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四十九章 登门

第四十九章 登门2017-11-9 13:0:25Ctrl+D 收藏本站

    第265节    第四十九章      登门

    两声枪响之后,王思宇清楚地看到,野猪硕大的脑袋上溅出一串血花,随后‘扑通’一下倒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便没了动静,然而关磊的倒地却让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一时紧张到了极点,手心里浸满了冰冷的汗液。

    王思宇赶忙把猎枪丢到一旁,从地上跃起,健步如飞地奔了过去,好在来到近前,关磊已经伸了个懒腰,从地上爬了起来,伸手在大腿上揉了揉,摇头道:“真是要命啊,被这畜生追出三百多米远,枪都跑丢了。”

    王思宇不禁气急,伸手又把他推了个踉跄,低声骂道:“操.地,老关你这家伙太不厚道了,这是要吓死谁咋地,我还以为把你当场击毙了呢。”

    关磊呵呵一笑,拍了拍屁股上的尘土,慢吞吞地道:“王书记,没经验了吧,我这可不是在故意吓你,枪声响起时,就应该立即卧倒,只有那样做,才能最大限度地减少被子弹击中的机会,不然保不齐要吃你的枪子。”

    王思宇微微一愣,回想起刚才的情形,确实觉得关磊说的有道理,他一共开了两枪,第一枪响了以后,就意识到打偏了,马上又补了一枪,要是运气差点,没有打到野猪,反把关磊消灭了,那可真是闯了大祸了,现在想起来,还是一阵阵地后怕。

    关磊却不以为意,低头望着倒在血泊里的那头野猪,冲着王思宇竖起一根大拇指,笑呵呵地道:“王书记,干得好!”

    王思宇苦笑道:“老关啊,差点被你害死,你这打野猪的,怎么被野猪追得落荒而逃。”

    关磊一拍大腿,笑着说:“别提了,运气实在是太差了,本来十拿九稳的,没想到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被这家伙察觉到,‘哧溜’一声就蹿了,我怕它逃掉,这才从后面开了两枪,没想到它速度太快了,居然打偏了,这家伙被激怒之后,掉头就冲我扑了过来,好在一枪打到它后腿上了,不然我这老胳膊老腿的,可跑不过它,就这样,都把枪跑丢了,也够丢人的了。”

    王思宇笑了笑,叹气道:“刚才可真够惊险的了,老关啊,你可不能这样考验我,刚才那两枪没打中还好,要是都打在你的身上,我可没法跟老嫂子交代了。”

    “交代啥,没准她还得感谢你,送你一面为民除害的锦旗,在她眼里,我比野猪可恨多了。”关磊开了个玩笑,就弯下腰来,提着裤管,绕着野猪转了一圈,伸手拍了拍野猪的脑壳,笑着说:“这猪不小,怕有三百多斤,真是不多见了,过了四百斤就是野猪王了,王书记,快过来瞧瞧,这獠牙多带劲,用来做刀柄最合适不过了。”

    王思宇走到他身边,也跟着蹲下,见他掏出匕首,小心地将一对十多厘米的獠牙挖出来,擦了血迹,拿在手中爱不释手,王思宇此时惊魂未定,仍然心有余悸,见对方还有心情开玩笑,不禁气极而笑,摆手道:“老关啊,你怎么跟没事人似的,就不怕我刚才那枪没打中?”

    关磊笑了笑,叹了口气,一屁股坐在地上,拿脚踢了踢野猪的肚皮,摆弄着手里的獠牙道:“怕,怎么不怕,好在新手第一次开枪的时候准,不然我就被这家伙给挑了,俗话说一猪二熊三老虎,那可不是开玩笑的,发了狂的野猪,黑瞎子都不敢惹,这家伙个头太大,把猎狗都给吓跑了,幸好咱们把它解决了,你都不知道这家伙把窝建哪了,就建在离移动基站不到十五米远的地方,这要是移动公司的人来巡检,那可太危险了,真容易出人命。”

