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四十五章 碰头会 下

第四十五章 碰头会 下2017-11-9 13:0:20Ctrl+D 收藏本站

    第261节    第四十五章    碰头会    下

    钱雨农抬手摸了摸头发,嘴边浮起一个含蓄的微笑,点头道:“老曹啊,说说看。”

    曹凤阳收起笑容,面无表情地道:“县委办公室的钟嘉群,这位同志倒是个人才,他前些日子在省报上发表了一篇发展农村经济的文章,里面有很多观点都非常新颖,嘉群同志以前就在农村工作过六七年,有丰富的基层工作经验,应该得到重视,好钢应该用到刀刃上,我推荐他到苍南乡做乡长。”

    钱雨农皱了皱眉,把目光移到王思宇的脸上,见他神色坦然,心里‘咯噔’一下,觉得这件事里面有猫腻,他拂了拂头发,把身子向后一仰,笑着说:“王书记,钟嘉群可是你的秘书,发表下意见吧?”

    王思宇笑了笑,扭过头来,摸着下颌道:“曹大县长,你这可是在挖我的墙角啊。”

    他的话音刚落,几个人就同时笑了起来,会议室里紧张的气氛稍稍得以缓解,不像刚才那样沉闷,只是每人的笑容里,都蕴含着不同的意味。

    曹凤阳笑着喝了口水,心中笃定,安静地坐在椅子上,等着王思宇继续讲下去,前几天宣传部长郑岚向他举荐钟嘉群时,曹凤阳就敏锐地察觉到,此事可能与王思宇有关,但他也乐得做个顺水人情,即便争取不到王书记的支持,也多少会获得他的好感,不至于很快偏到钱书记那边去。

    曹凤阳的小算盘打得很精,此时他把这个人选抛出来,倒是恰到好处,等于是给钱雨农出了一道选择题,钱雨农若是不同意,就会因此得罪了王书记,两人之间难免会心生芥蒂;要是同意了,他的提议获得通过,也就挽回了些颜面,当然,前提是王书记要配合,不然,他自己是没法把戏唱下去的。

    王思宇摸起桌上的签字笔,把玩几下,沉吟道:“不过曹县长啊,你这次墙角挖得好,我赞成你刚才那句话,好钢应该用在刀刃上,钟嘉群这位同志确实适合在乡里工作,也有能力出任乡长一职,我支持你的提议。”

    钱雨农笑了笑,把目光转向右侧,轻声道:“海洋书记,你的意见呢?”

    林海洋早已拿定了主意,钱雨农有市委书记的支持,挤走曹凤阳只是时间的问题,此时大势已定,是到了该表明立场的时候了,这已经是末班车了,再不站队,钱雨农必然会找机会和自己清算,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况且,钟嘉群和他的侄子林震之间的恩怨纠葛,林海洋是非常清楚的,要是钟嘉群真正翻过身来,说不定以后会与林震对上,官场上的事情,有时候是很难讲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他可不想林震以后留下个劲敌。

    林海洋抱起膀子,笑眯眯地转过头来,对着组织部长骆智卓道:“骆部长啊,据我所知,钟嘉群同志刚刚提了委办副主任没多久,是吧?”

    骆智卓会意,很配合地点头道:“是啊,上个月才刚刚提上来的。”

    组织部提交方案上的人选,恰恰是骆智卓的人,林海洋此时跳出来反对,正和了他的心意。

    林海洋微微一笑,若有所思地道:“这样啊,那再提乡长是不是太快了些?”

    他虽然说的很委婉,但其中的反对之意已经很明显了,骆智卓轻轻点头,低声道:“是啊,海洋书记说的对,是快了点。”

    王思宇笑了笑,摆手说:“海洋书记,其实这个钟嘉群早在三年前就做了副乡长,后来被当地的乡党委书记给撤掉了,我查阅过相关档案,上面列举的理由非常牵强,可以说,对钟嘉群同志的处理是极为草率的,不负责任的,想必组织部门也是这样认为的,所以一直没有正式发文,是不是这样啊,骆部长?”

    骆智卓微微一愣,没有想到王思宇竟然把以前的事情翻了出来,当年的事情他还记得,因为某件事情与林海洋闹得不是很愉快,所以就在林震那边稍稍*了一下,过后也就忘记了,没想到留下了把柄,被王思宇抓了个正着,他只能微笑道:“王书记,事情过得太久,我还真没印象了,等回部里我再查查吧。”

    林海洋不禁愕然,他没有想到,王思宇为了区区一个钟嘉群,竟然会起了翻案的念头,不过对方年轻气盛,敢想敢干,要是真纠缠起来,倒也麻烦,搞不好,还会适得其反,把火烧到林震身上,他只好眉头紧锁,慢吞吞地喝了几口水,把瓶子前一推,板着面孔,把脸扭向一边,不再说话。

    会议室里一时陷入了沉寂,钱雨农沉吟半晌,低下头来,看着手里的这份名单,拿笔在上面勾了几下,清了清嗓子,沉声道:“这样吧,既然老曹和王书记都认为钟嘉群是个人才,那咱们就应该给他个机会,只是去苍南乡不太适合,那里的发展套路已经基本成型了,没有太大的发挥空间,依我看,就让他去北辰乡吧,那边基础差底子薄,一张白纸好做文章嘛,但愿咱们的钟大秀才能不负众望,带领北辰乡的群众脱贫致富。”

    他这番话说完,众人便都点头同意,王思宇这边总算是为钟嘉群争取到了位置,虽然北辰乡离县城较远,靠近山区,路况不好,又是出了名的贫困乡,但按照王思宇的想法,到了那里,钟嘉群更能发挥他的优势,多干些实事。

    林海洋心里更加有数,那个乡有许多村庄都在大山里面,道路不通,全乡的各项指标连续几年都是倒数第一,钟嘉群到了那里,估计很难干出什么名堂来,那的乡党委书记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干部,只需打个电话过去,钟嘉群的日子就不会好过,钱雨农这样安排,其实是照顾了自己的利益,表面上也合情合理,让各方都没有话讲。

    钱雨农把手里的名单轻轻放下,又笑眯眯望向曹凤阳,轻声道:“老曹啊,接着说说,你还有哪些人选?”

