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二十六章 心动 下

第二十六章 心动 下2017-11-9 12:59:55Ctrl+D 收藏本站

    第241节      第二十六章      心动    下

    从卧室里出来,王思宇径直进了书房,见墙壁上多了许多字画,他信步向前,逐一望去,却被一幅大鹏展翅的画卷所吸引,蓝天白云之下,是波涛汹涌的海面,海边一轮红日初升,而海中一块礁石上,傲立着一只威武雄壮的大鹏鸟,其目如电,其爪似钩,双翼已经如簸箕般撑开,振翅欲飞,似随时都将破画而出,冲霄远去,见画中意境如此壮美,王思宇不禁低声喝彩,喊了一声好,他把目光移向右下方的蝇头小楷,却见上面写着:“愿吾弟前程似锦,鹏程万里,芜菁夫人。”

    王思宇伫立半晌,内心激荡不已,竟生出一种仰天长啸的冲动,他快步走到窗前,伸手拉开窗子,深吸一口气,正欲吐气发声,却瞧见一个淡若烟柳的人影从墙角转了出,那女子身材高挑,摇曳生姿,迈着细碎的脚步款款而行,却是廖景卿提篮归来,她穿着浅灰色的羊毛裙,裙角上勾着天蓝色的牵牛花图案,上身是黑色v领针织衫,左胸上别着漂亮的心形胸针,胸针上细密的亮钻在日光下发出璀璨的毫光。

    自五楼向下望去,虽然墨镜遮掩了那清绝秀美的俏丽容颜,但那修长挺立的脖颈,下颌以下晶莹细腻的肌肤,前襟上,两个诱人的凸起隐约可见,望之怦然心动,王思宇不禁轻声叹道:“皎皎洁妇,娴静似娇花照水,行动如弱柳扶风。这说得大概就是廖姐姐这样的尤物了。”

    手把窗棂感慨一番,见廖景卿已走进单元门,他赶忙回到客厅的沙发上,手里摸起一本杂志,假意翻看,耳朵却早已竖起,细心地向外听去,当清脆的高跟鞋声有节奏地叩响楼梯时,王思宇赶忙走到门边,伸手推开房门,笑吟吟地道:“姐,你回来啦?”

    门外的廖景卿嫣然一笑,侧身走了进来,先将菜篮递了过去,柔声道:“嗯,几时回来的,饿了吧,姐这就去给你做饭。”

    王思宇伸手接过菜篮,故意在那欣长白皙的手指上轻轻碰了一下,却听到‘啪’的一声脆响,两人的手指竟同时一颤,一股麻酥.酥的电流从指尖传过,一直到手腕才消失,王思宇不禁讶然道:“姐,怎么会带电?”

    廖景卿笑了笑,将那双精致的高跟鞋放到鞋架上,穿上绣花拖鞋,轻声道:“唔,不清楚,大概是天气太干燥了吧?”

    王思宇笑着点点头,便把菜篮拿进厨房,返回客厅里,轻声道:“姐,你这身衣服真漂亮。”

    廖景卿摘下墨镜,更见明眸似水笑魇如花,她抬手理了下鬓角,微笑道:“前些日子买的,还是媚儿帮挑的。”

    柳媚儿嘻嘻一笑,抬手支着下颌,嘴角勾出一抹得意之色,轻声道:“哥,怎么样,我的眼光不错吧?”

    王思宇呵呵一笑,竖起一根大拇指,轻轻摇了摇,点头道:“媚儿,确实不错,这套衣服买的真棒!”

    瑶瑶这时乐颠颠地跑过来,拉着王思宇的手往卧室跑,奶声奶气地道:“舅舅快来看,我有好多漂亮的新衣服呢,我的眼光也不错呢!”

