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三十七章 难题

第三十七章 难题2017-11-9 13:0:9Ctrl+D 收藏本站

    第252节    第三十七章    难题

    “打啵?”

    居然会有这等好事?王思宇像被打了鸡血一样,立时精神起来,抬手摸了摸下巴,双眼瞪得溜圆,盯着媚儿那清亮的眸子,小巧挺翘的鼻梁,娇艳欲滴的薄唇,心中大乐,扳过她那青春靓丽的俏脸,撅着嘴巴便亲了过去,却没有料到,竟啄了个空,反被柳媚儿拿手轻轻推了回去,王思宇不禁为之气结,皱着眉头低声抗议道:“媚儿,不是你说要‘打啵’的吗,怎么出尔反尔啊?”

    柳媚儿嘻嘻一笑,拿着一根葱郁手指,轻轻点着王思宇的嘴巴,一字一句地道:“大色狼,我就知道会这样,一提起‘打啵’,你马上就会原形毕露。”

    “你真聪明,居然敢耍我!”王思宇笑了笑,猛然抬起头来,张嘴就叼住那根白皙细腻的手指,望着她那含羞带怯的娇俏模样,忍不住心中一荡,翻过身来,把柳媚儿压在身下,一脸坏笑地望着她,含着那根柔腻纤白的食指轻轻吸吮起来,口中砸然有声。

    柳媚儿显然没有做好准备,当场愣住了,过了半晌,才羞惭惭地抽回手指,呐呐道:“哥,你现在心情好点了吗?”

    王思宇忙把头摇成波浪鼓,低声道:“没好,一点都没好,除非……”

    “大坏蛋,就知道占人家便宜!”

    柳媚儿握起粉拳就在王思宇的胸口轻轻擂了一下,随后颤动着睫毛闭上眼睛,扬起尖尖的下颌,俏脸上飞上一抹酡红,煞是好看。

    王思宇微微一愣,望着那娇艳欲滴的薄唇,低下头去,轻柔地亲了一下两下三下……

    他终究还是没有抑制住唇边的诱惑,歪着脑袋用力亲了过去,轻轻撬开了柳媚儿雪白的贝齿,递过舌头,深情地吻了起来。

    柳媚儿先是下意识地推搡了几下,没过多久,就开始生涩地回应,两只小手抵在王思宇的胸前,无力地抓挠着,呼吸变得局促起来,窄窄的双肩微微发抖,前胸如波浪般起伏不定。

    过了好一会,她终于努力地挣脱了纠缠,咯咯笑着推开王思宇,翻过身去,双手捧着滚烫的双颊,颤声道:“哥,这回该好了吧?”

    王思宇嘿嘿地笑了笑,探过头去,把嘴巴凑到她的耳边,悄声道:“当然好了,好得不能再好了。”

    柳媚儿‘嘻嘻’一笑,转过身来,一把抱住他的腰,把头深深地埋在王思宇的怀中,声若蚊蝇地道:“哥,那以后心情不好的时候,媚儿就陪你‘打啵’好不好?”

    王思宇心中一荡,忙低头道:“好是好,只是……”

    柳媚儿扬起一张俏脸,眸光温柔似水,含情脉脉地望着王思宇,悄声问道:“只是什么?”

    王思宇摸着鼻子笑了笑,低声道:“只是……媚儿,哥现在天天都想要坏心情了!”

    柳媚儿忙把头转向一边,气哼哼地推了他一把,悄声道:“讨厌吧你就,好啦,快去书房吧,妈妈怕你夜里饿得慌,又给你热了饭菜,再不去吃,一会又凉了。”

    经她这一提醒,王思宇还真觉得有些饥肠辘辘,便笑着坐起,转身去了书房,推开房门后,就见书桌上摆着几道菜,盛着满满的一大碗米饭,还都冒着腾腾热气,王思宇登时胃口大开,拉了椅子坐下,摸起碗筷,开始专心吃饭。

    刚刚吃了几口,只听房门发出‘吱呀’一声脆响,柳媚儿也溜了进来,她倚在王思宇的斜对面,拿手支着尖尖的下颌,静静地看他用餐,神情极为专注,见王思宇吃得香甜,她吃吃地笑了几声,伸出白皙如玉的右手,从盘子里捏了一小段腊肉送到他的嘴里。

