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二十一章 万金油 二

第二十一章 万金油 二2017-11-9 12:59:48Ctrl+D 收藏本站

    第236节    第二十一章      万金油    二

    夏广林被点破了心事,不禁老脸一红,‘咳咳’地咳嗽几声,便把茶杯放下,从沙发上站起来,笑着解释道:“王书记,不瞒您说,我其实和钟嘉群以前并不熟悉,只是我女儿去年考上了县一中,他爱人恰巧是班主任,这样两家就认识了,他能调到县委办,也是我在中间出了力,这次本想找机会向您推荐他,没想到您先提起李建设的事情,就顺便说了出来,倒不是我在故意打埋伏。”

    王思宇笑了笑,抬手示意他坐下,笑吟吟地道:“老夏啊,你不必多心,我是不会怀疑你的,再说了,举贤不避亲嘛,莫说你们没有什么关系,即便是直系亲属,如果他真是人才,也应该得到重用,这样吧,下午我抽空和他聊聊。”

    夏广林登时面露喜色,忙站起来道:“王书记,那就不打扰您了,改日我再来拜访。”

    王思宇也站起来,热情地把他送到门外,回到办公桌后,王思宇抬手看了看表,便摸起电话给县委办主任庄俊勇打了过去,“喂,庄主任吗,你好,我是王思宇,向你打听个人,委办文秘组的钟嘉群平时表现怎么样?”

    庄俊勇忙回复道:“王书记,小钟这个人我很清楚,他是从基层刚刚调上来的,小钟虽然来委办时间不长,但工作很努力,文字功夫也颇为了得,文章做得四平八稳,极有文采,是县委办重点培养的青年干部。”

    王思宇听后点点头,既然庄俊勇对此人的评价也很高,那说明他还是有些真才实学的,王思宇笑了笑,沉声道:“那就好,下午抽个时间让他过来一趟,我想和他聊聊。”

    庄俊勇说了声好,挂断电话后,他不禁微微皱眉,百思不得其解,其实在王思宇的秘书人选上,他还是动过一些心思的,将自己中意的人选排到了名单的前面,并且对每人的评价都很高,而王书记没有从那些人里去选,而是直接点了钟嘉群的名字,这就有些奇怪了。

    他抱着双肩坐在皮椅上,沉思半晌,脑海中蓦然闪过一道亮光,忽地忆起,昨天的见面会上,省委组织部的高处长在介绍王思宇时曾经提到过,这位王书记以前曾做过分管工业的副县长,在发展工业方面很有经验,而钟嘉群以前是乡里干部,对农村工作很是熟悉,如果选他做秘书,确实可以在身边协助王书记,有利于他全面熟悉基层工作,这样想来,委办这些秘书里,也确实只有钟嘉群最为适合。

    想到这,庄俊勇豁然开朗,嘴角勾出一抹笑意,他赶忙拨了电话,将钟嘉群叫进来,客气地将他让到沙发上,微笑道:“小钟,怎么样,在委办这段时间还适应吗?”

    钟嘉群赶忙欠身道:“感谢主任关心,这里一切都好。”

    庄俊勇点点头,微笑道:“那就好,最近我的工作太忙,一直没有好好和你聊过,但你平时的表现不错,工作积极肯干,能力也非常突出,这些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上,这次县委王书记到任,需要一位专职秘书,我觉得你不错,所以向县委王书记推荐了你,王书记同意下午见见你,这样,你现在抓紧时间准备一下,下午早点过去,要抓住机会啊。”

    钟嘉群先是吃了一惊,脸上浮过一丝不信之色,但很快镇定下来,微笑道:“主任,感谢您的信任,我一定会好好表现,努力争取这次机会。”

    庄俊勇笑眯眯地端起茶杯,低头喝了一口,笑眯眯地道:“那就好,那就好,你回去吧,好好准备一下,不要让我失望。”

    钟嘉群赶忙起身离开,回到办公室后,走到角落里,拉开椅子,坐在办公桌后,翻开笔记本,在上面列了个提纲,把见到王书记之后要注意的事项都写了下来,唯恐有所遗漏,又在脑海里模拟着问答,他也觉得这是自己人生中的一次重大机遇,若是能够把握住,说不定就会时来运转,再不必夹着尾巴做人,受尽白眼了。

    想到这,钟嘉群的心情就有些激动,竟隐隐觉得膀胱里有些发涨,他赶忙合上笔记本,匆匆地去了厕所,闭着眼睛站在便池边上酝酿了半晌,就是尿不出来,急得他出了一脑门子的汗,足足站了五分钟的时间,才断断续续地挤出两股浑浊的尿液来,钟嘉群不禁长出了一口气,像是完成了重要的任务一样,轻轻抖了抖,便收回软绵绵的家伙,拉上裤链,将腰带系好,走到旁边的水盆前放水洗了手,蘸着水将头发收拢了下,却发现脸上有些发红,就觉得是好运气来了,他便笑了笑,转身走了出去。

