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四十三章 呵斥

第四十三章 呵斥2017-11-9 13:0:18Ctrl+D 收藏本站

    第259节    第四十三章    呵斥

    从夏广林家出来,还不到八点半,天却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晚上虽然没有风,气温却很低,车内一片冰冷,打开暖风之后,才感觉舒服了许多。

    王思宇开着桑塔纳慢悠悠地驶在大街上,望着车窗外清冷的街灯,闪烁的霓虹,他的情绪不禁有些低落,掰着手指算一算,漂亮女人虽然很多,如穿花蝴蝶般在身边经过,每个都让他难以割舍,可到了西山县,王思宇就又开始形单影只了,只能继续过他的单身汉生活。

    这时倒有些想念和柳媚儿同居的日子了,两人虽然始终没有突破底线,但回到家中,总可以和她嬉戏打闹一番,这回可倒好,诺大的院子,几百平方的房子里,就住他一个人,这种滋味还真是不好受。

    他忽然有些不想回家了,路过一家ktv门口的时候,王思宇踩了脚刹车,把车子停在路边,点了一根烟,摇开车窗,听着里面传出鬼哭狼嚎的声音,不禁微微一笑,摇了摇头,重重地拍了两下汽车喇叭,便再次发动车子,向老西街方向开去。

    十几分钟后,他将车子驶进黑漆漆的胡同,拐进自家的大门,却猛然发现,院子里竟然停着一辆白色的面包车,三五个人正站在墙边的杨树下吸烟,火红的烟头在昏暗的角落里忽明忽灭,显得极为惹眼。

    顺着雪亮的车灯望去,众人恰好都扭过头来,王思宇很快发现了两个很熟悉的人,那两人分别是大王乡的书记陈富贵和乡长毛新竹,其他的人都眼生的很,估计也都是大王乡里的干部。

    见小车开进来,这些人赶忙把烟头丢掉,‘呼啦’一下迎了过来,王思宇下车时,陈富贵和毛新竹已经站在车边,表情很是恭敬地打着招呼,王思宇的心中稍稍有些不快,他是不喜欢干部到家里来的,工作上的事情最好在办公室里谈,私事可以去饭店或者茶馆,家里是私密空间,哪里能让外人随便来。

    虽说领导干部们的家里大都是宾客盈门,但王思宇却一直都很喜欢清静,更不喜欢人家大包小包的来送礼物,在省委督查室时,凡是和他熟悉的人,都知道这点,就连贺焰飞朱良玉都没有踏入过家门一步,更别说其他人了。

    搬家的新址,只有少数人清楚,这些人能够找到,说明有人透露了出去,其中钟嘉群的嫌疑最大,下面的人若是想联系领导,大都先走通秘书的关系,但钟超群没有同来,就说明他有不得已的苦衷,王思宇也理解做秘书的难处,就没有过多责怪他,笑呵呵地与这几人握了手,接着转身对陈富贵道:“老陈啊,等久了吧,怎么不提前打个电话过来?”

    陈富贵忙笑着说:“王书记太忙,我们不敢打扰,就在院子里等了几分钟。”

    王思宇半开玩笑地道:“陈书记,新竹乡长,下次记得提前打电话,不要搞突然袭击嘛。”

    毛新竹带头笑了起来,虽然看不太真切,但王思宇还是能够感受得到,这些人的笑容有些夸张,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就算自己再年轻几岁,也是县委副书记,对方的眼里只有官阶上的差距,别说在县城了,即便是在省里,五十岁的处长见到三十几岁的厅长,一样毕恭毕敬的,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官大一级压死人的说法,可不是随便叫出来的。

    笑声停后,陈富贵上前一步,搓手道:“王书记批评的对,我们是到县里办事,顺便过来探望下王书记。”

    王思宇见他冻得鼻尖发红,其他人也都不时地打着寒战,就笑了笑,点头道:“走吧,别站在院子里挨冻了,都进屋吧。”

    众人随着王思宇进了正房,打开灯后,众人在客厅的布衣沙发上坐下,王思宇把外套脱下,挂在衣架上,从衣兜里摸出手机时,却发现已经停电关机了,他换了电池才回过味来,恐怕是冤枉了这几个人,他们来之前肯定是打过电话的,只是因为自己的手机关机,才没有联系上,琢磨着陈富贵之前的异样表情,王思宇就渐渐回过味来了,西山县的色.情娱乐业很是发达,晚上洗头房足疗按摩中心等地方门庭若市,自己这么晚才回来,对方难免会生出别的想法,陈富贵估计是心有顾忌,这才没有当场点破。

