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三十五章 刘天成立功了

第三十五章 刘天成立功了2017-11-9 13:0:6Ctrl+D 收藏本站

    第250节    第三十五章      刘天成立功了

    清晨,天刚蒙蒙亮,枕头下面传出一阵剧烈的震动,王思宇被这该死的‘嗡嗡’声吵醒,伸手在枕头下面摸了半天,才掏出那只小巧精致的手机来,睁开左眼瞄去,却见是刘天成打来的,他顿时火冒三丈,接通电话后就低声吼道:“操!天成,你这不有病么,也不看看表,才几点啊就折腾人,刚刚六点钟,我了个去的……”

    刘天成此时正坐在办公桌前,左手拿着一个dv,看了又看,dv的镜头里,一对男女正在床上气喘吁吁地忙碌着,他嘿嘿地笑了笑,把dv随手丢在桌子上,转过身子,压低声音道:“王兄,大清早的,怎么这样大的火气,要不晚上我领你出去消消火?那个大富豪夜总会据说又招了不少靓妹,身材都很棒!”

    “要去你自己去,我没空!”王思宇没好气地道,接着懒洋洋地翻了个身,把被子踹到一边,露出两条粗壮的大腿来。

    刘天成笑了笑,把手机夹在肩头,拿着大茶缸走到饮水机旁,接了水,微笑道:“王大书记,别生气了,兄弟我错了,改天请你到家里来坐坐,让娜娜炒几个小菜,我向你斟酒道歉。”

    王思宇拿手在头上挠了半天,脑子才渐渐清亮起来,他轻轻叹了口气,嘿嘿笑道:“嗯,这还差不多,天成,你这电话打的可真不是时候,做梦刚刚摸到潘金莲的床边,眼看就要大功告成了,偏偏被你吵醒,你说你这家伙是不是该骂?”

    刘天成哈哈一笑,端着茶缸喝了一口水,悠悠道:“那是该挨骂,我向郑重你道歉,西门庆同志,这样吧,明晚上我再赔你个陈圆圆。”

    王思宇拿大脚丫子在腿上蹭了半天,摇头嘀咕道:“不是西门庆,昨晚上当了一夜的秦琼。”

    手机那边登时传来“咣当!”一声响,刘天成稍不留神,险些绊了个大跟头,手里的茶缸已经远远地甩了出去,里面的水泼了一地,他愣了半晌才喃喃道:“王兄,你这梦做得也太离谱了!”

    “嗯,是有点。”王思宇从床上坐起来,揉了半天的鼻子,才打了个哈欠道:“说吧,到底啥事,大早晨的扰人清梦,肯定有事情发生,你该不是又惹了什么麻烦吧?”

    刘天成尴尬地挠挠头,走到墙角,弯腰把茶缸拾起,放到长条沙发上,举着手机走到门边,拉开房门,向外看了看,便轻声道:“王兄,你们西山县有没有个叫史法宪的县委常委?”

    王思宇微微一愣,点头道:“有啊,他是统.战部长,前些日子被派到省党校学习来着,怎么突然提起他来了,你们两个熟悉?”

    刘天成嘿嘿笑道:“刚刚认识的,凌晨接到举报,我们出警抓卖.淫嫖.娼的,在一家宾馆里抓了二十多人,把他也给带回来了,这家伙喝得烂醉如泥,四点多钟才醒过来,审了快两个小时,刚才交代了真实身份,我一听是西山县的干部,就赶紧给你打个电话,看看怎么处理好。”

    王思宇笑了笑,低声道:“这个老史可真敬业,把统.战工作都做到小姐身上去了,算了,你们也别为难他了,罚点钱让他走吧。”

    刘天成悄声道:“好吧,有你这句话,钱也不必罚了,不过这事说来蹊跷,他好像是得罪了什么人,有个小姐拿dv把床上那点事都拍下来了,经过我亲自审讯,那两个小姐交代了,说是有人指使她们干的,事前给三千,办完事后给五千。”

    王思宇微微一愣,登时警觉起来,摸着下巴沉思良久,便轻声道:“天成,指使的人是谁,能查出来吗?”

    刘天成走回办公桌前,重新坐回椅子上,低声道:“查倒是能查出来,只是需要一点时间,不过你要是想销案,我劝你就不要再查下去,免得惹出其他事端。”

    王思宇点点头,皱眉道:“你说的也有道理,这事还有别人知道吗?”

    刘天成轻声道:“没有,只我自己知道,那人还是很精明的,酒醒了就把别的警员支开,只对我一个人讲了实话,直喊着被人陷害,央求我放他一马,以后交个朋友。”

    王思宇笑了笑,低声说:“好,天成,你这次立功了,这人很有用,你抓紧时间把事情处理妥帖,我这就去接他。”

    刘天成悄声道:“那你赶快过来吧。”

    王思宇‘嗯’了一声,点头道:“知道了,我这就过去。”

    挂断电话,他穿上衣服,到浴室洗漱一番,出来后,却见柳媚儿披头散发地从卧室里走了出来,她身上穿着碎花睡衣,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刚刚向前挪了几步,猛然看到王思宇,赶忙停下了脚步,抬手在头上胡乱捯饬了一番,露出一张青春靓丽的俏脸,笑嘻嘻地道:“哥,太阳从西边升起了,啧啧,今儿怎么起得这样早?”