    中午在县委机关食堂吃饭时,仍有些魂不守舍,正在沉思时,钟嘉群忽地发现同事冯晓珊端着餐具走了过来,他顿时觉得一阵头疼,赶忙抓起两个馒头,起身离开食堂,回到办公室里,把馒头放在档案袋上,拉开抽屉,从里面翻出一大叠材料,认真地看了起来,不时拿笔在本子上唰唰地记着数字,这时办公室的小刘推门走了进来,见状哈哈一笑,扭头冲身后的冯晓珊道:“小珊,你快看,钟秀才多刻苦,这么废寝忘食的工作,怕是想当先进呢!”

    冯晓珊白了他一眼,进屋后倒了杯水,走到钟嘉群身边,抢了他的笔丢到一边,递过水去,皱眉道:“钟大哥,先把馒头吃了,有什么要紧的材料交给我好了,我替你写。”

    钟嘉群笑了笑,摆摆手,把馒头塞到嘴里,就着温水吃了下去,转头望向小刘,却见他冷笑着望向自己,眼里满是敌意,忙对冯晓珊道:“小冯,没事,我自己能弄过来,你去忙吧。”

    冯晓珊哦了一声,转身走回办公桌边,尚未坐下,却听前面的小刘轻声嘟囔道:“一个乡巴佬,还是有妇之夫,至于那么迷恋嘛,他是怎么从乡里调上来的,别人不清楚,我刘海龙是最清楚的了,还不是靠他老婆……”

    冯晓珊听后面色一变,转身来到他的面前,抓起办公桌上的烟灰缸,抬手就扬了过去,刘海龙的脸上登时满是烟灰,呛得咳咳地咳嗽起来,冯晓珊冷笑一声,转身出了办公室。

    钟嘉群叹了口气,把材料放在桌子上,取了毛巾走到刘海龙身边,递过去,却被他一手拍开,刘海龙满脸怒容,拿餐巾纸擦了脸,扭头愤愤道:“姓钟的,你走远点,用不着你来假装好人!”

    钟嘉群无奈,只好转身走出办公室,站在走廊里默默地抽了一根烟,顺着窗户向下望去,却见冯晓珊正站在假山边上,和县委宣传部的一位女同志闲聊,他长长叹了口气,把手里的半截烟掐灭,丢进烟灰缸里,转身返了回去。

    下午,王思宇坐在宽大的办公桌后,与钟嘉群进行了一次深谈,他对这个三十二三岁的中年男人印象极佳,在谈话进行中,钟嘉群思路清晰,口齿伶俐,反应速度极快,而且举止庄重,除了刚进屋有些紧张外,其他各方面的表现都非常不错。

    王思宇先是轻描淡写地问了李建设的问题,钟嘉群的回答倒和夏广林的一致,李建设在任岭溪乡党委书记期间,太过独断专行,得罪了不少下面的干部,当初众人在他的积威之下,不敢反抗,而当林震调到岭溪乡任乡长后,众人见他后台够硬,敢于与李建设叫板,并在几次争斗中占到上风,所以就都倒了过去,当林震提出要搞李建设时,乡里许多干部都纷纷响应。

    王思宇笑呵呵地道:“那当时你为什么没有加入其中呢?”

    钟嘉群脸上浮现出一丝痛苦之色,摇头道:“李建设对我有恩,当初做村干部时,他就很看重我,我能当上副乡长,也是与他的提携分不开的,他们说我是李建设的人,这话倒也没错,在他最困难的时候,我虽然不能公开支持他,但落井下石的事情,我做不出来。”

    王思宇笑着点点头,似是随意地问了一句,“你对林震这位乡党委书记怎么看?”

    钟嘉群点头道:“他很有魄力,做事从不拖泥带水,也善于团结同志,岭溪乡的干部对他还是很服气的。”

    王思宇笑了笑,轻声道:“那他为什么一直针对你呢?”

