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五十四章 条件 上

第五十四章 条件 上2017-11-9 13:0:32Ctrl+D 收藏本站

    第270节    第五十四章    条件  上

    “秘书是自己的人,那秘书的老婆也应该是自己的人!”

    “如果没有自己的大力提携,钟嘉群哪里会这么快被委以重任?”

    “钟嘉群有这样一个漂亮老婆,居然还在外面寻花问柳,真是太不应该了!”

    “白燕妮丢失的钻戒怎么会那样巧,居然被自己捡到,这是不是命中注定要发生点什么呢?”

    夜深人静的时候,王思宇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脑海里一直闪现着白燕妮那高挑纤细的身影,挥之不去,他一直在胡思乱想着,给自己寻找非法占有的借口,那颗不安分的心又开始蠢蠢欲动了,过了许久,他才叹了口气,推翻了所有的借口,翻了个身,抱着被子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晨,刘海龙打来电话,只说昨晚冯晓珊醉得厉害,在车里又哭又闹,他哄了好久,才将她劝好,终于肯回家,到了家里之后,冯晓珊又突然腹痛难忍,刘海龙没有办法,就领她去了医院,忙了大半夜才赶回来,却发现手机没电了,没办法通知王书记。

    王思宇明知这是胡编乱造的理由,刘海龙在这件事情上应该是撒了谎,但他并不以为意,让刘海龙直接把车开到单位,自己则在吃过早餐之后,打车去了县委大院。

    进了办公室后不久,钟嘉群就过来告别,王思宇勉励了他几句,亲自把他送到组织部,直到钟嘉群钻进小车,在县委组织部张副部长的陪同下离开大院,他才笑眯眯地返回。

    上午开了一个拖沓会,会上会下的人都没有太多的精神,主席台上的县委领导都是拿着讲稿照本宣读,下面的人前排还拿着笔勾勾抹抹,装装样子,后面的已经有不少人打起了瞌睡,很多机关干部最忙的不是白天,而是晚上,只有到了夜里,这些人才能精神奕奕地出现在饭店歌厅里,白天开会打瞌睡那就成了自然而然的事情。

    会后,回到办公室,王思宇批了几分文件,就拿出一张白纸,在上面细细地勾勒起来,细长的眉灵动的眸子小巧的鼻梁性感的嘴唇,接下来就是魔鬼般的身材,当他丢下笔时,白燕妮的动人身姿就已经跃然纸上,王思宇捧着这张画像看了又看,心里已经喜欢到了极点,这时‘哒哒’的敲门声忽地响起,他转身回到办公桌后,把画像折叠起来,放在一叠文件下面,摸起一管签字笔,摆出正在批阅文件的姿态,低头喊了声:“请进!”

    房门开后,一个穿着大红风衣的高个女人走了进来,王思宇抬起头来,当看清她的容貌后,不禁笑了笑,把手里的签字笔放下,绕过办公桌,迎了过去,笑着说:“唐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啊,今儿怎么这样有空到我这来了?”

    唐婉茹倚在门边笑了笑,抬手推了推脸上的墨镜,扬起了脖子,拉长了声调道:“怎么,王书记不欢迎吗?要是不欢迎,我转身就走。”

    王思宇笑了笑,点头道:“欢迎,当然欢迎了,咱们是老朋友了嘛,快过来坐。”

    唐婉茹微微一笑,随手关上房门,把手里黑色的皮包往沙发上轻轻一丢,没有理会王思宇伸出的右手,而是摘下脸上的墨镜,挑在手指上勾来勾去,抱着双肩在屋子里转了一圈,才转过身来,似笑非笑地望着王思宇,以调侃的语气道:“小男生,你现在的架子好大啊,上次黄龙镇的领导说你要下去视察,害得我忙活了两天,把厂区的卫生彻底清扫了一遍,结果说取消就取消了,连个电话也没打。”

    王思宇呵呵一笑,摆手道:“你先坐下喝杯茶,消消火,我慢慢给你讲,工厂的卫生当然要搞好,我不去也应该是经常清扫的嘛,现在企业界不都在搞5s么,亚钢也早该搞了。”

    唐婉茹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把风衣脱下来,随手挂在衣架上,露出里面黑色的毛线衫,懒洋洋地坐到沙发上,跷起两条腿,放在茶几上,伸手摸出一支雪茄,点上后悠然自得地吸了一口,张开薄唇,把烟雾徐徐地吹到王思宇的脸上,摸起茶杯品了一口,就皱着眉头,轻声道:“你这茶叶味道不好,改天我让司机给你送几桶好茶叶来,还有啊,你的秘书应该辞退了,杯子里的茶渍都没有清理干净。”

    机关单位的工作人员端的都是铁饭碗,除非犯了大错,否则一辈子饮食无忧,哪里像企业里的员工,说辞退就辞退,王思宇懒得和她理论,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从对面走到她的身边坐下,把那天乡里发生紧急事件的情形讲述了一遍,当时事发突然,王思宇一连忙了两周时间,倒把去亚钢看唐婉茹的事情忘得死死的,现在想起来,确实也有些过意不去,毕竟梁桂芝曾经叮嘱过自己,到西山以后,要帮忙照看下她的这位刁蛮任性的侄女。

    唐婉茹听了呵呵一笑,把墨镜丢在茶几上,转过头来,似笑非笑地道:“那倒是我想多了,还以为你不敢去了呢!”

