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五十五章 条件 下

第五十五章 条件 下2017-11-9 13:0:33Ctrl+D 收藏本站

    第271节    第五十五章      条件    下

    王思宇转过头来,看到唐婉茹手里挥动的画像,心中暗叫糟糕,刚才只顾和她闲聊,倒疏忽了,没想到唐婉茹竟将画像翻了出来,他顾不上沏茶,赶忙松开按钮,把茶杯放在饮水机旁,快步走到办公桌边,低声笑道:“唐婉茹女士,快别胡闹,赶紧把东西还我。”

    唐婉茹却像是得了件宝贝,一副喜气洋洋的模样,眉开眼笑间,她把头摇得如同拨浪鼓一般,手里的画像在王思宇的眼前轻轻一晃,就将胳膊迅速举向身体的另一侧,躲过王思宇的奋力一抓,灼热的目光随之移到画像上,嘴里啧啧赞叹道:“王书记好眼光,这女人真是难得一见的尤物,身材相貌都无可挑剔,我见犹怜啊,这又是谁家的小媳妇啊,被王书记瞄上的女人,那是注定逃不掉的。”

    王思宇愕然,没想到她竟然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不禁有些恼羞成怒,皱眉道:“唐婉茹,别胡说,这是我昨儿在电视上看到的年轻女演员,刚才批文批到手抽筋,一时心血来潮,就随手画了一张出来,哪里是谁家的小媳妇,你不要信口胡说,西山县里哪有这么漂亮的女人。”

    唐婉茹咯咯地笑了起来,笑声过后,她极有风情地乜了王思宇一眼,伸出左手,拿葱郁的食指点了几下王思宇的胸口,转动着一粒黑色的西服纽扣,轻声调侃道:“小男生,别伪装了,你难道忘记了,我当初曾经派人调查过你,你那点特殊喜好,瞒得了别人,可瞒不过我唐婉茹,青州和青羊那两个漂亮女人,本来都是人家的小媳妇,最后倒都落在你的手里了,这个绝色佳人想必也不例外。”

    王思宇笑了笑,轻轻拨开她的手指,目光落在她高耸的胸前,低头解释道:“唐婉茹女士,你是上当受骗了,那个香港人给你的都是电脑合成的照片,根本不是真的,不然当初早被你搞下来了,我哪里还会有机会坐在这间办公室里和你闲聊,早被组织处理了。”

    唐婉茹缓缓闭上眼睛,脸上露出一丝疲惫之色,摆了摆手,摇头笑道:“照片是假的,事情可是真的,你少唬我,咱们打过交道,我当然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男人,在我面前,你是装不了正人君子的,你能放过那两个漂亮女人,打死我都不会相信。”

    王思宇皱了皱眉,目光从她的前胸移到腮边那颗小巧的美人痣上,轻轻叹了口气,两人曾在梁桂芝家里发生了一些暧昧举动,当时要不是梁桂芝突然敲门,自己恐怕早就将这匹胭脂马就地*了,在她面前,还真没法正经起来,王思宇也懒得再解释,伸手捉住她的胳膊,用力扭了过来,打算把画像直接抢过来,这女人任性起来很是麻烦,画像是绝对不能落在她手里的。

    唐婉茹手疾眼快,将身子扭到一边,低头去咬王思宇的手腕,那白森森的牙齿已经碰到了肌肤,王思宇吓了一跳,赶忙松手,趁这个当口,唐婉茹吃吃笑着,直接把那张画像塞到自己的毛衣里,随后转过身来,拿手指舒缓地梳理着头发,懒洋洋地道:“没收了,什么时候把人领来见个面,交个朋友,我就把画像还你,放心吧,咱们过去的帐早就一笔勾销了,看在小姨的面子上,我是不会再找你麻烦的。”

    王思宇一屁股坐在办公桌上,盯着唐婉茹那张得意洋洋的俏脸,笑着伸出右手,五根手指在她面前灵活地变幻了几个刁钻的手势,又在虚空里抓挠了几下,低声威胁道:“快点交出来,别逼我动粗,你应该知道,就算把它藏到身体里面,我也能挖出来。”

    唐婉茹想起在梁桂芝家发生的那一幕,登时羞得满面绯红,甩了一下秀发,低低地‘啐’了一声,骂了句下流。

    王思宇嘿嘿一笑,摆手道:“咱们算是不打不成交的老相识了,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快点交出来,不然……”

    唐婉茹扬起下颌,挑衅似地盯着王思宇,眼里露出不屑的神情,不服气地道:“不然怎么样?”

