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三十六章 天鹏危机

第三十六章 天鹏危机2017-11-9 13:0:7Ctrl+D 收藏本站

    第251节    第三十六章    天鹏危机

    中午喝了酒,脑子就有些晕晕的,王思宇把车窗缓缓摇开,把衣领也解开两粒,经冷风一吹,头脑就清醒了许多,车子也开得稳当了些,他点了一根烟,把车速放得很慢,拐过十字路口,就来到文化街上,道边出现许多书摊,王思宇临时起意,便把桑塔纳停在路边,下车后挨个书摊走了过去,不一会的功夫,手里就多了几本花花绿绿的杂志,刚刚交了钱,就听身后有人轻声唤道:“王主任?”

    王思宇扭头望去,却是杨洁,自从上次媚儿过生日,两人已经许久未见了,杨洁的模样倒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改了发型,以往是一头披肩长发,现在剪成了短发,显得秀气整洁,她身上穿着红色的羽绒服,下身穿着牛仔裤,脚下瞪着黑色的皮靴,怀里抱着一摞书,正抿嘴微笑着注视着王思宇,眼睛里带着一丝惊喜的笑意。

    王思宇转身走到她面前,上下打量了杨洁一番,就笑着说:“杨洁,好巧啊,你怎么会在这里,是来买书的吗?”

    杨洁伸手拂了下额前秀发,轻声道:“是的,王主任,我刚从书店下来,离了老远就瞧见了您,忙过来问好。”

    王思宇把手里的几本杂志卷了起来,嘿嘿笑道:“你倒是眼尖,这是打算去哪,回家吗?”

    杨洁微笑道:“我先去趟银行,给哥哥家里汇些钱,再去办事处,外面租房太贵,黄总让我搬到办事处来住了,房间虽然小了点,但很安静,白天忙完了,晚上就可以专心进修了。”

    王思宇点头道:“雅莉有时还是很通情理的,你跟着她好好干。”

    杨洁‘嗯’了一声,轻声道:“以前我对她有偏见的,可相处久了才知道,黄总为人特别好,她是面冷心热,刀子嘴巴菩萨心肠。”

    王思宇笑了笑,摇头道:“你也别唱赞歌,她这人我是最了解的,优点很多,缺点也不少。”

    杨洁听了就怯怯地笑,轻声分辩道:“王主任,人无完人嘛,我就觉得黄总是非常优秀的人了。”

    王思宇拿手指了指她,微笑道:“你现在倒是帮着她说话了,忘记当初和她吵得面红耳赤的时候了?”

    杨洁抿嘴笑道:“我那时候是真不懂事,做事太冲动了,现在好多了呢,跟着黄总学了很多东西。”

    王思宇笑着摆摆手,轻声道:“走吧,正好没事,我开车送你,顺便到办事处坐坐。”

    杨洁说了声‘好’,就大大方方地跟着王思宇上了车,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关上车门后,就扭头笑道:“王主任,听黄总说您调到西山县去了,是真的吗?”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体制内的人总是在各地跑来跑去的,只要调令一到,想不走都不成啊。”王思宇笑着感慨了一句,就发动了车子,先去了趟建行的营业厅,又载着杨洁来到了天鹏乳业设在玉州的办事处。

    车子停到院里,见几辆天鹏乳业的送货车整齐地停在院子中央,四五个穿着天蓝色工作服的人正站在车边闲聊,瞧见杨洁从桑塔纳下来,就有人吹了口哨道:“杨助理回来啦。”

    杨洁却没有搭理他们,从车后绕过来,笑盈盈地站到王思宇的身边,轻声道:“这些师傅嘴贫着呢,没事就爱瞎逗人,其实心眼都不坏。”

    王思宇下了车,就见西侧的墙边停着那辆皇冠车,就笑着说:“雅莉还真是敬业,周末也没有歇着。”

    杨洁点头道:“黄总是不折不扣的工作狂,每天都忙到很晚,最近几家乳品企业在省城斗得厉害,她更没了休息时间,这两个月下来,都瘦了六斤,让人看得心疼。”

    王思宇微微皱眉,不再说话,跟着杨洁上了楼,直接敲开了黄雅莉的副总裁办公室,却见她正抱着电话和人争吵,王思宇坐在沙发上等了足足五分钟,才见她‘啪’地把话筒摔到机座上,揉了半天的前额,才低声道:“这些经销商,真是见利忘义,没有半点良心。”

    说完后,她从椅子上站起,走到墙角,从冰箱里拿出一盒酸奶,放到茶几上,轻声道:“小宇,正好你来了,咱们好好商量一下,我是看明白了,公司大事上,还得你来拿主意。”

    王思宇笑了笑,摆手道:“雅莉,你少给我灌**汤,我说过不干涉,就决计不会再管。”

    黄雅莉抬手轻轻推了他一下,乜眼道:“当官了不起啊,还拿捏起来了。”

    王思宇嘿嘿一笑,摸起茶几上的盒装酸奶,撕开包装,把粘稠的酸奶倒进杯子里,闭着眼睛品上一口,点头道:“口感不错,酸甜适口,干物质含量很高啊,看起来是加了无抗奶粉。”

    黄雅莉‘扑哧’一下笑出声来,坐在他旁边,点头道:“到底是在车间干过,就是不一样,快成小半个专家了。”

    王思宇笑了笑,点头道:“你还别说,就车间里那套活,除了李大能耐外,还真没几个能比得了我。”

    黄雅莉抱肩叹了口气,轻声道:“小宇啊,你要是不当官多好,直接来天鹏掌舵,我也不用像现在这么累了。”

    王思宇微微一愣,把酸奶放在茶几上,皱眉道:“怎么,和书明又起冲突了?”

