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五十章 家宴 上

第五十章 家宴 上2017-11-9 13:0:27Ctrl+D 收藏本站

    第266节    第五十章    家宴    上

    王思宇笑了笑,走到钟嘉群身边,摆手道:“嘉群啊,你太客气了,又不是外国总统来了,还得搞个隆重的欢迎仪式。”

    话音刚落,身后的两人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然而随着房门推开,笑声在瞬间嘎然而止,楼道里顿时安静下来,一个温婉俏丽的美艳少妇出现在众人面前,她身材高挑纤细,肤色雪白,那修长秀美的脖颈嫩滑如脂,戴着一条珍珠项链,一头乌黑柔顺的秀发披在高耸的胸前,无风自动。

    少妇穿得很少,上身只是一件立领白色衬衫,衬衫的下摆很随意地掖在黑色的长筒裙中,一双圆润修长的美腿上裹着黑色的纯棉丝袜,脚下趿着一双绣花拖鞋,浑身上下曲线毕露,风姿绰约,实在是难得一见的俏丽佳人。

    尽管早有心理准备,王思宇的心脏还是剧烈地跳动了几下,夏广林说过漂亮女人各有各的美法,这话果然是有道理的,眼前这娇艳美人分明就是个祸国殃民的尤物,那眼角眉梢自有一番说不尽的妩媚风情,其中韵味,只能意会,不可言传。

    没等钟嘉群开口介绍,白燕妮已经优雅地伸出纤纤玉手,颊边的梨涡上泛出清浅的笑意,一时间艳光四射,令王思宇呼吸为之一窒,她甜丝丝地道:“王书记,你好,欢迎你到家里来做客。”

    王思宇很快恢复了镇定,笑着与她握了手,只觉得掌中温软滑腻,竟有种说不出的惬意,等那只小手从掌中抽.出时,心头登时一空,仿佛胸腔里有什么东西被掏走了一样,失落之余,他咽了口唾沫,转头对钟嘉群笑道:“嘉群,行啊,你倒是金屋藏娇,艳福不浅啊。”

    钟嘉群在旁边也不禁有些得意,脸上笑开了花,却摇头道:“王书记说笑了,我哪有金屋藏娇的福气。”

    王思宇笑呵呵地道:“不是没有,依我看啊,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白燕妮乜了钟嘉群一眼,微笑道:“王书记,今天能请到您做客,真是我们家的荣幸,下午我一直都在担心呢,怕您晚上应酬太多,抽不出时间过来。”

    王思宇忙摆手道:“我晚上应酬不多,只是平时很少出门,不过嘉群请客,那是一定要来的,以前就听夏副县长夸你长得俊俏,花容月貌,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啊。”

    白燕妮听了,心中自然是万分高兴,喜滋滋地道:“王书记,您真是过奖了,我哪有那么好看啊。”

    刘海龙也合拢了张大的嘴巴,在旁边打趣道:“不得了,不得了,钟哥,真没想到嫂子会这样漂亮,她哪里是教育系统一枝花啊,只怕是西山县第一美人了,晓珊,你说是不是?”

    说完后,他转头去望冯晓珊,却从对方的脸上看到沮丧嫉妒与不甘的神情,他忙又闭上嘴巴,双手提了提两个沉甸甸的包装袋,不再说话。

    白燕妮笑着说:“这位是海龙兄弟吧,总听你钟哥在家里念叨你的好,咱们还是头一次见面呢,你可莫要说笑了,我哪里是什么美人,早就人老珠黄了,要嫂子说啊,你旁边那位妹子才是真正的大美人呢,多漂亮的小姑娘啊。”

    钟晓珊也上前一步,笑着说:“嫂子,我叫冯晓珊,钟哥没提起我吧?”

