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五十五章 重大胜利

第五十五章 重大胜利2017-11-9 12:59:22Ctrl+D 收藏本站

    第215节    第五十五章      重大胜利

    周一上午,回到省纪委五楼的办公室后,王思宇先抹了桌子,做好卫生,接着泡上一杯茶,看了几份当天的报纸,二十分钟之后,他接到了夏余姚的电话,便把那份举报材料带上,下楼来到夏余姚的办公室,夏余姚正站在窗前,拿着小喷壶浇花,听到王思宇敲门进来,转头微笑道:“王主任,你先坐,我马上就好。”

    王思宇‘嗯’了一声,走到办公桌前,把材料放好,便退回沙发上,点了一根烟,安静地坐在那里,刚才夏余姚转头的瞬间,王思宇留意到,夏余姚今天的气色不是很好,眼眶发黑,面容憔悴,头发也稍显凌乱,很可能是夜里没有休息好,而他办公桌上的文件也都很凌乱,没有像以往那样摆放整齐,可以想象得到,在龚汉潮的案子上,夏余姚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弯腰将绿色的小喷壶放到角落里,夏余姚把挽起的袖口放下,又将花格子衬衫解开两粒纽扣,双手搓了把脸,才慢吞吞地走回办公桌后坐下,拿起王思宇递交的材料,认真地看了起来,半晌,他才放下手中的材料,抬起头来,欣慰地注视着王思宇,目光中带着些许的遗憾,低声道:“材料上面反映的问题很具体,如果内容属实,一定能挖出个大案子出来,可惜啊,省委领导为了维护青州的稳定,确保经济建设不受到重大影响,指示我们先放一放。”

    王思宇笑了笑,摇头道:“老实说,我不赞同这种做法,这种行为无异于姑息养奸。”

    夏余姚伸手拿起茶杯,喝上一口,苦笑道:“没办法,省委领导对张阳同志还是非常信任的。”

    王思宇皱着眉头道:“夏副厅长,这倒让我想起了一个典故,虽然不太贴切,但我觉得有一定的类比性。”

    “什么典故?”夏余姚把身子向后一仰,饶有兴致地望着王思宇发问。

    闷头吸了一会烟,王思宇弹了弹指间的香烟,烟灰簌簌落下,他抬起头来,把目光转向窗外,轻声道:“扁鹊见蔡桓公的典故,三次规劝,蔡桓公都以‘寡人无疾’来拒绝医治,导致病情愈加严重,等到病入膏肓的时候,再找扁鹊,却已经没有用处了。”

    夏余姚笑了笑,又沉默半晌,喟然叹息道:“反**工作任重道远,有时会面对波折和反复,但不要灰心,要坚信,那些人最终会得到党纪国法的制裁,总体上来讲,这次专案组的工作是成功的,已经出色地完成了省纪委部署的任务,你的表现很出色,说实话,这多少让我感到有些意外,能在短时间内把案子办成这样,已经很不容易了,更不要说你还能顶住压力,把这份材料递交上来,我相信,问题迟早会解决的,你也不要灰心,要对组织上充满信心。”

    王思宇微微一笑,没有吭声,他总觉得这位夏副厅长活得有些不真实,就像是生活在真空里的人物,那种人物王思宇只有在很久以前的电影里才能见到,他就像固执而坚定的马列斗士,也是不折不扣的理想主义者,这样的人物在现实社会里,已经愈来愈少了,也正因为这样,才显得弥足珍贵,王思宇还是由衷地敬佩这位省纪委的硬汉的。

    夏余姚的做事风格和罗云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罗云浩对这件案子的态度十分明朗,说白了,其实就是暗示王思宇,只需到青州官场上走走过场即可,他肯定没有料到,这位初到省纪委的年轻干部,居然会把案子查到这种深度,否则当初在纪委常委会议上,罗云浩是绝对不会同意派调查组到青州的,搞到现在,他也是灰头土脸的,若不是省委领导决定把案子压下来,他还真有些难以收场。

    夏余姚端起茶杯,喝上一口茶,轻声道:“上午得到风声,过段时间,我可能要被调离纪委了,省委领导认为我在纪委的工作过于激进,早晚要搞出大乱子,所以……嗯,先不说这些了,你也要提前做好准备,过几天可能要让你去省党校进修,云浩书记已经对你产生了一些看法,他在私下里对人讲,本来省纪委就有个夏石头,又臭又硬,这回可好了,又来了个王大胆,这两人要是凑到一起,非搞得天下大乱不可!”

