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十九章 赴任 下

第十九章 赴任 下2017-11-9 12:59:46Ctrl+D 收藏本站

    第234节      第十九章    赴任    下

    过了高速公路的收费站,来到西山县境内,只向前开了几百米,就见一溜小车停在路边,不用说,这是西山县的领导前来迎接,司机缓缓将车开了过去,西山县的领导们纷纷打开车门走了出来,除了纪委书记沈啸川因病在外地疗养外,西山县的县委常委们此次悉数到场,在西山县县委书记钱雨农的带领下,纷纷围了过来,在车边与三人寒暄起来。

    本来迎接一个到县里挂职的副书记,无需搞得如此隆重,但这次陪同王思宇下来的,可是省纪委办公厅的副主任司永年,再加上省委组织部的高处长与钱雨农相熟,两人原本是同乡,也是党校同学,经常联络,私交甚密,所以这次的接待规格就提高了一个档次,给足了三人面子。

    县委书记钱雨农前些天曾与高处长通过电话,知道这次下来挂职的干部实际上是被省纪委的罗副书记贬下来的,本来颇不以为然,没有把这位下来挂职的干部放在眼里,但在见面之后,却发现王思宇竟如此年轻,不由得收起了小觑之心,赶忙向前迈了一大步,与王思宇热情地握了手,笑眯眯地道:“王副书记年轻有为,前程远大啊,我代表华西县委欢迎你的到来。”

    王思宇微微一笑,握着钱雨农的手轻轻摇了几下,满脸真诚地道:“钱书记,以后就要在您的领导下工作了,还请老班长多多关照。”

    钱雨农哈哈一笑,忙摆手道:“王副书记太谦虚了,你是省里下来的干部,水平要比我们这些人高,再加上你年轻,学历高,精力充沛,接受新观念新事物的能力强,具备开拓精神,以后大家一起共事,理应同心协力,优势互补,共同把西山县的工作干好。”

    王思宇点头笑道:“这两年西山的经济发展变化很快,钱书记功不可没。”

    两人打过招呼,彼此恭维一番后,王思宇又和县长曹凤阳握了手,轻声交谈,曹凤阳是从外县调来的,到西山县当县长还不到两年时间,他的年纪比钱雨农要小上三岁,今年四十六岁,曹凤阳身材不高,但双眼却极为有神,看起来很是精明,他在发现王思宇只有二十七八岁时,先是吃了一惊,暗讨都说领导干部年轻化,可也没有这样年轻的道理啊,看起来竟和刚刚毕业的大学生一般,可出于礼貌,曹凤阳还是极为亲热地与王思宇聊了半晌。

    五六分钟后,钱雨农抬手看看表,便笑着招呼众人上车,县里的各位领导便纷纷返回车上,省委组织部的高处长刚要转身上车,却被钱雨农一把拉住,两人转身上了钱雨农的小车,在前面警车的引领下,车队调过头来,向西山县城方向驶去。

    十几分钟后,小车开进西山县城,沿宽阔的主街一路向前,王思宇透过车窗向外望去,只见街边的树木修葺整齐,郁郁葱葱,道路两边的门市房装修也极有格调,进到县城后,入眼处,先是十几家建材商店,再下去就是一家大型公园,透过刷得白漆的栅栏向里望去,见三三两两的青年男女在林荫路上漫步,而三十几位老人组成了方阵,正在微风中打着太极拳,虽然只是匆匆一瞥,却不难发现,西山县的群众娱乐项目搞得还是非常不错的。

    驶过长途客运站后,便是餐饮娱乐一条街,这时已经快到中午,道边的客人很多,不少餐馆在门外支起了大伞,摆了桌子,不少人都赤着上身,坐在桌边小凳上就餐,整个街道上都飘着淡淡的香气,见这长长的车队驶过,一些人便抻长了脖子向这边望来,都知道是有大领导过来视察了。

    王思宇正微笑着打量着西山县的城市面貌时,前面的小车忽地停了下来,前面传来一阵嘈杂的喧哗声,王思宇不清楚出了什么状况,赶忙开车走了下来,却见远处围着十几个人,似乎在激烈地争吵着,不大一会的功夫,警车里下来两个着装民警,分开人群走了进去,架着一位穿着破旧夹克的老人往路边走,那老人情绪很是激动,大声喊着:“我是岭溪乡的李建设,我要见钱书记,我要见钱书记……”

    王思宇皱着眉头坐回车,他很清楚,这老人多半是拦车告状的,这种事情在下面很多,不少上访户的诉求得不到满足,就会捡些特殊的日子出来拦车告状,往往会令下来视察的领导很是尴尬,自己上任的第一天就发生这样的事情,王思宇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他转头望去,却见司永年正在闭目养神,似乎对外面发生的事情丝毫不感兴趣,王思宇不禁暗暗叹了口气,现在许多领导干部,大都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只要是与自己没有直接的利害干系,多半不会去理睬。

