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三十九章 于家大院

第三十九章 于家大院2017-11-9 13:0:11Ctrl+D 收藏本站

    第254节    第三十九章      于家大院

    皇城根南街的西侧有一栋极大的四合院,整个院落被一圈高大的灰色砖墙围住,站在街口的转角处,依稀可以望到院内的青砖灰瓦,雕栏画栋,四合院的正门处摆着两个玉麒麟的石雕,有两位解放军战士在石雕前站岗放哨,门口右上方挂着一块写有‘军事管理区’的红字铜牌,但附近的许多大户人家都知道,这里实际是京城于家的宅院。

    于老在退休之后,离开了中.南海后,就搬到这里居住,里面一共占着两个院落,家人们占了一处,秘书以及其他工作人员住在另一处,于家人虽然在外面都有住所,但于春雷怕父亲太过孤单,就定下了规矩,每到周末,凡是在京城的家人不论多忙,都要过来住上两天,而自从数月前王思宇带张倩影探望过病危中的于老之后,这每周的聚会上就又多了一个人。

    也是张倩影聪明伶俐,颇讨人喜欢,很快就与于家众人相处的融洽,她瞄见于老喜听京韵大鼓,就偷偷买了cd,在暗地里专心学了些日子,直到有了几分把握,便找了个机会,为于老献上了一段《连环计》,张倩影虽然讲不好北京话,但这段京韵大鼓倒还真唱得字正腔圆,极为动听,只是京韵大鼓讲究的是说唱结合,每到说的部分,她那不经意间溜出的华西腔就会让于老笑得合不拢嘴。

    于春雷见状,便找张倩影单独聊了一次,希望她能搬到院子里来住,张倩影略一思量,便笑着同意下来,于是当晚财叔便派司机去了北舞,把她的行李搬了来,让她住在东侧厢房的一间屋子里,这间屋子是于晴晴上高中时住过的房间,里面的装修古色古香,墙上却贴了许多港台明星的画像,再加上许多高档电器,倒颇有些中西合璧的意味。

    周日上午,她本来正在西厢房的一间活动室里,坐在圆桌旁,和邵银芳陈洛华于晴晴三人打牌,四个女人玩的是三打一,张倩影的手气好得发烫,不到半个小时的功夫,身前便多了一沓钞票,她正笑呵呵地摸牌时,却听到正房里传来响亮的‘哗啦’一声,四人登时大吃一惊,忙各自合拢了牌,走到门边观望,几分钟后,财叔穿过院子走过来,对着张倩影低声道:“老爷子早上看了内参,心情很差,摔了一个花瓶,影丫头快过去哄哄,你可是老爷子的开心果。”

    张倩影忙跟着他走了过去,不大一会的功夫,众人便见她推着轮椅走出来,于老坐在轮椅上,似乎情绪好了许多,正微笑着对旁边的孙茂财说着什么,大家这才放下心来,重新坐回桌边,于晴晴输得最多,便急着翻本,忙拉来二哥于佑江,四人又玩了一会,便散了局,三个女人到隔壁的房间聊天,只有于佑江泡了一壶茶,躺在摇椅上,嘴里叼了一根烟,百无聊赖地摆弄着手里的扑克牌,没过几分钟,他便接到了王思宇打来的电话。

    挂断电话后,于佑江来到门口,向外望去,却见张倩影已经绕过假山,推着于老去了西院,他便又躺回摇椅上,眯着眼睛品茶,过了一会,便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而隔壁的房间里,邵银芳在女儿于晴晴的陪伴下,迈步走了出来,坐上一辆小车,缓缓开了出去,打算到市里的一家美容会馆里做皮肤护理。