    王思宇伸手在她穿着丝袜的右腿上轻轻拍了拍,拿手指将丝袜褪下一半,就用手抚摸着那条光滑圆润的**,低声恫吓道:“不然我可不客气了,你虽然长得丑了点,不过勉强还和我胃口,午餐之前,就先拿你当道开胃菜,尝尝你唐婉茹女士到底是什么滋味!”

    唐婉茹在靠背椅上慢悠悠地摇了几下,伸手缓缓地托起王思宇的下巴,撇了撇嘴,悄声警告道:“你敢!这里可是你的办公室,只要我喊一嗓子,你可吃不了兜着走,别忘了,方如镜离开玉州以后,你在省城再也没有什么后台,要是出了这种事情,谁都罩不住你。”

    “知道的还挺多,那就让你看看我到底敢不敢,有本事尽管喊出来。”王思宇再次挪开她的左手,迅速拉起她的双腿,瞥了唐婉茹一眼,就将那两条纤长的美腿架在自己的双肩上,两人的姿势登时变得暧昧起来,王思宇扶着那两条**,双手不住下移,身子前倾,低声道:“交出来,不然后果自负。”

    唐婉茹并没有丝毫的惊慌失措,反而挪动臀部,把上身努力地向前挺了挺,嘴唇微微撑开,摆出了一个更加惹火撩人的姿势,似笑非笑地望着王思宇,轻声道:“小男生,你是认真的?真要不计后果吗?也许我应该提醒你一下,我唐婉茹虽然是女流之辈,可也不是好欺负的,眼睛里面向来掺不得沙子,你敢在办公室里做了我,我就要把你搞得身败名裂。”

    王思宇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又将她的双腿举得更高了些,身体渐渐向下压了过去,把嘴巴凑到她的耳边,拿舌尖触碰了一下她耳环上那粒珍珠,压低声音道:“快点交出来,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唐婉茹咯咯地笑了笑,伸手捏着他的下巴,扬起雪白的脖颈,探过头去,先走王思宇的耳边轻轻吹了一口兰气,接着咬着他的耳垂,悄声道:“画像就在衣服里面,真想要的话,不会自己去拿?”

    王思宇心中一荡,就伸出右手,探过毛线衫,向里摸去,掌心中尽是一片滑腻的肌肤,他将画像拿手指勾了出来,叼在嘴里,却没有松开唐婉茹,又将手探了进去,在那两只饱满丰盈的乳.房上或轻或重地揉.捏起来。

    唐婉茹的脸颊渐渐变得发烫,嘴唇也变成绛紫色,在咬牙忍耐半晌后,终于从嘴里迸出一声高亢的音符,她赶忙捂住嘴巴,低声求饶道:“不行,快停手。”

    王思宇停止了动作,以好奇的目光望着她,轻声道:“为什么不行?”

    唐婉茹轻轻叹了口气,摇头道:“我的叫声太大,十条街以外都能听得到,要是不想惹麻烦,你还是安分点好。”

    “你现在才说这话,太晚了。”王思宇笑了笑,继续动作起来,唐婉茹挣扎了半晌,双手忽地揽住王思宇的脖子,在他耳边断断续续地道:“把我放在桌子上。”

    王思宇点了点头,抬手推开文件,将她放在书桌上,抽出腰带,伸手就去剥她腰间黑色的皮裙,刚刚解开两粒扣子,却听到响亮的拨号声,抬头望去,却见唐婉茹手里抱着电话机,正抿嘴望着他,在得意地眨了眨眼睛后,她伸手理了下头发,便柔声道:“小姨吗?我是婉茹,现在正在王书记的办公室里,你猜王书记现在干嘛呢?小姨你一定想不到,他正在剥我的裙子呢,王书记打算在办公桌上玩我哩……”

