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二十九章 提醒

第二十九章 提醒2017-11-9 12:59:58Ctrl+D 收藏本站

    第244节    第二十九章    提醒

    仔细地把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回想了一遍,王思宇的心里有些隐隐不安,西山县的情况要远比想象中复杂,就拿今天的常委会来说吧,他居然被县委书记钱雨农当了一回枪使,钱雨农将那份材料拿到常委会上讨论,再结合他的那番讲话,任谁看来,都是将矛头直指县长曹凤阳,在不知内情的人眼里,自己俨然成了钱书记狠批曹县长的急先锋,但王思宇却有口难辩,总不能怪罪钱书记没有和自己商量,就把材料拿到常委会上讨论吧。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王思宇提前准备了两份材料,并且事先与曹凤阳也就此事深入探讨过,两人经过充分的沟通,从会场上曹凤阳当时的表情来看,他还是非常信任自己的,否则,平白无故地就与曹县长结下了疙瘩,那可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了。而钱雨农这一拳打得堂堂正正,王思宇虽然明明知道他在借机捣鬼,既从正面打击了曹凤阳,又在自己与曹凤阳之间制造矛盾,分明是一石二鸟之计,偏偏他做的不露痕迹,又占了大道理,让自己无话好说,不得不承认,这老滑头倒真是很难对付。

    至于钱雨农为何会在会场上大发雷霆,王思宇也有所察觉,前段时间,因为西山县中心广场提升改造工程的事情,钱书记与曹县长之间的分歧很大,在书记碰头会上争论得极为激烈,两人都有各自属意的公司,据曹凤阳在私下里透露,钱书记所支持的大富集团在乡乡通的公路工程项目中,在质量上曾经出过一些问题,后来曹凤阳亲自给大富集团的董事长赵大富打去电话,对方才勉强同意将出现裂缝的路面进行了维护修补,因此,曹凤阳的反对其实是很有道理的,但钱雨农却始终强调肥水不流外人田,应该积极扶持本地企业。也让曹凤阳无可奈何,只能选择暂时答应下来,却在执行时尽力拖延,采取以拖待变的策略。

    至于钱雨农为什么会力挺大富集团,这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他与沈丹丹之间的风流韵事,在西山县早已传得沸沸扬扬,几乎是妇孺皆知,王思宇虽然初来乍到,但也早已有所耳闻,那些传闻虽没有真凭实据,但从钱雨农近年来热心为大富集团打招呼开绿灯的行为来看,传闻倒很有可能是真的,王思宇也曾见过沈丹丹几次,那女人现在虽然年龄大了些,眼角的鱼尾纹已遮挡不住,但从容貌上来看,完全可以猜测得到,她当年也是一个能让男子神魂颠倒的尤物,能够俘获到钱雨农拜倒在石榴裙下,倒也说得过去。

    王思宇暗自琢磨,曹凤阳这次变相*大富集团的行为,想必是触及到钱书记的底线了,所以钱书记这才借着王思宇递交上去的报告,在常委会上,当着所有常委们的面,对曹凤阳进行一番敲打,假如曹凤阳能够知趣臣服,估计两人的关系还能有所缓和,但如果曹凤阳不愿忍气吞声,而是选择对抗,西山官场的局势就将变得复杂起来,书记有权,县长管钱,二人在市里都各有支持的领导,一番争夺下来,到底鹿死谁手,还真是难以预料。

    王思宇摇了摇头,跷起二郎腿,摸起桌上的烟盒,熟练地从里面弹出一根烟来,低头点燃,轻轻地吸上一口,嘴里吐出淡淡的烟雾,轻烟袅袅间,他抬手捏了捏前额,觉得有些头痛,以前在青羊县做挂职副县长的时候,当县长邹海与常务副县长魏明理明争暗斗时,他是坚定的骑墙派,不偏不倚,任尔八面来风,我自骑墙岿然不动,把精力都投放在实际工作中,可如今在西山县,要想做到这点,恐怕就没那么容易了,当然,也许事情的发展方向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钱雨农与曹凤阳之间的矛盾,如果能够通过正常沟通解决,那是最好了,否则,他就只能再次于夹缝中求生存了,事实上,那往往比站队还要艰难。

    正思虑间,‘笃笃’的敲门声忽地响起,王思宇把身子坐直,抬起头来,喊了声‘请进’,却见秘书钟嘉群走了进来,他穿着一身深灰色西服,白衬衫上打着暗红色花纹的领带,刚刚理过发,整个人显得精神抖擞,浑身上下都透出一股子干练劲,王思宇笑了笑,把烟掐灭,丢进烟灰缸里,招手道:“嘉群,今儿可够精神的了,看着跟新郎官似的,过来坐吧。”

    钟嘉群跟了王思宇也有一段时间了,这段时间两人相处非常融洽,王思宇从来不在他面前拿捏姿态,而是以诚相待,钟嘉群此时已经不像开始那样拘束,神情举止都自然了许多,他笑着拉了把椅子坐下,将手里的一份材料放到办公桌上,轻声道:“王书记,县委机关报前段时间向您约稿,咱们一直都很忙,就没有赶出来,昨天下午刘主编又打电话来催稿了,这是我昨晚写的一份《关于农民增收及农村经济发展的调研报告》,里面还有很多不成熟的地方,请王书记修改斧正。”

    王思宇笑了笑,从桌面拾起材料,拿在手里认真地翻看起来,这篇调研报告内容充实,论据充分,里面结合了许多实例和基础数字,非常切合现在农村发展的实际情况,王思宇一路看下去,不住地点头,他完全能够看得出,钟嘉群在这篇文章上是下过苦功的,虽说不上是字句斟酌,也相去不远。

