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四十章 点拨

第四十章 点拨2017-11-9 13:0:14Ctrl+D 收藏本站

    第256节    第四十章      点拨

    张倩影的一段大西厢唱得婉转悱恻,听得王思宇黯然神伤,在挂断电话后,他燃了一根烟,静静地站在窗前,心里颇不好受,两人虽然在电话里都回避着与于家有关的话题,但王思宇非常清楚,小影这样做的目的,完全是在为自己着想,她是打算在自己与于家之间,搭建一座沟通的桥梁,以便尽早化解自己与于家人之间的隔阂,但一想到过世的母亲,王思宇还是无法释怀,让他平心静气地面对那个家族,他实在是难以做到。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王思宇一直都魂不守舍的,中午吃饭的时候,也有些心不在焉,叶小蕾问了他几句话,王思宇都答非所问,脑海里还一直回荡着张倩影的声音,下午四点多种,在陪叶小蕾到各大卖场做了现场调研之后,他开车将叶小蕾送回电视台家属楼,自己却没有下车,只是将几包话梅塞给她,说西山那边有要紧事去处理,必须提前赶回去。

    叶小蕾见他气色不好,就没有多问,只是嘱咐他慢些开车,注意安全,王思宇点头说好,可开车上了高速之后,他就把油门踩到最大,一路上把车开得风驰电骋,尽情地释放心中的郁闷。

    夕阳落山之前,王思宇终于抵达了西山县城,将车开进位于老西街的那栋宅子,当天晚上,他独自喝了两瓶白酒,几样小菜,把自己灌得酩酊大醉,借着酒劲拿毛笔在墙上写了几行字,早晨醒来看去,上面写的竟是:“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周一上班之后,在办公室坐了没多久,县委办公室主任庄俊勇便敲门走了进来,两人寒暄了几句后,庄俊勇便将修改过的招商草案递到王思宇的办公桌上,王思宇拿起文件大概翻了翻见这次修改的力度很大,充分突出了招商奖励部分,而将处罚的力度减轻了许多,便提笔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似笑非笑地望着他,轻声道:“庄主任,给你们添麻烦了。”

    庄俊勇忙摆手道:“王书记,您提的意见非常中肯,我们上次做的方案太过激进,很容易激化矛盾,造成不良后果,钱书记在电话里已经对我进行了严厉的批评,在今后的工作中,我们县委办公室应该吸取教训,严格把关。”

    王思宇笑了笑,摸起茶杯抿了口茶水,慢悠悠地道:“庄主任,你们县委办的工作繁重,这我是知道的,只是在重大文件的起草方面,的确应该慎重一些,要把稳定放在第一位,做好参谋助手工作。”

    庄俊勇的脸上依旧保持着谦和的笑容,点头道:“王书记说的是,钱书记提出的这个‘大招商大发展’的口号实在是太过激动人心,委办的几位秀才们很是振奋,用了两天两夜的时间赶制出了这份文件,只是有些头脑发热,没有考虑到会因此酿成不良后果,也怪我,急着把文稿签发出去,没有把好关。”

    王思宇见他出口必称钱书记,便笑了笑,没有吭声,实际上他也很清楚,文件的出台只是一方面,执行的力度才是最关键的,秀才们未必没有考虑到这一点,只是为了迎合领导而大造声势罢了,到时若是完不成招商任务的人多了,法不责众,在具体处罚上,自然要打上几分折扣,只是没有料到,会遇到一个较真的领导罢了。

    庄俊勇离开后,秘书钟嘉群送来一大叠文件,其中既有上面的最新学习精神,也有需要批示的文件,这里的许多工作王思宇并没有具体接触,也就无法给出指导性意见,只是因为他挂职协管的部分太多,很多文件照例都要有他签字才符合程序,其实真正起作用的,还是分管领导的批示,王思宇只是大致翻了翻,觉得没有太大出入,就署上了名字。

    半个小时候,宣传部长郑岚敲门走了进来,王思宇忙热情地把她让到沙发上,为她倒了茶水,郑岚笑着说:“王书记,打扰了,你来县里这么久,我还是第一次过来汇报工作。”

    王思宇笑呵呵地摆手道:“郑部长不要客气,你们宣传部的工作一直干得有声有色,多次受到上级领导的表扬,可不需要我这门外汉来指导,不过,对于你这位稀客,我还是欢迎的,以后要多过来坐坐。”

    郑岚忙笑容可掬地道:“一定,一定,其实王书记过谦了,您虽然来县里的时间不长,可一直都充当着救火队员的角色,前几次突发事件,要不是您处理得当,说不定就会出大乱子。”

    王思宇微笑着摆弄着手中的签字笔,摇头道:“郑部长啊,这个救火队员我可不想当啊,假如我们各部门能把工作做到位,提前把隐患排除掉,那就不会出现火烧屁股的情况了,都说亡羊补牢,为时不晚。但问题是,我们究竟有多少头羊可以损失的呢?”