    白燕妮先是微微一愣,随即笑道:“原来你就是晓珊妹子啊,看我这记性,平时都记在脑子里,一见面倒忘了个干净,真是不好意思哟。”

    王思宇笑了笑,点头道:“嫂子倒会说话,咱们也别在门口站着了,两位大美人先请进屋。”

    白燕妮忙侧过身子,笑着说:“王书记,您还是叫我白老师吧,‘嫂子’两个字实在不敢当呦。”

    王思宇摆手道:“有什么不敢当的,既然在私下场合,我看还是随意些好。”

    钟嘉群却笑着说:“书记大人,就算再随意,也要领导先行,不能坏了规矩,还是您先请吧,不然我们都得在门口站岗放哨。”

    众人听了都笑了起来,王思宇就不再谦让,微笑着走进屋里,换了拖鞋,就走到客厅里,坐在粉红色的沙发上,把口袋里的烟与打火机掏出来,放在茶几上,抬眼打量着房屋的格局摆设,这是两室一厅的屋子,大概只有六十多平方,里面的家具虽不高档,但都收拾得整洁,正对面的墙壁上打着书柜,上面摆着密密麻麻的书籍,而书柜的中央是空的,里面放着一台电脑,但没有电脑桌,地板上铺着一个彩色的软垫,看来使用者要席地而坐。

    而东侧的墙壁的高处挂着一柄长剑,剑鞘古色古香,雕着盘龙图案,长长的红穗垂落在墙边,看上去很是干净,没有挂上一丝灰尘,而长剑之下挂着几张写真照片,除了结婚照外,还有两张极为引人注目,一幅是身着白衣的白燕妮手握长剑,在草坪上作出一个后仰平刺的动作,望着那柔若无骨的腰肢,引人遐思的优美曲线,王思宇不禁怦然心动,而另外一幅照片则是她和一位须发斑白的老者的合影,老者虽是耄耋之年,却是精神矍铄,双目炯炯有神,手里拄着一柄长剑,只从剑鞘上看,倒正像墙上挂着这柄。

    几个人坐好后,白燕妮就笑着走进厨房,王思宇忍不住斜眼望去,瞥见她袅娜的背影,曼妙的身姿,他忽地一怔,脑海中飞快地划过一道闪电,猛然惊觉,这美艳少妇可不正是前些天在超市洗手池边遇到的女人么,当时没有看到她的正脸,但那完美到极致的身材早已深深地刻在王思宇的脑海里,此时一望,便已确信无疑,心里登时‘咯噔’一下,正暗自发呆间,白燕妮已端出几个果盘来,轻巧地放在茶几上,美滋滋道:“王书记,吃些水果吧。”

    王思宇暗自叹了口气,笑着摆手道:“嫂子不用客气,你只管去忙,不用理会我们。”

    白燕妮又倒了茶水递过来,抿嘴笑道:“那哪成,王书记这位贵客登门,当然不能怠慢,不然嘉群会骂我不懂事的。”

    王思宇慢悠悠地呷了一口茶水,微笑道:“嫂子说笑了,你这么漂亮贤惠,他心疼还来不及呢,哪里会舍得骂?”

    白燕妮眉眼如风,瞟了一眼正在与刘海龙闲聊的钟嘉群,娇俏地道:“嘉群,你可听好了,王书记可发话了,以后再敢欺负我,我可要向领导告状哩。”

    钟嘉群就抓了一把瓜子,坐在那里讪讪地笑,目光却无意中向冯晓珊扫去,在她的脸上稍作停留,就挪向别处,嘴角拂过一丝苦笑。

    冯晓珊吃了几瓣桔子,就从沙发上站起,走到白燕妮面前,嘴里酸溜溜地道:“嫂子,你家的小孩子呢,要不是听说小孩都两岁了,我还以为你是十**岁的黄花大闺女呢,身材竟然保养得这样好,一点都没走样。”

    白燕妮忙笑着说:“乐乐被他奶奶抱到楼下邻居家去了,怕孩子闹起来,扫了大家的兴致,晓珊妹子,你可真会说话,夸得嫂子都不好意思了。”

    钟晓珊瞄了她一眼,似笑非笑地道:“嫂子,都说女人是水做的,我看你倒像牛奶做的,钟哥真是好福气啊,娶到这样一个千娇百媚的大美人,说话也嗲声嗲气的,听得我心里都直发痒,真是迷死人了,哪个男人见了你能不动心啊,钟哥你可要警惕些,去那么远的地方,小心家里后院起火。”

    白燕妮微微皱眉,觉得对方的话实在是有些刺耳,里面尽是挖苦之意,但她还是莞尔一笑,拉着对方的手,轻轻拍了拍,笑着说:“晓珊妹子,你就放心吧,我和你钟哥彼此信任,互相扶持,我们决计不会做出伤害对方的事情,他只管放心去工作好了,后院固若金汤。”