    王思宇愣了愣,不禁哈哈大笑起来,摆手道:“罗副书记倒真是抬举我了,不过他把您比作厕所里的石头,那咱们省纪委是什么?厕所?”

    夏余姚也跟着呵呵地笑了起来,笑声落后,他拿起桌上的材料,细心地装到档案袋里,在上面做了标记,放到一边,站起身来,叹息道:“可惜啊,华西省现在的大气候不太好,对纪委的工作不太重视,立案和侦办案件的数量,远远低于其他省份,这并不能说明我们华西的干部队伍没有问题,恰恰相反,这很可能说明,我们的队伍出了大问题!”

    说到情绪高昂之处,夏余姚皱着眉头,拿手用力地敲了敲桌子,过了半晌,情绪才平息过来,颓然坐在椅子上,闭上眼睛,转来转去,似是陷入沉思之中。

    王思宇非常理解夏余姚此刻的心情,不过,以夏余姚这种硬碰硬的做法,能在省纪委如此高的位置上呆了这么久,倒也算是异数,只不过,王思宇心里非常清楚,自己和他绝对不是一类人,夏余姚坚持的是他的理想信念,王思宇又是在坚持什么呢?这方面,他自己都没有去想过,也不想去思考,事实上,在随波逐流中,能够有所作为,那也就足够了。

    又要去省委党校了,这就是坚持的代价,也是罗云浩向自己发出的明确信号,这种做法,其实是变相的停职反省,如果以后再不听招呼,恐怕就不是派出去学习这么简单的事情了,说不定就会把自己发配了,既然夏余姚这位纪委常委都站不住脚,那他罗副书记要想收拾自己,当然是轻而易举,他这次之所以会给自己留些情面,恐怕也是看在焦大秘身后那人的面子,倘若他要是知道,自己与那位孟超书记毫无瓜葛,估计一顿板子早就劈天盖地的拍下来了。

    烟丝缭绕间,王思宇无声地笑了笑,把烟头掐灭,丢进烟灰缸里,站起身子和夏余姚打了个招呼,便缓缓走出他的办公室,随手将房门轻轻带上,转身走到楼道边上时,却见信访办主任刘广原正站在楼梯口的窗前吸烟,两人相视一笑,刘广原点点头,便又转过身去,继续眺望着窗外,消瘦的背影看起来格外孤独,夏余姚一旦调走,他这位嫡系的日子想必也不太好过了。

    几天之后,王思宇接到了去省委党校学习的通知,在办好手续后,他微笑着离开办公室,这三个月的时间,就当是给自己放个长假,休息一下,至于其他的事情,就先放一放好了,下午,他到省党校报道,点了卯后,他便回到家里,把衣服脱光,懒洋洋地躺在床上,惬意地睡了一觉。

    接下来的日子里,王思宇上午到党校学习,下午回到家里,便懒在床上,捧着那本《艳史通鉴》看得入迷,这天上午,他忽地接到了杜峰的电话,通过闲聊得知,龚汉潮案已经结束纪委调查,案件已经移交到检察院,进入司法程序,青州市检察院的鲁飞处长被调离检察院,去了党史办。

    王思宇意兴萧索地叹息道:“这也算尘埃落定了。”

    杜峰笑了笑,轻声道:“怎么,泄气了?”

    王思宇摇头道:“那倒没有。”

    杜峰压低声音道:“案子还没完呢,项市长这些天回京城去了,估计过些日子会有好消息传出来。”

    王思宇吓了一跳,忙从床上坐起,轻声道:“周书记都和你说什么了?”

    杜峰嘿嘿笑道:“没什么,周书记只是让我告诉你,在省委党校好好充电,别泄气。”

    王思宇摸着鼻子苦笑道:“倒真被老爷子言中了,姜还是老的辣啊。”

    杜峰摇头道:“那是自然,不过周书记还是很欣赏你的,他说你勇气可嘉,是块干事的料子,好好打磨打磨,以后能有一番作为。”

    王思宇伸出大脚丫子在腿肚子蹭了半天,才翻过身子,点头道:“嗯,这话我信,老爷子一向看人很准。”

    两人嘿嘿地奸笑了几声,杜峰忽地想起什么来,轻声道:“对了,这些天省公安厅下来一队人,在青州搞严打,龚老太爷的人已经全部落网,魏三魏瘸子提前得到消息,带着一伙人跑路了。”