    黄雅莉摇摇头,轻声道:“那倒没有,他现在只抓生产,销售的事情一直不过问,都放权给我了。”

    王思宇笑了笑,语气舒缓地道:“雅莉啊,刚才在车上听杨洁提起公司的近况,她说最近几家乳品企业在打价格战,是这样吗?”

    黄雅莉点点头,低声道:“的确如此,现在公司的销售很被动,我们被拖到价格战里来了,现在华西也和很多城市一样,纯奶的价格卖不上水价,形势越来越严峻了。”

    王思宇的表情变得严峻起来,从兜里摸出烟盒,丢在茶几上,抽出一根烟,点上后吸了一口,嘴里吐出淡淡的烟雾,沉吟半晌,才轻声道:“你仔细讲下,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黄雅莉摇头道:“现在的情况是,那几家大的上市公司都已经完成了跑马圈地,现在开始用终端产品低价冲击市场,大肆促销特价买赠高返利,这让我们不得不被动应战,可他们是上市公司,拥有品牌优势,更拥有强大的融资能力,他们可以采取以亏损的方式占据市场,在挤垮竞争对手,形成局部垄断后再提升价格,最近一年里,国内已经有三十多家乳品企业被兼并,这个行业最终走向已经成为定局,就是高度垄断,作为地方企业,我们没有太大的发展机会,只能尽力延缓这一进程。”

    王思宇弹了弹指间的烟灰,转过身来,低声道:“雅莉,你是不是太悲观了?”

    黄雅莉缓缓走到办公桌边,从烟盒里抽出一根女士型香烟,点燃后轻轻吸了一口,转过身来,倚在桌边,摇头道:“问题不止这些,做渠道的中间商利用乳业的相互撕杀,坐享渔利,商场的堆头费上架费pop宣传费管理费dm单邮报费条码费进场费等等名目繁多的苛捐杂税,居高不下,无形中增加了大幅的销售成本,偏偏原料价格上涨,产品价格却一降再降,虽然我们加强了内部管理,积极地开源节流,加强成本控制,但还是没有办法从根本上解决问题,最乐观的估计,或许明年下半年,天鹏乳业就会出现严重亏损。”

    王思宇皱眉狠吸了几口烟,把半截烟头用力地戳在烟灰缸里,背着手在屋子里走了几步,便来到窗前,望着院子里徐徐开进的一台送货车,低声道:“你们有什么应对方案?”

    黄雅莉迟疑了下,低声道:“目前来看,最佳的选择就是适时退出这块市场,重新确立投资方向,好在两家实力强劲的乳业集团看中了天鹏纵横,都有兼并收购的意向,其中尹利乳业的诚意最大,他们公司总部已经打过三次电话了。”

    王思宇转过身来,沉声道:“那就谈吧,早谈早主动,既然市场已经确立了方向,就不能逆势而为,只要手里有现金,不怕找不到好项目。”

    黄雅莉点头道:“我和书明也是这个意思,只是有些舍不得,就像把亲手养大的孩子卖出去一样,心疼得厉害。”

    王思宇笑了笑,摇头道:“商场如战场,不能感情用事,舍不得也得舍,必要的时候,要有壮士断腕的勇气。”

    黄雅莉轻轻叹了口气,低声道:“也只有如此了。”

    两人又聊了一会,王思宇便伸了个懒腰,从沙发上站起,出了办公室,到杨洁的房间里转了转,打听了下她的学习情况,以及杨慧慧家里的现状,便起身离开,杨洁和黄雅莉将他送到门口,看着王思宇驾车消失在车流之中,黄雅莉轻轻叹了口气道:“这公司的名字还是小宇起的,想必他此刻的心里也不好受。”

    回到家后,王思宇的确情绪不佳,晚上只吃了半碗饭,便回到了卧室里,躺在床上,回想着当初筹建天鹏乳业时的情景,心里颇有些感慨,不知不觉中,便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正睡得香甜时,鼻子却一阵阵地发痒,忍不住打了个响亮的喷嚏,抬眼望去,却见柳媚儿正趴在身边,拿着发梢在自己脸上轻轻拂动着,王思宇笑了笑,抬手捏着她那尖尖的下颌,轻声道:“媚儿,别淘气,让哥安静一会。”

    柳媚儿却笑嘻嘻地盯着他,悄声道:“哥,你是不是心情不好?”

    王思宇有气无力地道:“是有那么一点点,不过没关系,睡一觉就没事了。”

    柳媚儿飞快地向门边瞟了一眼,接着伸出一双纤纤玉手,揽住王思宇的脖子,把小嘴凑到他的耳边,悄声道:“哥,咱们打个‘啵’吧!”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