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十二章 突然变化

第十二章 突然变化2017-11-9 12:59:37Ctrl+D 收藏本站

    第227节    第十二章    突然变化

    王思宇返回玉州后,竟连续三天失眠,只要一闭上眼睛,于春雷的身影就老在眼前晃荡,这让他很是郁闷,为了摆脱困扰,他从银行卡里取出五十万现金,都丢到大床上,每天晚上把自己蒙在被子里,‘啪啪’地点钱,这个办法确实有效,接下来几天,王思宇的睡眠质量有了很大的提高。

    美中不足的是,每次给廖景卿发送的短信,都如同石沉大海,没有得到丝毫的回应,倒是柳媚儿总是笑嘻嘻地跑到卧室里来,帮王思宇捶背松骨,忙得不亦乐乎,只是每次三百的小费,她仍不满足,撅着小嘴,直嚷嚷着王思宇小气,可当王思宇开出一万的天价要和她接吻时,柳媚儿却羞惭惭地拒绝了,只把‘大色狼’‘大坏蛋’的帽子一顶顶地扣在王思宇的头上。

    虽然已经一夜暴富了,可这钱王思宇却还是舍不得花,总是惦记着搞点投资,为自己谋求更大的福利,但他身为官场中人,自己肯定是不能出面的,只能学着其他人一样,躲在幕后当老板,这其中的区别只在于,自己这笔钱的来路是干净的,只要不以权谋私,全凭本事赚钱,想必不会留下什么把柄,但这前台的人物得找个可靠点的,王思宇思前想后,也只有同窗好友陈波涛能让自己放心些。

    那家伙虽然黑了点,属于雁过拔毛的主,但他还是很讲义气的,绝对不会拿自己的钱胡来,更加不会出卖自己,而且那厮虽未经商,但早在学校时期,就已展露出奸商本色,其赚饭票的本领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又在电视台锻炼了那么久,办事能力还是极强的,只要能有发挥的舞台,王思宇相信,他会做得非常出色,对这位老同学,王思宇还是充满信心的,除此之外,他也一直想找机会帮衬老同学一番。

    这天下午,从省委党校回来,王思宇躺在床上给陈波涛打了个电话,拐弯抹角地试探了一番,可没想到陈波涛的反应很是冷淡,这家伙自从交了女朋友之后,就开始变得胸无大志,终日沉迷于男欢女爱之中,对于经商一道毫无兴趣,他现在最大的愿望不是发家致富,而是换个清闲安稳的工作,可以每天下班围着女朋友打转转,除此之外,再无别求。

    这就是人各有志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和人生态度,勉强不得,在一番调侃后,王思宇只好打消了之前的想法,并向俞汉涛打了招呼,请他帮忙将陈波涛运作到街道办事处去,给他找个清闲的差事。

    老俞很痛快地答应下来,唯一的条件就是有空的时候,王思宇能陪他一起去钓钓鱼,散散心,东湖区的班子调整之后,新来的区委书记很重视俞汉涛,他的地位比以前有了显著提高,在区委常委会上说话的分量很重,由他来办这件事情,自然再轻松不过了。

    柳媚儿开学的时候,王思宇也结束了在党校的学习生活,回到省纪委,没过几天,通告就下来了,他挂职的地点在西山县,去那里做县委副书记,而信访室主任刘广原则被安排到老家荆南市教育局,挂职做副局长。

    得到消息后,王思宇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西山县毕竟离玉州很近,开车往返,只需要一个多小时的路程,而省里的处长们到下面的县里挂职,大都挂县委副书记的职务,这已经是华西省官场上的惯例了,虽然县委副书记的行政级别大都只是副处,但实际上手里掌握的权限却往往比在省直机关大上许多。

    况且,以王思宇目前的资历,确实没办法直接挂县长,在官场上,年轻当然是优势,也是最大的资本,但这也是相对而言的,即便是打着领导干部年轻化的旗帜,组织上也不会让一个二十七岁的年轻人来担当一县之长,那样不但会引发下面同志的不满情绪,也很容易在社会上引起渲染大波,造成极其不良的后果。

    当然,凡事都有例外,某些神通广大的人物自然有办法规避这项弊端,华西省团省委的几位副书记里面,就有两位的年龄在三十以下,只是他们行事极为低调,一般的公众活动很少参加,平时也极少在媒体上露面,所以受到的关注就小了许多,至于像于佑民那样的身份,就更加不必提了,凡是得知他真实身份的人,巴结还来不及,哪里还敢在底下动手脚。

