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二十七章 海燕

第二十七章 海燕2017-11-9 12:59:56Ctrl+D 收藏本站

    第242节    第二十七章    海燕

    过了些日子,公告出来之后,玉州市委书记方如镜终于离开华西省,带着何仲良到华中省赴任了,接任他位置的,是省政府秘书长,办公厅党组书记岳明松,而原来呼声极高的玉州市委副书记市长李汉梓再次落选,这位他的仕途蒙上一层阴影。

    依照李汉梓现在的年龄,要想进入副省级序列,实在是有些困难了,方如镜在离开前,向组织上推荐的人选其实是李汉梓,毕竟两人虽然搭班子的时间不长,但合作的还算默契,在许多重大事情上,都没有互相拆台,而是彼此支持,只是上面最终并没有采纳他的意见,却做出了空降岳明松的决定。

    伴着岳明松高调入主玉州,市委市政府的班子进行了一系列的人员调整,当然,这些调整还没有波及到周围的郊县,但许多人都清楚,新一轮的洗牌已经在悄悄酝酿了,各区县的干部们开始挖坑心思到市里汇报工作,以希望能够尽早在新任书记的心里留下好印象,这其中就包括了西山县的县委书记钱雨农与县长曹凤阳。

    他们两人都是很有政治野心的,也都年富力强,正是干事业的时候,此刻玉州官场的政治情势明朗,只有搭上岳书记这棵参天大树,才能确保今后仕途的畅通无阻,这种事情要赶早不赶晚,否则连末班车都搭不上,两人自然不愿甘于人后,各自疏通关系,希望能够早日得到新书记的赏识。

    在这方面,钱雨农棋高一招,在经过深思熟虑之后,他通过省委组织部的高处长,联系上了在省政府供职的某位机关干部,借此搜集到许多岳明松以前的讲话记录,利用这些讲话记录,钱雨农指示县委办公室加班加点的工作,仅用一周的时间,便炮制了一份工业强县的报告,报告洋洋洒洒写了数万字,里面多处引用了岳明松以前任省府秘书长时在各地视察时的讲话精神,直扣‘大招商,大发展’的主题。

    报告出来后,钱雨农请了省里的某位经济学专家帮忙润色,又在里面加了不少新颖的名词,几经修改,这才借着到市里开会的时候,亲自递交上去,岳书记在看了他的报告后,大为欣赏,着实夸奖了他几句,认为钱雨农的观念新颖,思路清晰,具备开拓精神,能够跟得上形势的发展,并鼓励他大胆工作,争取早日把西山县的各项工作抓上来。

    钱雨农正暗自得意时,没想到岳明松面色微微一沉,放下手中的报告,转而问起大富集团的事情来,在一番问答后,岳明松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随后拉开抽屉,将一封匿名举报信递给钱雨农,并鼓励他大胆工作,不要受到举报信的干扰,组织上是信任他的,只是希望钱雨农能够继续坚持原则,保持党性,不要被无良商人的糖衣炮弹击倒。

    这当然是一种信任的表现,但岳明松的最后一句话却暗藏机锋,其中隐含敲打之意,钱雨农哪里会听不出来,他虽然笑眯眯地点头称是,心里却极为失落,就像刚刚喝了一道味道鲜美的汤汁,结果却在碗底发现一只苍蝇,那种感觉很不舒服,让钱雨农感到异常气愤,在离开岳明松的办公室,下了市委办公楼后,他忍不住低声骂了一句脏话:“马勒戈壁的!”

    在回西山的路上,钱雨农眉头紧锁,一言不发,暗自琢磨着,到底是谁在背后搞自己,哪里会有这么巧,举报信早不来晚不来,偏偏等到新书记上任的时候才投上去,很显然是在打他钱雨农的闷棍,想来想去,也只有县长曹凤阳有这个动机,怪不得这些日子他总往省城跑,原来是在搞自己的黑材料,真是狼子野心啊,这个曹阿蛮,居然这样阴险,自己以前怎么就没看透他呢,大意啊大意,还是警觉性不够,险些被对方暗算,吃了大亏。

