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三十章 原则问题

第三十章 原则问题2017-11-9 13:0:0Ctrl+D 收藏本站

    第245节    第三十章      原则问题

    钟嘉群拿着材料回到办公室,走到墙角的办公桌旁,拉开椅子坐下,打开电脑,开始专心修改材料,要在报刊上发表,篇幅应该适当缩小,文字也肯定要更加精炼些,他正冥思苦想时,

    冯晓珊拿着一份材料走过来,柔声道:“钟哥,我的稿子刚刚赶出来,你来帮我把把关吧。”

    钟嘉群‘嗯’了一声,伸手接过稿子,聚精会神地看了起来,这是一份计生工作的宣传稿,冯晓珊的文笔还是不错的,只是有些地方过于拖沓,他大略扫了一遍,便拿着签字笔在材料上勾去几段,然后在空白处唰唰地写了起来。

    停笔凝思时,冯晓珊就递过茶水来,钟嘉群接过喝上一口,放下茶杯时,不小心碰掉了一份文件,他赶忙弯腰去捡,却瞥到那双腿上的肉色长筒丝袜,钟嘉群的胸口就是一颤,膀胱里隐隐有些尿意,拾起文件后,便又低头写了几行字,就把材料还给冯晓珊,微笑道:“就这样吧,晓珊,你最近进步很大啊。”

    “多亏了钟哥的指导。”冯晓珊拿着材料,却并不离开,站在原地翻看起来,可眼角的余光一直在钟嘉群的身上游荡。

    这时刘海龙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件漂亮的水晶花瓶,他径直来到冯晓珊的身边,轻声道:“晓珊,你看这花瓶漂亮吗?我特意买来送你的。”

    冯晓珊皱着眉头接过水晶花瓶,只看了几眼,就点头道:“挺漂亮的,钟哥,送你了。”

    说完直接把花瓶摆到钟嘉群的办公桌上,钟嘉群微微一怔,赶忙道:“晓珊,那是海龙送你的,怎么好拿来送我,快收起来,别辜负了人家的一番心意。”

    刘海龙叹了口气,摆手道:“钟哥,算了,她喜欢送你,你就拿去好了,反正你要提副主任了,就当是我提前送你的礼物好了。”

    钟嘉群不动声色地道:“海龙,没影的事,你可别乱说,传出去影响多不好。”

    刘海龙笑了笑,摆手道:“别保密了,好多人都听说了,钟哥,你是遇到贵人了,王书记可真是厉害,听说今天在会上联合钱书记发难,硬是逼着曹县长做了检讨,你攀上这样的大靠山,很快就要发达了。”

    冯晓珊在旁边咳嗽一声,瞥了刘海龙一眼,皱眉道:“海龙,你乱说什么,不要在领导背后传闲话。”

    刘海龙嘿嘿干笑两声,转身回到自己的办公桌边,拉长声音道:“我可不是在胡说,外面都传开了,真是想不到,王书记那么年轻,整起人来还真厉害,钟哥,他们说的那份材料该不是你写的吧?”

    钟嘉群笑了笑,摇头道:“不要听那些人乱讲,那份材料里写的都是事实,整顿小矿黑矿的工作的确刻不容缓,至于常委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不清楚,不好乱说话,不过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王书记很讲原则,他从不整人。”

    刘海龙撇了撇嘴,没吭声,眼见着钟嘉群转身出了办公室,瞄见屋里没别人,就冷笑道:“晓珊,你就别痴心妄想了,钟哥的爱人可是教育系统一枝花,西山县城里出了名的大美人,你是没有机会的。”

    冯晓珊慢吞吞地走到办公桌边坐下,恨恨地望了他一眼,怒声道:“刘海龙,你乱说什么,他老婆漂不漂亮,与我有什么关系,我和钟哥是正常的同事关系,你说话注意点,不要含沙射影!”

    刘海龙点点头,摸出一根烟来,摆弄了几下,点上火,抽了一口,眯着眼睛道:“得,得,你别生气,就算我没说,对了,晓珊,你说钟哥一天跑八次厕所,他是不是肾虚啊?”

    冯晓珊猛地摔了一下手里的鼠标,大声道:“刘海龙,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不要在人背后讲坏话,小心烂舌头。”

    正这时,后面桌上的电话铃声骤然响起,冯晓珊忙起身走过去,接了电话后,匆匆来到门口,探头望去,却见钟嘉群正站在走廊拐角处吸烟,她忙走过去,轻声道:“钟哥,庄主任让你过去一趟。”

    钟嘉群‘噢’了一声,把烟掐灭丢到垃圾桶里,去了主任办公室,进屋后,见庄俊勇正低头看文件,他赶忙毕恭毕敬地喊了声:“主任好,听晓珊说您找我。”

    庄俊勇把手里的材料丢到桌子上,笑眯眯地看着钟嘉群,点头道:“嘉群啊,先坐,坐吧,最近工作上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困难啊?”