    恢复了秩序以后,前面的小车缓缓开动起来,王思宇回头望了一眼,却见老者的前襟已经在推搡中被撕开,露出瘦骨嶙峋的前胸来,转眼间,小车已经驶远,老人淡出了视线之外,王思宇却暗自记住了他的名字,岭溪乡的李建设,他打算以后找机会了解一下这位老人的情况,既然能够拦车喊冤,十有**还是有些问题需要去解决的。

    正沉思间,忽地听到耳畔传来一声低低的叹息,转头望去,却见司永年仍旧闭着眼睛,却伸出一根食指,轻轻摆了摆,他虽然没有说话,王思宇却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这是在告诫自己,不要多管闲事,这位司副主任倒是好心,王思宇只是笑了笑,没有吭声,再次把目光转向窗外。

    西山县城很大,沿着主街一直开了半个小时,车队才驶入县委大院,众人下车后,依旧满脸笑意,似乎没有受刚才拦车事件的影响,站在县委大院里的假山喷泉前聊了一会,一群人便簇拥着走进左侧的县委办公大楼,进了五楼的会议室后,里面早已坐满了人。

    随着众人的进入,会议室里的人就都起立鼓掌,直到王思宇跟着众人坐到主席台上,西山县县委书记钱雨农轻轻挥了挥手,雷鸣般的掌声便在‘唰’的一声后,变得无影无踪,王思宇面带微笑,目光向下扫去,却见第一排靠近中间的位置,坐着一个熟人,那人正是西山县的副县长夏广林。

    当初在调查亚钢集团的时候,两人曾在黄龙镇的酒桌上交过手的,老夏当时已经喝得不省人事,仍旧喊着让常委们先走,着实让王思宇笑了很久,他对这人的第一印象极好,觉得此人很是爽快,没有太多的城府,倒值得一交,此刻见老夏正惊奇地望着自己,嘴巴张得老大,王思宇微微一笑,轻轻地咳嗽几声,冲着他点点头。

    过了半晌,夏广林才注意到自己的失态,赶忙恢复了镇定,却把腰杆拔得笔直,他万万没想到,新来的县委副书记竟是昔日的酒友,这当然是一桩好事,夏广林此刻的心情就变得格外舒畅起来,脸上的笑意,也就比其他人更加灿烂些。

    会议进行的简单隆重,在不到四十分钟的时间里,司副主任高处长分别讲了话,将王思宇的挂职任命宣读完毕,高处长还将王思宇过去的工作履历进行了介绍,并希望西山县的干部们能够积极配合他的工作,接下来,就是县委书记钱雨农县长曹凤阳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代表县委县政府四大班子欢迎王思宇的到来,最后,王思宇对着话筒言简意赅地讲了几句话,非常谦逊地表态,一定在钱书记与曹县长的正确领导下,积极工作,锐意进取,积极配合支持协助书记工作,严格要求自己,勤政务实,为共创西山的美好未来而贡献力量。

    会议结束后,与会众人下楼后,便纷纷坐进外面的小车和大巴里,车队直接开往西山宾馆,这栋崭新的大楼位于繁华的商业区附近,是去年刚刚建成的,一共九层高,不但外表气派不凡,里面更是装修得富丽堂皇,高雅华贵,很有种四星级宾馆的意思,西山县老的县委招待所是在长途客运站边上,如今已经改造成西山县老干部活动中心,而新的招待所采取承包制,外租给西山县的民营企业大富集团,县里只负责收租,经营方面的事宜概不过问,都交由大富集团管理。

    三楼的餐厅里,十几张桌子都坐满了人,宴席开始前,钱雨农先致了敬酒词,之后便宣布开席,一时间屋子里欢声不断,笑语连连,觥筹交错间,王思宇竟喝了七八杯酒,尽管他多次阐述自己人不打自己人的道理,但还是被县里的一众常委们划为敌对阵营,而司永年不善饮酒,只喝了四杯,脸上就红得如同熟透的柿子,讲话时也变得结结巴巴起来。

    高处长倒还好,有钱雨农在暗中关照,他倒喝得少了些,只是他的酒量实在有限,比司永年还要差些,没过多久,他已经有了**分醉意,舌头也有些打结,拉着钱雨农的手,说了许多掏心窝子的话,就在酒桌上的气氛极为热烈时,一位年近四旬的半老徐娘端着酒杯颤微微地走了过来,经旁边人介绍,她是大富集团的老板娘沈丹丹,西山宾馆的生意由她亲自打理,此时过来是向各位领导敬酒了。

    按照规矩,要先敬省里下来的领导,司永年开始时还推辞着不肯喝,可那位老板娘的嘴上功夫相当了得,只说了几句沾荤的俏皮话,就把一桌子人笑得前仰后合,司永年被她逼得没办法,无奈之余,也只好端着杯子和她轻轻撞了一下,把杯中酒清了下去,之后便耷拉着脑袋坐在一边,无论旁边的县长曹凤阳说什么,他都点头称是。

