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四十六章 最基本的要求

第四十六章 最基本的要求2017-11-9 13:0:22Ctrl+D 收藏本站

    第262节    第四十六章    最基本的要求

    书记碰头会上达成了妥协,第二天的常委会也就开得风平浪静,人事调整方案全部顺利通过,只等下周两办联合发文,任命就正式生效,在这次人事变动中,县委书记钱雨农一方获得了压倒性的胜利,他这边的常委们自然都精神抖擞,意气风发。

    而曹凤阳这边的人也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惊慌失措,在几位常委眼里,书记钱雨农虽然凭借市委书记的支持,又争取到了林海洋的相助,稳住了常委会的局势,但他的威信在相当一段时间内,都无法恢复到昔日鼎盛时期的高度,县长曹凤阳手里的牌还没打尽,较量仍在进行之中,远未到弃船逃生的时刻。

    常委会的重头戏还在招商引资上面,人事调整方案完毕后,列席会议的西山县外经局县招商办公室县经济技术开发区的领导都分别作了发言,常委们就如何尽快落实市委岳书记的最新指示精神进行了讨论,会议通过了钱雨农的提议,设立招商工作组。

    钱雨农本人为组长,第一副组长为县长曹凤阳,常委副组长分别是副书记林海洋常委副县长马君寒,这两人负责协调相关部门,抽调精兵强将,组成两个招商团,分别带队去江浙沪一带招商引资,务必在年底前开个好头,争取明年开春时就能有所斩获。

    王思宇被排斥在招商领导小组之外,这是意料当中的事情,他并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失落,钱雨农善于钻营,好大喜功,也过于急功近利,在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之前,就盲目启动招商项目,这和王思宇的意见相左,他是不愿参与其中的。

    常委会结束之后,王思宇在和县委办公室主任庄俊勇打过招呼后,便给钟嘉群放了假,让他这些天好好陪陪家人,毕竟北辰乡的条件非常艰苦,往返极不方便,钟嘉群肯定是要过上一段苦日子了,他们夫妻刚刚回到一起,就又要两地分居了,对此,王思宇心中也有些歉意。

    钟嘉群却没有在意这些,昨天的书记碰头会结束之后,他的手机铃声就响个不停,打电话报喜的人越来越多,他当然知道,这次能够东山再起,靠的都是面前的这位年轻的县委副书记,所以在千恩万谢之余,他特意邀请王思宇过些天到家里作客,王思宇笑着答应下来。

    而接任秘书的人选就是钟嘉群前些日子推荐的刘海龙,王思宇见这小伙子手脚勤快,说话倒也干净利落,看起来非常机灵,就决定暂时把他留在身边,考察一段时间,如果不能胜任,就从下面的乡镇秘书中物色人选。

    正如钟嘉群所说,县委办的几位秘书社会背景很深,值得信任的人很少,现在西山县的局势正处于微妙时期,各种矛盾错综复杂,还是应该小心为妙,不能在身边留下一个定时炸弹,自从知道司机小孙是县委办公室主任庄俊勇的亲属后,王思宇在小车里接电话时都小心了许多,而私事用车时,向来都是自己驾驶。

    周五的下午,王思宇正在办公室里批阅文件,一阵清脆的敲门声响起,王思宇抬起头来,沉声道:“请进!”

    房门被轻轻推开,副县长夏广林走了进来,他像是喝了不少的酒,红光满面,脚下轻浮,走路稍微有些摇摆,但进屋后依旧极有礼貌地道:“王书记,在忙呢?要不我改天再过来吧。”

    “是老夏啊,不忙,不忙,快过来坐。”王思宇把笔一丢,从办公桌后转出来,笑着迎过去,客气地握了手,将他让到沙发上,拿着杯子到饮水机旁,沏了两杯浓茶,放在茶几上,两人坐在沙发上闲聊起来。

    夏广林笑呵呵地道:“王书记,向你汇报个好消息,咱们县里前段时间申报的九个贫困村都通过检查了,省扶贫开发工作组的验收人员下午刚走。”

    王思宇笑着打趣道:“老夏,看来你又立功了,下午把客人都陪好了?”

