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十八章 赴任 上

第十八章 赴任 上2017-11-9 12:59:45Ctrl+D 收藏本站

    第233节    第十八章      赴任    上

    周日的晚上,从廖景卿家回来之后,王思宇把行装打理好,坐在沙发上安静地看电视,直到晚上七点多钟,柳媚儿才开门回来,王思宇皱着眉头望去,却见她手里拎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包装袋,就以为里面又装了一些零食,不禁叹了口气,把电视机的音量调得小了些,大声道:“这两天到哪里疯去了,怎么手机也不开机,想联系你也找不到,不会是跟哪个白马王子约会去了吧?”

    柳媚儿换了拖鞋,笑嘻嘻地拎着包装袋走过来,坐在王思宇身边,转过脸来,抬手拂了下浓密的秀发,悄声道:“是啊,就是和男同学约会了,怎么,吃醋了?”

    王思宇嘿嘿地笑了笑,把电视机随手关掉,抱肩躺在沙发上,摇头道:“怎么会,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你这两天不在家里,我过得不知有多舒服。”

    柳媚儿吃吃地笑了笑,点头道:“那我以后就不回来了,哥,你可别后悔。”

    王思宇‘嗯’了一声,轻轻瞥了她一眼,便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张银行卡,轻轻丢了过去,低声道:“里面有两万,省着点花。”

    柳媚儿伸手接住银行卡,拿在嘴边啵了一口,便放进口袋里,笑眯眯地推了推王思宇,轻声道:“哥,你今儿怎么转性子了,忽然对我这么好。”

    王思宇翻了个身,叹气道:“你这小没良心的,给钱就好,不给钱就不好对吧?哥真后悔把你从大街上捡回来。”

    柳媚儿听了咯咯地笑了起来,拿手在他腰上捏了一把,接着转身蹲了下来,那两只白皙如玉的双手在王思宇的大腿上轻轻地揉捏着,悄声道:“什么大街上捡回来的,明明是雨中邂逅,干嘛说的那么难听,以后不许你那样说我,不然我再也不理你了。”

    王思宇笑了笑,轻声道:“媚儿,哥明天就要调到外地工作了,三年之后才能回来。”

    话音刚落,柳媚儿忽地愣住了,那两只小手一动不动地停在王思宇的肩头,过了好久,才又轻轻捏了一下,柳媚儿颤声道:“哥,你要调到哪里去啊?”

    王思宇叹了口气,沉声道:“西山县。”

    “啪!”屁股上被轻轻敲了一记。

    柳媚儿恨恨地站起身来,气哼哼地道:“就知道吓唬人,西山县离玉州多近呐,还不到三个小时的路程,瞧你说的那么严重。”

    王思宇嘿嘿地笑了笑,翻过身来,握住那一对纤纤玉手,轻声道:“小家伙,你不懂的,既然去了,就要安心工作,哪能没事就往省城跑。”

    “那我就过去看你嘛。”柳媚儿撅着嘴巴嘟囔一声,说完后,抽出双手,将王思宇的身子又翻了回去,随后缓缓地弯下腰,将柔软的身子伏在王思宇的后背上,双手抱着他的肩头,把脸贴在王思宇的脖颈上,悄声道:“哥,你放心好了,我不和别人处朋友。”

    王思宇心中一荡,却叹了口气,摇头道:“媚儿,哥给不了你任何承诺。”

    柳媚儿摇头道:“我不需要任何承诺,别忘了,我是你从大街上捡回来的。”

    王思宇笑了笑,转过身来,点头道:“媚儿,你真是太懂事了,总算哥没白疼你一回,来,亲一口……”

    柳媚儿却咯咯地笑了笑,抬手把王思宇的脸推到一边,扭捏道:“大色狼,休想啦。”

    两人在沙发上闹了一会,柳媚儿便从袋子里取出半截尚未织好的白毛衣来,上面还插着几根长针,硬是套在王思宇的身上,拿手指在王思宇的肩头比量着,原来这两天,她一直在同学家,向同学的母亲学习针织技巧,打算亲手为王思宇织上一件漂亮的毛衣。

    王思宇见她一本正经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将那半截毛衣脱了下来,丢到茶几上,一把将她揽在怀里,柳媚儿却没有挣扎,任凭两只大手在自己的腰间摸来摸去,她俏脸一片绯红,扭着身子羞惭惭地道:“哥,你又来了。”

