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二十章 万金油 一

第二十章 万金油 一2017-11-9 12:59:47Ctrl+D 收藏本站

    第235节    第二十章      万金油    一

    在一波强似一波的悸动之下,沈丹丹剧烈地咳嗽了几声,随后‘咕噜咕噜’地咽了下去,钱雨农笑了笑,任凭沈丹丹帮他将衣服整理好,随后慢吞吞地绕过办公桌,转身坐在皮椅上,抬手在额头轻轻抹了一下,缓缓地闭上眼睛,过了半晌,才低声道:“说吧,到底有什么事?”

    沈丹丹笑了笑,抬手在嘴边抹了抹,拉了椅子坐在办公桌前,轻声道:“钱书记,大富想接开发区西侧的路桥改造工程。”

    钱雨农皱着眉头从兜里摸出烟来,点上后深深吸上一口,摆手道:“不行,市里有领导打过招呼了,要由外地公司来做。”

    沈丹丹听了皱了皱眉,转身坐在钱雨农的怀里,撒娇道:“钱书记,总要让我们赚些钱防老嘛,这样,最多再干三年,我和大富就远走高飞,不再烦你了。”

    钱雨农冷笑了几声,把沈丹丹推了出去,却又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轻声道:“这样吧,我回去和曹县长商量下,争取帮你们把中心广场提升改造工程拿下来,算是个补偿吧。”

    沈丹丹娇笑几声,走到钱雨农身边,却再次被他推开,钱雨农缓缓从皮椅上站起来,略带疲惫地向门边走去,来到门口处,转身低声道:“我再警告你一次,沈丹丹,以后在公共场合离我远点!”

    说完摔门而去,沈丹丹轻蔑地笑了笑,转身走到皮椅上,摸起桌上的电话,拨了出去,电话接通后,她仔细听了听,就如同发疯一般地吼道:“赵大富,你个没良心的,快给老娘滚回来!”

    -----------

    第二天清晨,灰蒙蒙的天空飘起了毛毛细雨,司永年与高处长早早就离开了西山县,县委办公室主任庄俊勇陪着钱书记送完客人后,便坐车赶到西山宾馆门口,给王思宇挂了电话,此时王思宇早已吃过早饭,正在宾馆的后院里散步,熟悉一下居住环境,接到电话后,他忙来到大门口,与庄俊勇握了手,寒暄一番后,王思宇便打开车门,钻进桑塔纳轿车里,小车直奔西山县委办公大楼方向驶去。

    在小车上,庄俊勇向王思宇介绍了司机小孙,他虽然没有把话点透,但王思宇非常清楚,这位小孙实际上就是自己以后的专职司机,虽说上面有明文规定,县里的领导不得配备专职秘书和司机,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作为县委常委,王思宇还是享受到了这种特殊待遇。

    司机小孙年纪不大,只有二十出头,长得眉清目秀,看起来倒也机灵,他其实是庄俊勇的远房亲属,小孙中专毕业后,在老家厮混了半年,没有找到工作,却惹了一堆闲事出来,被父亲一顿拳脚打出家门,他一怒之下,就离家出走,来投奔在西山县当官的庄俊勇,庄俊勇念在与他父亲是幼年玩伴,便收留了他,并把他安排到司机班工作。

    车子开到县委大院,王思宇在庄俊勇的陪同下进了办公室,两人闲聊了一会,庄俊勇便从包里取出一份县委办公室的名单出来,名单后面附着秘书人员的工作履历,司机他可以指定,秘书就要请王书记自己来挑选了,不然会显得不尊重领导。

    庄俊勇虽然也是县委常委,但排名靠后,每次的常委会上,他都极少发言,只是负责整理会议纪要,王思宇虽是刚来这里,但本身就是正处级干部,又住进了西山宾馆04号房间,实际上就是排定了座次,除了钱书记曹县长以及林海洋副书记外,王思宇在名义上已经是县里排名第四的常委了,当然,以他挂职干部的身份,不可能拥有太大的实权。

    王思宇初来乍到,对这里的情况还不熟悉,拿着名单随意扫了两眼,便轻轻地丢在桌子上,摆手道:“庄主任,秘书的事情不急,等等再说吧。”