    西山县那个地方,王思宇再熟悉不过了,早在年初,他在省委督查室当副主任的时候,就曾经去过一次,亚钢集团所在的黄龙镇,就是在西山县境内,柳媚儿的老家也在那里,它地处玉州市的西北部,西山县再过去就是远清县,过了远清河,就到荆南市的地界了,自西山县开始向西,地貌就从丘陵过渡到山区,其中两县交界处的黑左峰还是座活火山,三十年前曾猛烈喷发过一次,近些年倒没什么动静了。

    西山县在改革开放初期闻名遐迩,因为矿产资源丰富,全省大半的重工企业都在那里跑马圈地,建起了二十几家大型工厂,其富庶程度在全华西的市县里,都是首屈一指的,但由于过度开采和国企的快速没落,如今的发展速度是极其缓慢的,而那些下岗职工更成了沉重的包袱,虽然西山县历届班子都在喊着重振西山的旗号,但都是只见天上打雷,不见人间降雨,除了亚钢集团昙花一现的辉煌外,其他产业倒真是日落西山,一蹶不振。

    最近一直有传言,说西山很快会并入玉州市,但这种事情很难讲的,有可能上面确实有这个规划,但实际执行时,却要等到三五年后,这其实都算很快的了,毕竟这里面涉及到许多复杂的因素,在上上下下没有达成共识之前,推动起来还是很有些难度的。

    周五下午,王思宇被叫到了省纪委常务副书记罗云浩的办公室内,罗云浩看起来心情很好,脸上始终带着微笑,王思宇进屋时,他正握着电话闲聊,足足过了五分钟,罗云浩才把电话挂断,面色和蔼地道:“王主任,恭喜啊,西山县可是个好地方,你年纪还轻,应该在基层锻炼几年,锤炼一番,日后必然大有作为啊。”

    王思宇微微一笑,对这位省纪委的常务副书记,他已经无话可说了,虽然官场上人人都带着假面具,但绝大多数上位者,都能很圆滑地把各方关系摆平,做的滴水不漏,像罗副书记这样处理问题的,王思宇倒是很少见过,虽说这种手法在基层屡见不鲜,但在高级领导这里,就显得有些缺乏艺术,也难怪王思宇的心里不服气,但他还是做出一副坦然的样子,点头道:“谢谢罗书记的关心,我会努力锻炼,争取早日进步。”

    罗云浩点了点头,把身子仰在皮椅上,双手抱胸道:“王主任,我是非常欣赏你的,你个人能力比较突出,工作作风扎实肯干,而且最大的优点就是能够坚持原则,这点是最为难能可贵的,我这个人,一贯是希望同志们能够有主见,不能媚上,我就喜欢敢于抗上的干部,敢讲真话,实话,这样的同志才是真正干事业的人,你放心在基层大胆工作,发挥咱们省纪委的优良作风,为县里多做贡献,早日成熟起来,在下面有什么困难,可以随时找我,省纪委不但是你的娘家,也是你坚实的后盾。”

    把漂亮话说完,他抬手抹了下油光发亮的前额,摸起办公桌上的茶杯,轻轻吹了口气,笑眯眯地望着王思宇。

    王思宇微笑着点头道:“罗副书记放心,我一定不辜负组织上的信任,安心在基层工作。”

    罗云浩微微点头,脸上露出一副极宽慰的样子,轻轻抿了一口茶水,便把茶杯放在桌上,站起身子,微笑道:“那就好,那就好,西山县离省城很近,有空可以常过来看看,下周一让司副厅长陪你下去,小伙子,好好干,我很看好你!”