    王思宇瞄了钟嘉群一眼,见他神色不安,双手在沙发上抓来抓去,不时地挪挪屁股,有些如坐针毡的样子,就皱了皱眉,笑着说:“嫂子,你家里有扑克牌吗?我和海龙晓珊去打会牌,你们两口子赶紧做饭,那么小的孩子在邻居家也不方便,我们早点吃完早点走,不要给你们带来麻烦。”

    白燕妮忙笑着说:“扑克牌有,嘉群还不快去拿,王书记怕是饿了,我这就去收拾饭菜。”

    王思宇笑道:“前些天到山里打了些野味,有野猪肉和鹿肉,味道很不错,都做了吧,给大家尝尝鲜。”

    刘海龙听了就笑道:“晓珊,你看,我们都沾了王书记的光,这回可有口福了。”

    冯晓珊笑了笑,没有说话,而是起身走到墙边,放了桌子,将椅子摆好,钟嘉群从抽屉里翻出扑克牌,交到王思宇的手里,三人坐在桌前玩起斗地主来。

    白燕妮拉着钟嘉群进了厨房,关上房门,小声道:“嘉群,怎么没见庄主任和夏副县长,却领了两个不知深浅的小青年来,那个女孩子说话怎么还带着火药味?”

    钟嘉群摇头道:“燕妮,你是多心了,冯晓珊那人向来都是大大咧咧的,说话很随意,她心地还是很善良的,在工作上对我帮助不小,你别和她一般计较,老庄那人太阴,我不想和他多接触,老夏太好色,更不能让他进咱家的门。”

    白燕妮听了就怯怯地笑,拿手在他后背上捶了一拳,悄声道:“瞧你那样,真是没出息,手里捧着个糟糠窝窝头,自己不肯吃,倒还怕别人来抢,你也不想想,王书记和咱们这些小人物在一起喝酒,哪里能喝得爽快,肯定要找个能喝的县级领导来坐陪,再说了,要不是人家夏副县长帮忙说话,你现在还窝在委办当受气包呢,哪里能在几个月内连升两级,做人可不能没了良心,过河拆桥的事情可不能做,这刚刚有了起色,就把尾巴翘到天上去了,寒了人家的心,那可太不好了,万一以后再落了难,可没人肯帮你。”

    钟嘉群一时找不出话来反驳,只好道:“燕妮,你说的也有道理,那我再去打电话,时间还来得及。”

    白燕妮叹了口气,摇头道:“算了,还是我去打好了,你这书呆子,真是什么事情都做不好,不通人情世故,有再大的能耐又有什么用?”

    钟嘉群不服气地道:“燕妮,你也不能这样讲,王书记非常看中我,等着瞧吧,不出两年,我肯定当上乡党委书记,到时候我在商业街边上买间大房子,让你和乐乐过上好日子。”

    白燕妮嘻嘻一笑,拿手指在他脑门上戳了一下,低声啐道:“指望你这不开窍的呆子,只怕我们娘俩得穷死,到现在你还不明白吗?如果没有和领导处好关系,就算你有天大的本事,也没有人搭理,嘉群,你倒是说说,要是没有我在幕后指挥,你能有现在的好光景吗?”

    钟嘉群连连点头,竖起一根大拇指,点头道:“这个得承认,燕妮,你是我的贤内助,这次能够东山再起,你的功劳最大。”

    白燕妮眼波流转,笑着瞥了他一眼,低声道:“知道就好,别傻站着了,还不快去洗菜干活。”

    钟嘉群笑了笑,便扎了围裙,洗了手,在厨房里忙碌起来。

    白燕妮到卧室里打了电话,出来后,便笑吟吟地站在王思宇的身后,笑着说:“王书记,刚才给夏副县长打了电话,请他到家里来做客,夏副县长本来有应酬,来不了,可一听说您在这里,马上就把晚上的宴席给推了,这就要赶过来。”

    王思宇抽出几张牌打了出去,笑着说:“老夏要来吗?那可不是什么好事,他这个酒县长可了不得,喝起酒来没完没了,这顿饭说不上要吃到什么时候去了。”

    白燕妮嫣然一笑,轻声道:“没关系的,王书记,既然来了,当然要喝好,我那边已经准备了四瓶好酒呢,您放心好了,只要不耽误工作,玩到通宵都行。”