    郑岚听后微微一笑,随即点头道:“王书记的话说得在理,但县里的情况错综复杂,很多领导官本位的思想很严重,出了问题不懂得反思,不去想办法大力整改,而是一味地去想着消除负面影响,他们虽然打着维护政府形象的旗号,但实际上还是为了头上那顶乌纱帽,不光我们西山县是这样,全国大部分地区都是如此。”

    王思宇笑了笑,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来,点燃后,皱着眉头吸上一口,嘴里吐出丝丝缕缕的烟雾,他把玩着手中的不锈钢打火机道:“郑部长,你算是说到点子上来了,所谓的突发事件,都不是偶然发生的,这里面有一定的必然性,我们很多部门的领导都习惯了搁置问题,只有在矛盾集中爆发的时候,才想着四处灭火,工作实在是太被动了,这种情况,必须尽快改善,要么转变工作作风,要么更换单位领导,让庸者下,能者上,在这个问题上,是没有任何回旋余地的。”

    郑岚认真地听着,不住地点头,微笑着道:“王书记,咱们想到一块去了。”

    王思宇笑了笑,弹了弹指间的烟灰,意味深长地望了她一眼,点头道:“是啊,郑部长,我们的看法不谋而合。”

    两人聊了一会,郑岚就皱着眉头道:“王书记,过几天,可能常委会上又要不太平了。”

    王思宇把手里的半截烟头掐灭,丢到烟灰缸里,似笑非笑地望着她,轻声道:“怎么说?”

    郑岚瞥了一眼门口,压低声音道:“钱书记打算动孔夫子。”

    王思宇‘哦’了一声,微微皱眉,孔夫子是县*长孔圣贤,他是曹凤阳的主要班底,也是西山县的财神爷,钱雨农要是去动此人,那等于是要削去曹凤阳手中的财权,这书记县长之间,必然又会爆发冲突,虽然现在常委会上书记县长的支持者各半,堪堪打成了平手,但钱雨农如果动用一把手的权力,那孔圣贤这位*长,还真就当到头了。

    郑岚继续道:“上周钱书记到*视察工作,在会上对孔夫子进行了点名批评,主要是县财政预算编制不合理,缺口太大,导致许多重要建设项目无法正常展开,另外陪同他去的政法委书记曾国骅也在会上放了炮,说县财政给政法系统的补贴不到位,致使办案经费不足,许多案件的侦破工作遇到困难,给西山县社会治安整治行动拖了后腿。”

    王思宇笑了笑,摸着手里的茶杯,不动声色地问道:“郑部长,你怎么看?”

    郑岚喝了口茶,轻声道:“依我看,这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了,县财政向来是书记定调子,县长定盘子,*长编稿子,预算不合理早做什么去了,七月份他还在会上大谈*的工作卓有成效,没有挪用专项资金,赤字水平控制得好,不到半年就改口了,曾国骅的话更是站不住脚,他们政法系统建个基层派出所就得三十万,市局只给拨付五万,剩下的都要县财政来解决,而县公安局每年收缴的缉私罚没款却要与市局五五分账,县财政只能拿一半,这根本就不合理嘛,去年为了给他们检察院翻新大楼,县财政可出了三百多万,当时曾国骅乐得合不拢嘴,每次见到老孔都‘夫子长’‘夫子短’的,现在可倒好,翻脸就不认人了。”

    王思宇见她说得义愤填膺,不禁微微皱眉,笑着道:“郑部长啊,你对*的事情了解得不少嘛,和孔夫子很熟?”

    郑岚微微一窘,就微笑道:“王书记,我这人心直口快,有什么说什么,不瞒您说,我们两家就要做儿女亲家了,要不是老孔做我的工作,我也不会下定决心支持老曹。”

    王思宇微笑道:“郑部长,孔夫子是怎么做你工作的,能说来听听吗?”

    郑岚低声道:“老孔当时是这样讲的,钱书记在工程上的事情过于热心,和大富集团摘不清关系,依我看,出事是早晚的,在这方面,曹县长要比他控制得好,起码他在经济上是干净的,不怕查。”

    王思宇沉吟半晌,从办公桌上拿起日程安排表,扫了一眼,就轻声道:“要是上会讨论,估计是在周四的下午,时间不多了啊。”

    郑岚点头道:“王书记,如果最后举手表决,我希望您能投一张反对票,下午我再去趟人武部找找关磊,老孔是难得的好干部,别看他为人老实巴交的,钱袋子却把得很紧,这两年多亏了他,才保证了县财政的健康运转,就算没有亲戚关系,我也要保他一次。”

    王思宇笑了笑,点头道:“孔夫子的官声不错,我也有所耳闻,但你去求票没有用的,党委管人,政府管事,这是铁律,钱书记如果铁了心要动老孔,那是谁都保不住的,要想阻止这次的行动,目前看,也许只有一个办法能奏效。”

    郑岚微微一怔,轻声道:“王书记,你有什么好办法?”

    王思宇低声道:“只有请市*的领导出面干预,才有可能影响钱书记的决定。”

    郑岚听后不禁喜出望外,挑起一根大拇指道:“王书记,还是你的主意高明,我这就找老孔去!”

    见郑岚摆动着肥硕的身体,风风火火地走了出去,王思宇不禁莞尔,这女人粗中有细,也会察言观色,倒是个不错的帮手。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