    王思宇不禁莞尔,跟她进了卧室,外面的两人不约而同地发出愉悦的笑声,廖景卿换了衣服,便和柳媚儿去厨房忙碌,过了一会,王思宇抱着瑶瑶从卧室里走出来,坐在沙发上看起电视来,瑶瑶却总是在旁边捣乱,一会拿小手去揪王思宇的鼻子,一会又拿手去捂他的眼睛,半刻也不肯清静下来。

    吃饭时,三个人不时聊上几句,瑶瑶偶尔插话,总是引得大家一阵阵发笑,柳媚儿一时兴起,便笑着打趣道:“哥,要是景卿姐姐和我同时掉进河里,你先救谁?”

    王思宇微微皱眉,摆手道:“这个问题太无聊了,我拒绝回答。”

    柳媚儿摇着他的胳膊道:“说嘛,说嘛。”

    王思宇叹气道:“那还用问,当然是先救我姐了。”

    廖景卿咯咯一笑,拿勺帮瑶瑶舀了汤,瞥了柳媚儿一眼,见她神情沮丧,忙柔声道:“小弟,别乱说,自然是要先救媚儿了。”

    王思宇嘿嘿一笑,摇头道:“媚儿泳技好着呢,自己能上岸,用不着我去救。”

    柳媚儿气哼哼地瞪了他一眼,心里一阵阵地发酸,悄声嘀咕道:“好你个大头鬼,早就知道是这个答案。”

    廖景卿忙使了个眼色,暗示王思宇去哄她,王思宇笑了笑,夹了青菜丢到柳媚儿的碗里,低声道:“媚儿,多吃点菜啊,这次回来看你好像又高了些,长身体的时候要加强营养。”

    柳媚儿无精打采地‘噢’了一声,只吃了几口,便懒洋洋地把筷子放下,轻声道:“我吃饱了,景卿姐姐,你们慢吃咯。”

    说完低头坐到客厅里的沙发上,一言不发地打开电视机,双手捧腮,怔怔地看着一个访谈节目,脸上带着一抹淡淡的愁容。

    廖景卿轻轻叹了口气,望着王思宇摇了摇头,悄声道:“你呀,真是不会哄女孩子。”

    瑶瑶这时也停下筷子,拿小手拄着腮边,歪着脑袋道:“舅舅,舅舅,要是我和妈妈同时掉进河里,你会先救谁啊?”

    王思宇笑了笑,用手轻轻拍了拍她的后背,低头道:“当然是要先救瑶瑶啦!”

    “为什么呢?”瑶瑶没有一丝开心的样子,反而把嘴巴撅得老高。

    “因为如果瑶瑶出了事,妈妈会伤心的啊。”廖景卿在旁边笑着解释道。

    瑶瑶把头摇成拨浪鼓,叹气道:“舅舅,还是先救妈妈吧,不然瑶瑶也会伤心的。”

    王思宇嘿嘿地笑了笑,借着盛饭的机会,转头去望柳媚儿,见她咬着薄唇,手里轻轻摆弄着遥控器,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也觉得有些内疚,草草吃过饭后,就走过去哄她。

    柳媚儿初时还在赌气,不肯搭理他,但架不住王思宇的撩拨,两人勾了一会脚,闹了十几分钟,柳媚儿就又活泛起来,笑嘻嘻地冲廖景卿喊道:“景卿姐姐,你快看看啊,他总是欺负人!”

    “小弟,不许欺负媚儿啊。”

    廖景卿应了一声,从厨房端来切好的西瓜,放在茶几上,也坐在沙发上,隔着柳媚儿探过头来,问起王思宇在西山县工作生活的状况。

    王思宇都做了解答,末了还拍着膝盖感叹道:“那边是把我当成万金油了,哪疼往哪抹,在基层做事,要比在省直机关辛苦得多。”

    廖景卿嫣然一笑,柔声道:“年轻时辛苦些是好事。”

    王思宇‘嗯’了一声,伸手摸起一牙西瓜,低下头,慢吞吞地吃了起来,眼角的余光却在打量着这一对大小美人,心里甜丝丝的。

    柳媚儿拿纸巾擦了嘴,拉着廖景卿的胳膊轻轻摇晃,笑嘻嘻地道:“景卿姐姐,我们午后去隐湖游泳吧?”

