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三十八章 少奶奶

第三十八章 少奶奶2017-11-9 13:0:10Ctrl+D 收藏本站

    第253节    第三十八章      少奶奶

    周末的早晨,吃过早饭后,王思宇就懒洋洋地回到卧室,躺在床上看杂志,信手翻了两本,里面都是些不着边际的花边新闻,还有些自怨自艾的爱情故事,实在是令人打不起精神来。

    信手翻了一会,他把杂志丢到一旁,转身从床头柜的烟盒里抽出一根烟,点上后抽了两口,便轻轻翻了个身,再次摸起一本杂志,只翻了几页,门口便响起了清脆的敲门声,王思宇忙把杂志丢到一边,转身从衣架上摸过衬衫,穿上后系了两粒扣子,扭头喊道:“请进。”

    果然不出所料,开门进屋的是叶小蕾,她穿了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装,里面是件白色小衫,叶小蕾的确算得上是天生丽质,即便是穿上这样的正装,也无法遮掩她曼妙优美的腰身曲线,胸前饱.满,双腿修长,而那张漂亮的鹅蛋脸上,带着自信的微笑,于妩媚的气质中,更多出一份庄重典雅。

    王思宇掀开被子,转身坐在床边,笑吟吟地打量着面前的美貌少妇,轻声道:“小蕾阿姨,您今天真漂亮,这是要出门吗?”

    叶小蕾点点头,微笑道:“小宇,忘记昨晚说过的事情了吗?咱们这就去天鹏那边瞧瞧去吧,早点熟悉下情况也好。”

    王思宇笑着摆手道:“小蕾阿姨,不用那么急,我周一上午送你过去,下午再返回西山。”

    叶小蕾微微一笑,柔声道:“还是早点过去好些,左右在家里也是闲着,不如尽快进入工作状态,要知道,我可是闲了一年多呢,在里面闷得发慌,很想早点做事情。”

    王思宇见她坚持,只好点头笑道:“那样也好,小蕾阿姨,真是不好意思,您刚刚回来,还没休息上两天,就又要操心劳力了。”

    叶小蕾笑着摆手道:“小宇,能为你做些事情,阿姨是很高兴的,你千万别见外,这都是应该做的。”

    王思宇不再客气,笑了笑,就起身换了衣服,跟着叶小蕾走了出去,来到客厅里,却见柳媚儿正斜倚在沙发上,手里捧着遥控器,‘咯咯’地笑个不停,她穿得极少,上身穿了件白色t恤,下身只穿了条米黄色的小短裤,两条白皙光滑的**都齐.根露在外面,叶小蕾瞥了女儿一眼,不禁微微皱眉,轻声呵斥道:“媚儿,以后哥哥在家的时候,不许穿得这么少,都这样大了,怎么还不懂事!”

    柳媚儿却嘻嘻地架起二郎腿,手里摆.弄着遥控器,满不在乎地道:“妈,你管得也太严了点吧,这可是在家里啊,穿多穿少有什么关系,哥又不是外人,想看就让他看呗!”

    “这死丫头,说的是什么疯话!”

    叶小蕾被她顶撞,脸色登时一变,一股火生出来,叉腰就走了过去,刚要发作,王思宇却忙走了过去,拦在两人中间,微笑道:“媚儿,快听小蕾阿姨的话,赶紧回屋换衣服,咱们一起到外面转转,哥中午领你去吃过桥米线。”

    柳媚儿却连连摆手,拉长声音道:“哥,好不容易才赶上周末,我才不去呢,你们快去那个什么鹏公司吧,回来时别忘记帮我买些话梅,最近老馋话梅了,看到就想买……”

    叶小蕾无奈地叹了口气,摇头道:“媚儿,你这丫头,就知道贪吃。”

    柳媚儿捂着耳朵抗议道:“妈,你也太能唠叨了,真让人受不了。”

    王思宇笑了笑,伸手在叶小蕾的后背轻轻推了推,低声劝道:“小蕾阿姨,我们下楼吧,不要和媚儿一般计较,她不懂事的时候,倒跟个小孩子差不多。”

    叶小蕾不好再说话,瞪了柳媚儿一眼,气哼哼地向门口走去,换了鞋子,推门走了出去。

    柳媚儿趁机白了王思宇一眼,悄声抱怨道:“哥,你最没良心了,谁是小孩子啊……小孩子你还好意思亲?”

    王思宇忙把手指放到嘴边,向门外努努嘴,悄声回道:“嘘,别让真正的小孩子听到!”