    王思宇走到办公桌前,与罗云浩握了手,客套几句后,便告辞离开,到司永年那里坐了一会,商议了下周一去西山县报道的事情,司永年便给组织部高处长挂了电话,敲定了出发时间,便微笑着地祝贺一番,并鼓动着两个小青年央着王思宇请客,几人嘻嘻哈哈地闲扯了几句,倒也热闹,其实对于王思宇这次下去挂职的原因,众人都是心知肚明,只是不愿点破罢了。

    离开省纪委办公厅后,王思宇转身敲开了信访室主任刘广原的办公室,两人在屋子里聊了许久,刘广原的心情还是很愉悦的,这也是他费力活动才争取到的结果,刘广原就是从荆南市出来的,在那里有很多亲朋好友,去那里挂职当然是最好的选择了,再说以他现在的年纪,是不打算削尖脑壳往上爬了,三年挂职期满后,再熬上几年,估计就可以在副厅的位置上退下来,也算功德圆满了。

    “你和我不同啊,王主任,你这么年轻就是正处级干部,这次下去奋斗几年,日后必然飞黄腾达,前途不可限量啊。”刘广原站在窗前感慨道,他心里非常清楚,以王思宇现在的情况,其实去县里发展是最佳的选择,若是能够干出一番成绩来,那会对将来的仕途发展极有帮助,而省纪委这边倒是个耽误人的地方,系统内的干部晋升速度一直很慢,一般有背景的年轻干部,大都是到这里镀镀金就走人,王思宇虽是被动离开,但从效果上来看,却也差不了许多。

    王思宇笑了笑,把手里的茶杯放在茶几上,摆手道:“刘主任未免太消极了,你才是正当年啊,在荆南市又熟门熟路,三年之内,完全可以再上一个台阶。”

    刘广原苦笑着摇摇头,叹气道:“我这人最大的错误,就是只跟了一个人,但夏副厅长对我不薄,所以不忍离他而去,我们两人这些年来,倒真算上荣辱与共了。”

    王思宇默然,半晌后端起茶杯抿上一口,微笑道:“夏副厅长在纪检系统也是有过几次起落,我相信,他还会有再回来的一天。”

    “哦?”刘广原转过身来,深深地望了王思宇一眼,笑了笑,走回办公桌边,拉开抽屉,从里面掏出一盒小熊猫,抽出一根烟给王思宇丢过去,自己也点上一根,深吸了一口,轻声道:“但愿吧,老夏那个人确实有一股牛劲,如果有大案子,省里的领导还是会想起他的。”

    王思宇嗯了一声,摸着手里的烟,轻声道:“赵书记怎么会如此信任罗副书记?”

    刘广原神秘地一笑,摆手道:“不可说,不可说。”

    顿了顿,他又望着王思宇,轻声道:“王主任,最近的传闻听到没有?”

    王思宇摇摇头,沉声道:“我在党校这三个月消息很是闭塞,没听到过什么消息。”

    刘广原笑了笑,把头伸过来,压低声音道:“我也是刚刚得到的消息,玉州市的市委书记方如镜就要调走了,据说去华中省做常务副省长。”

    王思宇微微一怔,轻声道:“消息可靠吗?”

    刘广原点点头,低声道:“底下都传开了,据说是华中水灾的后续动作,为了维持稳定,才缓慢进行的人事调整,咱们华西这边防汛工作是三个省份最好的,上面来人考察,省委文书记替方如镜说了话,这事传得有鼻子有眼儿的,应该不是空穴来风,不过这样一来,红军省长的情况就不太妙了,没有了方系的支持,他恐怕以后要被动了,腹背受敌啊。”

    王思宇皱着眉头想了想,始终觉得有些不靠谱,按理来说,这种消息要是确凿,自己肯定会提前知道的,但何仲良从来就没有给自己打过电话,估计是捕风捉影的事情,当不得真,但他还是觉得心里有些不太安稳,毕竟方家一直是王思宇最大的助力,如果方如镜再调离华西省,那他王思宇在玉州可真成了孤家寡人了,坐在沙发上闲扯了一会,王思宇便微笑着起身告辞,出了门后,急匆匆地回到办公室,摸起电话,想了想,便给何仲良拨了过去。

    电话拨通后,王思宇开门见山道:“仲良兄,外面传言方书记要动一动,是否有这事?”

    何仲良微微一愣,摸着电话道:“王兄,你是从哪里听来的消息?”

    王思宇没有正面回答,只是皱眉道:“那么说是确有其事了?”

    何仲良笑了笑,轻声道:“电话里讲话不太方便,咱们晚上八点老地方见。”

    王思宇‘嗯’了一声,挂断电话,长长出了一口气,从何仲良说话的语气当中,他已经隐隐猜到,这个传闻多半是真的,看起来,以后真的只有靠自己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