    曹凤阳笑了笑,轻声道:“还有一个,就是教育局局长的人选,组织部推荐的是林震,我觉得不太妥当,林震是岭溪乡的党委书记,那可是个将才,在乡里威信也很高,乡里各方面发展态势不错,不要轻易调整,以免工作出现反复,至于局长的人选嘛,教育局原来的傅存刚副局长就很不错嘛,他分管的教学方面成果斐然,依我看,老赵下来后,由他顶上去正合适,不然总从外面调人,不从教育系统内部选拔,下面同志也会闹意见嘛。”

    说完后,他瞄了林海洋一眼,见对方的眉头拧成了一个大疙瘩,心里就多了几分快意,其实曹凤阳原本是支持林震到教育局的,这样就能向林海洋示好,可刚才见对方义无反顾地倒向钱雨农,就知道林海洋已经铁了心思站队了。

    曹凤阳心里有气,这才提了反对意见,尽管明知钱雨农不会同意,他还是表明了态度,更打算在明天的常委会上来个狙击,即便林震过了这道关,年后的人大会上,曹凤阳还是有信心制造些麻烦,总之不能让这对叔侄称心如意,讲完之后,他拿脚尖轻轻捅了捅王思宇。

    王思宇瞄了林海洋一眼,嘴角勾起一抹笑意,不待钱雨农发问,就把签字笔往桌上一丢,点头附和道:“是啊,干得好好的,没有必要再动嘛,我支持曹县长的意见。”

    林海洋现在倒有些后悔了,这倒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没想到王思宇会这样护犊子,早知道他睚眦必报,自己何苦跳出来触这个霉头,他现在不方便讲话,只好拿眼去看钱雨农,希望对方能够把麻烦解决掉。

    钱雨农深深地瞥了王思宇一眼,他本来想借机羞辱曹凤阳一番,但没想到王思宇今天的态度有些反常,这不能不让他有所顾忌,对方是挂职干部,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王思宇还是省纪委的人,不能得罪得太狠,否则将来可能会有麻烦。

    他把头转向右侧,向林海洋递了个眼色,轻声道:“海洋书记,你的看法呢?”

    钱雨农的意思是让他自己来个反对,这样大家就都有台阶下,可林海洋偏偏不理这个茬,铁青着脸摆手道:“钱书记,还是你定吧,我听你的。”

    钱雨农呵呵一笑,在心里骂了声蠢货,摩挲着头发,顿了顿,就慢条斯理地道:“林震同志是位好同志,年轻,干劲足,老曹舍不得放手也在情理之中,这样吧,教育局就暂时不动了,年后再说吧,这份干部调整名单,别人还有不同意见吗?没有就散会。”

    众人都点点头,钱雨农就大手一挥,把身前的东西整理好,装在皮包里,站起身来,笑眯眯地对林海洋道:“海洋书记啊,到我那去坐坐。”

    林海洋点了点头,跟在他的后面走了出去,两人进了钱雨农的办公室,林海洋坐在沙发上叹了口气,轻声道:“这个老曹啊,真是太不像话了,做事从来都不顾大局,总是恣意妄为,王书记也是,一个挂职干部,居然也跟着他们胡闹,真是岂有此理。”

    钱雨农笑了笑,叫了秘书沏好茶,从烟盒里摸出两根中华烟,丢给林海洋一支,点上后跷起二郎腿,惬意地吸上几口,待小田关门出去后,他才微微笑道:“海洋书记啊,其实林震不当这个教育局长也好,我给你交个底,为了让‘大招商’计划能够顺利进行,我特意打了报告,申请市委给咱们西山增加一位副书记和一位副县长的名额,市委岳书记很支持县里的工作,当即拍板,同意给咱们增加一位副县长,估计年后名额就能下来,在这些乡党委书记里,我最看好的就是林震,这小子不错,能干点事情。”

    林海洋不禁怦然心动,知道这是自己站队得来的好处,林震若是明年能当上副县长,那以后的仕途自然是一片光明,他赶忙欠欠身,低声道:“钱书记,那真是太感谢了,能够得到您的欣赏,是那小子的福气。”

    钱雨农笑了笑,端起茶杯抿上一口,轻描淡写地道:“现在很多地方常委里都增加了一位常委副县长,我们这边也该改改了。”

    林海洋会意,微笑着点头道:“钱书记说的对,是应该增加一个,政府那边只有两个常委,实在是太少了。”

    两人聊了一会,林海洋便告辞离开,钱雨农回到办公桌后,批了一会文件,抬眼望了下桌上的台历,忽地觉得心中烦躁,就摸起电话,拨了个号码,和颜悦色地道:“丹丹啊,晚上我去宾馆住,你好好安排一下,嗯,好的。”

    而与此同时,钟嘉群正站在王思宇的办公桌前,笑着沏了杯茶,递了过去,轻声道:“王书记,真是太感谢您了,我今晚都得兴奋得睡不着觉。”

    王思宇笑了笑,接过茶杯,转身来到窗前,望着围墙边那颗光秃秃的老槐树,摇头道:“今晚注定会有很多人失眠的……”

    -----------------

    情人节到了,有情人的快乐,没情人的寂寞,不过寂寞也好,省钱。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