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三十一章 鹬蚌相争

第三十一章 鹬蚌相争2017-11-9 13:0:1Ctrl+D 收藏本站

    第246节    第三十一章      鹬蚌相争

    进了十一月份下旬,天气渐渐变得寒冷起来,在近一周时间的强冷空气袭击下,县城里的树木早早地失去了生机,枯黄的树叶在冷风中飘落一地,光秃秃的枝桠显得格外萧条,气温的骤降影响了人们的生活,不但蔬菜水果的价格普遍上扬,羊绒衫,羽绒服等冬装也开始走俏起来,人们早早地换上了厚重的衣服,把身体裹得像个大粽子,就连电热毯取暖器等御寒商品也卖的很火,这就是所谓的寒潮商机。

    早在十几天前,王思宇就搬出了西山宾馆,新居在县城的一条老街上,门牌号是老西街三十三号,朱红色的木门,院子很大,里面种着三棵高大的杨树,两侧的厢房都空着,中间的房子足有二百多平方,这里以前是家中药房,也算是西山县有数的老宅了,前年主人全家办了移民,房子舍不得卖,便一直空着,委托亲属帮着照料,亲属便把房子对外出租,赚些闲钱。

    王思宇自从动了搬家的念头后,便和秘书钟嘉群提了一嘴,钟嘉群倒也上心,利用休息的时间和小孙开车满大街的转悠,终于找到了这家,此地胜在环境清幽,出入倒也方便,王思宇看到房子后,很是满意,他尤其喜欢正房门口的那幅中药对联,上联是:厚朴待人使君子长存远志,下联为:苁蓉处世郁李仁敢不细辛。这上下联中各含三味中药,立意深远,可见此屋主人也非寻常之辈,他见租金不高,便签了合同,当天下午就搬了过来。

    之所以会搬得那么急切,主要是考虑到沈丹丹那女人很不简单,她既然能够搞定县委钱书记,说不定也能想法搞定自己,毕竟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他们那个大富集团,据说也常用些见不得光的手段做事,被这女人盯上可不是什么好事,王思宇本能上就对她产生了戒心。

    自打那晚沈丹丹造访之后,那个叫李敏的女孩子便总是有意无意地跑到王思宇的房间里献殷勤,举止轻佻,眉目传情,嘴巴上更是抹了蜜,刻意巴结王思宇,大有投怀送抱之意,看那模样,似乎只要王思宇点点头,她立即就会脱光了衣服,乖乖地躺在床上,任他予取予求。

    只是王思宇若真是那么做了,就没那么容易脱身了,说不定就会受制于人,这种小伎俩自然瞒不过他的眼睛,于是为了安全起见,王思宇还是决定远离沈丹丹的地盘,免得被她纠缠不清,此外,王思宇也在怀疑,沈丹丹是受了钱雨农的指使,来想方设法搞到自己手里的那一票。

    这些日子以来,西山县的常委会上颇不平静,尽管王思宇在县委机关报上发表了‘团结才是硬道理,稳定凝聚战斗力’的文章,但县委的一二把手却都没有在意,两人之间的矛盾在有心人的挑唆下,逐渐升级,他们在常委会上已经进行过多次较量,也算是互有胜负。

    在十二位常委中,钱雨农的铁票有四张,分别来自组织部长骆智卓政法委书记曾国骅县委办公室主任庄俊勇,以及他自己,县长曹凤阳的实力也不容小觑,常务副县长马君寒纪委书记沈啸川一向是坚决支持他的,这就是三张票,再加上他不知使了什么法子,争取到了宣传部长郑岚的支持,使得与郑岚交好的统.战部长史法宪也靠拢过去,这样就硬是压过钱雨农一票。

    而林海洋和王思宇的态度比较暧昧,两人投票的方向总是相反的,看起来是在打对台,实际上倒相当于互相做掩护和稀泥,再加上屡次弃权的人武部部长关磊,这三人的票是书记县长都争取不到的,于是在最近的一次交锋中,县委书记钱雨农在无奈之下,动用了书记的一票否决权,才扳回一局,但明眼人都知道,钱书记的处境已经不容乐观了,在常委会上面临失控的危险。

