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三十三章 兰草

第三十三章 兰草2017-11-9 13:0:3Ctrl+D 收藏本站

    第248节    第三十三章    兰草

    在哗哗的水声里,四目相对的瞬间,两人几乎同时惊呆了,望着面前这具美仑美奂的赤.裸娇躯,王思宇感到有些眩晕,他的嘴唇无力地蠕动了两下,却说不出话来,喉咙里发出‘咕噜’一声,目光在瞬间变得灼热起来。

    漫长的五秒钟过后,叶小蕾最先做出了反应,她先是伸手关掉了水龙头,接着取下一条淡粉色的毛巾,将那毛巾缠在那窄细的腰.臀上,随后甩了甩湿漉漉的秀发,背对着王思宇,若无其事地道:“王主任,你回来啦,去帮阿姨把衣服拿来,应该在媚儿的房间里。”

    这确实是化解眼前尴尬局面的好办法,王思宇很快意识到了刚才的失态,赶忙点点头,目光悄然从那柔美的腰身曲线上移开,缓缓退了出去,随手掩上浴室的房门,转身走进柳媚儿的房间,已经到了床边,他的心脏兀自在‘扑通扑通’地狂跳不已。

    王思宇轻轻叹了口气,颓然倒在松软舒适的大床上,缓缓闭上眼睛,眼前清晰地浮现出刚才那勾魂夺魄的景象,水光四溢间,无数晶莹剔透的水珠在那玲珑娇美的身躯上蜿蜒滑落,勾勒出一幅绝美惊艳的画面,那纤腰翘.臀,修挺结实的双腿,更加充满了成熟的诱惑。

    “好个出水芙蓉啊……”王思宇摸着下颌啧啧称赞道。

    和叶小蕾这熟透的水蜜.桃相比,媚儿还是稍显青涩了些,远未成熟,只可惜的是,刚刚只是惊鸿一瞥,单单看到了后背和俏脸,却没瞧见前胸,不知她左胸上是否真有那颗美人痣。

    一直以来,王思宇仍然对当初那个诡异香艳的梦境念念不忘,捏着下巴回味半晌,他苦笑着摇摇头,转过身来,将床边放着那条白色丝绸睡衣拿在手里,摆.弄了一番,又取了紫红色吊带文胸,以及黑色的蕾丝内裤,快步走了过去,倚在墙边,听着浴室里面传来‘嗡嗡’的吹风机声,清了清嗓子,低声道:“小蕾阿姨,给你衣服。”

    吹风机的声音蓦然停止,浴室的房门被轻轻推开了一条缝隙,一条藕荷般的玉臂从里面递了出来,望着那雪白的皓腕,削尖的手指,王思宇犹豫了下,先将睡衣放到她的手中,那只纤纤玉手就飞快地收了回去,浴室里传来叶小蕾轻柔曼妙的声音:“谢谢啦。”

    王思宇脸上露出古怪的神情,提着另两样东西无声地笑了笑,便悄悄返回柳媚儿的房间,放在原来的位置,随后赶快走了出去,到厨房煮了两杯香喷喷的咖啡,当他端着咖啡走进客厅的时候,叶小蕾恰好推门出来,王思宇忙走到她面前,将咖啡递了过去,微笑道:“小蕾阿姨,过来喝咖啡吧?”

    叶小蕾接过咖啡,转身坐在沙发上,表情很是镇定,似乎忘记了刚才发生的意外,端着杯子,笑容可掬地道:“王主任,媚儿说你这个周末不回来的呀?”

    王思宇点点头,拉了把椅子,坐在叶小蕾的对面,端着咖啡道:“小蕾阿姨,叫我小宇就好了,本来这周是不打算回来的,但最近降温太厉害,就特意回来取些过冬的衣服。”

    叶小蕾慢悠悠地品了口咖啡,微笑道:“是啊,本来媚儿打算明天给你送过去,她说最近校园里感冒的同学很多,担心你也着凉,这孩子现在倒真是细心,会关心人了。”

    王思宇笑了笑,点头道:“是啊,小蕾阿姨,媚儿很懂事的,我拿她当妹子看。”

    说完后,他把目光移向门口,却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叶小蕾,她的坐姿很美,双腿很自然地在交叠在身前,上身有些慵懒地倚在沙发上,显得优雅高贵,而那白色的睡袍之下,优美的曲线毕露无余,饱.满的前胸将睡衣撑出两座孤岛,随着呼吸有节律地颤动着。