    廖景卿慵懒地打了个哈欠,摇了摇头,柔声道:“媚儿,你和小弟一起去吧,我有些倦了,下午不打算出门。”

    柳媚儿喜上眉梢,转头笑嘻嘻地道:“哥,带我去游泳好不好啊?”

    王思宇刚要拒绝,却见廖景卿轻轻向自己眨了眨眼,他只好无奈地点点头,轻声道:“好吧。”

    廖景卿微笑着起身,走到书房里,从墙壁上摘下画轴,卷好后返回客厅,递给王思宇,柔声道:“小弟,这是姐送你的。”

    王思宇非常清楚,这画轴就是那幅大鹏展翅图,心里一热,轻声道:“谢谢姐,让你费心了。”

    廖景卿莞尔一笑,摆手道:“没什么,姐希望你能干出一番事业来,要加油喔!”

    王思宇点点头,握着画轴,双手做出振翅高飞的模样,廖景卿笑了笑,端了一杯茶,转身进了书房。

    柳媚儿见状,从粉色的包包里取出一件漂亮的泳衣,站在镜子前比量了一下,便吐了下小舌头,俏皮地笑道:“好久没去游泳了呢,哥我们快出发吧。”

    王思宇点点头,深深地向书房的方向瞥了一眼,便在柳媚儿的银铃般的笑声中,恋恋不舍地下了楼。

    廖景卿端着茶杯站在书房的窗口,望着两人嘻嘻哈哈地钻进桑塔纳里,小车缓缓地拐过墙角,消失在视线之外,她若有所思地伫立半晌,才微微一笑,摇头道:“都是不懂事的孩子呢!”

    来到隐湖边上,柳媚儿换了泳衣,黑色的泳衣把她无可挑剔的腰身曲线完全勾勒出来,尤其是那双笔直纤细的美腿,充满了诱惑,而那清纯靓丽的俏脸上,带着一丝羞赧的笑意,周身上下,散发出青春的活力。

    王思宇见柳媚儿欢呼着跳入清澈的湖水中,他也赶忙脱了衣服,只留了三角裤头,从后面追了过去。

    柳媚儿笑着回头望了望,便加快了速度,奋力向前游去,双腿在水面上拍打出白色的浪花,几分钟后,她只觉得右腿陡然一紧,脚踝已被人用力捉住,转头望去,却见王思宇眉开眼笑地望着她,柳媚儿忙奋力摆脱,一头扎入水底,身子轻灵地向后转去,却被王思宇轻轻拥住,两人在水中纠缠嬉戏了一会,便同时钻出水面,抖落起无数清亮的浪花。

    两人在外面玩得很晚,离开隐湖后,王思宇又带着她去吃了西餐,到了晚上九点多钟,才兴高采烈地返回家里,坐在沙发上玩了几盘跳棋,柳媚儿竟然都输了,她就不肯罢休,吵着还要下,王思宇却有些乏,洗了澡走进卧室,见屋子里收拾得干净,一尘不染,床单被罩也都焕然一新,心里很是高兴,便大声地夸赞了几句,客厅里的柳媚儿却没有吭声,只是斜倚在沙发上,怀里抱着枕头,安静地看着一部电视剧。

    王思宇上了床以后,只觉得被褥都是香喷喷的,像是喷了香水一般,便打了两个响亮的喷嚏,揉了揉鼻子,忽地想起一件事情,他赶忙掀开床垫,却见原本放在下面的*居然不翼而飞,王思宇忙下了地,在床边找了半晌,也不见那小玩意的踪影,赶忙走到客厅,轻声道:“媚儿,我屋子里怎么少了东西?”

    柳媚儿微微一愣,放下遥控器,皱眉道:“哥,人家没有动你的东西啊?”