    王思宇笑了笑,瞄了瞄那两条穿着黑色丝袜的长腿,从她嘴里夺过雪茄烟,深深地吸了一口,转过头来,将浓浓的烟雾尽数喷在她的俏脸上,微笑道:“你那里又不是龙潭虎穴,我有什么不敢去的,最近怎么样,还顺利吗?”

    唐婉茹摸起茶杯,把玩了半晌,才点了点道:“还可以吧,亚钢的经营已经上轨道了,明年下半年扭亏不是问题。”

    王思宇笑着说:“不错,看来你很有经商头脑。”

    唐婉茹咯咯地笑了几声,摆手道:“你别给我带高帽了,要不是从集团公司那里要到了政策,哪能这么快就奏效。”

    王思宇摆手道:“是你太谦虚了,靠政策就能扭亏,那还要人才干什么,亚钢那边我曾去做过调研,情况不容乐观,你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理顺矛盾,使公司的生产经营走上正轨,肯定是下了一番苦功的。”

    唐婉茹微微一笑,伸手在前额上捏了捏,点头道:“是有点累,已经很久没有睡过懒觉了。”

    王思宇皱了皱眉,笑着说:“要注意休息,身体才是工作的本钱嘛,没了健康,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唐婉茹笑了笑,点头道:“谢谢你的提醒,我会注意的,对了,小男生,听说西山县在搞招商引资,每个领导都分了任务,你的招商任务是多少?”

    王思宇瞄了她一眼,把手里的雪茄烟掐灭,丢到烟灰缸里,轻声道:“七千万,你怎么忽然想起问这个问题,不会是想帮我解决一些吧?”

    唐婉茹咯咯地笑了几声,随后板起面孔,摆手道:“想得倒美,我自己的事情还忙不过来呢,哪有闲心管你的事情,别自作多情了。”

    王思宇摸着下巴嘿嘿地笑了半晌,点头道:“是有点自作多情了,前些日子我还真琢磨来着,你们隐湖集团可是真有钱,最近一年股市暴涨,齐总估计赚得盆满钵足了吧?他可是股市里呼风唤雨的大人物,唐总能不能帮着做做工作,往西山这边投点,顺便把我这七千万的任务解决了。”

    唐婉茹叹了口气,从沙发上站起,走到窗边,轻声道:“你高估齐总了,他是从股市起家的,但证监会那边的线早断了,他认识的那几个人,入狱的入狱,调离的调离,已经帮不上忙了,今年股市行情好,坐庄确实赚了不少,可集团公司在海外的业务遭遇投资陷阱,损失惨重,已经吃掉了大半的利润,齐总已经瘦了十多斤,哪有心情搞投资,前段时间你们西山县的钱书记亲自去拜访他,都吃了闭门羹,你就不要打隐湖集团的主意了,集团公司明年以防御性经营为主,除了已在运作的锂电项目外,不再扩大投资。”

    望着唐婉茹的背影,王思宇不禁叹了口气,唐婉茹原本也是难得的漂亮女人,可与白燕妮相比,就要逊色许多,只是这女人桀骜不驯的性格依然吸引着他,对这匹野性难驯的胭脂马,他还是有很大兴趣的,听唐婉茹把话说完,王思宇皱了皱眉,摆手道:“又是一个内战高手,在国内赚钱倒毫不含糊,一旦走出国门,立时就被骗了个干净,你们这个齐总,是应该好好反思一下了。”

    唐婉茹笑了笑,转身坐在皮椅上,又把两条长腿架在办公桌上,轻轻悠荡了几下,就摸过一管签字笔,在手中转来转去,摇头道:“齐总这人精明能干,很有远见,但公司近几年的快速发展,让他有些头脑发热,盲目乐观,当初我劝过他慎重考虑,可齐总就是不听,非要把一部分核心业务挪到越南,现在可好,集团公司的既定战略目标短时间内是无法实现了,起码要停滞两年,如果情况继续恶化,就要准备提前过冬了,省城那边已经拟定裁员五百名员工了,亚钢这边也要做出反应。”

    王思宇苦笑着摇头道:“你带来的可真不是好消息,既然亚钢这边已经上了轨道,你一定要少裁员,争取通过经营解决问题,黄龙镇的生活水平很低,本来下岗职工就多,就业压力很大,如果亚钢再裁员,无疑是雪上加霜,容易出大乱子,现在眼看就到年底了,还是让大家过个安生年吧。”

    唐婉茹拿笔敲打着桌面,点头道:“这点你放心,我这边只打算象征性裁掉些人浮于事的中层管理干部,下面的职工是不会受到太大波及的,而且当初在来亚钢之前,我就要到了很大的自主权,再加上锂电项目仍需要我居中协调,在集团公司内部,我的意志还是能得到充分尊重的。”

    王思宇呵呵一笑,点头道:“那就好,谢谢你的理解。”

    唐婉茹笑了笑,拿签字笔挑开一叠文件,轻声道:“那你打算怎么感谢我?”

    王思宇摸起茶杯,慢悠悠地呷了口茶水,笑着说:“你想怎么谢?要不中午一起出去吃饭吧。”

    唐婉茹摇了摇头,把签字笔轻轻丢在桌面上,轻声道:“诚意不够,再想想。”

    王思宇呵呵一笑,摆手道:“不用想了,你开条件吧。”

    说完后,拿着杯子去沏茶,唐婉茹的目光落在一张折好的白纸上,伸手拿过来,打开后只瞄了一眼,眸子里忽地闪过一道异样的光彩,她挥动着白燕妮的画像,咯咯笑着说:“条件只有一个,你把这位千娇百媚的大美人介绍给我认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