    王思宇端起杯子,轻轻品上一口咖啡,暗自赞叹,怪不得叶小蕾能够艳名远播,果然是个颠倒众生的尤物,看她的样貌,分明比狱中又年轻了许多,光从样貌上看,根本猜不出真实的年龄来,不过以前曾听到媚儿提过,叶小蕾是十六岁未婚先孕,才和家里闹翻,毅然决然地嫁给了年过三旬的柳显堂,辅助他从一个小小的修理工,到了名声显赫的亚钢集团总经理,这期间叶小蕾一直在幕后出谋划策,是柳显堂最大的助力。

    放下杯子,王思宇忽地忆起,叶小蕾分明被判了三年,即便减了刑,也没有那么快就出来的,他心中有些纳闷,便开口试探道:“小蕾阿姨,媚儿太不像话了,您回来这么大的事情,也不给我打个电话,我应该开车亲自去接您才对。”

    叶小蕾嫣然一笑,把手里的咖啡轻轻放到茶几上,抬手理了下秀发,又将睡衣的下摆轻轻向下拉了拉,摇头道:“是这样,前些天保外就医的手续就下来了,我没有提前告诉你们,下午回到玉州后,去了华西大学,媚儿也是刚刚知道,我们从学校出来,就去了趟商场,刚刚回来没一会,媚儿接了个电话,就急匆匆地跑了出去,不知忙什么去了。”

    王思宇皱了皱眉,关切地望着那张漂亮的鹅蛋脸,讶然道:“小蕾阿姨,您的身体不太好吗?那可要抓紧治疗,可别耽搁了,我和东湖区中心医院的大夫很熟悉,那里的医疗条件也不错,要不明天去那看看?”

    叶小蕾轻轻移动下身体,嘴唇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柔声解释道:“不是的,那只是朋友帮了忙,好让我早点出来,不然还要在里面呆上半年的,那里一切都好,只是有些闷,再说,我总是放心不下媚儿这孩子,怕她不懂事,给你惹来麻烦。”

    王思宇笑了笑,摆手道:“小蕾阿姨,您过虑了,媚儿其实真的是个好孩子,从不惹事。”

    叶小蕾叹了口气,俏脸上拂过一丝淡淡的惆怅,低声道:“出了那么多的事情,她还能挺过来,真的要感谢你啊。”

    想起在黄龙镇遇到柳媚儿时的情景,王思宇不禁也心生感慨,笑着说:“小蕾阿姨,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想了。”

    叶小蕾点点头,伸手拂动一下秀发,低声道:“是啊,都过去了……”

    王思宇低着头,安静地喝了一口咖啡,盯着茶几后方那双修长挺直的美腿,轻声说:“小蕾阿姨,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呢?”

    叶小蕾微微一笑,柔声道:“刚刚从里面出来,感觉有些疲倦,先休息一段时间,之后再考虑这个问题。”

    王思宇笑着点头道:“是啊,小蕾阿姨就先住在这里,需要什么尽管打招呼。”

    叶小蕾笑盈盈地说:“小宇啊,真是抱歉,我们母女给你添麻烦了。”

    王思宇极为大度地摆手道:“小蕾阿姨,你太客气了,我和媚儿情同兄妹,感情极好,你们两人都是我的亲人,不必见外。”

    正聊得热闹时,楼道外面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叶小蕾忙起身道:“是媚儿回来了。”

    她过去开了门,却见柳媚儿穿着一身运动服走了过来,进屋就气哼哼地喊道:“哥,早知道你回来,我就不过去了,哎呦,都把人家累死了,还险些弄伤了腿。”

    王思宇听了也不禁有些紧张,赶忙迎了过去,关切地问道:“媚儿,怎么回事,哪里伤到了?”

    柳媚儿撅着嘴巴抱怨道:“刚刚去景卿姐姐家了,前些天她订的那些画轴今天才到,那些送货的实在是太可恶了,放在楼下就把车开走了,害得我一趟趟地搬,不小心还碰到了右腿,疼死了!”

    王思宇笑道:“那可得让景卿姐姐好好慰劳你一下,晚上咱们就去她家蹭饭去。”

    柳媚儿弯腰换了拖鞋,站直了身子,撇嘴道:“那也得等她们娘俩回来再说啊,景卿姐姐出门了,要周一才能回来,她把钥匙放到我这了。”

    王思宇微微一怔,皱眉道:“去哪里了,居然要出去两天?”