    王思宇哈哈一笑,把手收了回来,抱着双臂,愣愣地望着棚顶,轻声道:“媚儿,没有要紧的事情,不要去西山找我,有事情也要提前打电话,现在的情况有些复杂,需要注意影响了。”

    柳媚儿撅着嘴巴点点头,轻声道:“哥,要是做官太累,你就不要做了,以后做生意好了,等妈妈回来,我让她给你打工,一定会帮你赚很多钱的。”

    王思宇笑了笑,摆手道:“生意要做,官照当不误,人生太短暂了,当然要活得精彩些。”

    柳媚儿哼了一声,撇嘴道:“只怕还少了一句吧。”

    “哪一句?”王思宇愣了下,轻声问道。

    柳媚儿低下头来,摆弄着纤白细嫩的手指道:“你自己心里清楚。”

    王思宇伸手拨开了她额前的秀发,却见柳媚儿的眼圈红红的,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不禁心中也是一阵怜惜,捉着她的右手道:“媚儿,猎.艳是男人的天性之一,只是有些人只敢想不敢做,还有些人只敢做不敢讲,哥不瞒你,也不强迫你,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读书,遇到喜欢的男生,你们……”

    没等他说完,柳媚儿气哼哼地站了起来,头也不回地向卧室走去,打开房门后,转身大声道:“你休想甩掉我!”

    说完之后,‘蓬’地一声把门关上,王思宇苦笑着摇摇头,喃喃道:“就是随口那么一说嘛,何必发这么大的火,哥不抢别人的女人都算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哪里真舍得往出送!”

    像往常一样,王思宇躺在床上发了十几封短消息,等了足足有半个小时,仍不见回音,看起来,廖姐姐极有可能又恢复了古井无波的心境,若要等到她下次意动,不知要多长时间,躺在床上,想着这两天发生的事情,王思宇心里忽地生出一阵愧疚之意,不禁轻轻叹了口气,把那张手机卡取了出来,转身进了浴室,过了一会,里面传来‘哗啦’一声水响,王思宇阴沉着脸推门走出,径直回到卧室,上床后拉起被子,却久久未能入睡,过了不知多久,忽地听到外面传来阵阵轰鸣声,转眼间,倾盆大雨从天而降。

    王思宇正在床上辗转反侧间,忽地听到客厅里传来一阵轻快的脚步声,紧接着,伴着吱呀一声响,卧室的房门被轻轻推开,门口站着一个黑乎乎的人影,借着一道闪电望去,却是柳媚儿,她的手里抱着一团被子,脸上带着些许的惊恐之色。

    王思宇皱眉道:“媚儿,怎么了,做噩梦了?”

    柳媚儿摇摇头,抱着被子走到床边,呐呐道:“哥,我怕打雷。”

    王思宇‘嗯’了一声,抱着被子向床边挪去,为她让出了位置。

    柳媚儿静悄悄地上了床,拉上被子,颤动着睫毛道:“哥,不许欺负我啊。”

    王思宇点点头,轻声道:“别胡思乱想了,快睡吧。”

    柳媚儿‘噢’了一声,缓缓闭上了眼睛,而下一刻,在巨大的轰鸣声里,她猛地掀开被子,尖叫着钻进王思宇的被窝,双手捂住耳朵,身子瑟瑟发抖。

    王思宇忙伸手在她的后背上拍了拍,轻声道:“别怕,没事。”

    柳媚儿点点头,缓缓将手移了下来,安静地睡了过去,望着她那恬静的俏脸,王思宇微微一笑,此时觉得眼皮也格外沉重,就也闭上双眼,没过多久,就沉沉地睡去。

    第二天早晨,柳媚儿早早地起来,为王思宇做了皮蛋瘦肉粥,笑眯眯地趴在饭桌上,瞧着王思宇一口气吃了三碗,才心满意足地洗了碗,背着包走了出去,来到门口时,她转头深深地瞥了一眼,轻声唤道:“哥!”