    在仔细读了一遍后,王思宇便拿起签字笔,在材料的后面提笔加上两点补充意见,一是推进农村产业化进程,在扶持乡镇企业方面加大力度,结合当地特点,形成完善的产业链条。二是科学转移农村劳动力,增加非农产业收入水平,写完后,王思宇把手中的笔轻轻丢下,端起茶杯喝上一口,放下杯子后,将材料递交回去,钟嘉群拿着材料轻轻瞄了几眼,便微笑恭维道:“王书记水平就是高,一下子就写到点子上了。”

    王思宇知道这是对方在奉承自己,也就没有在意,钟嘉群这段时间跟着自己忙前跑后,也很是辛苦,而且他办事风格低调稳重,也很讨王思宇的喜欢,只是在提到农村问题上,他多少有些掩饰不住的自负,这点王思宇看在眼里,便打算敲打他一番,于是微笑着摆摆手,摇头道:“嘉群,我们的视角不同,对同一件事物的看法也就不同,你是扎根农村,基层工作经验丰富,这是你的长处,在某些方面的理解,你甚至可能比专家教授还要深刻,但优势有时也是劣势,会将你的思维固化,容易形成唯经验论,有时候,需要跳出来看问题,就像那首古诗中说的,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有时候外行能够领导内行,就是因为他能够站在全新的角度来看问题,没有被太多的条条框框所束缚。”

    钟嘉群听后忙点头称是,他见王思宇面前的杯子空了,赶忙换上新茶,沏上热水,重新坐回沙发边,微笑道:“王书记,那我就先回去了,争取在下班前改好,让他们早点过来取。”

    王思宇略一沉吟,摆手道:“稍等,嘉群,我先打个电话。”

    说完后,在钟嘉群诧异的目光中,王思宇转身走到窗前,摸出手机拨了个号码,冲着电话那边低声说了几句,挂断电话后,王思宇转过身来,笑呵呵地道:“嘉群,你这篇调研报告的质量很高,尤其是那些详实具体的数据,很有说服力,我看就不必在机关报发表了,我刚才联系了华西日报的陈主编,他对于这篇报道非常感兴趣,打算在日报上刊登,这样吧,你回去再仔细润色下,下周二之前给他传过去,文章就单独署上你的名字,在省报上发表吧。”

    钟嘉群听后微微一愣,他没想到文章可以在省报上发表,更没有想到王思宇会把这种露脸的事情让给自己,想来是领导在假意谦让,若是当真了,那可容易坏事,他忙摇头道:“王书记,署名理应是您,这是惯例。”

    王思宇笑了笑,低头在材料上写了个传真号码,递到钟嘉群手里,目光真诚地望着他,轻声道:“嘉群,在我这没惯例,会议报告那是没办法的事情,其他的我是无功不受禄,不抢夺你们秘书的劳动成果,对了,庄主任说过段时间县委办公室的陈副主任要办内退,我已经和他打过招呼了,但是嘉群,你最近也要加把劲,好好表现一下,争取早点进步。”

    钟嘉群此时明白了王思宇的一番用意,心里不禁感激起来,一时间涨红着脸,说不出话来,在官场上,秘书这个群体,永远都生活在领导的光环之下,辛辛苦苦写出来的材料,却都为他人做嫁衣裳,而领导们甚至连标点符号都不必去修改,只需署上自己的大名,便可以将全部的成绩合理合法地占据,像王思宇这样的领导,他还是头一次遇到,无限感激之余,也暗自庆幸跟对了人。

    “王书记,真是太感谢您了,我一定会努力工作,不辜负您的期望。”

    钟嘉群嘴巴蠕动半天才说出这句话来,他内心激动,却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对着这位比自己小上几岁的领导千恩万谢,他实在是有些难以启齿,尽管老婆白燕妮总在他身后吹枕头风,让他一定要大拍领导马屁,可每次话到嘴边,他总是感觉难为情,即便有时刻意奉承一番,也要打上七八分折扣,马屁威力大减,此时想来,他觉得老婆说的倒真是对的,自己还真是一个书呆子,即便在乡下打拼了几年,骨子里还是有些读书人的迂腐。

    王思宇瞥见他的神情,不禁微微一笑,轻声道:“嘉群,你先回去吧,县委机关报那篇稿子,由我亲自来写,你就不必管了,专心把这篇调研报告改好。”

    钟嘉群用力地点了点头,便从椅子上站起,拿着材料向门口走去,刚刚走了几步,忽地停下脚来,转身来到办公桌前,压低声音道:“王书记,司机小孙是委办庄主任的亲属,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不多。”

    王思宇眉头微微一挑,这个讯息他倒是第一次听到,庄俊勇以前从未提及过此事,而且几次接触中,当着王思宇的面时,庄俊勇与小孙之间极少说话,现在想起来,似乎两人都在故意掩饰着这种关系,而庄俊勇这个人,虽然在常委会上很少说话,但他是紧跟书记的,与钱雨农之间联系紧密,小孙若是他的重要亲属,就相当于那边掌握了自己大半的动态,自己在小车里的一言一行,最后都会通过小孙传给庄俊勇,最终落到钱雨农的耳朵里。

    在眼下这种微妙时刻,钟嘉群反馈的消息太及时了,王思宇再次点燃一根烟,在缭绕的烟雾之中,表情变得愈发难以捉摸,过了半晌,他才轻轻叹了口气,摆手道:“知道了,你先出去吧,注意保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