    钱雨农也在心里后悔不迭,他没有想到,曹凤阳居然能够把一直顺从自己的郑岚拉过去,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转眼间就改变了常委会的走势,仔细想来,他开始意识到自己有些大意,一直都小看了对方,曹凤阳还真是深藏不露,很有点扮猪吃虎的意思,想想两人搭班子的初期,曹凤阳对他这位县委书记一直都是惟命是从,把姿态放得很低,甚至在很多场合宣称:“钱书记的意见就是我的意见,也是县委县政府最终的意见。”

    也正因为这句话,导致钱雨农过于相信对方,没过多久,就把财权交了出去,后来的一些人事调整,也都顺了曹凤阳的意图,在其他人劝告时,钱雨农还在大讲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党政分开的大道理,现在看来,当初倒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曹凤阳其实是个养不住的白眼狼,等机会成熟的时候,这就要暴起伤人了,钱雨农的心里不禁升起了一股寒意。

    但他也没有太过慌乱,钱雨农有自己的办法,他利用一把手的权力,将统.战部长史法宪安排到省委党校参加第三十六期县处级干部进修班,争取到了三个月的缓冲时间,这段时间里,除了笼络人心,频频忙于挖角之外,钱雨农也在尽力争取着三位中间派的支持,尽力挽回劣势,与此同时,他在常委会上也放低了姿态,在没有绝对的把握前,再不肯轻易发难。

    县长曹凤阳也见好就收,在展示了真正的实力之后,没有太过为难这位县委书记,钱雨农毕竟是一把手,掌握着更多的政治资源,如果逼得太急,很容易过犹不及,搞到两败俱伤的地步,那是他所不愿见到的,于是常委会上又恢复了以往的一团和气,每次开会之前,书记县长又会如同以前一样,开着无伤大雅的玩笑,众常委笑眯眯地侧耳倾听,当然,这仅仅只是表面现象。

    周五的下午,王思宇坐在办公室里,手指上跳跃着一柄小巧精致的飞刀,他几乎有半年时间没有玩这小玩意了,手法已经变得有些生疏,在把玩了十几分钟后,才渐渐找回了感觉,动作愈发娴熟起来,他顺手抽出一根铅笔,唰唰地削了起来,之后把小刀放好,取了a4纸,拿铅笔在上面画了一幅漫画,钱雨农与曹凤阳成了两位职业拳击手,在高台之上奋力搏杀,两人身后各自站着几人加油助威,而观众只有三人,骑墙看戏的王思宇,永远睡不醒的关磊,再加上那个最近出奇低调的副书记林海洋。

    端着茶杯抿了口茶,王思宇笑了笑,提笔在钱雨农的头上写了个‘鹬’字,在曹凤阳的头上写了个‘蚌’字,最后在林海洋的头上注明‘渔翁’两字,很显然,无论一二把手无论怎样争斗,最后便宜的都是那位稳坐钓鱼台的林书记,想必那两位拳手也已经意识到这一点,但在没有把对手打倒在地之前,他们是无暇分心的。

    正沉思间,‘哒哒’的敲门声忽然响起,王思宇忙把漫画揉成一团,丢到垃圾桶里,喊了声请进,秘书钟嘉群便面带笑容地走了进来,他最近刚刚提了县委副主任,干劲更足了些,经常在办公室加班到深夜,眼圈时常都是乌黑的,王思宇劝过他几次,要他注意身体,钟嘉群倒是不以为意,只说扛得住,其实王思宇也清楚,钟嘉群这样卖力地去表现,也是想抓紧时间进步,为的是能够赶得上他以前的大学同学,岭溪乡的乡党委书记林震。

    钟嘉群与林震之间的事情,副县长夏广林曾经与王思宇聊起,其中的恩怨纠葛,倒颇有戏剧性,当初在玉州大学时,钟嘉群与林震本是同窗好友,加上来自一个县城,感情就比旁人都好上许多,在大二的一次校际联欢会上,两人遇到了华西师范大学的一个漂亮女生,就都产生了爱慕之情,但钟嘉群当时的性格内向了些,不善于表白,林震却经常逃课去追求,只是当时追求那女生的人太多,林震一时也没有得手,便央着钟嘉群帮忙写情书。

    钟嘉群在心里也暗恋那女生,就答应下来,于是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钟嘉群把心中的爱慕之情都化作书信,那些缠绵悱恻的情书就一封封地邮寄了过去,终于促成了林震与那漂亮女生的恋情,钟嘉群本来把爱慕之情深埋在心底,但在一次偶然的酒醉之后,他吐露了真情,把事情搞得复杂起来。

