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四十二章 饭局

第四十二章 饭局2017-11-9 13:0:17Ctrl+D 收藏本站

    第258节    第四十二章      饭局

    下班后,开车来到夏广林家,进了屋,夏广林的老婆先迎了出来,她有三十六七岁的年纪,身子微微发福,腰围很粗,露在外面的腿肚子肥嘟嘟的,脸上涂了厚厚的脂粉,见了王思宇后,她赶忙笑着说:“王书记好,欢迎你到家里来做客。”

    夏广林笑着介绍道:“我老婆关玲,以前在外经贸局上班,现在调到县中小企业局去了。”

    王思宇忙和关玲握了手,客套了几句,便和夏广林一道进了客厅,坐在沙发上磕着瓜子,闲聊起来,几分钟后,夏广林的女儿夏小玉也放学回来,她见到王思宇后,很是热情,一口一个王叔叔,端茶倒水,伺候得周到,小丫头聪明伶俐,很讨人喜欢。

    王思宇打听了她的学习情况,夏广林就叹气道:“王书记啊,这孩子别的还好,就是读书不认真,期中考试又考了二十几名,上次开家长会的时候,人家白老师虽然说的含蓄,可我这张老脸还是挂不住了,回来后就拿皮带狠狠地抽了她一顿。”

    夏小玉听了就满脸不高兴地道:“王叔叔,我爸那是喝醉了耍酒疯,你们县委应该管管了,像他这样的干部,工作作风简单粗暴,就应该拿下来。”

    王思宇笑着道:“小玉啊,你爸可是副县长,属于市管干部,县委可拿不下来他。”

    夏小玉听了撇嘴道:“王叔叔,你这是在敷衍我,老爸名义上虽然是市管干部,但只要县里的常委会上通过,市里那边也就是走个形势,哪里会真反对。”

    王思宇听了不禁一愣,上下打量了几眼这小丫头,扭头对夏广林道:“不得了,老夏,你这姑娘知道得还挺多啊。”

    夏广林气哼哼地道:“这丫头脑子倒是很好用,平时我们两口子聊天时说的话,她都记得牢,就是不把心思往学习上用,每天就知道贪玩,从来都不按时完成作业,假期别的孩子都去补课,她可倒好,天天闷在家里玩电脑,以前为了教育她,我把藤条都打断了三根,可一点效果都没有。”

    王思宇忙摆手道:“那可不成,老夏,你可不能这样教育孩子,动手那是不对的,还是要讲道理。”

    夏小玉在旁边告状道:“王叔叔,你都不知道,我爸打人可狠了,我其实一直都在怀疑,我到底是不是他亲生的,干嘛总把人往死里打啊。”

    夏广林瞪了她一眼,皱眉道:“小玉啊,你要是好好学习,把成绩提上来,老爸怎么会舍得打你。”

    夏小玉却摇头道:“读书太多有什么用,都把人给读傻了。”

    碍于王思宇在场,夏广林没有反驳,就坐在沙发上嘿嘿地笑,王思宇勉励了她几句,劝她还是珍惜现在的大好时光,多把心思放在学业上,就算是为父母而努力读书,也应该再加把劲,争取期末考到前十名。

    夏小玉听了就嘻嘻地笑,点头道:“还是王叔叔说的实在,我听你的。”

    王思宇笑着摸出钱包,从里面抽出几张百元大钞来,只说来得急,也没带什么礼物,空手上门怪不好意思的,这点钱给孩子拿去,喜欢什么好吃的,自己拿去买。

    夏广林忙拦住他,连连摆手道:“王书记,这是干啥,你能来家里吃饭,已经是给足了我老夏的面子,可不能破费。”

    两人推搡了一会,王思宇就皱眉道:“老夏,你再这样拦着,我可转身就走了。”

    夏广林无奈,只好道:“小玉,还不过来谢谢王书记。”

    夏小玉忙过来接了钱,笑嘻嘻地道:“谢谢王叔叔。”

    王思宇笑了笑,摸着茶杯抿上一口茶水,点头道:“小玉挺机灵的,这孩子以后错不了。”

    夏小玉接过钱后,又坐了几分钟,就说要去写作业,眉开眼笑地回了书房。

    两人坐在沙发上又聊了十几分钟,厨房里便传来了浓郁的肉.香,关玲把酒菜掇利索,就洗了手出来,笑吟吟地道:“王书记,再等等就可以开席了,我哥马上过来。”

    夏广林的脸色立时阴沉下来,怒声道:“关玲,你叫他来做什么,我不是说过了嘛,以后不许他再登这个家门。”

    关玲瞥了他一眼,低声道:“夏广林你吼什么,王书记在这呢,怎么还耍你那臭脾气,真是太不像话了。”

    王思宇微笑道:“老夏,这是干啥,有话好好说。”

    夏广林耷拉着脑袋没了精神,低声道:“王书记,要不咱俩去外面吃吧,我是不想和他哥单独吃饭。”