    王思宇点了点头,两人坐在原地吸了根烟,关磊顺着原路返回,在一个灌木丛中找到跑丢的猎枪,他给几个民兵打了电话,令他们马上过来,把野猪抬下去,几十分钟后,四个民兵赶了过来,拿大绳捆了野猪,用木杠抬了下去,王思宇和关磊跟在后面,两人说说笑笑地下了山,在半山腰上,却发现了那只临阵脱逃的猎狗,关磊举着枪就要把它处决了,王思宇赶忙拉住他的胳膊,笑着说:“这猎狗还是立了功的,它要不叫得那么凶,我还真醒不来,说不定你早被野猪给拱了。”

    关磊嘿嘿一笑,点头道:“说的也是,不过这条猎狗是没法再用了,回去要赶紧送人。”

    回到山脚下的帐篷里,众人休整了一番,到了下午三点多钟,其他组的人也都赶了回来,他们的收获也颇为丰厚,竟打了两个狍子三只山鸡,众人把猎物丢上车,便匆匆返回,回到西山县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关磊直接把车开到一家熟悉的饭店,众人在里面饱餐一顿,一个个都喝得红光满面,东倒西歪。

    而酒席散时,已经到了夜里十一点半,厨房已经把剩下的猎物切好,打了包装,关磊便按照人头,把猎物平均分了出去,他和王思宇留下的,自然都是最好的部分,关磊亲自开车把王思宇送到老西街的家里,两人坐在屋子里闲聊了一会,关磊便告辞离开,王思宇洗了澡后,躺在床上笑了笑,这次打猎有惊无险,还拉近了他和关磊的关系,倒是不错的结果。

    接下来两天,天气愈发寒冷起来,全省各地都开始普降大雪,鹅毛般的雪花自天空中纷纷扬扬的洒下,虽是净化了空气,却给交通带来了不便,周三的下午,王思宇在参加了县团委组织的青年积极分子表彰大会之后,便在宣传部长郑岚的陪同下,走上街头,和县直机关的人员一起除雪,电视台的记者得到消息后,赶忙扛着摄像机跑来,王思宇却皱着眉头直摆手,郑岚会意,便走过去,让他们把镜头移开,去拍基层干部。

    再次走到王思宇身边后,郑岚就笑呵呵地道:“王书记,您也太低调了吧,很多领导都因为上镜少,总闹意见,您倒好,每次都躲着镜头。”

    王思宇笑笑,扬了一锹雪,就摘下手套,擦了擦脸上的汗,拄着铁锹道:“郑部长,这不是低调不低调的问题,我只是反对作秀,电视台现在的新闻报道应该围绕着民生问题展开,多报道些老百姓关心的热点话题,而不应该像跟屁虫一样,总跟着领导身后转。”

    郑岚笑着点头道:“王书记说的对,下周部里开会的时候,我要特意强调下这个问题,不过近期媒体报道的重点还是在招商引资上面,现在的宣传力度很大,但如果完不成招商任务,搞得雷声大雨点小,那可就难收场了。”

    王思宇笑了笑,他也有这种担忧,却不方便表态,便没有吭声,他把目光转向左前方的街道上,数十人站在辅道上,不停地挥动着铁锹,将积雪抛进车内,在人堆里,王思宇发现了县委办公室的冯晓珊,她正穿着一件白色羽绒服,正干得欢畅,而刘海龙不知何时跑到她的身边,低声说着什么。

    冯晓珊停下动作,站直身子,擦了把汗,不经意间,却发现了王思宇投来的目光,忙悄声道:“海龙,还不快回去,王书记在看你呢。”

    刘海龙吓了一跳,赶忙跑了回来,拿着铁锹比划起来,可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远处的冯晓珊。

    王思宇也瞄出这两人之间的暧昧,不禁轻轻叹了口气,这个冯晓珊,模样长得一般,不知有什么手段,竟迷住了自己前后两任秘书,这倒是一桩怪事了。

    在扬了几锹雪后,上衣口袋里的手机忽地响了起来,王思宇掏出手机后看了号码,却是县公安局局长万立非打来的,他把铁锹交给身旁的刘海龙,摘了手套,接通后笑呵呵地道:“老万啊,你好。”

    万立非在电话里笑呵呵地道:“王书记,上次您交代的事情办完了,白燕妮同志下周一就可以来上班了,安排她到刑警大队工作,我已经和钟嘉群同志通过电话了,再知会您一声。”

