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二十三章 万金油 四

第二十三章 万金油 四2017-11-9 12:59:51Ctrl+D 收藏本站

    第238节    第二十三章      万金油      四

    在半路上,通过与万局长和李所长的两次通话,王思宇终于将事情的始末了解清楚,原来在年初,西山县春华种子公司的经理来到大王乡政府,推荐他们的新产品,“新农五号”土豆,双方很快达成了协议,由乡干事出面,到各村屯做工作,鼓励乡里的农户种植这种新型土豆,而春华种子公司负责提供种子化肥和技术支持,并按最低保护价每公斤0.8元回收。

    这本来是好事,有乡政府担保,还有合同上的白纸黑字,而且价格也还公道,今年大王乡就有近千名农民种植了“新农五号”土豆,他们种植的土豆面积多则十三四亩,少则五六亩。据统计,春华种子公司卖给大王乡农民的土豆种子多达28.7万公斤,种子款价值26.8万元。而到了上个月,到了收获土豆的时候,该公司以各种借口拒收,而更让农民气愤的是,他们按照合同规定种植的“新农五号”土豆,在华西范围内无行无市,就连那些菜贩子都不肯收,直接经济损失恐怕在百万元以上。

    村民们到县城去找那家公司理论,却发现人去楼空,失望的他们只好到乡政府讨个公道,因为当初他们是听从了乡政府的号召才与春华种子公司签的合同,在他们看来,此事乡政府有责任帮他们追回损失,可几次去了之后,乡长毛新竹都以各种借口将他们打发回去,并且将大王乡的十几个村长召集起来开了会,这些土豆卖不出去可以自己吃,人吃不了可以喂牲口,此事就算了吧,任何人都别再无理取闹。

    矛盾的激化在上午,十几家农户到乡政府理论,与乡政府的工作人员发生了争执,最后双方动了手,乡长毛新竹便给刘所长打了电话,让他带着民警与治安员将这些人抓了起来,没想到这就捅了大篓子,不到半天的功夫,附近村子陆续涌来了数百人,情绪失控的人们先后砸了乡政府和派出所,并把乡党委书记和乡长捆到大王乡幸福小学操场的篮球架上,把事情闹得有些不可收拾。

    王思宇在了解这一情况后,就觉得这是一场典型的坑农事件引发的**,在此事上,乡政府肯定是有责任的,要想把问题顺利解决掉,就要找到那家春华种子公司,让他们履行合同上的责任,将欠款交还给大王乡的村民,只有这样,事情才能得到圆满解决,但既然那家公司的去向不明,现在就应该由政府部门出来承担责任,先把事态平息下来。

    想了想,王思宇便分别给县委书记钱雨农与县长曹凤阳打了电话,把情况简单扼要地做了说明,并建议县财政先拨出款项垫付部分土豆收购款,先解决受害农民的生计问题,稳定农户的情绪,同时令公安机关追查春华种子公司老板的下落,力争挽回损失,并且立即将此事向各乡镇通报,请他们查核有无类似情况,以避免再次发生此类事件。两人都表示同意,县长曹凤阳当即给*的领导打电话,命他特事特办,抓紧时间将款项划拨到大王乡。

    来到三岔口后,路边停了四辆警车,王思宇没有下车,只是打开车窗,与荣凯副县长万局长打了招呼,便率领着车队向大王乡赶去,一路之上,王思宇忧心忡忡,只怕在自己赶到之前,闹出大乱子来,那可就难以收拾了。

    小车在路上开了将近一个多小时,终于赶到大王乡,在幸福小学门口停下,却见里面的操场上黑压压地挤了几百人,大晌午的天,众人有坐着的,也有站着的,许多人手里还拄着锄头铁锹,都在议论纷纷,而那两位乡领导已经被松了绑,被团团围在中间,和周围的几个人在大声地争辩着,原来闹事的农户情绪冷静下来后,也觉得事情搞得太大,不知该如何收场,警车一到,就已经怯了几分,已经有些胆小的人悄悄顺着墙根溜走了。

    万局长等人护着王思宇,分开乱糟糟的人群,走到里面,副县长荣凯大声喊道:“大伙安静一下,我是副县长荣凯,县里对这件事很重视,特意委托县委王书记来处理这件事情,现在请王书记讲话。”

    这时候周围就有胆大的人起哄,挥着手里的锄头,大声喊道:“谁来都没有用,不给钱就不行!”

    王思宇笑了笑,冲着那个农户指了指,大声道:“你拿锄头往天上捅啥?还嫌窟窿不够大?”

    众人听他说得有趣,不禁哄堂大笑,那农户讪讪地把锄头放到地上,把头上的斗笠摘下来,一边扇风一边悻悻道:“只要能把土豆卖出去,乡政府的那几块玻璃我包了。”

    王思宇点头道:“好,那咱们就说好了,我负责帮大伙把土豆卖出去,你负责把砸烂的公物赔偿了,不光乡政府的,还有派出所的。”

    这时众人就都笑了起来,气氛变得轻松许多,那农户吐了吐舌头,扛着锄头走到远处坐下,不敢再搭话。

    王思宇收回目光,微笑着扫向周围众人,挥手道:“我现在代表县委县政府表态,第一我们会认真查处这起坑农害农的事件,保障大家的利益不受侵害。第二在没有找到春华种子公司老板之前,县里会尽快垫付一部分款子,用来保证大家的生活能够维持下去。第三假如那家公司联系不上,或者官司打输了,县里会将这些土豆收购下来,不会让农户受损失。第四你们今天的行为太过冲动,做出了不理智的行为,这是不可原谅的,但我们这次既往不咎,只是要下不为例,要是再有类似事件,我们将从严从重处理。”

