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二十八章 借题发挥

第二十八章 借题发挥2017-11-9 12:59:57Ctrl+D 收藏本站

    第243节    第二十八章      借题发挥

    第二天上午,王思宇并没有急着回到县里,而是带着秘书钟嘉群到下面几个乡转了一圈,搞了一番调研,经过实地考察,他发现下面的十几个小型矿存在着许多的安全隐患,以前发生的许多伤残事故都因为私下协调解决,所以事情一直都压在下面,没有上报,目前违规开采的黑矿非常多,管理混乱,假如不下大力气进行整顿,早晚会捅大篓子。

    对于这种人命关天的事情,王思宇向来都很在意,于是让钟嘉群整理出了一份材料,他在上面阐述了此项工作的重要性,并且提了些解决问题的建议,报告形成后,分别交给了县委书记钱雨农与县长曹凤阳,希望能够引起二人的足够重视,毕竟不是每次都能那样幸运的,一旦出现了严重的矿难,县委主要领导也难脱其咎,必然会被上面问责。

    周四的下午两点钟,县委大楼五楼的小会议室里,椭圆形的会议桌旁,围坐着十位县委常委,除了县长曹凤阳和县委书记钱雨农外,其他的常委都已悉数到齐,纪委书记沈啸川刚刚从外地疗养回来,现在看上去气色不错,精神状态很好,只是偶尔会咳嗽几声。

    王思宇曾经从侧面了解过沈啸川,他以前是西关镇的党委书记,做过检察院的院长,是前任书记提拔起来的,与现任书记钱雨农的关系不是很融洽,虽然按照资历,沈啸川在常委中的排名比较靠前,但实际说话的分量却很轻,在很多事情上都没有太大的发言权。

    前段时间在办案过程中,他与钱雨农发生了激烈的争执,一气之下,便借着疗养的由头去了外地,出去躲了三个月的清闲,昨天上午才坐火车返回西山,当得知县里新来了一位从省纪委下来挂职的副书记后,他就到王思宇的办公室里坐了一会,客套了一番,只说还请王主任在纪检工作上多关心些。

    他在私下场合不提王书记,却说王主任,其用意很明显,就是在拉近关系,毕竟纪委本身也是独立的一条线,从某种意义上来讲,王思宇倒算是他的双重领导了,沈啸川把自己的位置放得很低,但两人交谈时,他在言语间,毫不掩饰地流露出对钱雨农的不满情绪,暗示钱书记一直在压制纪委的工作。

    王思宇当然不方便对此发表看法,只是笑眯眯地听着,然后不露声色地将话题转向别处,关心了下沈啸川的身体情况,接着就聊到纪委查案的事情上,他把自己在青州办案的经过大致讲了一遍,沈啸川听完之后不禁暗自吃惊,尽管王思宇在某些敏感的问题上只是蜻蜓点水般地掠过,但沈啸川也是老纪检,办案经验丰富,他已经根据王思宇的叙述,隐约猜测出当时的状况,以及王思宇所承受到的压力。

    青州官场地震的消息,他是有所耳闻的,县里也曾收到过省纪委下发的文件,但是上面只是通报了对一批干部的处理决定,对办案过程没有过多叙述,沈啸川没有想到,那么大的案子竟是由面前这位年轻的干部最先突破的,在心里就对王思宇多了一份钦佩,下午,他走进了会议室后,只是瞄了一眼,便毫不迟疑地坐到了王思宇的下首位。

    坐在沈啸川下方的是政法委书记曾国骅,他是个大烟筒,自从进了会议室后,手里的烟就没断过,曾国骅在吸烟的时候有个很奇怪的习惯,就是左边的眉头会努力向下压,右边的眉头会不自觉地往上翘,加上嘴巴的变形,整张脸就变得很滑稽,偏偏他又是一脸严肃的模样,又让人笑不出来。

    曾国骅可算是钱雨农的嫡系,与沈啸川之间的关系一直很紧张,两人以前是吵惯了的,这次见老对手回来了,他的心情就不太好,烟抽得就有些凶,烟雾缭绕间,被动吸烟的沈啸川咳嗽得就更加厉害了些。