    那女生在一番痛苦的抉择之后,最终选择了钟嘉群,从那以后,林震便与钟嘉群反目成仇,直到毕业之后,两人都已各自成家,林震仍然不肯释怀,处处与钟嘉群作对,硬是打压了他三年,钟嘉群的心里想必也不好受,虽然他从不对外人讲,但心里那口恶气肯定不会那么容易咽下去,泥菩萨尚有三分火气,何况是个大活人呢。

    看到钟嘉群眼窝深陷,脸上的气色非常不好,想来昨晚又是熬夜了,王思宇不禁皱眉劝解道:“嘉群啊,要多注意身体,实在忙不开,我这边的事情就放一放,把精力都放在办公室那边。”

    钟嘉群摇摇头,将两份文件递过来,微笑道:“王书记,放心吧,我没事,这里两份文件需要您过目。”

    王思宇接过文件,扫了下,一份是政府那边传过来的,这是在常委会上就定下来的,是为了申报明年开春举行的‘春华杯’宜居城市大赛拟定的筹备方案,主要从绿色生态西山文化城市交通现代商贸和谐宜居这五个方面进行的系统规划,为了确保能够在参赛中取得好成绩,以崭新的城市面貌迎接省竞赛检查团的到来,县财政做了三百万元的预算,规划出三条绿色长廊,两条花卉大道,以及各项美化工程,王思宇瞄了几眼,就觉得上面的计划做得大体还是完备的,便签了字,表示同意。

    另一份文件是县委办公室拟定的招商方案,这份方案体现了最近钱雨农一直在倡导的‘大招商,大发展’口号,提出全民招商的构想,县委四套班子自上而下地动员起来,每位领导都要完成任务,正处级干部里,钱雨农曹凤阳王思宇每人要完成八千万的招商任务,而其他常委们也要完成五千万以上的招商任务。

    县直机关的一般干部也都有指标,同时还有具体的奖罚措施,王思宇拿起计算器,噼里啪啦地按了一番,就皱着眉头在上面写下了自己的意见:“罚款额度过大,容易滋生不满情绪,似不妥当,另,招商工作宜稳扎稳打,常抓不懈,不宜搞突击作业,这不科学,我保留意见,请钱书记曹县长斟酌。”

    龙飞凤舞地署上‘王思宇’三个大字后,他把笔轻轻丢到一边,将两份文件递给钟嘉群,却发现他神色怪异,坐在椅子上怔怔地发呆,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王思宇笑了笑,轻轻敲了敲桌子,低声道:“嘉群,你这是怎么了,有心事?”

    钟嘉群这时才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轻声道:“是这样,王书记,我爱人在县一中当教师,最近工作的有些不愉快,想请您打个招呼,帮她办到别的单位。”

    王思宇笑了笑,这倒是小事情一桩,钟嘉群还算诚实,按理说,这种事情,他若是瞒着自己,打着县委王书记的旗号在底下办,想必也没有人会打电话来核实,这就是领导秘书的优势,但他能把情况向自己讲,这本身就证明,钟嘉群还是可靠的,当然,王思宇还是希望他能到乡里去工作,并且为此已经与曹凤阳县长讲过,曹凤阳也表示了赞同。

    “王书记,给您添麻烦了。”钟嘉群满脸歉意地道。

    王思宇点点头,轻声道:“说吧,打算去哪?教育局吗?”

    钟嘉群吓了一跳,他就是从别处得到消息,林震很快要调到教育局当局长,才搞得三天两夜睡不好觉的,林震想做什么,他心里再清楚不过了,于是尴尬地笑了笑,轻声道:“王书记,我和爱人商量过了,她说想当警察。”

    王思宇微微一愣,挠头道:“从教师到警察,这跨度也太大了点吧。”

    钟嘉群点头道:“其实她从小就想当警察来着,这是她的梦想。”

    王思宇哑笑半晌,才摸起办公桌上白色的电话,给公安局的万局长拨了过去,笑着道:“老万啊,我是王思宇,你忙吗?嗯,嗯,不错,很好……对了,有个事情要和你讲下……”

    两人在电话里聊了几句,王思宇就点点头,拿手捂住听筒,对着钟嘉群轻声道:“你爱人叫白什么来着?”

    钟嘉群赶忙伸长了脖子,眉开眼笑地道:“王书记,她叫白燕妮,高一五班的班主任,燕子的燕,妮子的妮……”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