    钟嘉群有些拘束地坐在沙发上,挺直了上身,毕恭毕敬地道:“一切都好,谢谢主任关心。”

    庄俊勇点点头,摸过茶杯喝上一口,沉声道:“是这样,委办的陈副主任要办内退了,找你来是想和你谈谈心,你最近的工作表现很不错,我都看在眼里了,过段时间,我打算把你报上去。”

    钟嘉群的心里怦怦直跳,赶忙道:“谢谢主任的厚爱,我一定努力工作,不让领导失望。”

    庄俊勇笑了笑,摆手道:“嘉群,这件事情目前还没有多少人知道,要记得保密,知道吗?”

    钟嘉群在心里暗自叹了口气,下午王书记已经和他提起过这件事,刚刚刘海龙还在办公室里唠叨过,现在庄主任却在大喊保密,实在是有些滑稽,西山官场的秘密未免太不值钱了,但他还是用力地点头道:“请主任放心。”

    庄俊勇点点头,似笑非笑地望着沙发上的钟嘉群,轻声道:“嘉群啊,以后有空多过来坐坐,聊聊天。”

    钟嘉群微笑道:“承蒙主任厚爱,我一定会经常过来汇报工作。”

    庄俊勇盯着钟嘉群的眼睛看了许久,才点头笑了笑,端起茶杯沉吟半晌,喟然叹息道:“嘉群啊,我还是那句话,要把握机会啊,我是很看好你的,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钟嘉群听他话里有话,就有些紧张,手心里全是汗,嘴唇蠕动半天,才轻声道:“主任请放心,我绝对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那样再好不过了!”庄俊勇摸着茶杯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

    ********

    下了班,王思宇回到西山宾馆,先在前面的餐厅吃了饭,就穿过小径,来到后院,刚刚走到一棵粗壮的老槐树下,忽地听到围墙外传来一阵悠扬的小提琴声,那声音极为欢快悦耳,听得人心旷神怡,王思宇不禁停下脚步,站在那里听了半晌,直到琴声消失,他才微笑着拂落肩头的几片枯叶,转身上了楼,刚刚来到三楼,一位年轻的女服务员就离开服务台,笑盈盈地鞠躬道:“王书记好,您回来了。”

    王思宇微微一怔,眼前这位女孩长得皮肤白净,面容清秀,颇有几分姿色,就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只是觉得很是陌生,似乎以前从未见过,估计是新来的,就点头道:“你好,怎么换人了,以前在这值班的小红呢?”

    那女服务员忙笑着道:“王书记,小红已经辞职回家了,他男朋友在南方打工赚到了钱,刚刚回来,小红准备下个月和他结婚,早上办了辞职手续,以后就不来这边上班了,沈经理交代了,让我一定为领导做好服务工作,王书记请放心,我一定会像小红那样勤快的。”

    王思宇笑着点点头,在她前胸前瞄了一眼,只见胸牌上写着‘李敏’二字,便摆手道:“李敏,没关系,我这人还不算太懒,一般的活自己能干。”

    李敏听他这样说,没来由地脸上就是一红,暗想这王书记恐怕是话里有话,就羞惭惭地道:“王书记,说起来都不信,本以为您这么大的官,应该是位慈祥的老爷爷,没想到竟是一位年轻的大帅哥。”

    王思宇不禁莞尔,这小丫头口齿伶俐,倒也会说话,这马屁拍得不着痕迹,听得倒也舒服,就笑着摆手道:“你过奖了,大帅哥可算不上。”

    李敏听了嘻嘻一笑,就忙道:“王书记,我这就去给您开门。”

    说罢扭着细腰走在前头,开门后泡了茶,又去浴室放了热水,这才束手站到门口道:“王书记,您有事情尽管打电话叫我,我保证用最快的速度出现在您的面前。”

    王思宇笑了新,点头道:“那太好了,以后少不了要辛苦你。”

    李敏眉眼如风地飘了过来,极有风情地笑了笑,媚声道:“一点都不辛苦呢,能为王书记服务,是我的荣幸。”

    王思宇笑眯眯地端起茶杯,喝上一口,就点头道:“那好吧,你先回去忙,有事我会叫你。”

    李敏笑着说声‘好的’,先站在原地鞠了个躬,随后转身走了出去,悄悄带上房门。

    喝完茶,王思宇脱了衣服,进浴室里泡了个热水澡,躺在浴缸里眯了一会,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清脆的敲门声,他忙喊了声:“稍等!”