    庄俊勇明白他的意思,知道王书记是打算在仔细考察之后再做决定,毕竟领导秘书身份特殊,需要贴身服务,能够接触到许多领导的**,如果选错了人,很容易出现大问题,这是马虎不得的,他对此非常理解,庄俊勇善解人意地笑了笑,微笑着从沙发上站起,轻声道:“王书记,那我就不打扰了,您何时定下人选,直接给我打电话即可,另外钱书记让我转告您,十点钟的书记碰头会您要参加,地点在五楼的小会议室,稍后我就让人把材料给您送来。”

    王思宇点点头,微笑着送他走到门口,几分钟后,一份讨论材料放到了王思宇的办公桌上,他信手翻看了一番,这次书记碰头会的主要内容是六位乡科级干部的工作调整事宜,王思宇以前曾在青羊县做过挂职副县长,对基层的工作已经有了一些了解,他非常清楚,在干部安排调整上,书记碰头会无疑是最核心的最权威的。

    按照一般的惯例,只有在书记碰头会上形成了‘一致意见’,才可以把拟定好的方案拿到县委常委会上去研究,假如碰头会开成了点头会,那么在常委会上的讨论通常都会很顺利地过关,就算偶尔有少数常委站出来反对某人的使用,参加过书记碰头会的领导就会站出来,指出关于此人的任用,是书记碰头会的意见,这时对方多半会放弃反对意见,但如果碰头会开成了摇头会,那问题就比较严重,通常说明班子的核心成员之间有着严重的分歧,那样在常委会上的讨论,多半也会出现问题。

    书记碰头会实际上就是权力的一种集中体现,一个县城的大权,基本就掌握在参加会议的少数常委手里,而书记碰头会,往往也最能体现县委书记作为一把手的意志,因为在‘减副’之后,哪些常委可以参加书记碰头会,通常是由书记来指定的,这就使得县委书记能够最大限度地控制书记碰头会的局面。

    上午十点钟,王思宇准时来到了五楼的小会议室,几分钟后,组织部长骆智卓副书记林海洋县长曹凤阳县委书记钱雨农相继从外面走了进来,五人围在紫檀木的小会议桌边聊了一会,便开始进行讨论,王思宇初来乍到,当然不方便就人事问题发表看法,只是微笑着坐在一旁,手里拿着签字笔,低头在材料上画道道,偶尔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在省委机关大院的日子久了些,潜移默化中,他已经颇具领导风范,举手投足间,都有一份从容淡定。

    会议进行得非常顺利,估计几人在会前已经分别通过气,早已达成了妥协,所以没过二十分钟,材料中制定的议题都已讨论完毕,而在会议结束前的最后几分钟,钱雨农的兴致很高,就王思宇的工作分工问题提议道:“既然王副书记是下来挂职锻炼的,那就应该全方面锻炼,能挂上的就都给他挂上,年轻干部嘛,经验上可能会欠缺一些,但胜在精力充沛干劲足,咱们就把他当万金油用好喽,要真能干出名堂来,也就给我们几个老家伙分了担子。”

    他这话说完,曹凤阳笑了笑,在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后,便轻轻放下杯子,顺水推舟地道:“钱书记说的好,依我看,就把纪检政法农业经济环境治理招商引资金融保险邮政电信这方面的工作都给他加上去,协管一下吧。”

    林海洋也微微一笑,在旁边点头道:“不错,这样不错,万金油好。”

    王思宇笑了笑,什么都管其实就是都不管,各项工作都有人分管,自己这个万金油恐怕权力有限,当然了,作为刚刚挂职到这里的干部,他也没有把目标订得太高,前期肯定要韬光养晦的,能够参加书记碰头会,这本身就说明钱雨农这位县委书记对自己还是很重视的,这倒是个好兆头,接下来就是一段时间的磨合期,自己要尽快融入这个班子,认真干些实事。

    会议结束后,王思宇回到办公室里,屁股还没坐热,副县长夏广林便敲门走了进来,进屋就说:“王书记你好,真没想到啊,新来的县委副书记竟然是您。”

    王思宇赶忙笑脸相迎,把他让到沙发上,笑眯眯地道:“老夏啊,昨天多亏你解围了,不然估计我现在还躺在床上睡大觉。”