    桌子的另一端,县委副书记林海洋在闭目养神,而他旁边的组长部长骆智卓在低头看着一份文件,不时伸手摸起茶杯喝上一口,他的下方,统.战部长史法宪一直在与宣传部长郑岚在低头闲聊,不知哪句话触到了郑岚的痒处,惹得她放声大笑起来。

    郑岚个子不高,腰围却极粗,圆滚滚的身材占了极大的空间,与史宪法的瘦高身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在王思宇的眼中,这两人简直如同传说中的胖头陀与瘦头陀。

    人武部长关磊本来正在打瞌睡,就被郑岚的笑声惊醒,茫然地睁开双眼,愣愣地盯着对面墙上贴着的常委会议事规则,看了半晌,才又缓缓闭上眼睛,两分钟不到的功夫,脑袋就向旁边耷拉下去,而他身边的县委办主任庄俊勇则把身子拔得笔直,脸上一直带着谦和的微笑,目光平视,聚精会神地望着正前方的一块小黑板,尽管上面空无一字。

    十分钟以后,县长曹凤阳与县委书记钱雨农便先后走了进来,像往常一样,两人先是天马行空地闲聊了几分钟,副书记林海洋插了两句话,两人便各自停住话头,钱雨农端着茶杯喝了一口,常委们便纷纷把身子坐直,微笑着把目光投向书记和县长。

    会议的第一项议题,是常务副县长马君寒提出的将九个村列入上报省重点帮扶贫困村,常委们就这一问题进行讨论,每人都说了几句,先发言的几位常委都没有提出异议,只是宣传部长郑岚提了点意见,她认为申报的贫困村过多,会直接影响西山县在省里的形象,郑岚建议少报几个上去,她的话音刚落,旁边的统.战部长史法宪便微笑着点头道:“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少报两个吧。”

    常务副县长马君寒这时就直皱眉,之前在县长办公会上讨论的时候,也有副县长提过类似的问题,但他和县长曹凤阳都认为,那是只要面子不要里子的短视行为,还是拿到实惠比较重要,如果该去争取的不争取,那就实在太不明智了,这时见遇到反对意见,他就把目光投向曹凤阳。

    曹凤阳微微皱眉,瞥了郑岚一眼,把手上的笔丢到一边,端起茶杯品上一口茶水,就微笑道:“郑岚同志,这次省里的帮扶力度很大,省扶贫工作小组提出了‘整村推进,分批扶持’的策略,将扶贫资金进行有针对性的重点倾斜,通过集中扶持,实现被帮扶村落的通水通路通电通电话通广播电视建学校建卫生院改厕所改圈舍推广沼气,这是大好事,机会难得,我们应该厚着面皮积极争取,说实话,报九个我都嫌少哩。”

    他话音刚落,众人就都笑了起来,郑岚也就点头不再吭声,既然县长发话了,只要书记不发言反对,其他人自然就不会再说什么,于是接下来众人举手表决,这项提议便顺利地获得通过。

    第二项议题是县长曹凤阳提出的,是关于推进农村税费改革的工作问题,鉴于此项工作已经推进半年多,为检验下面的执行效果,他提议由县税改办牵头,与政府办组成联合检查组,自下个月起赴各乡镇,进行突击检查,采取随机抽查的方式,来查看下面的执行力度,对于问题仍然比较突出的乡镇,要直接追究其乡镇领导的相关责任,并严肃处理,确保这项改革措施能够得到有效实施,这项提议也得到了常委们的赞同,举手表决时,全票通过。

    会议的第三项议题,是审议《西山县招商引资奖励办法》草案,里面规定,对引进固定资产投资额在2000万元以上工业项目的单位,按该项目投产后一年内实现税收县财政净得部分10%的标准给予一次性奖励;对引进固定资产投资额在2000-5000万元工业项目的引资人,按该项目投产后每年实现税收县财政净得部分的5%连续进行奖励;对引进固定资产投资额在5000万元以上的工业项目给予重奖,奖励人民币20万元。