    王思宇走到她身边坐下,不动声色地道:“媚儿,你再仔细想想,是个像耳机一样的东西,以前就放在床垫底下。”

    柳媚儿这才恍然大悟,吃吃地笑道:“原来是*啊,哥,我前些天拿去玩了,可后来被瑶瑶弄坏了。”

    王思宇暗自吃了一惊,皱眉道:“媚儿,你拿到廖姐姐家去了?”

    柳媚儿点头道:“是啊,景卿姐姐也试过呢,很好玩的,居然能变成男人的声音,嗓子憨憨的,我们都拿着玩了半天,那天还想用这个变声器捉弄你,但景卿姐姐不让,她说不能影响你工作,后来东西就找不到了,姐姐说是瑶瑶弄坏了,怎么,是很重要的东西吗?要不我明天去给你买一个新的吧?”

    王思宇勉强笑了笑,颓然叹息道:“不用了,坏了就坏了吧,不值钱的。”

    柳媚儿见他脸色难看,忙关切地道:“哥,你是不是生病了,怎么脸色那么吓人呢?”

    王思宇苦笑着摆摆手,转身进了卧室,躺在床上沉思半晌,悄悄下了地,推开房门,见外面的电视机已经关掉,柳媚儿也已回屋休息,他才把卧室的房门轻轻拉上,拿了手机躺在床上,给廖景卿拨了过去,手机接通后,那边传来廖景卿柔柔的声音:“喂,小弟,怎么还没睡么?”

    王思宇叹了口气,轻声道:“姐,我睡不着。”

    廖景卿轻轻翻了个身,悄声道:“怎么,又和媚儿闹别扭了?”

    王思宇摸了摸下颌,苦笑着用英语道:“不是,姐,你已经知道了吧,那个人是我。”

    电话两边顿时陷入了一阵沉默,过了半晌,廖景卿也用英语回答道:“小弟,没关系的,其实我早就知道是你了。”

    “不会吧?”王思宇愕然道。

    廖景卿嫣然一笑,悄声道:“瑶瑶那天对着电话机只顾说话,一句不停,我走过去时,她吓得连蹦带跳,抱着电话慌慌张张地望着我,喊着让你唱歌,我哪里还会猜不到。”

    王思宇默然,小孩子果然是靠不住的,瑶瑶再聪明,也不会像大人那样镇定自若,哪里会瞒得住她的母亲,这样想来,就更加泄气,喟然叹息道:“姐,你生气了吗?”

    廖景卿笑了笑,低声道:“你啊,就是个不懂事的孩子而已,放心睡觉吧,姐是不会生你气的,只是以后不要再胡闹了,对媚儿好些,她可是个好女孩。”

    王思宇沉默半晌,却轻声道:“姐,我想要一个机会,把你的后半生交给我吧。”

    因为是用外语对话,所以这句话说得顺畅无比,没有半点的晦涩,说出来之后,王思宇只觉得一身轻松,仿佛全身的毛孔都舒展开来。

    又是一阵沉默,过了半晌,廖景卿才幽幽地叹了口气,悄声道:“小弟,别胡思乱想了,早点休息吧。”

    王思宇摇头道:“除非你答应我。”

    廖景卿蹙眉想了想,便柔声道:“小弟,努力工作吧,要是有一天,你能当上市委书记,我就满足你的所有愿望。”

    说完,她便轻轻挂断电话,拉开被子下了地,赤着脚站到窗边,掀开窗帘,向外望去。

    王思宇斜靠在枕头上,怔怔地望着手机,皱眉道:“市委书记……那要多少年啊?”

    廖景卿推开窗子,仰头望着空中点点星光,伸手摸着娇美的俏脸,微笑道:“那时候,我应该已经很老了吧……”

    而此时此刻,柳媚儿正抱膝坐在床上,尖尖的下颌抵在膝盖上,拿纤细的手指摆.弄着足踝处的脚链,颤声道:“哥,如果你遇到危险,我肯定是第一个去救你的女人……”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