    夏广林忙摆手道:“王书记,您的酒量我是最清楚的,昨天不过是我的酒瘾发作,抢了您王书记的风头而已。”

    王思宇拿手点了点他,摇头道:“老夏,你倒是会说话,不过我初来西山县,两眼一团黑,以后你要多过来坐坐。”

    夏广林喜形于色,喝了口茶水,笑呵呵地道:“放心,王书记,我是土生土长的西山县人,对这里的一些情况还都熟悉,如果有需要,我会经常过来汇报。”

    王思宇会意地一笑,点头道:“欢迎之至,老夏啊,我这间办公室,随时向你敞开。”

    夏广林听后更加高兴,赶忙放下茶杯,为王思宇点上一根烟,笑眯眯地道:“那我可当真了,王书记以后可别烦我。”

    王思宇笑了笑,摆手道:“怎么会呢,你能过来,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哪里会烦。”

    吸了口烟,王思宇弹了弹烟灰,忽地想起昨天在路上发生的拦车告状的事情,便皱着眉头道:“老夏,正好你来了,有个人我想跟你打听下,岭溪乡的李建设,这个人你听说过没有?”

    夏广林微微一愣,点头道:“王书记,你说的这人我知道,李建设原来是岭溪乡的党委书记,后来因为一些问题被免职,老头不服,最近三年一直在向上面告状,成了上访专业户,每次都是政法委书记亲自出面,把他从省城拉回来,这老头脾气真是够倔的,本来他的事情县里已经同意解决他的待遇问题,但他对处理方案不满意,非要搞掉一批人,把事情闹大,李建设原来就是脾气暴躁,做事喜欢独断专行,现在被免职后,更有些不知进退,落到现在这番田地,倒是他咎由自取,怨不得别人的。”

    王思宇笑了笑,轻声道:“是什么问题,能具体说说吗?”

    夏广林犹豫了下,欲言又止,但在王思宇鼓励的目光中,还是悄声道:“李建设其实是被人搞下去的,当时和他搭班子的是林震,他是县委林海洋书记的亲侄子,当时林震是乡长,与李建设向来不和,后来林震联合下面十余名乡干部,写了检举材料,一共列举了十条罪状,反应到县纪委,纪委派人下去调查,没有发现太严重的问题,但因为底下反对他的人太多,李建设最终还是被就地免职。”

    王思宇点了点头,在心里揣测道:“这件事情倒真是没法管,涉及到林海洋倒是其次,只是事情原本也并不太大,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的冤情,无非是内斗结了仇,这种事情在基层倒极为常见,即便是林震在此事上动了手脚,但李建设本身也犯了众怒,这样的干部被免职,倒也无可厚非。”

    正沉思间,夏广林在旁边轻轻叹了口气,低声道:“王书记,这李建设能力有限,性子执拗,他倒下去其实没什么,只是耽误了一个人才啊。”

    王思宇微微一愣,抬头道:“这话怎么说?”

    夏广林喝了一口茶,缓缓道:“李建设的事情牵连了一位副乡长,那人名叫钟嘉群,他是省农大的高材生,毕业后主动要求到农村工作,从村干部做起,一直当上了乡干事副乡长,那人曾和我有过数面之缘,通过几次接触,感觉他能力很强,不但对农村工作特别熟悉,而且对于发展县城经济也很有见地,但因为没有参与对李建设的检举,所以被后来的乡党委书记林震打压,借着几件事情,硬给降了职,好好的人才,就那么埋没了。”

    王思宇端起茶杯,轻轻吹开上面浮起的茶叶,呻上一口,沉声道:“你说的这个钟嘉群还在岭溪乡工作吗?”

    夏广林摇头道:“没有,他上个月已经调到县里来了,在县委办文秘组工作。”

    王思宇微微一愣,转身回到办公桌后,拿起庄俊勇提供的那份名单,仔细找去,果然在末尾的位置看到钟嘉群的名字,他翻了下底下的资料,发现钟嘉群的情况基本和夏广林所讲的一致,王思宇便拿着签字笔在此人的名字下面挑了勾,笑了笑,抬手摸着下颌,似笑非笑地道:“老夏啊老夏,你这样帮钟嘉群说话,是不是别有目的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