    王思宇笑了笑,从兜里摸出一根烟来,掏出打火机点燃后,吸上一口,嘴里吐出淡淡的烟雾,轻声道:“媚儿,哥要出去办点事情,中午有可能不回来了。”

    柳媚儿‘噢’了一声,信步走到他的面前,伸出右手,一把将烟抢了过来,拿手指在王思宇的胸口轻轻点了点,一字一句地道:“哥,记得少喝酒啊,晚上早点回来,我叫妈妈做糖醋鲤鱼。”

    说完后,柳媚儿把烟掐灭,丢进烟灰缸里,扭着小屁股进了浴室,在关门时,还不忘给王思宇来了个轻飘飘的飞吻。

    王思宇摸着鼻子哑笑半晌,才摇头走了出去,下楼后,坐进桑塔纳,开车驶出小区,进了主道,向前进派出所方向驶去,省城就是热闹,虽然现在时间还早,路旁的营业网点多半都没开业,但大街上的车辆却依旧很多,密密麻麻的排成了几条长龙,王思宇驾车只开过两条路口,前面就出现堵车,他抬手看看表,心里有些焦急,连连按了几声喇叭,却无济于事。

    等了半晌,前面的奥迪车才缓缓地开动起来,行出十几米远,王思宇才无意中瞥到,前面一辆大卡车超车时,刮到了一辆红色的捷达车,虽然没有伤到人,却碎了一地的玻璃,两个司机正站在车边争论,旁边围了七八个路人,都抱着肩膀看热闹。

    二十几分钟后,到了派出所门前,王思宇没有下车,直接按了两声喇叭,把头探出车窗外,过了不到两分钟的功夫,就见刘天成陪着史法宪走了出来,王思宇开门下车,站在车边,和刘天成嘻嘻哈哈地闲扯了几句,随后冷冷地瞥了史法宪一眼,低声道:“老史啊,老史,让我说你什么好,大会小会地讲生活作风问题,你怎么还在女人身上栽跟头,真是太不像话了。”

    史法宪昨晚几乎是一夜未睡,形容憔悴,眼睛里布满了血丝,胡子拉碴,全然没了往日的领导派头,听了王思宇的数落后,他窘得有些无地自容,便尴尬地挠挠乱蓬蓬的头发,苦笑道:“王书记,我这绝对是被人陷害的呀,刘所最清楚了,有些人这是打算把我往死里整……”

    王思宇板起面孔,目光凌厉地瞥了他一眼,低低地‘哼’了一声,就扭头冲刘天成道:“天成,那就这样吧,给你添麻烦了,我先带老史回去,改天咱们再一起喝酒。”

    刘天成点头道:“王书记,您先忙,有事打个电话,我随叫随到。”

    王思宇点点头,转身坐进车里,放起一首轻柔舒缓的音乐来,他向来喜欢在周末睡懒觉,今天起来的早了些,只觉得头昏脑胀,心情不太愉快,也就没给史法宪笑模样。

    史法宪自知惹下大麻烦,多亏了王书记才化险为夷,否则那些证据落到县里或者记者手中,自己的前程就会化为乌有,头上这顶乌纱帽肯定要被摘了去,此时能够安然出来,已经在心里大念阿弥陀佛了。

    和刘天成打过招呼后,史法宪讪讪地钻进车里,关上车门后,长出了一口气,拱手道:“王书记啊,你这可是帮了我大忙了,不然这事可就闹大了,真没想到,他们会使出这种伎俩,实在是太阴险了,防不胜防啊。”

    王思宇笑了笑,将小车缓缓开了出去,低声道:“老史啊,到底怎么回事?”

    史法宪叹了口气道:“王书记,昨晚从西山县来了几个干部,非要请我出去喝酒,我推脱不过,就和他们出去了,当时是六个人点了四瓶五粮液,结果醉得一塌糊涂,醒来的时候,已经光着身子躺在宾馆的床上了,身上还有个女人在动,我一时鬼迷心窍,就没坚持住原则,和她一起动了起来,可没想到被人偷拍了不说,还让警察给逮住了,原本以为是仙人跳,可仔细一想,这是有人在整我啊。”

    王思宇点了一根烟,轻声道:“老史,你到底得罪谁了,对方怎么会设计陷害你?”