    王思宇不禁微微皱眉,觉得有些荒唐,白燕妮是个女同志,又不是警校科班毕业,以前只当过老师,去办公室当内勤不就好了,让她管管资料,或者搞搞户籍管理都挺好的,安排到刑警队干什么,那不是胡闹嘛。

    但他不好在电话里这样讲,对方肯听招呼,已经很给自己这位挂职副书记的面子了,哪里还能得了便宜再卖乖,那可不是王思宇的作风,他笑了笑,拿着手机走到没人的地方,点头道:“老万啊,那可要谢谢你了,不过对她要严格要求,不能因为她是嘉群同志的爱人,就给特殊照顾,如果犯了错误,该批评就要批评,该拿下就拿下,刑警大队是要紧的部门,可不能掉以轻心。”

    万立非马上明白了王思宇的言外之意,赶忙解释道:“是这样,王书记,在她的工作安排上,我争取了钟秘书的意见,嘉群同志介绍,她爱人出身江南武术世家,在师范大学读书期间,曾经在华西省太极拳锦标赛上得过女子组太极剑第三名,据说身手很不错,这样的女同志,刑警大队那边还是很需要的。”

    王思宇笑了笑,与老万聊了几句,就挂断电话,钟嘉群的爱人居然还会武术,这倒让他有些惊讶,但他对那个锦标赛却颇不以为然,现在的武术比赛,一般都是表演项目,差不多真成了花拳绣腿了,哪有什么实战技巧,歹徒都不按套路打,没有实战经验,即便武术冠军也容易吃瘪,那些人不过是手脚比常人麻利些,未必有什么真功夫。

    相对而言,王思宇更相信特种部队和特警的实战动作,简单实用,一招制敌,杀伤力极大,这可是他亲身实践过的,邓华安教的那英雄三招,可不是浪得虚名,以自己现在的身手,进西山县刑警队大概是绰绰有余了吧。

    挥着铁锹干了半个多小时,王思宇才上了车,回到县委大院,进了办公室之后,把外衣脱下来挂好,泡了杯茶,他站在窗口,望着大院角落里堆的积雪,又想起去年冬天和瑶瑶堆雪人的事情来了,嘴角不禁勾起一丝苦笑,自从出了上次那档子事后,廖景卿对自己的态度变得有些难以琢磨,她总是在有意无意地与自己拉开距离,这让王思宇的心里很不好受,仿佛失去了什么珍贵的东西。

    也许,当初就不应该有那种冲动,导致现在的尴尬局面,有些事情,既然发生了,就很难再改变,或许在廖景卿的事情上,自己的确是错了,保住亲情才是最重要的选择,至于她的那个美丽的承诺,或许是有敷衍的成分在里面,王思宇完全能够感受的到,也清楚她的良苦用心,和张倩影一样,两个女人的承诺其实都是在催自己奋发上进,能够在仕途上有所作为。

    喝了杯茶,王思宇便打开电脑,开始写起讲话稿来,刘海龙写的稿子实在是不靠谱,假大空的东西太多,很不合他的心意,上午在县团委的讲话稿,王思宇根本就没有采纳,而是即兴发挥,为了稳妥起见,王思宇还是决定自己写稿子,免得以后麻烦,刚刚写到一半,钟嘉群就敲门走了进来,他看上去气色不错,脸上满是笑意,关上房门后,钟嘉群就笑着说:“王书记,我来看你了。”

    王思宇放下鼠标,忙招手道:“嘉群啊,快来坐,怎么样,这些天休息得还好吧?”

    钟嘉群走到桌前,先帮王思宇沏了杯茶水,才回到沙发边坐好,笑着说:“真要感谢王书记,这些天休息得很好。”

    王思宇点头道:“那就好,养精蓄锐,下去以后一定要加油工作,争取早点干出成绩来,听说你的小孩还不到两岁,说实话,得到消息后,我都有些后悔了,不该让你去那么远的地方。”

    钟嘉群忙摆手道:“王书记,您千万别这样想,能够到下面的乡里工作,一直是我的愿望,都说在哪里跌倒的,就要在哪里爬起,我相信,自己一定能够把北辰乡的工作干好,不辜负您的期望。”

    王思宇笑笑,端起茶杯喝上一口,轻声道:“怎么样,有思路了吗?”