    十点半钟的时候,陈洛华站在屋檐下,望着院子里的两个玩耍的孩子,那两个小家伙淘气得很,先是玩了会航模,便又开始满场飞奔,亮亮跑在前面,奔到一棵高大的梧桐树下,抱着石墩站了上去,踮脚去摘挂在树枝上的一个精致的鸟笼,鸟笼里面那只乌黑的八哥受了惊吓,扑棱着膀子,乌黑发亮的眼睛瞪得滚圆,大声喊着:“首长好,首长好……”

    陈洛华怕亮亮摔倒,赶忙一路小跑奔了过去,抢过亮亮手中的鸟笼,重新挂了上去,随后领着两个孩子回到屋子里,帮着他们洗了手,擦了两人额头上亮晶晶的汗珠,便嘱咐孩子们专心写作业,两个小孩立时没了精神头,耷拉着脑袋从书包里取出文具,却迟迟不肯动笔,倒为着一块卡通橡皮争吵起来。

    陈洛华帮着断了官司,就重新回到门口,坐在椅子上,拿了一本精美的画报,盯着上面几样珠光宝气的首饰看了半晌,只听到一声咳嗽,就见于佑江从旁边屋里走了出来,来到身边,坐在身旁的椅子上,点了一根烟,嬉皮笑脸地道:“大嫂,这两天怎么一直板着面孔,有烦心事?”

    “嗯,只要一看到你,心情没法好起来。”陈洛华没有抬头,没好气地回答道,她对这个于家老二委实有些生气,前段说好了去皖西搞地产生意,可她那边都已经跟家里的小米打好了招呼,于佑江却忽地变了卦,嚷嚷着公司资金紧张,要过段时间再议,结果这一拖就是三个多月,眼见着就没了下文,陈洛华就觉得于佑江办事不牢靠,是个成不了气候的纨绔子弟。

    于佑江也有一肚子的苦水倒不出来,上次那件事情,倒不是他在耍花枪,而是在和陈小米通过电话后,对方狮子大开口,张嘴就要上亿的资金来运作,这让于佑江犯了难,他手上闲钱不过七八百万,就算再出去周转一下,最多也就能凑足两千多万,离陈小米说的数相差太远,他又不想被对方瞧不起,只好找了个借口,把到皖西投资的事情推掉,眼见着大嫂对此事不满意,每次见面时都把脸拉得老长,他也觉得难为情,就想找机会缓和下关系,他瞄了眼陈洛华手中的画报,忙伸手指着其中的一副白金耳坠道:“大嫂,过段时间再去香港,我给你弄一副回来。”

    陈洛华把画报合上,放在一旁,冷着脸道:“少来,佑江啊,以后我是再也不会相信你了,上次是谁说让我坐在家里数钱来着?”

    于佑江尴尬地笑了笑,赶忙摆手道:“大嫂,放心吧,这次我决不食言。”

    陈洛华‘哼’了一声,转身进了屋,开始辅导两个孩子写作业,把于佑江晒到一边,他正叹气间,却见张倩影兴冲冲地走了过来,忙迎了过去,大声道:“老四媳妇,你们家那位刚刚来电话了。”

    张倩影微微一怔,停下脚步,轻声道:“电话你接了?”

    于佑江点点头,笑着说:“是啊,我还是第一次跟老四通电话,别说,我们哥俩聊得还挺投机……”

    没等他说完,张倩影便收起脸上的笑容,瞪了他一眼,急匆匆地进了活动室,取了手机后,径直回到自己的房间,把房门重重地关上,于佑江登时无语,苦笑着摊开双手,摇头道:“得,得,又得罪了一位,我这是招谁惹谁了,一个个全都跟我横鼻子竖眼睛的!”