    史法宪冷笑了几声,低声道:“王书记,你应该能想到的,我为什么会被派到省党校来,还不是因为在常委会上支持了曹县长,其实我也很无辜啊,二胖被曹县长说服了,她到我家撺掇了好多次,架不住这些年的交情,我就跟着支持了老曹几次,可没想到被弄到省党校不说,他们还用这么龌龊的手段来对付我,只要他们拿到dv,掌握到证据,我这官也就当到头了,真没想到,他钱雨农也太狠了点。”

    虽然早就想到了这一点,王思宇还是皱眉道:“钱书记?不会是他吧?他哪里会做这种事情,不可能,我觉得不像。”

    史法宪摇头道:“就算不是他指使的,也和他身边的人离不了干系,有些人是很会看领导脸色的,这种事情,根本不用点明,自然有人抢着去干,别人不说,就那个赵大富,他就能干出这事来,昨晚喝酒的人里,就有个和他私交甚密,当时我没有在意,现在想想,八成是那小子干的。”

    说完,他掏出手机,拨了几个电话,在一番闲聊之后,史法宪低低地骂了一句,随后摇着手机道:“没错,肯定是税务局那个姓刘的科长干的,昨晚上喝醉以后,是他在送我的,这小子据说和赵大富是磕头弟兄,关系铁着呢,他能当上科长,赵秃子出力不少。”

    王思宇眉头紧锁,不再吭声,他开着车来到一家早餐店,两人吃了四屉小笼包,喝了两碗蛋汤,见史法宪坐在椅子上直打瞌睡,王思宇便招呼他走了出去,先把车子停好,两人穿过马路,去了对面那家洗浴中心,泡了澡,史法宪困得厉害,躺在池子里面就睡着了,一时间鼾声如雷,王思宇没有叫醒他,擦了身子,独自到二楼幽暗的大厅里,找了个位置躺下,也睡了个回笼觉。

    这一觉睡得香甜无比,醒来时,已经到了晌午时分,只是休息大厅的窗帘挡得严实,屋子里见不到一丝光亮,依旧漆黑一片,王思宇刚刚睁开眼睛,就见面前站了个瘦高的身影,倒吓了一跳,定睛瞧去,却是史法宪,他手里握着半瓶冰红茶,正笑眯眯地望着自己,王思宇摆手道:“老史,你这家伙不去睡觉,站在这里干嘛。”

    史法宪把腰弓得很低,如同大虾米一般,垂眉顺目地道:“王书记,我把二胖叫来了,她在饭店里订了位置,中午我俩做东,感谢您在关键时刻拉了我一把,也算庆祝我躲过一劫。”

    王思宇坐直了身子,微微皱眉,脸上露出不悦之色,低声道:“好你个史法宪,这种事情瞒都瞒不住,你怎么还满世界嚷嚷,要去你只管自己去,别把我捎上,我可告诉你,外面要是传出什么闲话出来,你自己去解释好了,我王思宇是概不认账的。”

    史法宪赶忙悄声道:“王书记,您放心,二胖是绝对不会出卖我的,她这人嘴巴紧,心眼多,这种事情,她肯定不会往外张扬。”

    王思宇沉吟半晌,才轻轻叹了口气,跟着他下了楼,换上衣服,两人横穿了马路,坐进车里,直接开到建设大街上的悦来饭店,远远就见宣传部长郑岚站在门口,正向这边观望,她身子矮胖肥大,极好辨认,王思宇把车子停好后,郑岚已经快步走了过来,笑眯眯地拉开车门,轻声道:“王书记,您好,今天的事情可多亏您了,不然老史就完了。”

    王思宇下了车,摆手道:“没那么严重,再说大家都是自己人,客气的话就不必提了。”

    在车前闲聊了几句,王思宇便在两人的陪同下进了饭店,坐电梯上了十五楼,包房里已经点好了一桌子丰盛的酒菜,三人先是东拉西扯地闲聊了一会,便端起酒杯开怀畅饮,郑岚虽是女流之辈,酒量却不可小觑,连连敬酒,王思宇自然是来者不惧,转眼间,就下了一瓶白酒,正聊得欢畅时,手机忽地响起,王思宇接了电话后,半晌没有吭声,过了好一会,才点了一根烟,轻声道:“刚才市纪委的人打了电话过去,说接到群众举报,有西山县委的干部在宾馆叫小姐过夜,问派出所那边接警后有没有抓到。”

    史法宪听后倒吸了一口凉气,与郑岚对视一眼,轻声道:“真毒啊,把举报电话打到派出所和市纪委两个单位,这是真要将我置于死地啊。”

    郑岚叹了口气,举起杯子站起,低声道:“王书记,派出所那边不会出问题吧?”

    王思宇笑了笑,点头道:“没事,已经解决了。”

    史法宪总算放下心来,也端着杯子,与郑岚一起敬了酒,三人又喝了二十几分钟,各自说了些豪言壮语,酒足饭饱之后,便下了楼,在饭店门口告别。

    史法宪望着王思宇驾着小车驶远,仍旧不住地挥手道:“王书记,你慢点开。”

    郑岚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表情变得黯淡下来,转头瞥了他一眼,低声道:“dv里的内容,你亲眼看那所长删了吗?”

    史法宪嘴里喷着酒气,扭头反问道:“要是换做你,会删掉吗?”

    郑岚默然半晌,才摆手道:“算了,不想了,但愿是个明主吧。”

    史法宪快步奔到蓝白相间的栅栏边,蹲在地上吐了起来,过了半晌,他才缓缓站起,双手用力拉扯着栅栏,大声喊道:“没关系,他年轻,肯定有前景,二胖,你不要怕,有什么可怕的……”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