    王思宇笑了笑,瞥了关玲一眼,见她脸上露出无奈的表情,就摇头道:“老夏,别这样,既然是亲戚,就不要把关系闹得那么僵,让嫂子夹在中间难做人。”

    关玲忙道:“王书记说的对,广林,我是借着王书记上门作客的机会,才想着缓和你们之间的关系,你今晚要敢出了这门,以后就再也别回来住了。”

    夏广林见老婆放了硬话,气势也为之一馁,没有办法,只好苦笑道:“王书记,让你见笑了。”

    王思宇笑了笑,摆手道:“老夏,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来西山县认识的第一个干部,就是你夏广林,今天既然能登你的家门,我就没把你当成外人,咱们虽是在酒桌上结下的缘分,我可一直都没把你当成酒肉朋友。”

    夏广林一听这话,心中感动,立时又精神起来,从茶几上摸过玉溪烟,递给王思宇一根,帮他点上火,自己也燃上一根,笑着说:“是啊,王书记,能够交到你这样的朋友,实在是我夏广林的运气。”

    王思宇笑着拍着他的肩膀道:“老夏言重了。”

    关玲在一旁见了,长出了一口气,心里的一块大石这才落了地,忙又为两人添了茶水,转头向窗外望去,见天已擦黑,就在屋子里焦急地踱了几步,皱眉嘀咕道:“怎么还没到,我再打个电话催催。”

    她刚摸起电话,一阵清脆的敲门声就响起,关玲赶忙喊了声:“来了!”

    门开时,王思宇微微一愣,却见进屋的竟是人武部部长关磊,他身上披着一件半旧的黄呢子大衣,手里还拎着两个礼盒,进门后就冲着王思宇点点头,笑着说:“王书记,不好意思,下班的时候有外县的朋友过来,和他多聊了几句,倒让你久等了,莫怪莫怪。”

    王思宇忙笑着从沙发上站起,快步迎了过去,微笑道:“关部长客气了,这个老夏的保密工作做得可真好,我真没想到,你们居然是亲戚。”

    关磊把礼盒递给妹妹,与王思宇握了手,瞥了沙发上抱肩而坐的夏广林一眼,笑着说:“他这人心眼小,爱记仇,眼里只怕早就没我这个大舅哥了,要不是为了妹妹,我还真不进这个家门,你瞧瞧他那张脸,拉得比驴还长。”

    夏广林一拳打在茶几上,茶杯险些跳了起来,他霍地从沙发上站起,涨红着脸低吼道:“关磊,你当初拿枪指着我脑袋的时候,就应该会想到有今天!”

    王思宇听了微微一愣,他不知道两人间到底因为什么做了深仇大恨,关磊居然会做出那种出格的举动,但清官难断家务事,这种纠纷,他是不好参与的,就假装没有听到,抬眼望去,却见关玲的脸上有些尴尬,不知所措地站在门口。

    关磊冷笑了几声,拿手指着夏广林道:“夏广林,要不要我当着王书记的面,把你过去做过的那些丑事翻出来?我还是那句话,再敢犯那毛病,我一枪崩了你。”

    夏广林哼了一声,铁青着脸走进卧室,关玲赶忙低声道:“王书记,大哥,他的驴脾气又上来了,我过去劝劝他,你们先聊着。”

    关磊却不以为意,拉着王思宇走到沙发上,两人聊了起来,这时夏小玉从书房推门出来,笑嘻嘻道:“大舅来了。”

    关磊招手把她叫过来,从衣兜里摸出一条水晶项链,丢给她,笑着说:“你这丫头,前天在路上看到你,喊了半天也没回头,骑着自行车就跑没影了。”

    夏小玉吐了下小舌头,轻声道:“当时可能在听mp3吧,我是真没听见呢。”

    关磊摇头道:“那可不行,太危险了,西山的出租车开得都跟飞机似的,可得留神些。”

    夏小玉笑着点点头,为关磊斟上茶水,向卧室方向瞥了一眼,就低头摆弄着项链,半晌没有吭声。

    王思宇笑着递给关磊一颗烟,两人不咸不淡地闲扯了几句,就见夏广林夫妇从卧室里走了出来,老夏来到沙发边,讪讪地道:“王书记,那个……走吧,先去吃饭。”

    王思宇笑了笑,拉着关磊到餐桌边坐下,夏广林打开五粮液,把酒倒上,三人先碰了一杯,关磊倒也不客气,捞了狗肉送进嘴里,边吃边道:“不错,这狗肉好,王书记,别光看着,赶紧动筷子,快捞着吃。”

    关玲忙拿勺子往王思宇的碗里捞了肉,又拿手在夏广林的腰间用力扭了一下,夏广林才苦笑着举起杯子,轻声道:“今儿是好日子,该来的不该来的都来了,缘分那,喝一杯吧!”