    王思宇笑着说了声好,把手里的牌合拢放在桌子上,伸手往衣服口袋里摸去,倒摸了个空,白燕妮赶忙转身来到茶几边,拿来烟和打火机,帮王思宇点上,这才喜滋滋地去了厨房。

    冯晓珊冷冷地向厨房方向瞥了一眼,低声道:“嫂子倒是个人精,会讨人欢心,也爱出风头,不像钟哥那么憨厚朴实,我真是奇怪了,别人家的男人要出远门,哪个女人不是愁眉苦脸的,可她好像开心得合不拢嘴,倒像是盼着钟哥早点离家似的,真是让人费解。”

    刘海龙洗了牌,笑着附和道:“是有些奇怪,这样漂亮的女人,真不知会有多少人会惦记,要说娶老婆,还是相貌普通些的好,省得操心。”

    冯晓珊白了她一眼,撇了撇嘴道:“也不都那样,漂亮女人本分的多得是,要分人的。”

    王思宇皱了皱眉,深吸了一口烟,摆手道:“你们两个啊,少说两句,我们是来做客的,不要讲女主人的坏话,这样不好。”

    两人听后对视一眼,不再吭声,只管闷头抓牌,刘海龙其实心情大好,带冯晓珊来见了钟嘉群的老婆后,想必会打击到她的自信心,让她对钟嘉群断了念想,彻底死心,他却不知道,此时冯晓珊妒火中烧,正在心里盘算,要想个办法,让白燕妮在酒桌上当场丢丑。

    十几分钟后,钟嘉群急匆匆地从厨房里出来,下楼接了夏广林上来,夏广林一进屋,就哈哈笑道:“王书记,以后喝酒一定要记得叫我,不是我吹,在这西山县城内,也就我能陪好你,别的人统统不行。”

    王思宇笑了笑,把牌丢到一边,坐到沙发上,摆手道:“老夏啊,你可是我的手下败将,要想陪好我,恐怕难度不小。”

    夏广林笑呵呵地坐了下来,点头道:“陪不好也得陪,人家白老师可是下了死命令,一定要让我把你放倒了。”

    这时白燕妮端了茶水走过来,嘻嘻笑道:“夏叔,瞧你,居然进门就诬陷我,在王书记面前说我的坏话,真是太不像话了,小心一会不给你酒喝。”

    夏广林忙拱手道:“白老师,那可不成,我这人可以一日无饭,就是不能一日无酒,还请你高抬贵手,放过我这次吧。”

    白燕妮嫣然一笑,又袅袅娜娜地进了厨房。

    夏广林悄声道:“怎么样,这美人算不算是极品,我没说错吧?”

    王思宇笑着点了点头,低声道:“没错,还真是个颠倒众生的尤物。”

    夏广林摸起茶杯叹息道:“钟嘉群那小子真是艳福不浅啊,癞蛤蟆吃了天鹅肉,这女人就算放在省城,那也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啊,倒被他搞到手。”

    王思宇瞥了他一眼,低声道:“老夏,你这话就不对了,嘉群也是一表人才,工作能力也是很强的,怎么能说是癞蛤蟆呢,照我看,他们两个倒是郎才女貌,很般配的一对。”

    夏广林呷了一口茶水,咀嚼着两片茶叶道:“王书记,也许你说的对,不过眼睁睁地看着这亩良田就这样荒芜了,我真是觉得可惜啊。”

    王思宇抬手在他后背上拍了一下,皱眉道:“老夏,别忘记我上次的提醒,可不许打她的主意。”

    夏广林嘿嘿地笑了笑,点头道:“放心好了,王书记,我也就是在嘴上占占便宜,这么大岁数了,就算是再好的良田也犁不动喽,不过你要是有这意思,我倒是可以帮你牵线搭桥,让你尝尝她的味道。”

    王思宇笑了笑,没有吭声,目光再次移到墙上那张引人遐思的写真照片上,想着白燕妮那完美的身材,高耸的酥.胸,惊艳的俏脸,一股热流就在小腹中涌起,下身变得火热坚.巨起来,他忙跷起二郎腿,摆手道:“老夏,别开玩笑了,我可没那心思,我们领导干部,一定要做到不贪财不好色,这是底线……”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