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四十九章 博弈青州 七

第四十九章 博弈青州 七2017-11-9 12:59:14Ctrl+D 收藏本站

    第209节    第四十九章    博弈青州    七

    如果放在平时,龚老太爷倒还真不把邓华安放在眼里,但满青州的黑道人物都知道,邓铁头这人最可怕的时候就是喝了酒以后,这家伙本来就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汉子,再加上酒壮英雄胆,他这时候,大概是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

    望着黑洞洞的枪口,龚老太爷叹了口气,缓缓举起双手,皮笑肉不笑地道:“误会,这是一场误会,邓大队长,我在和王主任开个小玩笑,您千万别介意,他是省里的大官,能到我这坐坐,已经给足我老龚头面子了,我哪里还敢造次啊……”

    邓华安冷哼了一些,有些得理不饶人,手里握着枪向前走了过来,直接来到他的身边,用脚踩在翻倒在地的茶几上,用枪将龚老太爷的下巴顶了起来,嘴里喷着酒气道:“龚老头,你倒是说说,我老邓敢不敢开枪?”

    龚老太爷脸上的肌肉扭曲,双手的青筋抽.动不已,他翻着一双蒙猪眼,冷冷地盯着邓华安手中的64式手枪,看了半晌,才吸了一口凉气,缓缓闭上眼睛,嘴角抽搐着,从牙缝里挤出话来,缓缓道:“你敢,邓铁头,你是一条汉子,我佩服你,满青州的警察就你敢拿枪指着我的头,在你面前服软,我不丢人。”

    邓华安哈哈一笑,拿手拍了拍他的脸,低声道:“老家伙,我知道你挺了不起的,只要你一句话,明儿可能我就得写检查,甚至会被扒皮撤职,不过我可告诉你,最近给我老实点,王主任在青州期间,你要是敢碰他半根汗毛,我就把你大卸八块,扔到河里喂王八,听清楚了没有?”

    龚老太爷的额头冒下汗珠子来,咬牙切齿地道:“好,我答应你!”

    邓华安这才收起枪,大踏步走到王思宇身边,轻声道:“没事吧?”

    王思宇微笑着摇摇头,白了他一眼,轻声道:“我能有什么事,你当我纸糊的啊,那英雄三招白练了啊。”

    邓华安哈哈一笑,扳着王思宇的肩膀,两人说说笑笑地走了出去,来到楼下,只见十几个汉子已经被控制起来,都抱着头蹲在墙边,而两名刑警队员在摆弄着手里的双筒猎枪,王思宇只瞥了那些人一眼,就摇摇头,在众刑警的簇拥之下,威风凛凛地离开丁香洗浴中心。

    坐上邓华安的警车,三辆警车拉着警铃向市政府招待所的方向驶去,邓华安手把方向盘,一边开着车,一边骂骂咧咧道:“那老东西要再说一句难听的,我刚才真他娘的开火了。”

    王思宇点着一根烟,抽上一口,揉揉鼻子,笑着摇摇头,叹气道:“你那脾气啊,也真该收敛点了,以后千万小心点,万一枪走火了怎么办?”

    邓华安摆了摆右手,爽朗地笑道:“没事,我倒巴不得它走火呢,这老东西挺不是人的,我一直都惦记收拾他,只是上面压着不让动,我窝老火了。”

    王思宇皱着眉头,把目光投向车窗外,望着星星点点的灯火,沉声道:“老邓,你是怎么得知消息的?”

    邓华安嘿嘿笑道:“派出所的人给我打的电话,说有一位省里来的领导被龚老太爷困住了,我一猜就是你,怕你出事,酒还没喝完呢,就赶忙带人过来了。”

    王思宇摇头道:“能出什么事,他们哪敢在明处动我,即便有那心思,也得等事情了结之后,在暗地里下手。”

    邓华安笑笑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老东西手里还有几个亡命之徒,你还真别低估他,小心点好。”

    王思宇点头道:“你提醒的也对,这老家伙确实是个后患,看来要想办法收拾掉。”

    “难啊!”邓华安叹气道:“见过告状的,没见过黑老大跑公安局长那告状的,这些人现在有钱有势力,还真不太好对付。”

    王思宇摆摆手,皱着眉头道:“你把青州涉黑团伙的材料整理出一份,我想办法递到上面去,争取早日把问题解决了。”