    前几天,两人因为西山县中心公园提升改造工程的事情发生了一些口角,最后曹凤阳虽然阴沉着脸做了妥协,但却以县财政资金缺口太大,为确保下半年的工资发放,不宜太快上马大型工程为由,将工程延期到明年三季度,这显然是一种消极对抗,更是对自己不满情绪的流露,再结合今天的事情来看,想必这位曹大县长看来已经等不急了,打算早点把自己挤走,好早日登上书记的宝座。

    “想的倒美!”钱雨农在心里嘀咕了一句,便点燃一根烟,皱着眉头一口接一口地抽了起来,司机在倒视镜里看到书记那张阴沉的脸,又看了看外面乌云密布的天气,不禁也皱紧眉头,加快了速度,可刚刚出了市区,倾盆大雨便从天而降,他只好降下速度,小车在雨水中缓慢前行,秘书小田打开车载音响,放了一首舒缓的音乐,在雨刷轻柔的摆动中,田震那沙哑的嗓音便在车内回荡着。

    雨越下越大,到了晚上九点多钟还没有停,王思宇正站在窗前欣赏雨景,脑海中回想起方如镜在离开玉州前送给自己的那句话,内心久久不能平静,方如镜那铿锵有力的声音再次在耳畔响起:“顺,不妄喜;逆,不惶馁;安,不奢逸;危,不惊惧;胸有惊雷而面如平湖者,可拜上将军!”

    王思宇轻轻叹了口气,拉上窗帘,转身走到茶几边,坐在沙发上,摸起茶杯喝了一口,随后望着挂在墙上的那幅‘大鹏展翅’怔怔发呆,他当然明白廖景卿心中的想法,廖姐姐之所以会有条件地答应下来,其实只是为了激励自己,希望自己能够在仕途上努力发展,做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来,她和张倩影倒是一般的心思,只是一个把目标定在市长上,而另一个则是市委书记,这让王思宇感到一阵阵地头疼,目标订得太高,压力很大啊……

    手机铃声忽然响起,王思宇微微皱眉,这么晚了,不知是谁打过来的,他走到茶几边,伸手摸起手机看了下号码,却是县委办公室主任庄俊勇打来的,王思宇知道可能有事情发生,赶忙接通电话,微笑道:“老庄啊,这么晚了打来电话,有事?”

    庄俊勇在电话那边急声道:“王书记,出事了,黄家河子乡一家非法铁矿私自开采,造成井筒被淹,现在八名矿工被困在井下,生死不明,钱书记请您马上到现场去组织救援工作,我和小孙马上出发,先去接钟秘书,很快就会赶到西山宾馆接您。”

    王思宇微微一愣,皱眉道:“好,我马上就下楼。”

    挂断电话,王思宇迅速换了衣服,转身出了门,急匆匆地向外走去,来到三楼服务台时,女服务员忙躬身道:“王书记,外面雨下得大,您有什么事情,可以交代我去办。”

    王思宇摆手道:“我要到下面乡里去,晚上可能不回来了。”

    说完,他急匆匆地下了楼,站在门口,望着外面的瓢泼大雨,暗自头疼,雨下得这么大,救援工作肯定极为困难,正焦急时,刚才那位服务员腾腾地从后面追过来,递过一件雨衣,轻声道:“王书记,请穿上雨衣,您要是感冒了,沈经理会批评我们的。”

    王思宇‘嗯’了一声,心不在焉地披上雨衣,点着一根烟,抽了不到一半,就丢掉烟头,冒雨向前走去,来到前院等了几分钟,黑色的桑塔纳轿车甩出一蓬泥水,飞快地停在身边,司机小孙打开车门,王思宇直接坐上副驾驶的位置,关上车门后,小车向前方疾驰而去。

    在车上,王思宇和庄俊勇聊了起来,原来西山县原来有许多私人矿筒,县里虽然发文明令关停,但各乡镇执行的力度都不是很强,而且有经验的矿主打起了游击战,查得严时他就歇业,检查的人前脚一走,他们后脚又开足马力开干,而因为挖矿能给乡里带来一部分收入,所以乡镇领导其实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有些乡干部还拿了对方的好处,更有甚者是参与分红的,而乡里干部的工资低,但任务通常很繁重,县里就算是听到些风声,也不愿太过计较,因此对于治理矿筒的工作,也都是松松紧紧再松松,没有太好的办法。