    王思宇的脑子里登时‘嗡’地一声,伸手去抢电话,唐婉茹却咯咯地笑个不停,把电话举在耳边,不肯松手,王思宇好不容易夺过电话机,侧耳听去,里面却是一阵盲音,这才放下心来,将电话插头拔了下来,把话机丢到她的怀里,摇头道:“唐婉茹啊,唐婉茹,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唐婉茹笑了笑,叹气道:“你终究还是怕了呢!”

    王思宇没有理会她,把手伸进她的裙子里,在腰间滑落下去,轻轻撩拨起来。

    没过多久,唐婉茹的嘴唇就变成“o”型,在皱眉呻吟几声后,她一口叼住怀里的话机,双手撑住桌面,扬起脖子,喉咙里发出断断续续的呜咽声,身子也如同游鱼一样摇摆不定,在某个瞬间,她猛地张开檀口,电话机从嘴边滑落,哆哆嗦嗦地道:“求你,求你,停手,快停手,我们谈正经事!”

    王思宇笑了笑,手底非但没有停下来,反而加快了速度,望着唐婉茹殷红的俏脸,轻声道:“正经事?你又想耍什么花招?”

    唐婉茹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脸上露出痛苦煎熬的表情,猛地坐起,抱着王思宇的脖子,哼哼唧唧地道:“锂电,两亿元的锂电项目,我可以帮你……争取到……西山来……呀!”

    王思宇的手指在瞬间停住,而唐婉茹的双腿却绞在一起,剧烈地摇晃几下,随后软绵绵地垂了下去,过了许久,她才轻轻吐出一口气来,俏脸上露出一丝恍惚与迷茫。

    王思宇盯着她的脸颊,缓缓地把手抽出来,拍了拍她的翘臀,拿纸巾擦了手,转过身子,站在窗边低头点上一根烟,把目光投向窗外,皱眉道:“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唐婉茹挣扎着从办公桌上坐起,整理了衣裳,一声不吭地走到门口,拉开房门,向外望了两眼,就悄悄地走了出去,十几分钟后,才从洗手间返回,神色如常地坐在沙发上,从茶几上的烟灰缸中取出那颗雪茄,燃上后轻轻吸了一口,轻声道:“没错,当初这个项目是打算放在省高新技术开发区的,但因为在越南的投资,是由侯副省长牵头,在越南北宁省省委书记阮少康访问华西时签下的一个项目,遭遇投资陷阱后,齐总对侯副省长的意见很大,就有意把锂电项目挪到其他地方,加上我和史密斯夫妇的私交极好,如果极力游说,应该能够促成此事。”

    王思宇转过身来,深深地瞥了他一眼,皱眉道:“你这么做不是单纯为了帮我完成任务吧,有什么其他条件?”

    唐婉茹笑了笑,叼着雪茄烟站起,穿上了红色的风衣,拿起包来,轻声道:“条件肯定有,而且很苛刻,只是我现在还想不起来,什么时候想到了,我会和你提的,这段时间我会尽力去运作,争取早点帮你把事情敲定。”

    王思宇笑了笑,走到她身边,低声道:“唐总,这是件大好事,为什么不早说。”

    唐婉茹低低地哼了一声,伸手拉开房门,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王思宇目送她下了楼,才叹了口气,返回沙发边,却忽地发现茶几上的墨镜,赶忙拿在手里追了出去。

    跑到大院里,恰巧见唐婉茹上了一辆红色的轿车,王思宇赶忙走过去,站在车边,笑着说:“唐婉茹女士,你的墨镜!”

    唐婉茹摇开车窗,面无表情地盯了他半晌,才轻声道:“送你的,小男生!”

    接着踩了一脚油门,小车飞快地驶了出去。

    王思宇笑了笑,把墨镜架在鼻梁上,抬头望望天,就背着手往回走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