    邓华安听后顿时来了精神,转头道:“好,回头我弄完了让人给你送来,不过要想打黑,必须先把局长拿下,还得注意保密,不然都得到消息提前跑路了,风头一过又都他娘的杀回来了。”

    王思宇笑了笑,轻声道:“放心,我心里有数,不过你也别太乐观,市里领导的态度非常重要。”

    邓华安点点头,沉默下来,过了半晌,车子拐过一个十字路口,他才低声道:“要找的两个人有线索了,不过三天的时间太紧张,我争取一周内把人给你带回来。”

    王思宇‘嗯’了一声,微笑道:“也好,但不能再晚了,我们现在是和时间赛跑。”

    “我明白!”邓华安也是一脸的凝重,他虽然已经醉了六分,但也清楚,若是能把龚汉潮拉下马来,龚老太爷的问题也就能一并解决了,他们叔侄二人肯定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十几分钟后,警车停到招待所门前,邓华安下车后,陪着王思宇向前走了几步,便停下脚步,与王思宇握手道别。

    第二天上午,王思宇先去了青州市纪委,与纪委书记魏明伦会了面,魏明伦很是客气,没有摆丝毫的架子,笑容满面地握着王思宇的手摇了半晌,轻声道:“王主任,我们的工作没有做到位,给省纪委的同志们添麻烦了。”

    王思宇微笑道:“魏书记,不要这样讲嘛,你们的压力大,省纪委的领导都很清楚,您放心,我们一定会把案子办下来。”

    魏明伦点头道:“那样太好了,王主任,专案组有什么需要我们配合的地方,你尽管开口,我们青州市纪委一定大力配合。”

    两人坐在办公室里,聊了一会案子上的事情,魏明伦便把话题扯到别处,和颜悦色地道:“王主任啊,明理总在我面前提起你,去年在青羊的时候,要不是你力排众议,他可能就没了,找机会我们好好聚聚,联络一下感情。”

    王思宇端起茶杯喝上一口,微笑着点点头,世事难料,当初只是魏老二就把他吃得死死的,可刚刚过了一年,自己竟然可以在魏明伦面前谈笑风生,这种反差实在是太大了,此时想起在青羊发生的事情,竟生出恍然如梦的错觉。

    十点钟的时候,王思宇在几名青州市纪委干部的陪同下,来到市建委,考查廉政文化建设情况,不得不说,龚汉潮这人还是很有能力的,在得到通知后,仅用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间,就在各个办公室的墙壁上贴了许多廉政警句,“俭以养德,廉以立身。”“怀律己之心,修为官之德。”“贪与失如影随形,贪则必失。”“天上鸟死于贪食,水中鱼死于诱饵。”“俭以廉之本,奢为贪之源。戒之慎之。”

    走了几间办公室,王思宇微笑着对陪同人员道:“不错嘛,建委的廉政工作抓得不错!”

    龚汉潮听了,精神为之一震,忙摆手谦虚道:“王主任过奖了,我们的工作还远远不够,应该继续努力。”

    王思宇笑了笑,和众人走进工程处的一间办公室,那里的科长正在打电话,见众人走进来,赶忙把电话挂断,束手而立,王思宇瞥见他的办公桌后面,竟摆着几十条好烟,就微笑着走过去,和那人聊了几句,那科长有些紧张,结结巴巴地说了几句话,王思宇便点点头,转身走开,龚汉潮在走到门口的时候,扭头恶狠狠地指了指那科长,用力地挥了挥拳头。

    在查阅了建委去年的廉政工作会议记录后,王思宇便让陪同人员去会议室稍作休息,他和龚汉潮两人单独进了办公室。落座后,龚汉潮极热情地给王思宇递了茶,他早已知道王思宇的来意,也做了充足的思想准备,看起来很是镇定,挥洒自如,虽然龚汉潮已经放低了姿态,但王思宇还是能够从他的举手投足之间,看到他一贯颐指气使的做派。

    在客套了几分钟后,王思宇缓缓收起脸上的笑容,表情严肃地道:“龚主任,按照省纪委领导的指示,我要向你了解些情况,希望你能够据实回答,积极配合我们的工作,但请你放心,为了保护干部,避免造成不良影响,我们今天的谈话内容都是保密的,不会流传出去。”

    龚汉潮泰然自若地点头道:“王主任,你放心,我龚汉潮心底无私,做事光明磊落,我们建委的工作是公正透明的,随时欢迎纪委的同志对我进行监督调查。”

    “好,非常感谢龚主任的配合。”王思宇抿了一口茶,便翻开本子,郑重其事地问道:“龚主任,有人反映,你在担任建委主任期间,滥用权力,没有经过正常的招标程序,即将许多大工程交由佳佳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承办,请问龚主任,有没有这样的事情?”