    夏广林得意地挥手道:“那是当然,陪好了,全都陪好了,王书记,不是我老夏吹牛,在西山县这些干部里,除了你王书记,哪个在酒桌上是我的对手?”

    王思宇见他酒后的样子憨态可掬,不禁莞尔,笑着说:“老夏,我也不是你的对手。”

    夏广林忙把头摇成拨浪鼓,摆手道:“王书记,你太谦虚了,我喝不过你,在酒桌上,我绝对不敢再向你挑衅,那是自讨苦吃啊。”

    王思宇微微一笑,老夏的酒量在西山县里确实是数得着的,他几乎是县里的专业陪酒员,很多省市下来的检查团,甚至不知道书记县长叫什么,但一提起夏广林,倒都有印象,老夏喝酒实在,从不耍赖,这也是王思宇喜欢和他亲近的原因,酒品如人品的说法虽然偏激了些,但也的确能从中了解到一个人的性格特点,相对而言,王思宇还是更喜欢和耿直些的人相处。

    夏广林抬手解开两粒西服纽扣,笑着说:“本来有个乡被检查出挪用了扶贫款,三个村的申报要被拿下来,结果曹县长一着急,就给我下了死命令,不把那几个人搞定,酒席就不能散,好家伙,我今儿状态太好了,在酒桌上,我把那几位都给陪好了,当场趴下三个,那位何副主任最后也怕了,当场拍板,九个全上,曹县长都笑得合不拢嘴,说我是人民英雄,要给我记上一大功。”

    王思宇先是哈哈一笑,摸起杯子喝了一口茶水,放下茶杯后,沉吟半晌,不动声色地道:“老夏,你刚才说有乡里挪用扶贫款,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详细说说。”

    夏广林点头道:“没什么,王书记,是这么回事,有个乡干部家半夜失火,房子被烧掉了,他就从扶贫款里挪了点钱盖砖房,问题被发现之后,曹县长就让他马上归还,乡里的干部们帮他凑了凑,已经把钱归到账上了。”

    王思宇的眉头这次舒展开,点头道:“乡干部也不容易啊,条件差任务重,不过有困难还是应该提出来,由组织想办法解决,扶贫款是专款专用,不能挪用,这方面的把关一定要严格起来,要加强监督。”

    夏广林一拍大腿,点头道:“王书记,你说的对,是应该加强监督,不能光靠喝酒解决问题,那也太没水平了。”

    王思宇笑了笑,摆手道:“喝酒也很重要,这是国情,酒桌上联络感情很快,远的不说,咱俩不就是喝酒时认识的嘛。”

    “那是,那是……”夏广林连连点头,说完后,他摸起杯子喝了几口茶水,顿了顿,就笑着转过头来,悄声道:“王书记,听说你把钟秘书给发配了?”

    王思宇笑了笑,摆手道:“老夏啊,你这话可就不对了,怎么能说是发配呢,是到北辰去当乡长了,说实话,嘉群跟我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出力不少,经常加班加点地干活,赶稿到深夜,有一段熬得已经不像样子了,我对他还是很有感情的,要不是怕耽误他的发展,还真舍不得把他放出去。”

    夏广林把茶杯放到茶几上,砸吧砸吧嘴,抬手在嘴边轻轻抹了一下,慢悠悠地道:“是啊,钟秘书有才啊,也算是能文能武,笔头子够硬,在下面也能干实事,以前是机遇不好,没遇到贵人,耽误了几年,现在碰到你王书记,他可真是时来运转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

