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二十二章 万金油 三

第二十二章 万金油 三2017-11-9 12:59:50Ctrl+D 收藏本站

    第237节    第二十二章      万金油    三

    下班后,司机小孙开车把王思宇送回西山宾馆,先在餐厅吃了饭,回到后楼,三楼的女服务员眼尖,离了老远就看到王思宇迈步走上来,赶忙迎过去,鞠躬道:“王书记,您好。”

    王思宇点点头,跟着她进了房间,女服务员泡了茶,便悄悄地退了出去,缓缓带上房门,王思宇躺在床上看了一会书,忽地听到外面传来一阵轻轻的敲门声,他走过去,打开房门,却见钟嘉群站在门口,手里拎着几个鼓鼓囊囊的包,王思宇登时脸色一变,沉声道:“嘉群,你这是做什么?”

    钟嘉群满脸尴尬地道:“王书记,这都是些地方特产,不值钱的。”

    王思宇皱眉道:“拿走,拿走,嘉群啊,你怎么会这样糊涂,以后再这样,就不要再进我的门。”

    说罢挥了挥手,钟嘉群无奈,只好拎着包下了楼,站在树荫下给爱人打了电话:“燕妮,都是你出的馊主意,现在怎么办,我被王书记赶出来了,白天留下的好印象,这回可都没了,搞不好,专职秘书的事也会泡汤。”

    电话那边的白燕妮微微一愣,诧异地道:“王书记怎么会这样不通情理?多半是你这书呆子不会办事,你等着,我马上过去。”

    钟嘉群连声道:“你千万别过来,还嫌不够乱吗?算了,我把这些东西都拿给服务员吧,只说是王书记送的。”

    白燕妮想了想,只好道:“不成,给服务员太可惜了,花了七百多元呢,要不送给夏副县长吧,你这事多亏了人家帮忙说话,这个人情总是要还的。”

    钟嘉群听后没来由地心里一酸,摇头道:“好了,燕妮,我的事情你就不必再管了,我可不想靠老婆发达,另外,你今后少和他来往,我瞧他对你有企图。”

    白燕妮‘咯咯’地笑了笑,叹气道:“你这书呆子倒知道吃醋,可就是脑子不够用,他要真是那种人,哪里会把你介绍给王书记当秘书,再说了,我哪里是那种轻浮女子,不然早就发达了,怎么会守着你过贫苦日子。”

    钟嘉群一时间也不好辩驳,便低低地‘哼’了一声,挂断手机,瞧着四处没人,就快步向墙根跑去,把东西藏在一棵大树后面,随后急匆匆地上了楼,再次敲开了王思宇的房间。

    王思宇见他把礼物都处理了,这才展颜一笑,热情地把他让进屋子里,泡了茶后轻声道:“嘉群,别怪我刚才不讲情面,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轻松相处,不光我不收礼,我希望你以后也不要收,否则很容易积少成多,慢慢迷失了本性。”

    钟嘉群赶忙道:“书记教训的是,我记住了。”

    王思宇摆摆手,微笑道:“在家里,就不要称呼官职了,你比我还要大上几岁,咱们以兄弟相称吧。”

    钟嘉群正低头喝茶,听了这话忽地愣住了,嘴巴动了半晌,才呐呐道:“王书记,我张不开那嘴。”

    王思宇无奈,只好摆手道:“那算了,我也不难为你。”

    两人相视一笑,便又闲聊了十几分钟,钟嘉群才起身告辞,王思宇将他送到楼梯口,目送着他下楼,才转身来到服务台前,对当班的女服务员道:“这样,你记下,以后凡是带礼品来找我的,一定要先将礼品留在这里,否则无论是谁,都不要让他进来。”

    女服务员赶忙点头道:“王书记,我记下了,刚才是我工作失误,请您谅解。”

    王思宇笑了笑,轻声道:“不知者不怪,但以后一定要注意了。”

    女服务员连忙点头称是,并在当班记录本上写下了王思宇所讲的话,又给总经理打了点话,将此事通报了一遍,沈丹丹挂断电话后笑了笑,摇头道:“这新来的副书记年纪轻轻的,到会作秀。”

    真皮沙发上,秃头的赵大富跷着二郎腿,摆摆手道:“老婆,别小看这人啊,年纪轻轻的,能当上县委副书记,那都不是一般的人物,你一定要把他伺候好了,说不定以后能用上。”

    沈丹丹听后气不打一处来,抓起桌上的文件夹就丢了过去,叉腰骂道:“你个没良心的东西,我是你老婆啊,你让我怎么伺候他?”