    这个问题就有些尖锐,钟嘉群觉得有些难以回答,想了半晌,他轻轻叹了口气,轻声道:“王书记,其实我和林震是大学同学,他之所以会去岭溪乡当乡长,恐怕也与我有一定的关系。”

    钟嘉群虽然没有把话说完全,但王思宇已经意识到,他们两人之间恐怕有些不为人知的旧怨,看钟嘉群的脸色尴尬,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王思宇便没有继续问下去,而是笑眯眯地岔开话题,当两人话题聊到农村问题时,钟嘉群的能力就渐渐显露出来,开始侃侃而谈,对答如流。

    他对于岭溪乡的各自然村的情况了如指掌,对于人口分布,农户状况,人口情况,一般家庭收支情况,水旱田比例及山林面积畜牧养殖业都做了详细解答,甚至有些数字可以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这让王思宇对他不禁刮目相看,为了进一步考察他,王思宇又把话题逐步升级,扩大到县域经济范围,结果考核最后变成了热烈的讨论,不知不觉间,两个小时竟已匆匆过去。

    望着钟嘉群眼里兴奋的目光,王思宇笑了笑,缓缓点上一根烟,皱眉沉思,他对钟嘉群刚才的表现是非常满意的,而且也很欣赏这位有着丰富基层工作经验的干部,但这样的人实际上在乡镇岗位上能发挥更大的作用,跟在自己身边做秘书,委实有些屈才,这让他有些犹豫不决。

    钟嘉群并不清楚王思宇的想法,见年轻的王书记脸上阴晴不定,心里就是一阵慌乱,以为自己刚刚说错了什么话,仔细想来,倒没觉得出了什么太大的疏漏,只是自己刚刚聊得太过投入,话说得有些多,难免会给领导留下夸夸其谈,不够成熟的印象,想到这,他不禁有些沮丧,忐忑不安地坐在沙发上,不再吭声。

    王思宇注意到了他的表情,也猜到了他内心的想法,便笑了笑,沉声道:“嘉群同志,这样吧,我给你交个底,暂时你先跟着我,但以后时机成熟的时候,我还是希望你能到乡镇去工作,独当一面,把你的特长充分发挥出来。”

    钟嘉群愣了半晌,直勾勾地望着王思宇,过了两分钟才回过味来,赶忙从沙发上站起,连声道谢,脸色涨红地道:“感谢王书记,我一定会努力工作,不辜负领导的信任。”

    王思宇摆摆手,微笑道:“嘉群啊,你先别谢我,要感谢也要去谢夏副县长,上午他跑我这极力推荐你,说你是个难得的人才,不应该被埋没,现在看来,老夏说的倒是事实,你很不错。”

    钟嘉群听后呆了一呆,面色忽然变得有些难看,他有些不自然地笑了笑,点头道:“是啊,王书记说得对,我要感谢夏副县长。”

    王思宇注意到了他的神情变化,就有些奇怪,但他也没有多问,在闲聊了几句后,王思宇便当着他的面,给县委办主任庄俊勇打了电话,把事情订下来,随后转头道:“那就这样吧,明天开始你跟着我,先熟悉下机关里的情况,过些日子我打算到下面转转,你提前做好准备。”

    “好的,请王书记放心。”

    钟嘉群赶忙回了一句,便告辞离开,在出了王思宇的办公室后,他轻轻舒了一口气,这次谈话效果出奇的好,他能够感受得到,年轻的王书记对自己是欣赏的,而且从对方的言谈中完全能够体会得到,王书记也是干实事的人,对于农村工作不是门外汉,几次发问都是一针见血,极有针对性,令他这位土专家都有些冒汗,尤其重要的是,王副书记已经做了明显的暗示,对自己将来的发展给与了明确的定位,看起来,前途的确是一片光明,经过三年最艰难的时光,钟嘉群终于看到了东山再起的希望。

    可想到了夏广林,钟嘉群的脸上又泛起愁容,心里也如同压上一块千斤巨石,变得沉重起来,想起上次吃饭时,夏广林那两道贪婪的目光,钟嘉群的心里就一阵阵地发颤,那位夏副县长如此热心帮助自己,恐怕也是为了讨妻子白燕妮的欢心,他虽然放心老婆,相信她不会背叛自己,但实在是不放心那位夏副县长,不过对方既然能把自己介绍给王书记当秘书,恐怕也应该不会起什么恶念吧,这样想着,他的心里就变得轻松了许多,沉重的脚步也变得轻快起来……

    王思宇哪里会知道这些事情,钟嘉群离开后,他便给夏广林打了电话,对他推荐的人选赞不绝口,夏广林赶忙谦虚道:“是王书记慧眼识人才,你是真正的伯乐,他钟嘉群这匹千里马以后怕是要发达了。”

    这马屁拍得就有些肉麻,王思宇笑了笑,闲聊了几句,便挂断电话,过了一会,钱雨农让秘书小田把最近两周的县委领导活动安排表交给王思宇,请他过目,王思宇看后不禁哑然失笑,这两周时间倒是安排得满满的,主要是参加各种名目繁多的会议,从党风廉政会议到招商会议再到农村工作会议,以及妇联工作会议,几乎是逢会必到,这期间还穿插着到各单位的工作考察,看来这位县委书记是真的要把自己当万金油使唤了,王思宇苦笑一声,提笔在上面签下‘同意’二字。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