    他到卫生间洗了手,回来后给众人倒了茶,就坐到对面的真皮上,打听下了大王乡的情况,又对大王乡的发展规划提了些建议,和大伙闲聊了十几分钟,王思宇就觉得眼皮有些沉,不自觉地打了个哈欠,抬手揉了揉脑门,毛新竹与陈富贵迅速交换了下眼神,赶忙站起来道:“王书记,我们晚上急着赶回去,就不打扰你休息了,还请王书记有空的时候,到大王乡去转转,指导下我们的工作。”

    王思宇起身笑道:“好啊,看来新竹乡长还惦记着找我打麻将,要把上次的损失在牌桌上弥补回来,是不是啊?”

    大伙听了,就又是一阵哄笑,毛新竹笑着道:“王书记的酒量和牌技都是第一流的,我是不敢再班门弄斧了。”

    王思宇笑着摆手道:“没你说的那么厉害,最多下次我放放水好了。”

    几个人站在门口最后寒暄几句,毛新竹就轻声道:“王书记,知道您不喜欢别人送礼,我们就只带了些蔬菜和猪肉,都给您放在菜窖里了。”

    王思宇微微一愣,随即呵呵笑道:“我这还有菜窖吗,倒没有注意。”

    毛新竹笑着说:“在西墙根那,上面铺着木板,打开一看,好家伙,足有三米深,能当蓄水池用了,里面都砌成砖,抹了灰,搞得很像样。”

    王思宇不以为意,笑了笑,点头道:“这家主人原来是开药店的,那地窖估计是有别的用途吧,其实你们大可不必拿那些东西来,我这就一个人,很少开伙,都在外面买着吃。”

    毛新竹却笑着说:“东西不多,就是大王乡群众的一点心意,王书记就不要客气了。”

    王思宇就拿手指着他对众人道:“新竹乡长不像话,送礼都打着人民群众的旗号,这要是让乡民们知道,又要捆了你们去游街了,到时候我可不再管了。”

    听到王思宇提到过去的糗事,陈富贵与毛新竹都是面上一红,陈富贵忙拱手道:“王书记,您就行行好吧,过去的事情不要再提了,按照您的指示,我们乡政府的食堂可都吃了一个多月的土豆了。”

    王思宇哈哈一笑,摆手道:“少在我面前装可怜,我就不信你们食堂的大师傅没在土豆里放牛肉。”

    毛新竹愁眉苦脸地道:“王书记,牛肉吃多了也不舒服啊。”

    众人笑着走向车边,都依次上了面包车,王思宇送到大门口,见面包车开出巷子,才关上大门,回到屋子里面,洗过澡后躺在床上,给张倩影打了电话,两人躺在被窝里煲起电话粥来,在耍了一阵流氓之后,只觉得周身舒泰,手机未关,就呼呼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晨起来,洗漱完毕,锁了门,王思宇夹着包走到院子里,瞄见侧墙上立着的梯子,忽地想起昨晚菜窖的事情来,就信步走到西墙根,弯腰掀开木板,倒吓了一跳,只见菜窖的确很深,底下摆了不少蔬菜,三面都整整齐齐地码了六层白菜,土豆堆成了一座小山,中间还放着五六个麻袋,里面不知装着什么,另一侧则码了三头屠宰过的整猪,每头都有二百斤上下,毛都已经褪得干净,露出粉红色的肉皮来,上面还扣着一个大大的‘检’字。

    王思宇立时觉得头痛,他当初穷得要命时都不肯收受礼品,现在已经有了几百万的身家,更不会触碰雷区,昨晚上看他们坐面包车来的,以为只带了一两袋子蔬菜来,也就没有在意,只是刚才忽然感到奇怪,那点东西怎么会丢到菜窖里,这才过来看了一下,没想到,对方竟然送来这么多,这已经超过他所能接受的底线了,必须要打电话退回去。

    王思宇皱着眉从上衣口袋里摸出手机来,找出毛新竹的号码,拨过去后,劈头盖脸地就是一通臭骂,“毛新竹,你们大王乡的干部怎么回事,居然送这么多的东西来,真是太不像话了,赶快给我拉回去,不然我直接让纪委的人收走。”

    毛新竹也慌了神,赶忙解释道:“王书记,您别生气,我们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感谢您帮我们解决了上次的坑农问题,这才送点东西来,菜是我们乡干部种的,没放化肥没打药,都是人工除草,那是真正的绿色食品,猪也是自家养的,也没用过饲料添加剂,大伙是诚心感谢您……”