    王思宇望着那张笑魇如花的俏脸,吃得极为酣畅,只一会的功夫,就如同风卷残云一般,把两盘子的菜一扫而光,放下碗筷,竟情不自禁地打了个饱嗝,惹得柳媚儿莞尔一笑。

    柳媚儿收拾了饭菜,再次进了书房,两人又纠缠在一起闹了起来,直到听到客厅里传来轻轻的脚步声,二人才慌忙停手,各自捧着一本书,‘哗啦啦’地翻着页,眼角的余光却一直在嬉戏追逐,没有分开片刻。

    轻柔的脚步声转眼间就来到门外,停了三五秒的功夫,房门便被轻轻推开,叶小蕾穿着一件雪纺吊带睡裙走了进来,她把手里的茶杯轻轻放在桌子上,便瞥了二人一眼,柔声道:“媚儿,先回去休息吧,我和你小宇哥哥有事情要谈。”

    柳媚儿‘喔’了一声,撅起嘴巴,不情不愿地挪到门口,却迟迟不肯离开,倚在门边做了个鬼脸,眯着眼睛,双手放在胸前,向王思宇的方向抓来抓去,却被叶小蕾无意中瞄到,狠狠瞪了她一眼,柳媚儿忙吐了下小舌头,笑嘻嘻地溜了出去,客厅里响起一阵甜美清脆的歌声。

    叶小蕾拉了椅子,坐在王思宇的对面,苦笑着摇头道:“媚儿这丫头,真是越来越淘气了。”

    王思宇笑了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轻声道:“小蕾阿姨,我倒是觉得,媚儿现在越来越懂事了,很善解人意。”

    “喔?”叶小蕾转过头来,若有所思地望了他一眼,稍稍侧过身子,跷起二郎腿,似是漫不经心地问道:“小宇啊,你今年有二十七了吧?”

    王思宇点头道:“小蕾阿姨真是厉害,眼光独到,一猜就中。”

    叶小蕾嫣然一笑,左臂扶着椅背,柔声道:“应该有女朋友了吧?”

    王思宇心里陡然一沉,已然清楚了叶小蕾的意思,他脸上露出一丝尴尬的笑意,摸着手里的白瓷茶杯,轻声道:“有了,不过她年纪还小,和媚儿差不多大,在公安大学读书。”

    叶小蕾抬手拂了一下秀发,微笑道:“其实不必问就该知道,你这样年轻就事业有成,长得又很帅,喜欢你的女孩子一定很多嘛,她一定很优秀吧?”

    王思宇闷头喝了口茶,嘴里苦苦的,他抬手挥走一只在眼前乱转的飞虫,把茶杯轻轻放到书桌上,拿白纸罩住杯口,低声道:“是我老师家的女儿,虽然调皮了些,但心地很善良,我答应过老师,要照顾她一辈子。”

    叶小蕾叹了口气,似笑非笑地望着王思宇,柔声道:“这样啊,那实在是太可惜了,其实媚儿一直都很喜欢你的。”

    王思宇笑了笑,伸手在前额上用力抹了两下,点头道:“我知道,其实我满喜欢媚儿的,我会对她好的,阿姨请放心。”

    叶小蕾微微皱起眉头,低声道:“小宇啊,媚儿小,不懂事,不过我作为母亲的,是要为她的幸福着想,当然了,你在我们母女最危难的时刻伸出过援手,我们是会感激你一辈子的,只是我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有个好归宿,她的男朋友一定不能太花心,要专心对她好。”

    王思宇默然半晌,咳咳地咳嗽两声,摸着下巴道:“小蕾阿姨说的对,我这人有点花心,不适合做好丈夫。”

    叶小蕾笑了笑,柔声道:“你很坦白,其实权力金钱和女人,都是有野心的男人追逐的目标,这点我很理解,不过,我希望媚儿不再受到伤害,所以希望你们能够保持兄妹的关系。”

    王思宇笑眯眯地点点头,摆手道:“小蕾阿姨请放心,我们一直都是这种关系,会保持下去的,我是绝对不会伤害媚儿的。”

    两人对视半晌,叶小蕾幽幽地叹了口气,点头道:“我相信。”

    王思宇轻轻舒了口气,正想说话时,一只细小的飞虫却忽地钻进左眼,他赶忙拿手去揉,眼泪却淌了下来,叶小蕾见状忙道:“别揉,眼睛会肿的。”