    王思宇抬头‘嗯’了一声,却见柳媚儿娇羞无比地努嘴送出个飞吻,王思宇哈哈一笑,快步追了过去,柳媚儿却早已穿上高跟鞋,一阵风般地跑了出去,楼道里传来银铃般的笑声,王思宇立在门边,哑笑半晌,才慢吞吞地坐回沙发上。

    早上八点钟,王思宇出现在省委大院里,他先去了省委督查室,敲开了梁桂芝的办公室,两人聊了许久,梁桂芝也得知方如镜要离开华西的消息,对此她是颇为高兴的,毕竟可以不必再成为方侯之斗的马前卒,而老公俞汉涛的事情,也将会彻底地湮灭掉,从此再没有把柄落在别人手里,那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是常人所难理解的,当然,这并不代表着她忘记了过去的事情,恰恰相反,对面前这位年轻的昔日下属,梁桂芝充满了感激之情,她扶了扶眼镜,轻声道:“王主任,下去以后,如果遇到什么难处,一定要及时告诉我,别忘了,督查室永远是你的娘家。”

    王思宇笑了笑,端着茶杯道:“主任,这次到县里去工作,肯定会遇到许多棘手的问题,以后少不了要麻烦您。”

    梁桂芝微笑着摆手道:“王主任,我们之间就不必客气了,有什么需要之处,尽管打电话,对了,婉茹现在是亚钢集团的总经理,她那性子太直,你去了后,正好帮我照看下,我自己的儿女倒还省心,就是这个外甥女,总是操不完的心。”

    王思宇点头道:“主任,请放心,亚钢集团本身就是西山县的重点企业,相信县里面是会在各方面给予大力支持的,再说了,以婉茹女士的能力,完全可以胜任总经理的职务,依我看,您是关心则乱,有些太小看她了。”

    梁桂芝呵呵一笑,点头道:“但愿如此吧。”

    两人聊了半个多小时,王思宇便各个办公室走了一圈,与众人打了招呼,要说在玉州,他还是和督查室这些人最为亲密,每次回到这里,都有种难言的亲切感,而督查室的众人也对这位王主任极为认同,他在这里的威望也极高,王思宇正在二科聊得热闹,肖冠雄推门走了进来,他刚才去了后楼,不在办公室里,也就没有与王思宇见面,这次握手打了招呼后,肖冠雄就低声调侃道:“我听这边热闹,就知道是你来了,进来一看,果然没有猜错。”

    王思宇笑着摆手道:“老肖啊,我这就要被发配了,过来看看大伙。”

    肖冠雄叹了口气,轻声道:“王主任,你的事情我们都听说了,大伙都在心里愤愤不平,不过你还年轻,换个环境也好,到下面更能施展开拳脚,几时走?”

    王思宇看了看表,笑着道:“还有四十分钟。”

    肖冠雄赶忙拉着王思宇的衣袖,微笑道:“走,去我那喝杯茶,咱们倒是很久没叙叙了。”

    约莫十点多的时候,王思宇接到了组织部高处长的电话,赶忙下了楼,朱良玉和贺焰飞跟在他的身后,两人手里抬着王思宇的旅行包,来到组织部门前,却见高处长正站在奥迪车边,与省纪委的司永年聊天,王思宇微笑着走了过去,与他们二人攀谈几句,朱良玉已将旅行包放进小车的后备箱中。

    十几分钟后,小车缓缓开动,司永年在车里点了一根烟,有些意味深长地笑道:“王主任,没回五室看看?”

    王思宇笑了笑,摆手道:“不必了,同志们都很忙,静悄悄地走最好了。”

    司永年点点头,不再说话,他旁边的高处长也是知道内情的,就无声地笑了笑,闭上双眼,小车刚要驶出省委大院的时候,忽地听到后面有人喊了几声,司机赶忙停下车,却见纪检监察五室的副主任孙福泉带着一个科员快步奔了过来,来到车边,孙福泉扶住车棚,拉开车门,将一篮水果递了进去,轻声道:“主任,这是大伙的一点心意,祝你在西山一切顺利,早日升迁。”

    王思宇忙和他握了手,轻声道:“多谢同志们了,老孙有心了。”

    五分钟后,车门再次关上,小车缓缓地驶了出去,司永年和高处长轻声交谈着,王思宇则坐在车内闭目养神,那两人嘴里虽在说着不着边际的话,却在心里暗暗对王思宇高看了一眼,虽然这位年轻的处长没有在省纪委站住脚,但很显然,他还是很有工作能力的,远的不说,单从孙福泉刚才恭敬的态度上,就够让人吃惊的了,在走背运的时候,尚能做到这种程度,这位胆敢抗上的王主任,果然还是很有道行的。

    小车开出市区的时候,王思宇忽地忆起一件事情来,好像媚儿以前并不怕打雷啊?

    ----------------------------------

    昨天更新了两章,其中一章是中下,可能有朋友没看到,汗一个。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