    从浴缸里走出来,王思宇拿毛巾匆匆擦了身子,换上一身睡衣,他皱着眉头走到外面,把房门打开,却见沈丹丹站在门口,笑吟吟地道:“王书记,您好,真不好意思,这么晚过来造访,打扰您的休息了。”

    虽然对这个女人没有什么好感,但王思宇还是很有礼貌地把她让到沙发上,微笑道:“沈经理,你可是大忙人啊,怎么有空到我这来坐?”

    沈丹丹展颜一笑,柔声道:“王书记,您这是在责怪我呢!”

    王思宇摆手道:“不敢当,沈经理是大能人,我可不敢怪罪。”

    “您这可是在讽刺我这小人物哩。”沈丹丹笑着道,接着落落大方地为自己倒了杯茶,端着茶杯道:“王书记,小红辞职了,新来的服务员是从售楼处那边调过来的,您还满意吧?”

    王思宇点点头,微笑道:“怪不得小嘴那么甜,原来是售楼小姐,不过调到这里实在是有些屈才了,多卖几套房子才是正经。”

    沈丹丹轻挥右手,笑着说:“还是这边的工作重要,钱书记可是发话了,照顾好您的生活起居可是政治任务,我们哪敢怠慢哟,李敏这孩子优点很多,慢慢您会喜欢上她的。”

    王思宇听她说的暧昧,不禁微微皱眉,随即笑了笑,没有吭声。

    沈丹丹坐在沙发上,目光在房间里扫了几眼,忽地发现墙上那幅画卷,便端着茶杯站起,在画前默立半晌,轻声道:“好画,好一个大鹏展翅图,王书记年轻有为,日后必定能够一飞冲天,大展宏图。”

    王思宇笑了笑,低头抿了口茶,微笑道:“沈经理,借你吉言,我也希望你和赵老板生意兴隆,多多发财。”

    沈丹丹轻轻叹了口气,转过身来,摇头道:“王书记,你是知道的,我们大富集团在西山的发展很艰难啊,某些人总是在针对我们。”

    王思宇佯装不知,诧异道:“不会吧,据我所知,钱书记不是很支持你们大富集团的吗?这几年你们可拿了不少工程,怎么还在抱怨啊?”

    沈丹丹信手理了下头发,重新坐回沙发上,跷起一条腿,叹息道:“钱书记当然是支持我们的,他历来主张扶持本地的民营企业,可曹县长那边却一直在扯后腿,亏他还是西山本地人哩,胳膊肘一直往外拐。”

    王思宇笑了笑,摆手道:“沈经理,你到我这抱怨是没有用的。”

    沈丹丹轻轻喝了口茶,把杯子放到茶几上,慢悠悠地道:“王书记,我可不是来抱怨的,而是来交朋友的。”

    王思宇笑着摸出一根烟来,点燃后轻轻吸了一口,嘴边吐出淡淡的烟雾,脸色变得严肃起来,沉声道:“沈经理,我这人不太喜欢和商人交朋友。”

    沈丹丹微微一愣,皱眉道:“王书记何出此言?”

    王思宇冷笑道:“唯利是图的商人太多了,在他们眼里,一切都为了利益,官商结合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利益交换,但官员能够提供的利益,都是带有假公济私性质的,所以我可以和商人打交道,却不和他们做朋友,这是原则问题。”

    沈丹丹眉头紧锁,深深地望了王思宇一眼,起身道:“王书记,时候不早了,您先休息吧,改天我再来拜访,希望有一天,我们能成为真正的朋友,请您相信我的诚意。”

    王思宇微微一笑,把玩着手中的茶杯道:“沈经理慢走,不送了。”

    沈丹丹叹了口气,微笑道:“王书记晚安。”

    话音过后,她微笑着走出房间,随手轻轻带上房门,脸上的笑容在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她信步走到服务台前,对李敏悄声交代几句,随后冷冷一笑,转身下了楼。

    王思宇站在窗前,望着沈丹丹消失在暮色之中,伸手拉上窗帘,躺在床上,自言自语道:“这里是不能再住下去了,得早点搬出去。”

    ----------------------

    据说这波和谐很厉害,要躲着写,嗯嗯,状态很成问题,慢慢调整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