    钟嘉群点点头,转身站起,拿手指着地图道:“王书记,这些天我研究了那里的资料,大体上已经有了些想法,根据北辰乡的地理位置和气候状况,我觉得可以在发展茶叶和药材种植方面做文章,当然,在起步阶段,这需要一定的财政支持。”

    王思宇点头道:“去了以后再做些实际调研,然后把详细的规划交上来,如果切实可行,资金上不是问题,需要什么样的支持,尽管开口,县财政要是没有办法解决,我可以到省里帮你跑跑。”

    钟嘉群感激地道:“谢谢王书记。”

    王思宇笑了笑,摆摆手,忽地想起万立非打来的电话,就似笑非笑地望着他道:“嘉群啊,怎么听说你爱人还会武术?我原本以为她去坐办公室,没想到进了刑警队,这不太好吧,太危险了。”

    钟嘉群叹气道:“王书记,没办法啊,我当初也是反对她进刑警队的,但她就是不听,不过我想县里的治安一直很好,全年也发不了几个恶性.事件,也就由着她去了,说实话,就她那三脚猫的功夫,也就对付我成,对付穷凶极恶的歹徒,那是肯定不成的。”

    王思宇听后呵呵地笑了起来,从烟盒里抽出烟来,燃上后吸了一口,就点头道:“好啊,你心里有谱就好,不过刑警是高危职业,还是要小心为妙。”

    钟嘉群笑着点点头,抬手看看表,见已经快到下班时间,就忙笑着说:“王书记,两办已经发文了,组织部通知我明天上午到北辰乡赴任,晚上想请您到家里坐坐,吃顿便饭。”

    王思宇点头道:“好吧,这顿饭得吃,正巧,我家里还有些野味,一并带去吧。”

    两人正闲聊间,刘海龙敲门走了进来,他瞥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钟嘉群,笑着点点头,就走到办公桌前,将一份材料递到王思宇的面前,惶恐不安地道:“王书记,这是明天下午的讲话稿,请您审议下,哪里不足,我好晚上修改。”

    王思宇大致翻了翻,心里暗自叹息了一声,却笑着说:“不错的稿子,就放在这吧,晚上我自己改改就好了,海龙啊,辛苦了。”

    刘海龙如释重负地笑道:“王书记,不辛苦,您讲话的水平太高,我这做秘书的感到压力很大。”

    王思宇笑着指着钟嘉群道:“看着没,嘉群,你得学着点,看我们海龙的说话水平多高,这马屁拍得人舒服啊,比你强多了。”

    钟嘉群与刘海龙对视一眼,同时笑了起来,笑声过后,刘海龙走到沙发边上坐好,笑着说:“王书记,听说钟副主任就要到北辰乡赴任了,我和委办的冯晓珊商量了,打算晚上在云海酒家摆上一桌,算是为他饯行,您如果有时间,就一起去吧。”

    王思宇听后微微一笑,弹了弹指间的烟灰,瞥了钟嘉群一眼,不再说话。

    钟嘉群忙道:“海龙,本来我刚想去找你呢,晚上我想请大家一起到家里聚聚,王书记也去。”

    王思宇点头道:“是啊,人多些好,热闹嘛。”

    刘海龙忙喜滋滋地道:“那样也好,我这就去告诉晓珊。”

    说完转身走了出去,望着坐在沙发上有些不自在的钟嘉群,王思宇摸着鼻子笑了笑,暗想这下可热闹了,晚上这顿饭说不定要吃成什么样子,搞不好可容易出事。

    下班后,王思宇带着钟嘉群回到家里,取了分到的那些野味,便开车来到十字路口,接了在那里守候的刘海龙与冯晓珊,直奔钟嘉群家驶去,一路上只有刘海龙在不停地说话,而钟嘉群与冯晓珊都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始终保持着沉默,王思宇把车子开进景元小区,下车之后,众人簇拥着他上了楼,上了四楼后,钟嘉群敲开了房门,笑着说:“燕妮,还不快出来迎接,王书记到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