    这倒是难得的好消息,挂断电话后,王思宇忽地忆起一件事来,赶忙打电话给邓华安,让他去找找龚老太爷收养的那两个聋哑学生,想办法安顿好她们的生活,不要让她们受到波及,如果有什么难处,可以去联系杜峰,请周书记帮忙解决,邓华安一口答应下来,并骂骂咧咧地开口抱怨道:“老龚头虽然扳倒了,可姓刘的局长一点事都没有,反倒被报纸上吹嘘成打黑英雄了,你说这叫什么事啊,真他.奶奶.的。”

    王思宇安慰他道:“老邓啊,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事情总要一步一步来,时间到了,问题自然会解决,如今这世道,没有耐心是做不成事情的,既然改变不了现实,你就要努力去适应它,学会在复杂的情况下处理问题。”

    老邓笑了笑,点头道:“你说的对,不管怎么说,青州这下太平不少,老龚头被抓那天,全城放了鞭炮,热闹着呢。”

    “公道自在人心。”王思宇笑了笑,顿了顿,叹气道:“这就是墙倒众人推了,若是龚汉潮不出事,估计那老头也没这么容易被抓。”

    “是啊。”邓华安附和了一声,又压低声音道:“知道吗?咱们青州以前那个宣传部长王培生,他的儿子就是被龚老太爷手下的设了圈套,搞成吸毒上瘾的。”

    王思宇的脑海里闪现出王昆那骨瘦如柴的形象,不禁微微皱眉,他隐隐意识到,那件事情恐怕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或许,某些人正是使用下作的手段来打击对手的,不然哪里会那样重视这些黑社会分子,当初王培生到中央党校学习,可不正是因为他和程市长等人走得过近了么?

    王思宇只觉得脊背上有些发麻,就不想再分析下去,而是坐起身子,靠在枕头上,和邓华安轻声地聊了一会,便挂断电话,继续抱着厚厚的《艳史通鉴》,哗啦啦地翻动起来,只一会的功夫,被子里去撑起一个高高的小帐篷,王思宇把书丢到一旁,钻进被窝里,捣鼓了半天,便掀起被子,急冲冲地奔进浴室,冲了个凉水澡,便回到房间,把内裤翻出来,丢到小盆里,等媚儿回来洗。

    夏余姚被调到省环境保护厅的第三天,一件突如其来的消息忽地在华西省内传开,青州市市委书记张阳在率队前往美国进行商务考察期间,竟然无故失踪,三昼夜未曾与随行人员联络,使馆人员多方打探,也没有得到他的行踪,消息传来,省委高层震动,经过紧急会议商讨,决定由副书记孟超亲自带人赴美了解情况,然而,孟超在一周后无功而返,却带回一个更加令人震惊的消息:“张阳出逃了……”

    一周后,华西省委作出对张阳双开的决定,经研究决定,原青州市市委副书记,市长项中原担任新的市委书记,周松林任市委副书记,代市长,王思宇在得知消息后,赶忙笑呵呵地给周老爷子打电话道了喜,顺便提了下鲁飞的事情,希望老爷子能帮他从党史办调回来,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王思宇对鲁飞的印象颇佳,此人的工作能力还是很强的,不应该就此埋没,周松林自然是笑呵呵地应承下来,其实即便没有王思宇的提醒,鲁飞也会很快官复原职,毕竟他实际上是项中原的人。

    几乎是与此同时,在省委文书记的明确指示下,省纪委副书记罗云浩亲自带队,到青州展开了调查,以龚汉潮案为突破口,张系官员一个个相继落网,青州市*林越恒,原市委书记张阳的秘书于斌等人都被双规,王思宇万万没有想到,炸药包竟是由张阳亲手点燃的,青州官场终于迎来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政治地震,这实在是具有一定的讽刺意味。

    星期三的晚上,王思宇坐在沙发上,跷着二郎腿,一边啃着西瓜,一边看着电视新闻,镜头里,罗云浩正笑容可掬地站在镜头前,对着华西省电视台的记者侃侃而谈,“这是我们华西省反**工作的一项重大胜利,在省委文书记的亲自指示下,我们省纪委有决心,有能力查处那些**分子,只有出重拳,进行坚决打击,才能将那些贪官的嚣张气焰打击下去,我坚信,在省委省政府的正确领导下,有广大人民群众做后盾,我们华西的反腐倡廉工作一定会迈上新的台阶,取得更加辉煌的胜利……”

    第四卷终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