    高处长在喝了酒之后,也没了精神,只是笑眯眯地盯着桌上的盘子,脑袋一阵阵地犯晕,待王思宇喝完酒后,那二人都已被服务员扶到楼上的房间休息,底下众人就开始和沈丹丹开起玩笑来,说她一口气放倒了两个龙精虎猛的大男人,沈丹丹倒也大方,陪在桌边说说笑笑,丝毫不落下风,并不时拿眼角的余光去找县委书记钱雨农,两人趁人不备,快速交换了眼神,沈丹丹便轻笑几声,找了个由头,转身走了出去。

    当司副主任高处长离开后,王思宇就避无可避,成为众人的主攻目标,幸好,在寡不敌众之际,夏广林却笑眯眯地端着酒杯走过来,开始向众位常委敬酒,这位夏副县长是出了名的能喝,是政府这边有数的陪酒人员,在县里人缘倒也极好,他之前特意留了量,这时过来搅局,就是来为王思宇解围。

    有了夏广林的帮忙,王思宇这才没有当场出丑,虽带着七分醉意,但仍能保持一份镇定,钱雨农瞧出了名堂,却没有点破,只是微微一笑,沉声道:“王副书记喝酒时颇有大将风度,看来以后有省市领导过来视察,接待工作非王副书记莫属。”

    他的话语刚落,众人就连声附和,王思宇刚才露出的酒量,确实已经让众人很是吃惊了,就算大伙合力把他放倒,那也是胜之不武,酒桌上的气氛就变得轻松起来,众人都燃起香烟,轻声交谈起来。

    县长曹凤阳将司永年和高处长送上楼休息,这时刚刚下来,见王思宇依然端坐在椅子上,神色坦然,与众常委坐在一起,丝毫不落下风,也不禁暗暗称奇,他拉开椅子,坐回座位后,就微微一笑,转头冲钱雨农道:“钱书记,王副书记年轻,现在还没有结婚,这次没有带家眷过来,依我看,方便起见,就安排在后院的04号房间吧?”

    钱雨农喝了一口墨鱼汤,抽出纸巾擦了嘴,点头道:“老曹,这样最好,一定要让宾馆方面仔细照顾好王副书记的寝室起居,不能有半点懈怠,要让他在我们西山工作得顺利,生活愉快,不然省纪委的领导怪罪下来,那可真是不得了啊。”

    他话音刚落,酒桌上的众人便都笑了起来,这时分管党群的副书记林海洋笑着凑趣道:“钱书记曹县长,你们干脆帮王副书记在县里找个媳妇好了,咱们西山的妹子水灵儿,组织上先帮他把个人问题解决了,人家才好安心工作嘛。”

    他讲完这番话,众人就又都笑了起来,钱雨农笑眯眯地抱着膀子,抬手道:“海洋同志的建议很好,这事就交给你来办好了,只是不要假公济私,把我们王副书记招到你的家里做上门女婿,那我可不答应。”

    众人又是一顿哄笑,王思宇赶忙摆手道:“女朋友我是有的,只是她还在京城读书,要放假才能过来。”

    林海洋笑了笑,他虽是满脸笑意,但心里却有些酸溜溜的,王思宇的年纪比那些副乡长都要小,可已经是堂堂的正处级干部,只怕三年挂职期满,回到省纪委,就会捞到副厅,而自己在西山干了快三十年,却只熬到一个副处,眼见着书记县长年富力强,若是正常下来,干上两届是没什么问题的,他这正处的问题,倒不知要何时才能解决了,林海洋心里发酸,这嘴里就有些发苦,五粮液入口后也变了味道,他咳咳地咳嗽几声,便端起杯子,做出一副极为惋惜的模样,微笑道:“那倒真是可惜了,本来还想做回媒人呢,这下当不成了。”

    酒足饭饱,散席后,王思宇刚刚出了餐厅,就有一位女服务员迎过来,喊了声王书记好,便引领着她向后院走去,来到一栋清幽的五层小楼前,他的房间在三零四,推开屋子后,王思宇走了进去,见房间面积很大,而且是间套房,外面是一间会客室里面两间屋子分别是书房卧室,家电齐全,里面收拾得很是干净,女服务员泡了杯浓茶,便悄悄地退了出去,随手带上房门。

    王思宇在舒适的沙发上坐了一会,便推开浴室的房门,发现里面有一个宽大的白瓷浴缸,王思宇轻轻吁了一口气,脱了衣服,放上热水,慢吞吞地躺了进去,而此时,西山宾馆的总经理办公室里,一对男女气喘吁吁地搂抱在一起,两人的双手都在对方的身上乱摸着,过了一会,沈丹丹低低地叫了两声,赶忙把钱雨农的手推开,悄声道:“钱书记,今天不行。”

    钱雨农哼了一声,一把按住她的头,闭着眼睛喘息半晌,才低声吼道:“你个臭婊子,不行也得行!”

    沈丹丹无奈,只好半跪下来,伸手拉开他的裤链,轻轻甩了一下头发,便张嘴凑了过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