    说完走过来,蹲下身子,拿手轻轻翻开他的眼皮,瞄着眼仁上贴着的黑点,檀口微微撑开,徐徐向里吹气。

    王思宇正难过间,目光陡然落在叶小蕾的胸前,那白皙细腻的肌肤就在眼前晃动,顺着深深的乳.沟望去,一对丰.挺的乳.房竟露出大半,如同两只硕大的鸭梨,在眼底轻轻晃动,他登时觉得口干舌燥,嗓子里仿佛冒了烟,‘咕咚’一声吞了口水下去,正意乱神迷间,左眼皮一松,叶小蕾笑吟吟地站起,柔声道:“好了,已经出来了。”

    王思宇笑了笑,点头道:“谢谢小蕾阿姨。”

    叶小蕾微笑着摆摆手,走到窗边,把敞开的窗子关上,走回椅边坐下,轻声道:“小宇,晚上回来的时候有些闷闷不乐,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王思宇轻轻叹了口气,便把天鹏乳业目前面临的困境讲了一遍,并坦言这是自己在青羊县挂职做副县长时一手抓起来的企业,感情很深,如今面临被兼并的局面,心里很不好受。

    叶小蕾听得很认真,不时地点点头,等王思宇讲完后,她沉吟片刻,便微笑道:“小宇,天鹏乳业我听说过,这家乳品企业在省内的食品行业里还是有一定知名度的,而且这几年的媒体对乳品产业的报道很多,这是个朝阳产业,应该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企业总有面临危机的时刻,有时甚至会让人生出绝望之感,这都很正常,但危机中也有机遇,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还是不能轻易放弃,再说了,乳品企业事关三农问题,相信政府方面也不会漠视不理,可以考虑借助外力来解决,不管怎么说,问题都是暂时的,情况或许还没有糟糕到那种地步,这样吧,如果你能信任小蕾阿姨,就让我过去帮忙,看看有没有办法可以帮助你解决这个难题。”

    王思宇沉吟半晌,点头道:“小蕾阿姨,你说的也有一定道理,我对天鹏乳业的近况不是很清楚,目前了解到的情况也都只是从雅莉那里听来的,或许不够全面,这样吧,既然您肯帮忙,那自然是大好事,我这就跟他们说说。”

    接着,王思宇从椅子上站起,摸着手机走到窗边,分别给张书明和黄雅莉打了过去,张书明自然是没有任何意见,无论王思宇如何说话,他都没口子的答应,黄雅莉那边也没有遇到阻力,她这段忙得心力交瘁,巴不得能有能人来帮忙分担压力,但在听说来人是柳媚儿的母亲时,她还是忍不住借机调侃了王思宇几句,碍于叶小蕾在房间里,王思宇没有和她争辩,在把事情敲定后,便笑呵呵地挂了电话,转身道:“小蕾阿姨,都说好了,您作为总裁特别助理,月薪六千,周一就可以到天鹏上班。”

    叶小蕾笑盈盈地站起来,摆手道:“小宇,既然都不是外人,薪水就不必拿了,谢谢你的信任,请你放心,我会努力去工作,当然了,如果确实是大势所趋,没有回旋余地,我也不会坚持己见,该转让还是要转让的。”

    王思宇也笑着站起,点头道:“小蕾阿姨,你放心大胆去做,遇到什么困难,可以随时给我打电话,我会做你坚实的后盾。”

    叶小蕾的眸光里瞬间闪过一丝赞赏之色,稍纵即逝,她抿嘴笑了笑,点点头,便伸出削尖的手指,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王思宇站在屋子里,低头踱了几步,就也关上灯,进了浴室,先是在浴盆里放了热水,随后脱了衣服躺了进去,身子泡在温水之中,脑海里却回想起刚才谈话时的场景,很显然,叶小蕾将是横在他与柳媚儿之间的一道障碍,她已经表明了态度,是绝对不会接受自己和媚儿交往的,所以,事情变得有些麻烦。

    但王思宇却并不怪她,这位成熟美妇实在是有着非凡的魅力,让人无法心生恶感,她总能在不经意间,便流露出妩媚风情,那种迷人的风韵实在是太过诱人,让他滋生出想要犯罪的念头,当然,那是不现实的。

    王思宇轻轻叹了口气,闭上眼睛,眼前又出现了那一幕,清亮的水从她的秀发上洒落,顺着光滑柔美的后背蜿蜒而下,沿着纤腰翘臀一路向下,经由那双修长匀称的美腿洒落在地,而她转头错愕的刹那间,那张漂亮的鹅蛋脸上,水眸中浮现出的那种迷茫之色,也有着超乎寻常的美丽。

    是抓大放小,还是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呢?这实在是个棘手的难题,王思宇往胸口浇了些水,双手用力地搓着脸,不禁喟然叹息道:“她们为什么是母女呢?真是头疼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