    柳媚儿叹气道:“瑶瑶昨晚不知发什么疯,哭着闹着就是不肯上学,没办法,景卿姐姐只好请了假,答应带她去看海,瑶瑶这才高兴了,说到海边看完美人鱼,回来一定好好学习,给妈妈考个第一名,这不,上午就坐飞机走了,我过去一看,书房的窗子都没关,要是下了雨,她那些宝贝画卷都得被糟蹋了。”

    王思宇这才放心下来,摇头道:“瑶瑶这孩子实在是太任性了,等她回来的,我非得狠狠教训她。”

    柳媚儿撇嘴道:“少来了呢,你哪能狠下心来,每次瑶瑶抱着你的脖子,你就喜欢得不得了,哪肯对她凶。”

    王思宇笑了笑,没有吭声,媚儿说的倒也不错,他确实对瑶瑶狠不下心来。

    叶小蕾一直站在旁边,见两人相处得竟然如此融洽,也十分高兴,脸上的笑意就更浓了些。

    柳媚儿拉着叶小蕾的手,一瘸一拐地走到沙发边坐下,伸手挽起裤管,却见那条秀气的小腿上,竟有一处青紫色的印记。

    叶小蕾吓了一跳,忙拿手捏了捏,柳媚儿立时发出一声痛呼,露出一副楚楚可怜的表情,不停地眨动着睫毛,里面亮晶晶地噙了泪水,险些掉落下来。

    叶小蕾顿时一阵心疼,不禁轻声教训道:“媚儿,怎么会撞得这样严重,你这笨丫头,也不知道小心些。”

    柳媚儿强忍住痛楚,抬手支起尖尖的下颌,笑嘻嘻地对着王思宇道:“哥,我妈这人最唠叨了。”

    王思宇笑了笑,摆手道:“傻丫头,小蕾阿姨那是心疼你,别不识好歹。”

    柳媚儿‘嗯’了一声,满脸幸福地道:“哥,这回我妈来了,看你还敢欺负我。”

    王思宇吓了一跳,忙皱眉道:“媚儿,别乱说话,小心我……”

    话音刚落,柳媚儿便捂嘴怯怯地笑,拿手推着叶小蕾的胳膊道:“妈,你看,他又在恐吓我了。”

    叶小蕾轻轻叹了口气,摇头道:“你这淘丫头,真是拿你没办法,不许你早恋是对你好,要听小宇哥哥的话,他是大好人。”

    柳媚儿做了个鬼脸,嘴巴轻轻撇了几下,伸出右手道:“大好人,去给媚儿拿罐可乐吧,我都快渴死了。”

    王思宇笑了笑,先去厨房,打开冰箱,从里面拿了可乐,递给柳媚儿,随后转身去了书房,翻箱倒柜地找出红药水,又拿了卷白纱,来到沙发边蹲下,刚想去擦,却觉得不妥,赶忙把药水递给叶小蕾,他站在一边,望着柳媚儿足踝处那条银色的脚链,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意。

    叶小蕾接过药水,小心地在那椭圆形的印记上涂了过去,低声抱怨道:“你这孩子,别的都还好,就是娇生惯养的,什么事情都做不好。”

    柳媚儿呲牙咧嘴地叫了两声,又伸手攀住叶小蕾的脖子,轻声道:“妈,看你说的,谁娇生惯养了,不信你问问哥,我都会洗衣做饭了。”

    王思宇只好点头道:“小蕾阿姨,媚儿确实很勤快,做菜也很好吃。”

    叶小蕾细心地帮柳媚儿把撞伤的地方缠好,笑着道:“你们两个在这坐着,我去收拾饭菜。”

    王思宇忙摆手道:“小蕾阿姨,媚儿,咱们晚上出去吃好了。”

    柳媚儿摇头道:“不成了,累死了,哪都不去了,就在家里吃好了,终于能够吃老妈做的饭菜了,翻身农奴得解放咯,以后再也不用做家务活了。”

    “懒丫头。”叶小蕾低低地啐了一口,刚想去厨房,忽地想起什么事情来,脸上忽地飞上一抹红晕,忙小心地进了柳媚儿的卧室,轻轻关上房门,过了五六分钟才推门出来,到厨房里忙碌起来。

    柳媚儿歪着脑袋盯着王思宇,过了半晌,才轻声道:“哥,毛衣都织好了呢,我去给你拿。”

    王思宇笑着点点头,伸出手来,把她从沙发上轻轻拉起,扶着柳媚儿慢吞吞地走进卧室。

    柳媚儿打开衣柜,从里面翻出一件漂亮的白毛衣出来,亲手帮王思宇换上,拿右手在各处试了几下,洋洋得意地道:“哥,怎么样,还是我厉害吧,不大不小,刚刚好呢,多合身啊!”

    王思宇笑着点点头,目光却忽地停滞下来,望着毛衣左下方刺着的一蓬兰草怔怔发呆,兰草的中.央,分明用玫红色的丝线绣出‘媚儿’两个字。

    ____________________

    明天下午去沈阳,三天时间,不过尽量保证更新。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