    于佑江刚刚抱怨了几句,就见一辆黑色的奥迪车缓缓驶了进来,他知道父亲回来了,忙躲回屋里,小车停稳后,于春雷从车里走下来,他的表情很是凝重,关上车门后,直接来到于老的房间,走到外屋,站在门口向里望去,却见保健医生刚刚为于老量了血压,随后把被子掖好,于老便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孙茂财从床前站起,出了屋子,与于春雷并肩走了出去,来到外面的回廊里,于春雷停下脚步,轻声道:“茂财兄,老爷子今天的精神好像不太好。”

    孙茂财点点头,轻声道:“是啊,老爷子早晨起来看了内参,盛怒之下,把那只醴陵红瓷大花瓶打碎了,要不是影丫头哄了他半个小时,又唱了一折大西厢,只怕到现在还不会消气。”

    于春雷‘嗯’了一声,向前走了几步,凝思良久,才轻声道:“唐系人马这次发力,确实打了咱们一个措手不及,他们和陈家联手,现在声势很旺,李浩辰案只是个引子,他们是想把火烧到京城来,虽然没有得逞,但还是逼得宗堂兄向中央作了检讨。”

    孙茂财皱着眉头跟过去,轻声道:“是啊,宗堂兄是老爷子最器重的心腹爱将,经过这次的打击,你们双子星在京城汇合的希望就大为渺茫了。”

    于春雷转过身来,低声道:“老爷子有什么想法?”

    孙茂财轻声说:“老爷子打算让我去趟上海,把他的一封亲笔信交给吴老,另外希望你找机会与何子辉见见面。”

    于春雷默然半晌,点头道:“这样也好。”

    孙茂财笑了笑,轻声道:“春雷书记,老爷子刚才还在念叨,早点把民少爷调回来,让他先把婚事办了。”

    于春雷点了点头,背着手道:“过了年让他去中央办公厅吧,至于婚期,还要争求下女方家里的意见,宁霜那丫头倒是不错,但心气太高,对佑民总是不冷不热的。”

    孙茂财微笑道:“主要是他们两个都太忙,没时间在一起卿卿我我,感情生疏了些,也是可以理解的,宁家在军队上升态势明显,这门亲事还是应该抓紧些。”

    于春雷摆手道:“联姻解决不了问题,陈家就是例子,不过宁霜那孩子确实不错,过些天让银芳去趟沈阳吧,这种事情,女人去张罗最好。”

    孙茂财微笑道:“春雷书记,宇少的年龄也不小了,也该给他物色一个门当户对的女孩了。”

    于春雷沉吟半晌,便苦笑着点点头,转过身去,喟然叹息道:“只是可惜了影丫头了,这孩子还是很讨人喜欢的,就是出身差了些。”

    孙茂财没有吭声,只是从口袋里摸出一张身份证,送了过去,于春雷接过来看去,只见上面是王思宇的照片,只是改了名字,叫于佑宇,他不禁微微一愣,转头道:“茂财兄,你这是?”

    孙茂财笑了笑,低声道:“用化名给他在国安二局安排了虚职,两个身份,也就不会委屈影丫头了,至于两个夫人之间怎么平衡,就看他自己的本事了。”

    于春雷笑着把身份证递了回来,低声道:“无论如何,今年也要让他回来过年,这小子,真是一头倔驴。”

    望着于春雷转身离开,孙茂财不禁微微一笑,向东侧厢房走去,经过张倩影的房间门口时,忽地停下脚步,只听得里面传来一阵婉转悠扬的唱腔:“二八的那位俏佳人儿懒梳妆,崔莺莺啊得了那不大点儿的病啊,躺在了牙床。躺在了床上啊,半斜半卧,您说这位姑娘,乜呆呆闷悠悠,茶不思饭不想孤孤单单冷冷清清困困劳劳凄凄凉凉独自一个人闷坐香闺低头不语默默不言腰儿受损!乜斜着她的杏眼,手儿托着她的腮帮。您要问这位姑娘得的本是什么样儿的病?忽然间想起了秀士张郎。我可想张生,想得我呀,一天吃不下去半碗饭,盼张郎,两天喝不下去一碗汤。汤不汤来,哪是奴家我的饭,您瞧饿的我前心,贴在了后腔……”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