    柳媚儿听了‘咯咯’地笑了起来,伸手从沙发上摸起一个粉红色的软垫丢了过来,低声道:“讨厌,不许编排我妈!”

    王思宇嘿嘿一笑,接住软垫,拿左手食指顶着它,转了十几圈,抬起右手轻轻一拍,软垫又旋转着飞了回去。

    柳媚儿忙一低头,躲过偷袭,刚要还击,却发现王思宇早已换了鞋子溜了出去,她不禁抿嘴笑道:“大坏蛋,等回来再跟你算账。”

    两人下楼后坐进小车里,王思宇发动车子,缓缓驶出小区,进了主道,他一边开着车,一边拿眼角的余光在那张漂亮的鹅蛋脸上瞄来瞄去,一时间心情大好,车子也就开得飞快,没过多久,就来到了天鹏乳业的办事处。

    把车子停好后,王思宇带着叶小蕾进了办公室,黄雅莉赶忙放下手头的活,极热情地从办公桌后绕过来,与叶小蕾握了手,抿嘴笑道:“叶小姐是吧,我代表天鹏公司欢迎您的到来。”

    叶小蕾嫣然一笑,柔声道:“黄副总裁,不要客气,以后就要在您的领导下工作了,还请黄副总裁多多关照。”

    黄雅莉松了手,摇头笑道:“叶小姐客气了,您可是钦差大臣,我可不敢领导您,这天鹏公司真正的后台老板啊,就是站在您身边这位。”

    王思宇赶忙挥手道:“雅莉,别乱讲话,我哪里是什么后台老板,你们天鹏乳业给过我一分钱嘛?”

    黄雅莉笑了笑,乜视着王思宇,打趣道:“呦,想要钱啊,那太简单了,你说个数,我这就去给你取。”

    王思宇忙摆手道:“算了吧,我怕你举报我贪污受贿。”

    “知道就好,你敢接我就敢举报,别忘了,咱们可是一生的敌人。”黄雅莉抿嘴一笑,把两人让到沙发上,转身拿杯子泡了茶,放到茶几上,接着也拉了椅子坐过来,微笑着与叶小蕾攀谈起来,向她简单介绍了下公司现在的运营情况,两个女人轻声地交谈起来。

    王思宇在旁边听了一会,便转身走到窗前,点了一支烟,趴在窗口,望着外面天空中升起的一对风筝,那是一对纸鸢,在两根长线的牵引下,在半空里忽高忽低地飘动着,远处传来几个孩子欢快的笑声,正看得入神时,手机忽地响了起来,他看了下号码,却是廖景卿打来的,赶忙快步出了办公室,来到卫生间里,接通电话,却听手机里传来瑶瑶奶声奶气的声音:“舅舅,舅舅,我是瑶瑶。”

    王思宇笑着道:“听出来了,我的小宝贝。”

    瑶瑶兴高采烈地道:“舅舅,舅舅,你猜我在哪里啊?”

    王思宇凝神听去,只听到耳畔传来一阵‘哗哗’的水声,便知道她在海边,就笑着回道:“瑶瑶,舅舅猜猜看啊,你一定是在大海边,正在看美人鱼,对不对啊?”

    瑶瑶不禁高兴得跳了起来,大声喊道:“舅舅,舅舅,你实在是太聪明了,我正在海边呢,可是没有看到美人鱼啊。”

    王思宇心中一荡,轻声道:“瑶瑶,你闭上眼睛,用心去看,就一定能够看到。”

    过了几分钟,电话里传来了瑶瑶欢快的笑声:“舅舅,我看到了,看到了,好多漂亮的美人鱼呀!”

    王思宇笑着哄她几句,又与廖景卿聊了一会,便挂了电话,再回到办公室时,屋子里只剩下了黄雅莉,她正坐在办公桌后低头写着什么,见王思宇进来,就笑着把笔丢到一边,似笑非笑地瞄了王思宇一眼,轻声调侃道:“小宇,你这未来的岳母倒真是个风情万种的尤物,我见犹怜啊。”

    王思宇皱了皱眉,摆手道:“瞎说什么,别乱嚼舌头,小心被人听到,她人呢?”