    十几分钟后,王思宇便接到了黄家河子乡党委书记打来的电话,说他们已经在现场,现在组织人力救援,矿筒前正用四台水泵往出抽水,只是雨下得太大,矿筒地势太低,这给救援工作带来了很大的难度,但好在矿筒不深,只要不出现塌方,里面人生还的希望还是很大的,这让王思宇稍微宽了心,他闭上眼睛,任凭身体在座椅上剧烈地颠簸着,内心有些烦闷。

    那位县委钱书记把自己这位挂职的副书记当成了救火队员,哪有需要往哪放,这种形式的重用让王思宇有些哭笑不得,更令他难以接受的是,按照庄俊勇刚才的说法,似乎是在暗示自己,如果这几人万一遇难,矿难的事情一定要想方设法压下来,不能捅到外面去,只要能安抚好家属的工作,一切条件都可以谈,除了赔偿金外,还可以安排对方家属子女到县里工作。

    这种行为在下面的县里倒是惯例,但事情一旦败露,日后上面追查起来,这责任归属问题可就分不清了,无凭无据的,只凭一张嘴,那是难以说清楚的,恐怕到时他钱书记来个矢口否认,拒不承认曾做过类似的指示,那欺上瞒下的罪名极有可能会落在王思宇的头上。

    但如果不按他的意思去做,王思宇就很有可能会得罪包括钱书记在内的一批人,以后在西山县的日子,想必不会好过,现在只能寄希望于矿筒那边救援顺利,否则,无论怎样处理,都会很被动,这烫手的山芋,一旦到了手里,就没那么容易抛掉,不过这也让王思宇对钱雨农警惕起来,钱雨农这样安排,分明是挖坑让自己这个外来户往里面跳,未免太不厚道了。

    运气还不错,车仍在半路上,距离黄家河子乡还有三十里地的时候,接到了那位乡党委书记的报喜电话,说矿筒里的八名矿工已经成功救出,除了两名受了点轻伤之外,其他人一切都很正常,王思宇长出了一口气,却有些不放心,仍然决定到现场看看,赶到出事地点后,见了那几位矿工,王思宇又让钟嘉群暗地里打听一番,最后证明情况属实,他才完全放下心来,掏出手机,给钱雨农打了电话,钱雨农接到电话后,也极为高兴,连声道:“没事就好,要是出了人命,这问题可就大了,过两天要在会上强调一下关停小矿井的问题,顺便抓下安全生产的事情。”

    两人在电话里聊了一会,王思宇试着套话,钱雨农却只字不提假如出了人命该如何处理,而是着实把王思宇夸奖了一番,只说王书记是福将,用着舒心,挂断电话后,王思宇叹了口气,暗自庆幸,及早认清了这人的本来面目,早些提防才好,不然早晚会被老狐狸给卖了,还在帮他数钱。

    此时天色太晚,不宜再赶路,四人便在乡领导的安排下,住进了老乡家里,王思宇洗了脚,刚要躺下,接到了县长曹凤阳打来的电话,他在询问了现场情况后,极为不满地道:“王书记啊,县里出了这种事情,我这位县长在三个小时后才得到通知,你说这种现象正常吗?”

    王思宇微微一怔,但不好说什么,就不动声色地道:“曹县长,我到西山来工作的时间不长,很多情况都不清楚,这边的事情,也是庄主任打来电话通知的,我本以为他曾向你做过汇报,没想到会是这样。”

    曹凤阳叹了口气,点头道:“是啊,是啊,王书记,这事不能怪你,明天我当面去问问钱书记,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说完之后,曹凤阳愤愤地挂断电话,王思宇皱着眉头沉思半晌,撇嘴摇了摇头,走到窗边,向外望去,却见住在后院的秘书钟嘉群不知受了什么刺激,一把推开窗子,大声喊道:“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

    ‘吧嗒’一声,王思宇嘴里的烟头掉了下来,险些烧到裤子,低声骂了句神经病,他转身躺在床上,忽地觉得自己现在还真像在暴风雨中穿梭的海燕,而不是那只振翅欲飞的大鹏……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