    赵大富嘿嘿一笑,抬手拍了拍黑色的沙发垫,摇头道:“发什么火啊,他总比钱雨农那老家伙看着顺眼些吧?”

    沈丹丹气得浑身发抖,便转身去摸茶杯,赵大富却嘿嘿一笑,快步蹿了出去,待他关上房门时,茶杯才摔到地板上,里面传来‘呜呜’的哭声。

    赵大富仰头叹了口气,从兜里摸出一根烟来,点上后深深地吸上一口,吐出淡淡的两个烟圈,接着头也不回,大步流星地下了楼。

    -------

    都说当官的会多,经商的税多,这话一点不假,接下来十多天的时间里,王思宇竟然参加了大大小小二十几次会议,每次开会都要长篇累牍地做报告,让王思宇觉得苦不堪言,事实上,他最不喜欢的就是这种务虚工作,好在秘书钟嘉群文笔很好,各种会议报告都应付自如,王思宇倒是省了不少心思,只需坐在主席台前照本宣读即可,这时他才体会到,为什么那么多的领导干部都依赖秘书,果然是有缘由的。

    通过这些日子电视上的宣传报道,西山县里有许多老百姓都已经发现,县城里来了位年轻的县委书记,不过值得庆幸的是,下面的反应并不大,虽然镜头里的那张面孔过于年轻,一时间吸引了许多人的眼球,但人们更关心的是柴米油盐酱醋茶,以及何时才能涨工资,至于县委副书记为何会这么年轻,倒没谁真正去关心,反正当官的在他们眼里都一样,脑门上几乎都被贴上了**分子的标签,无论乌纱帽落在谁的头上,都跟他们没一毛钱的关系。

    这些日子,玉州市委书记方如镜即将调离的消息也已经传到了西山官场上,人们对此开始议论纷纷,坊间传闻,由于方书记的离开,玉州市委市政府也会进行新的一轮人员调整,这消息就牵动了许多人的神经,县委书记钱雨农和县长曹凤阳也非常关心此事,隔三差五就去趟省城,打探消息,正所谓全省上下一盘棋,如果市里出现了某些变化,也势必会影响到下面县城的格局,这两人都是很有政治野心的干部,对于这种事情,当然是最关心不过了。

    周三的上午,王思宇参加了西山县妇联半年工作总结会议,会议地点在县委六楼的小礼堂,因为会前半小时接到电话,有省交通厅的领导临时下来视察工作,原本准备前来参加会议的几位常委都临时缺席,都急匆匆地赶到高速公路上去迎接,所以主席台上,只有王思宇一名男士,他左右分别坐着县妇联主席张淑丽,共青团西山县委副书记郑小洁,以及县妇联副主席蒋爱玲。

    王思宇手里摸着茶杯,望着底下全县各乡镇县直机关企事业单位的妇女工作者,不禁悲从心来,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尴尬,而在做总结报告时,他刚刚读到“同志们,姐妹们……”,底下就是哄堂大笑,主席台上的几位女性领导也不禁莞尔,以往也不是没有这种场面,只是这位县委副书记委实太过年轻了些,让这些女人们看了,总有些抑制不住地想发笑的念头,妇联主席张淑丽对着麦克风说了说:“注意会场纪律,不许发笑。”可话音刚落,她自己却也乐不可吱,底下的笑声就愈发大了起来。