    “你们这不是在感谢我,这是在害我!”王思宇打断了他的话,低声呵斥道:“我再说一遍,东西必须拉走,这事没商量的余地。”

    毛新竹没有办法,只好实话实说道:“王书记,其实您根本不必发那么大的火,每到年底我们都会给县里领导送些蔬菜猪肉,今年早了些,是怕和别的乡撞到一起,让领导的面上过不去,昨晚是用大车拉来的,各家都送过了,我见您这菜窖还挺大,就让他们多卸了点,您这要是退回来,传到其他领导的耳朵里,我们可就难做人了,他们脸上也没有光彩啊。”

    王思宇皱了皱眉,沉吟道:“既然这样,新竹啊,我也不难为你,但这些东西就算我买下来的,你估算下价格,回头我让嘉群给你把钱送去。”

    毛新竹见王思宇的口气强硬,没有办法,只好呐呐道:“王书记,那也只能这样了,您也别让钟秘书来回跑了,我下周还要去县里开会,到时候去您那去取吧,这些东西就按三百元的价格卖给您。”

    王思宇叹了口气,摇头道:“三百元?我看只那三头猪就过得过四千了,算了,等你来了再说吧,我最后警告你一次,如果下次再敢带东西登我的家门,可别怪我不讲情面,连人带东西都给你丢出去。”

    毛新竹没有办法,只好挠头苦笑道:“王书记,我记住了,下次再不犯这种低级错误了。”

    王思宇这才挂了电话,把地窖的木板放好,驾车去吃了早餐,赶到县委大院的时候,恰巧见常务副县长马君寒开车过来,两人站在车边闲聊了一会,王思宇打听了他与咸风化工厂的谈判情况。

    马君寒摆手道:“没谈拢,对方也讲实话了,和开发区老田的争执不过是个引子,除非县里再给免税政策,否则他们是一定要走的。”

    王思宇皱眉道:“这家企业也太不像话了,当初就不该把政策放得这么低,让人钻了空子,污染了环境不说,圈了钱走人,对发展地方经济根本起不到正面作用。”

    马君寒笑了笑,低声道:“王书记,你大概还不知道,咸风化工厂当初根本没有经过严格的环保审批就直接开工了,属于违规立项的企业,市环保局先后三次下过停产通知书,都是县委钱书记亲自打电话疏通关系,上面才给开了绿灯,没想到这家公司老板这么没良心,政策用完了就跑路。”

    王思宇皱眉道:“这家公司不是海洋书记招来的吗,怎么钱书记会这么上心?”

    马君寒诡秘地一笑,摆手道:“那就不清楚了,不过钱书记关心企业家那是远近闻名的。”

    王思宇见他话里有话,就笑了笑,岔开话题,与马君寒边走边聊,直到楼下,才各自分开。

    进了办公室后,做完卫生,王思宇想起早上的事情,仍然觉得没有消气,便打电话把钟嘉群叫了过来,一番审问之下,果然是钟嘉群被毛新竹缠得没办法,只好泄露了地址,王思宇的心中登时又蹿出一股无名之火,拍着桌子教训了他半晌。

    钟嘉群也不争辩,只是束手站在办公桌前,面红耳赤地低着头,一声不吭,等王思宇气消了,板着面孔看报纸,他才沏了杯茶送过来,低声道:“王书记,这是乡里的惯例,我们岭溪乡比他们送的还多。”

    王思宇把报纸放下,皱着眉头瞥了他一眼,摆手道:“那些我不管,总之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你再把我的住址告诉任何人,记清楚了,是任何人!”

    “好的,王书记。”钟嘉群还是第一次见王思宇发这么大的脾气,一时有些不知所措,直到王思宇摆了摆手,他才赶忙溜了出去,灰头土脸地回了办公室,刚刚坐到办公桌后,冯晓珊就端了茶杯走过来,她将茶水递过来,关切地道:“钟哥,怎么脸色这么差,是不是生病了?”

    钟嘉群接过茶水,一口气喝光,才微笑道:“没什么,可能是昨晚没休息好。”

    冯晓珊瞥了他一眼,低声道:“你啊,别总是熬夜,小心累坏了身子,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钟嘉群笑了笑,摇头道:“谢谢你的关心,我真的没有事情,晓珊,你去忙吧。”

    直到冯晓珊转身离开,钟嘉群才轻轻叹了口气,端着茶杯喃喃道:“秘书不好当,伴君如伴虎啊。”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