    龚汉潮微微一笑,摇头道:“没有,这不符合事实,这是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在对我恶意中伤,佳佳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是市里重点扶持的企业,我们是按照上级领导的要求,在政策上对他们有所倾斜,减免了一部分的城建配套费,但所有招标工作都是公正透明的,也都是有据可查的,如果您需要,可以随时查阅文件。”

    “谢谢,我会的。”望着龚汉潮自信的表情,王思宇微微一笑,继续发问道:“龚主任,佳佳建筑工程有限公司的总经理付庆江和您是什么关系?”

    龚汉潮表情稍稍一滞,伸手去摸桌子上的烟盒,但见王思宇的目光极为锐利地望过来,便停下动作,微笑着用手指弹着桌面道:“庆江是我的大学同学,同窗好友,这个关系所有人都知道,但我们之间向来都是公事公办,庆江对我的工作非常支持,从来都没有向我提出非分的要求。”

    王思宇微微一笑,有些咄咄逼人地问道:“龚主任,有人在举报信中说,你在付庆江的公司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有这回事吗?”

    “没有,绝对没有,那都是无稽之谈,我和庆江是君子之交,他不羡慕我的权势,我不羡慕他的金钱,王主任,我今天跟您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我是官迷,不是财迷,我的心思都在努力干工作,争取早日进步上来了,哪里会去踩地雷呢!”

    龚汉潮做出一副推心置腹的模样,表情很是无辜,目光极为真诚地望着王思宇。

    王思宇笑了笑,签字笔在指端飞旋几下,顿了顿,又继续发问道:“龚主任,听说你酒量很好,在和建筑企业的老总们喝酒时,曾经扬言,对方多喝一杯就给减免十万的城建配套费,某企业的老板为了争取减免配套费,一次性喝了十三杯白酒,住进了医院,请问有这件事情吗?”

    龚汉潮皱眉道:“没有,因为工作的关系,我有时不得不和一些建筑工程的企业有些来往,吃饭喝酒的事情确实有,但那样的话我没有说过,作为受党教育多年的领导干部,我不可能拿党和国家赋予的权利为所欲为,这点我可以拿党性担保。”

    王思宇微微一笑,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做过多的纠缠,而是盯着他的脸道:“龚主任,有人反映曾经到你家里送过三十万现金,请问有这件事吗?”

    龚汉潮神色坦然地摆摆手,苦笑道:“没有,绝对没有,王主任,不瞒你说,建委的工作不好干啊,现如今想做点实事,难免会得罪些人,他们不敢公开把你怎么样,却总是躲在背后造谣生事,真是不胜其烦啊。”

    龚汉潮说完话后,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便伸手摸起白瓷茶碗,打开盖子喝上一口,低头叹气道:“谣言猛于虎啊。”

    王思宇笑了笑,刚要再继续提问,龚汉潮桌上的电话铃声忽然响起,他忙歉意地笑了笑,摸起电话后只‘喂’了一声,就赶忙面色恭敬地站起身来,拿手拨弄着桌上的文件,轻声道:“好,好的,张书记,我这就过去,嗯嗯…...”

    放下电话后,龚汉潮无奈地摊开双手,摇头道:“王主任,真是不好意思,张书记要去城南开发区转转,要求我陪同前往,看来,咱们得择日再谈了。”

    王思宇笑了笑,合上本子,起身道:“好的,龚主任,那我就不耽误你的时间了,我们另约时间吧。”

    龚汉潮笑呵呵地从办公桌后面走出来,伸出大手道:“王主任,我还是那句话,青州市建委的大门随时向纪委同志敞开,我龚汉潮干工作不怕查。”

    “那样最好。”王思宇淡淡一笑,两人握了手,龚汉潮亲自将王思宇送到办公室门口,笑眯眯地看着他转身走向会议室,龚汉潮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用力地捏了几下拳头,夹包锁上办公室的房门,扬长而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