午两点到市委见面,放下电话后,王思宇知道,他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出现了,只是他没有想到,张阳书记居然会这样维护龚汉潮,这实在是让他想不明白。

    出了政府招待所,刚刚坐上白色面包车,王思宇就发现两个鬼鬼祟祟的人上了一辆红色面包车,从后面跟了过来,一直跟踪到市委大院门外,那辆红色面包车才停了下来,王思宇笑了笑,知道是被老龚家的人盯上了,自己在查他们,他们恐怕也在查自己,单看那两人的相貌打扮,王思宇就几乎可以断定,他们是龚老太爷的人。

    市委书记张阳的办公室布置得很是豪华,宽大的气派的老板桌,大红地毯,屋子里还有背投电视,靠着墙边摆着一溜书柜,上面不但摆满了各种书籍,还有些精致的礼品摆件,墙上挂着他与省委几位领导的合影,这间办公室紧连着一间卧室,卧室的房门半掩着,站在门口的位置,王思宇甚至能看到卧室门边的衣架上,挂着一件浅灰色男士真丝绸缎睡衣,看样子,张阳经常在办公室里工作到深夜,晚上直接在卧室中休息。

    张阳面容矍铄地坐在靠背椅上,见王思宇进屋后,故作姿态地站起身来,热情地与他握了手,声音洪亮地道:“王思宇,王主任,我记得你,也是咱们青州出去的干部嘛,以前是在市委办公室,是在周秘书长的领导下工作,我没记错吧?”

    王思宇忙微笑道:“张书记可真是好记性,我以前一直都是您的兵。”

    面对这位曾与方如镜一较长短的风云人物,青州市的一把手,王思宇的心里直敲鼓,有些忐忑不安,但他仍然强作镇定地与他握了手,神态自若地坐在沙发上,欠身接过秘书递过来的一盏热茶,目送着他走出房门,转过头时,与张阳的目光接触在一起,半分钟后,王思宇有些招架不住,就把目光转向窗外,微笑道:“一年不见,张书记风采依旧啊。”

    ------------

    第三更会很晚,别等了,明天早上看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