    老夏这话太难听,关磊刚刚咽了狗肉,险些噎到,‘咳咳’地咳嗽了半晌,脸色涨得通红,夏小玉眼尖,忙递了一杯水,关磊喝过水,气色才好转起来,他将水杯重重地拍在桌子上,端起酒杯,瞪了夏广林一眼,转头对关玲道:“他最近没再犯错误吧?”

    关玲红着脸摇头道:“没有,老夏现在天黑就回家,再不往外面跑了。”

    王思宇此时吃出味来了,皱眉瞥了夏广林一眼,摸起杯子,对关磊道:“关部长,咱们很少在一起喝酒,今儿机会难得,走一个。”

    关磊笑呵呵地端了杯子,点头道:“王书记,来,咱们两个常委干一个,不带他,他级别不够。”

    王思宇笑了笑,就与关磊撞了一杯,夏广林抽了抽鼻子,自己喝了一杯,低声嘀咕道:“常委了不起嘛,一个人武部的部长,还没我这副县长吃得开呢,神气什么啊。”

    关磊捞了狗肉,丢到嘴里,点头道:“人武部的部长是不咋地,不过常委就是了不起,好歹手里有一票,书记县长都想要,我谁都不给,啥时候有罢免你的提议,我肯定投一张赞成票。”

    关玲在一边听着不是滋味,忙伸手在关磊的腰上又捏了一下,低声道:“哥,你们两个都多大岁数的人了,怎么还在斗气啊,让王书记看了笑话。”

    关磊嘿嘿一笑,摆手道:“妹子,你这就不懂了,常委会上比这还好笑十倍的事情都有,我跟王书记都是见惯了的,可惜啊,某些人怕是这辈子都看不喽。”

    夏广林笑了笑,又把酒满上,捞了肉送到王思宇的碗里,低声道:“王书记,快吃,冬天吃狗肉大补,有些常委下手太快,晚了咱们只能喝汤了。”

    王思宇还是头一次在酒桌上遇到这种场面,确实觉得好笑,他忙忍住笑意,从兜里摸出烟来,点上后吸了一口,笑着说:“没事,嫂子,你就让他们吵,把心里的火气都发泄完了,气就消了。”

    关玲却叹了口气,往一个小碗里捞了些狗肉汤,递给一直闷头吃饭的夏小玉,夏小玉却摇头道:“妈,我吃饱了。”

    说完,转身走了出去,夏广林与关磊对视一眼,便各自扭过头去,不再说话,王思宇倒有些奇怪,以前这两人在公开场合见面时,虽不说话,但从神态里却看不出来,他们的关系竟有这样紧张。

    见场面有些冷清,关玲忙笑着说:“王书记,最近县里好像又要搞招商引资了,听说完不成任务还要处罚。”

    王思宇笑了笑,弹了弹指间的烟灰,轻声道:“没关系,处罚的数额很小,要是能拉到任务,奖励还是很丰厚的。”

    关玲把目光投向哥哥,微笑道:“大哥,广林的任务是三千万,你的应该更多吧。”

    关磊点头道:“普通常委都是五千万,王书记更高,向书记县长看齐,七千万。”

    关玲忙不禁乍舌道:“这么多哪里能完成?”

    夏广林点了一支烟,皱着眉头吸了一口,不紧不慢地道:“你懂什么,这种东西就像吹喇叭,市里喜欢听什么调调,县里就得吹什么调调,别管能不能完成任务,调子对路就是成功了一半,市里领导喜欢看天上的月亮,你就不能给他地上的西瓜。”

    王思宇笑了笑,在这种场合,他是不想多讲话的,夏广林这人爱喝酒,喝多了自然口无遮拦,无论自己说了什么,都容易被传出去,再说,有关磊在场,他虽然既不是书记的人,也不是县长的人,但难免会与其他常委有交集,自己对他的了解不多,工作上的事情还是少谈为妙。

    关磊也是一般的心思,皱眉瞥了夏广林一眼,就摸起杯子道:“王书记,过几天要到山里打野猪,有没有兴趣一起去?”

    王思宇笑着说:“那倒是好事,西山县里有野猪?”

    关磊摆手道:“是清远县的,山上有头大猪经常跑下来,有两次差点伤到人,他们那的民兵出动了几次,都没有逮到,就想请我们支援一下,我准备过些日子带民兵过去,到山里转转,要是能打到,野猪归我们,他们只要奖金。”

    王思宇微笑道:“好吧,那算我一个。”

    三人闲聊了几句,又吃了些米饭,王思宇就忙起身告辞,关磊只在屋子里坐了一会,便也下了楼,收拾完桌子,关玲走到沙发边坐下,就冲着看电视的夏广林道:“广林,你也真是的,好端端的一顿饭,硬是叫你搞得一团糟。”

    夏广林‘哼’了一声,抬手关了电视,站起身子,皱眉道:“明明是被你给搅了,反来倒打一耙,你这人真是不可理喻,本来想和王书记在酒桌上谈些重要的事情,这下可好,都被你搞砸了。”

    说完之后,他怒气冲冲地回到卧室,随手摔上房门。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