    一番话讲完后,周围群众就哗哗鼓掌起来,王思宇又抬手打断了掌声,微笑道:“我虽然说了既往不咎,但砸坏的公务还是要赔偿的,但大伙现在只有土豆没有钱,怎么办呢,就每人送乡政府一筐土豆,我建议乡领导下半年多吃土豆,引以为戒,在今后的工作中,不要再出现这样的疏漏,让骗子公司钻了空子。”

    群众一听,就又是一阵哄笑,两位乡领导脸上很是尴尬,都是一阵红一阵白,但事情搞到这般田地,他们二人难脱其咎,就算王思宇说得再难听些,两人也都只能接受,他们只是希望这次事件之后,能够保住职位,但两人心里都有些没底,只好望着王书记那张年轻的面孔,随着众人一起鼓起掌来,乡长毛新竹一边鼓掌一边轻声嘀咕道:“吃土豆好,吃土豆好。”

    荣凯与万局长暗自松了一口气,能够这样解决自然是再好不过,否则还不知会闹出什么事情来,在乡下,这些村民向来相信法不责众,若是把大伙逼急了,说不定会惹出更大的事端来,矛盾若是一再激化,到时必然是玉石俱焚之局,即便带头的农户会被处理,但西山县的这套党政班子也脱不了干系,都会受到牵连。

    农户陆陆续续地散掉,王思宇长出了一口气,总算是没有闹出太大的事情来,他把情况向钱书记曹县长做了汇报,接着转身冲着身边的乡党委书记陈富贵乡长毛新竹道:“走吧,先去吃饭,我请客,给你们两位压压惊。”

    陈富贵忙道:“王书记,我们两人该负荆请罪啊,中午饭还是我们请吧。”

    毛新竹也在旁边附和道:“王书记,是我们没做好工作,给领导们添麻烦了,中午就到我家吃饭,顺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再仔细向王书记汇报下,我们也有一肚子的苦衷啊。”

    王思宇笑了笑,冲荣凯与万立非道:“走吧,咱们就去毛乡长家忆苦思甜去。”

    荣凯哈哈一笑,就点头说好,万立非急着回县里,这几天有两个拦路*的案子没有破,把他搅得坐立不安,就打个哈哈道:“王书记,我先回县里吧,抓紧时间组织人力,尽快把春华种子公司的老板找出来,早点给农户一个交代。”

    王思宇点头道:“那你们先回去吧。”

    众人簇拥着走向小学门口,万立非带着三辆警车返回,留下来一辆负责安全保卫,尽管王思宇连连推辞,可万立非还是怕出现意外,执意如此,王思宇也只好顺了他的意思,带着七八个人去了毛新竹家。

    毛新竹家是四间砖瓦房,院子很宽敞,太阳能热水器上正烧着一壶水,众人进屋后却发现,四个妇女正坐在桌边打麻将,毛新竹险些气乐了,自己上午被人捆了游街,老婆却在家里稳如泰山,连麻将桌都不肯下,要不是王思宇等人在场,他肯定把桌子翻了,将老婆暴打一顿,可这时没法,只好笑道:“老婆子,别打了,县里王书记荣县长来了,还不快去收拾饭菜。”

    几个女人这时方停下手里的牌,将桌上的钞票收好,忙不迭地去外面张罗饭菜,王思宇等人倒是坐在桌边打了起来,麻将桌上自然也是要突出领导的,在众人的有意相让下,王思宇的手气好得出奇,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就赢了七百多块,末了,他又从钱夹子里掏出五百块丢到钱堆里,把钱往毛新竹手边一丢,笑着道:“这些钱你负责给乡里的特困户送去。”

    毛新竹愣了一下,刚想说话,却见站在王思宇背后的钟嘉群使劲向他使眼色,他赶忙点头应承下来,众人在屋子里喝了会茶,就到外面的院子里吃饭,毛新竹的老婆倒是做了一桌子的菜,蒜台炒鸡蛋青椒炒肉苦瓜炒腊肉,红烧鲤鱼,另外还有一道清炖土鸡汤,农家饭菜确实可口,王思宇吃得赞不绝口,而那坛子纯粮食酒味道也极为醇厚,口感极佳。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毛新竹就开始诉起苦来,原来那家春华种子公司是有来头的,县农业局的几位干部都在那家公司有股份,而且当初春华种子公司的经理曾经承诺,只要多用他们的种子,他们就会出资五万元,帮助乡里建一个农村科技阅览室,保证能上玉州市电视台的新闻,他和书记陈富贵都觉得这是大好事,就一口答应下来,没想到却中了人家的圈套。

    王思宇放下酒杯,脸色变得严峻起来,不无忧虑地道:“不知他们用这花招骗了多少人啊!”

    一时间,酒桌上鸦雀无声,过了半晌,王思宇才叹了口气,沉声道:“这些日子你们要抓紧做群众的工作,该上门道歉的就要道歉,有错就改大家才能信任你们,明明做错了还死要面子活受罪,险些搞出大麻烦来,这是何苦来的,不管最后县里怎么处理这件事情,你们两位要吸取教训,绝对不能再犯这种错误了。”

    陈富贵与毛新竹对视一眼,不敢再吭声,端起饭碗,默默地吃了起来,王思宇点燃一根烟,刚吸了一口,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他低头看了下号码,目光变得异常柔和,离了桌子,走到大门外,站在围墙边,接通电话,与张倩影悄声聊了起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