    在政治待遇方面,对项目引资人在政治荣誉推荐劳动模范或党代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方面,符合条件的优先考虑。一般干部可以在行政级别上给予晋升奖励,如做出突出贡献者,更可以根据相应条款,列为县级重点后备干部,并授于“西山人民功臣”的称号,由县委县政府颁发荣誉证书。

    这项草案的争议比较大,常委们有的对奖励金额不满意,有的对政治待遇方面有顾虑,认为步子迈得太大,容易犯错误,有变相*的嫌疑,经过二十多分钟的激烈讨论,在最后表决时,草案以两票之差未能通过,只能重新修改后,另行讨论。

    接下来,会议进行的异常顺利,一项项议题都过了一遍,就当王思宇以为常委会能在平静中结束时,县委办公室主任庄俊勇却站了起来,向与会的常委们每人都发放了一份材料,王思宇在接到材料后,翻了两页,不禁微微一愣,这份材料正是他提交给钱雨农和曹凤阳的那份关于小型矿的调查报告,这份报告本来是在私下里递交的,但被拿到常委会上来讨论,似乎就有些不妥了。

    王思宇扭头望向钱雨农,见他脸色极为严肃,刚才的笑意早已一扫而光,那张脸拉得老长,目光中似乎带着一股逼人的寒意,而在他的身边,曹凤阳却是皱着眉头,脸上微微露出诧异的神情,看情形,他也不清楚钱书记的用意,一众常委在拿到材料后,都聚精会神地翻看起来,一时间,屋子里面鸦雀无声。

    几分钟后,钱雨农伸手摸了摸茶杯,清了清嗓子,便阴沉着脸道:“这是王书记在下面取得的第一手资料,问题很严重啊,同志们,就在前几天,八位矿工险些葬身在矿洞中,我搞不清楚的是,为什么县里早就做好的决议,却始终执行不下去,为什么省委市委领导多次作出加强安全生产的指示,某些同志就是置若罔闻,依旧我行我素,不顾广大人民群众的生命和财产安全……”

    钱雨农越讲越激动,奋力地拿手指敲着桌子,一口气用了三个‘某些同志’,五个‘为什么’,他讲话的声音愈来愈大,震得人耳膜嗡嗡作响,会议室内常委们的脸色都变得严肃起来,众人都把目光转向曹凤阳,很显然,钱书记口中所讲的‘某些同志’指的就是曹县长,大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能使得钱书记龙颜大怒,发这么大的火气。

    王思宇坐在皮椅上,心情极为复杂,很显然,自己和秘书钟嘉群搞的这份报告,成了钱雨农打向曹凤阳的一枚炮弹,这是他当初所没有想到的。

    事实上,上午他还在和曹凤阳讨论这份材料,两人已经商讨出一些试行办法,来确保不再发生类似事件,比如联合各执法部门,彻底捣毁一批不规范的小铁矿,制定严格的惩罚措施,确保黑矿不会死灰复燃,但钱雨农此时措辞严厉的发言,火药味极浓,分明是借题发挥,在对曹凤阳进行不点名的批评,在常委会上如此发难,实属罕见,常委们很快意识到,钱书记与曹县长之间,产生了极大的裂痕。

    王思宇端着茶杯瞄了曹凤阳一眼,却见他神色如常,拿笔在本子上飞快地写着什么,似乎感受到了王思宇的目光,他抬起头来笑了笑,深深地瞥了王思宇一眼,轻轻点头,随即表情又变得严肃起来,一边听着钱雨农的讲话,一边皱眉沉思,目光在每个常委的面上扫去。

    钱雨农讲完后,抬手在半空中用力地挥了挥,随后神色自若地喝了一口茶,沉声道:“我的话都讲完了,大家都谈谈吧。”

    接下来,常委们纷纷发言,都围绕着这份材料,顺着钱书记的论调,对政府这边的工作进行了或轻或重的批评,最终,常务副县长马君寒县长曹凤阳进行了一番深刻地检讨与自我批评,钱雨农才满意地做出了散会的决定,一众常委们安静地离开了会议室,王思宇走在最后,回到办公室后,他皱着眉头默立半晌,心情变得沉重起来,今天的会议是个非常不好的信号,他有种强烈的预感,西山的县委班子要出问题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