    王思宇笑着摆手道:“老夏,你这马屁可拍得过分了,是金子总会发光的,真正的人才终究不会被埋没的,我其实没有做什么,只是给他创造个条件,成不成还要看他自己的表现,他钟嘉群到底是纸上将军,还是真有本事,可能还要很长时间才能看出来,不过他要真是匹千里马,伯乐的帽子也不会戴到我的头上,要讲伯乐,你老夏可是当仁不让,当初可是你大力向我举荐他的,钟嘉群要是干出成绩来,你应该记头功,他要是在下面出了问题,我可第一个找你算账。”

    夏广林嘿嘿一笑,从烟盒里摸出两支玉溪来,递过一根,随后掏出打火机来,帮王思宇点上,他自己也燃上一支,皱着眉头吸了一口,就躬下身子,伸手把烟灰缸移到面前,摇头道:“到底是年轻人啊,事业心就是强,我要是换做他,说什么都不会下去的。”

    王思宇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轻声道:“怎么,吃不了苦头?”

    夏广林摆了摆手,抬眼瞄向门边,轻声道:“那倒不是,只是舍不得老婆孩子热炕头,钟嘉群的小孩还不到两岁,这先不提,他还有个如花似玉的老婆,那可是教育系统一枝花啊,我老夏活这么大,也算是阅人无数了,还真没见过那么漂亮的女人,他不在温柔乡里享艳福,却常年在乡下蹲点,倒还真放心,也不怕戴上绿帽子,依我看啊,他钟嘉群就是个官迷,爱江山不爱美人啊。”

    王思宇笑了笑,以往钟嘉群从未和他提起家里的事情,只是在为老婆办工作的时候,才提了白燕妮的名字,对于钟嘉群的家庭状况,王思宇倒还真不太了解,也从未见到过他的爱人,见夏广林说的夸张,王思宇不禁好奇心起,弹了弹烟灰,就轻声试探道:“西山县倒是出美女的地方,以前在省里的时候,看过娱乐报纸,上面说柳显堂的老婆就是国色天香,要照你这么一说,嘉群爱人的姿色还要在她之上了。”

    夏广林摆手道:“白老师不是西山县人,她老家是江南省的,南方妹子,水灵着呢,那眉眼腰条真是没的说,绝对的美人胚子,大学毕业后才嫁到西山县来,叶家姐妹是漂亮,不过这漂亮女人各有各的美法,要认真计较起来,我还是觉得白老师更胜一筹。”

    王思宇皱了皱眉,斜眼瞄去,却见夏广林的眼里露出的贪婪之色,心中忽地一动,想起那晚喝酒时关磊所说的话,就疑心起来,低声道:“老夏啊,你可别动歪念头,否则我可饶不了你,嘉群可是我的人,谁要是胆敢欺负他,我是不会坐视不理的,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惦记起人家媳妇来了。”

    夏广林叹了口气,摆手道:“王书记,你就别担心了,我是有贼心没贼胆啊,别忘了,家里那母夜叉看得紧,她哥还跟土匪似的,以前我不过是陪个女同志吃了两次夜宵,他就拿枪顶着我的头,差点把我吓个半死,再说了,人家白老师也不是那种人,虽然有时也爱开玩笑,但为人正经着呢,在一中的名声很好,这些年来从没传出绯闻。”

    王思宇笑了笑,摸起杯子喝了一口,点头道:“老夏啊,你也一把年纪了,好好过日子才是正经,可千万别犯糊涂,党内不知有多少优秀的干部都倒在女人身上,教训惨痛啊,这些年因为情妇出了问题,牵扯出的官员可不少,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我可不希望你在这上面栽了跟头,成为反面典型。”

    夏广林抬眼望去,见王思宇满脸正气,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不禁心中佩服,忙把茶杯放下,点头道:“王书记,你放心好了,我不过是随口说说,哪里会犯错误,再说了,嘉群可是你的人,你是省纪委的人,我就算是吃了豹子胆,也不敢在他身上做文章啊,于公于私,我都不会打人家白老师的主意,那个……谁的主意我都不打。”

    王思宇把身子仰在沙发里,点头道:“那就好,那就好,领导干部一定要自律,不贪财不好色,这是最基本的要求。”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