    王思宇‘咳咳’地咳嗽几声,放下稿子,皱了皱眉头,无奈之余,也耸耸肩膀,摸着鼻子笑了笑,好在众人也没有太过难为她,几位坐在前排的乡镇妇联主席带头鼓起掌来,掌声过后,王思宇才重新将稿子读了起来,面色严峻地道:“县妇联要争取在创新工作思路上有新的突破,要立足于维护妇女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要切实加强和改进妇女工作的领导,营造有利于妇女事业发展的良好环境,广大妇干部一定要从思想上认识妇女工作的重要性,在工作中要注意统筹兼顾,突出重点,要注重宣传,培植亮点;开拓创新,求真务实……”

    会议从上午八点半一直开到十一点钟才结束,散会后,应妇联主席张淑丽的请求,王思宇只好勉为其难,站在主席台前,与这上百位娘子军合影留念,之后县妇联副主席蒋爱玲更是别出心裁地拿出了提前准备好的笔墨纸砚,请王书记题词留念,王思宇推辞了一番,却架不住几人的软语相求,只好捏了狼毫笔,饱蘸墨汁,挥笔写下:“真抓实干,搞好妇女工作。”几个大字,落款写上王思宇三个大字,众人忙在旁边拍手叫好,王思宇擦了擦额头上细密的汗珠,心里暗爽,总算报了刚才笑场的一箭之仇,他刚刚下了楼,屋子里的女人们就又笑成一团。

    共青团西山县委副书记郑小洁还是个姑娘家,不懂得她们因何发笑,只好扭头去问蒋爱玲,当听到解释后,她不禁满面绯红,摇头道:“你们真流氓。”

    蒋爱玲却不以为然地道:“是王书记想真抓实干呢,小洁妹子,看来王书记是对你有想法哩。”

    郑小洁听了不禁芳心暗动,但转念一想,人家王书记是省里下来的干部,哪里会看上她这县里的姑娘,一颗心就冷却下来,板着面孔道:“你们这些人,哪里可以在背后开领导玩笑。”

    她的话音刚落,就又引起一阵笑声,最后还是联主席张淑丽发了话,郑小洁的姑姑可是县委宣传部长,她可不想这位年轻的团县委副书记闹出误会来,在嘻嘻哈哈地闹了一番后,众女人才欢天喜地下了楼,去了早已订好的饭店会餐。

    王思宇下楼后,没有回到办公室,而是直接来到院子里,根据日程安排,他下午要去黄龙镇视察几家企业,其中就包括亚钢集团,想到要见到唐婉茹,王思宇的心情还是很愉快的,那个女人虽然设计过自己,但王思宇倒对她没有太大的成见,并且他也有些喜欢那位性格泼辣的女人。

    那天下午的事情,依旧历历在目,要不是梁桂芝敲门,想必他当日就会将唐婉茹就地*了,这次唐婉茹做了亚钢集团的总经理,王思宇还是很高兴的,甚至期待着下午的会面,能给自己带来一点意外的惊喜,而且,他也很想看看,重组之后的亚钢集团现在是否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见王思宇迈步走出县委办公楼,来到早已等候在院里的小车前,秘书钟嘉群拉开车门,待王思宇上了车后,他才坐进车子,轻轻关了车门,司机小孙放了轻柔舒缓的音乐,将桑塔纳驶出县委大院,向黄龙镇方向赶去,钟嘉群刚刚接到电话,黄龙镇的镇党委书记程新鹏镇长岳南星已经在饭店等候多时,他瞥了王思宇一眼,见王书记正在闭目养神,就悄悄摸起手机,给程新鹏拨了过去,悄声道:“程书记,我们已经在路上了。”

    程新鹏低声道:“知道了,钟秘书,现在时间有些晚,提前订餐还是等王书记来了再点菜?”