    黄雅莉微微一笑,低声道:“杨洁带她去销售中心的财务室了,先看看账目,等会还要去卖场转转,倒是个实干派,来了就工作。”

    王思宇笑了笑,摸起杯子喝了口茶水,沉吟道:“多分给她些,考察一番,看是不是人才,如果真有经商头脑,千万别忘了转告我一声,这人我另有任用,是不会在天鹏长期干下去的。”

    黄雅莉抿嘴笑道:“别想了,送来了就别想再要走,她可是件宝贝,你要知道,她在华西可算的上是个名人了,这回有小报记者帮着做广告,公司的知名度肯定又高了许多。”

    王思宇知道她在暗指什么,不禁微微皱眉,赶忙放下杯子,连连摆手道:“雅莉啊,你不要胡闹,一定要让她有个安静的工作环境,别耍花招,不然我可绝不饶你。”

    黄雅莉笑了笑,点头道:“你放心吧,我晓得轻重,但愿她是个人才,能好好帮帮我,最近这段时间真是累得要命。”

    王思宇见她脸色蜡黄,也轻轻叹了口气,低声道:“雅莉,别太拼命,健康才是第一位的。”

    黄雅莉苦笑着端起茶杯,走到窗口,摇头道:“累点倒无所谓,只是心里太苦了,赵帆直到现在都没有下落,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王思宇默然半晌,点头道:“你也不用太急,以后有机会,我也帮你找找,相信会找到的,只是你要有心理准备,他的心里没有你,找到了又能怎样?”

    黄雅莉默立半晌,才笑了笑,轻声道:“无论如何,我是不会放弃的,这辈子,我是不会放弃他的,死也要死在一起。”

    王思宇苦笑着摇摇头,不再吭声,黄雅莉这人若是固执起来,真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只是不知道,她的这份坚持,到最后能换来怎样的结果。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打破了屋子里的沉默,黄雅莉接了电话,只听了几声,便匆匆放下,低声道:“第三直营店那边有些事情需要处理,我必须出面,就不陪叶助理了,记得和她解释下。”

    王思宇点点头,摆手道:“你尽管去忙,不用管我们。”

    黄雅莉到了外面,叫上杨洁,急匆匆地坐上小车,驶出院落,王思宇坐在办公桌后翻了会资料,百无聊赖之际,便摸出手机,给张倩影打了过去,电话响了十几声才接通,里面却传来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喂,你好,哪位?张小姐现在不方便接电话,请二十分钟后再打来。”

    王思宇吓了一跳,忙急声道:“你是谁?她的手机怎么会在你手里?”

    对方微微一愣,过了半晌,才低声道:“喂,你是老四吧?我是你二哥于佑江,上次你走得急,咱哥俩没捞着见面。”

    “于佑江?”王思宇皱了皱眉,他和于家人一直没有深入接触,根本不清楚这位仁兄是何许人也,于是板着面孔道:“我只想知道,小影现在在哪里?”

    于佑江笑了笑,低声道:“老四,你别急,她在院子里推轮椅呢,爷爷现在身体还没完全康复,手术之后下不了地,只能坐轮椅。”

    听他这样一讲,王思宇才暗自松了一口气,确认张倩影是在于家,想想也是,既然见了面,于家人肯定要时常邀请她常过去坐坐,联络一下感情,通过和张倩影处好关系,来缓和自己与于家的紧张关系。

    王思宇慢悠悠地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低声道:“那个,请你转告于书记,不要打扰我们正常的生活,小影不喜欢被人打扰,以后不要再去骚扰她了。”

    于佑江皱眉道:“骚扰?哪个敢骚扰她啊,巴结还来不及呢,爷爷现在最喜欢的孙媳妇就是她了,你媳妇可真了不得,能说会道的,住进来不到两个月,就差点夺了财叔的权,家里现在大事小情的,都是她和财叔商量着来,这位少奶奶啊,可不是位省油的灯,她现在是挟天子以令诸侯啊……”

    “住进去快两个月了?”

    王思宇的手一抖,茶水泼出去大半,还没等于佑江把话说完,就瞠目结舌地问道,他实在是难以置信,小影一直没和他提这事啊。

    于佑江也是一愣,诧异地道:“你不知道?她没和你说过吗?不是你让她帮着尽孝道的吗?”

    “唔……我怎么会不知道,只是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都两个月了啊……好吧,先这样。”王思宇随口敷衍了几句,赶忙挂断电话,伸手往嘴里塞了一根烟,皱着眉头趴在办公桌上,摸着被茶水淋湿的促销方案,喃喃道:“小影啊小影,这叫什么事啊,我还没认祖归宗呢,你怎么跑人家当少奶奶去了?”

    ----------------

    书友群,寂寞流浪窝:109777059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