    钟嘉群压低声音道:“提前点吧,但不要太铺张浪费,简单一些最好,王书记最喜欢吃糖醋鲤鱼,这道菜要上,酒就不喝了,最重要的是,饭后不能送礼品,王书记很忌讳,前天当场翻脸,让城南镇的几位领导下不来台。”

    两人低声聊了几句,就挂断电话,钟嘉群微笑着闭上眼睛,这短短十几天来,他明显地感受到了周围人对自己态度的转变,那是一种非常直观的变化,笑脸变多了,冷漠消失了,这种感觉他刚开始几天还不太适应,从被忽视到被重视,似乎只是一夜之间的事情。

    即便是那个平时总是对自己冷脸相对的刘海龙,现在也变得拘谨起来,而原本冷清的手机忽然变得热闹非凡,几乎委办所有的人都知道,他钟嘉群终于咸鱼翻身了,当然,只有冯晓珊没有变,还是若即若离地飘荡在他的身边,用默默的温情关心着他,但是,钟嘉群却不敢去接受那份沉甸甸的感情,甚至想想都有种犯罪的念头。

    小车出了东关镇,行驶在滚烫的板油路上,**辣的太阳悬在半空中,把地面烤得如同火炉一般,现在已经是金秋十月,远处的田野里,四五台收割机在金灿灿的稻田中穿梭忙碌着,另有许多戴着斗笠的农民在弯腰收割着,到处都是一脉热气腾腾的丰收景象。

    王思宇不知何时睁开了眼睛,微笑着把目光投向车窗外,这时,手机铃声忽地急促地响了起来,王思宇看了下号码,是县委钱书记打来的,赶忙接了电话,轻声道:“喂,钱书记,你好。”

    “王书记,你现在在哪里?”钱雨农在电话里的声音很急,似乎出了要紧的事情。

    王思宇心中一沉,赶忙沉声道:“钱书记,我正在赶往黄龙镇的路上,按照原计划,下午要去几个企业走访调研。”

    “黄龙镇先不要去了,大王乡出事了,有人砸了乡政府和派出所,事情闹得很大,要尽快控制住局面,我现在在省城,今晚赶不回去,曹县长在市里开会,林海洋和其他几位常委陪省交通厅的领导中午喝多了酒,不方便出面,从现在起,就由你代表县委县政府去解决问题,千万要尽快将事态平息下来,你尽快与荣副县长联系,和他一起去趟大王乡,如果有必要,可以和县公安局的万局长联系,但不到万不得已,尽量不要激化矛盾。”

    王思宇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尽管钱雨农说得隐晦,但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大王乡出了**,否则他不会说得如此严重,王思宇忙道:“钱书记,请放心,我马上就过去。”

    挂断电话后,王思宇赶忙冲司机小孙喝道:“马上改道,去大王乡,要快!”

    小孙立时把车调过头来,加了脚油门,风驰电骋般地向回开去,他的心里也有些紧张,从王思宇的表情里,他也感觉到出了事情。

    王思宇来不及解释,转头道:“嘉群,立即通知黄龙镇的程书记,下午的行程取消,然后马上帮我联系大王乡的乡党委书记,和乡长,让他们立即向我汇报现场情况。”

    话音刚落,手机响起,王思宇接通后,听到里面有人大声道:“王书记吗?我是荣凯。”

    王思宇点头道:“荣副县长,你在哪里?”

    荣凯大声道:“我在县文化馆门口,现在正打车向东走,十分钟后到三岔口等您。”

    王思宇‘嗯’了一声,沉声道:“好,荣副县长,大王乡那边的情况你掌握多少?”

    荣凯心急火燎地道:“王书记,我也是刚刚接到钱书记的电话,具体情况不太清楚。”

    王思宇失望地叹了口气,摇头道:“那你尽快联系公安局的万局长,请他带人赶到三岔口汇合。”

    荣凯点头道:“好的,王书记,我马上联系万立非局长。”

    王思宇点点头,随手挂断电话,转过身子,向着坐在后座的钟嘉群道:“嘉群,大王乡的党委书记和乡长都联系上了吗?”

    钟嘉群一脸焦急地道:“还没有,王书记,真是奇怪,这两人居然都关了手机。”

    王思宇皱着眉头,敦促着小孙加快速度开车,还没有赶到三岔口,王思宇便接到了万局长打来的电话,事情的严重性超乎想象,大王乡党委书记和乡长被几百名群众控制了起来,情况不明,乡派出所李所长在大地里跑了十几里的路,蹿到一个自然屯里的熟人家里打了电话,而事情的起因,居然是因为土豆收购问题……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