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五十六章 青藤

第五十六章 青藤2017-11-9 13:0:34Ctrl+D 收藏本站

    第272节    第五十六章    青藤

    下午的常委会上,气氛平静得有些异乎寻常,或许是快到年底,众人都不愿就小事争吵,加上会议室里的温度有些高,常委们都有些打不起精神来,一半的人都在打着瞌睡,其他的常委们则哗啦啦地翻动着手里的材料,习惯性地拿笔在材料上面画着一道道波浪线,偶尔停下来喝杯茶水,咳嗽一声,集体表决时钱雨农敲敲会议桌,常委们便懒洋洋地伸出右手,议题就这样一个个地通过。

    曹凤阳已经通过市里的关系得到准确的消息,市委书记岳明松对钱雨农极为欣赏,因此,他也只能顺势而为,在短时间内,去了与钱雨农的争雄之心,否则那个大招商计划没有顺利完成,钱雨农给他扣上一顶不合作的帽子,这黑锅可就由他曹凤阳来背了,只要他稳扎稳打,笼络住支持自己的常委们,相信钱雨农一时也奈何不了他,虽然不清楚那只老狐狸肚子里究竟打得是什么算盘,但曹凤阳已经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

    会议接近尾声的时候,钱雨农慢悠悠地喝了口茶水,把身子向后一仰,笑眯眯地道:“海洋书记马副县长,招商队伍准备得怎么样了,何时动身?”

    林海洋把手里的材料放下,笑着说:“已经准备就绪,从县直机关单位抽调了精兵强将,我和马副县长各带十人出发,去长江三角洲和珠江三角洲转一圈,沿途拜访重点商户和商会领袖,递交我县的招商项目说明书,邀请他们在明年开春来西山县进行实地考察,日程安排非常紧凑,要马不停蹄地跑上一阵子了,下周一出发,争取二十天后返回。”

    钱雨农笑了笑,拿笔轻轻敲着桌面,沉声道:“两位辛苦了,不过二十天太长,要提前五天回来,刚刚得到消息,市委要组织一次出国商务考察团,先去香港再去新加坡澳大利亚最后飞美国,机会难得,最好不要错过,市里给了我们县四个名额,除了我以外,你们两位也要参加,另外县委办的庄主任也要一起去,岳书记讲的好啊,我们不能老是闭门造车,应该多出去走走,到外面转转,开阔视野,增长见识,学习国外发达国家发展经济的先进经验,回来后要活学活用,争取早日把经济建设搞上去。”

    他的话讲完后,常委们都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大家当然心知肚明,已经接近年底,这种所谓的商务考察团就失去了原有的意义,实际上就是领导们公费旅游的幌子而已,只看路线安排,就知道与商务考察搭不上边际,这种活动几乎每年都要搞一些,领导干部们平时日理万机,很难有休闲时光,组织上还是要给些关怀和温暖的,在座的许多人也都尝到过甜头,因而对此也就是一笑了之,

    王思宇却有些郁闷,他对异国风情憧憬已久,早就盼着找机会为国争光,在洋妞身上扬我中华正气了,上次在青州错过了一次,就让他郁闷不已,没想到这次出国的机会又是擦肩而过,这不禁让他大为光火,王思宇表情严肃地盯着钱雨农的笑脸,眉头不住地颤动几下,过了好一会,才将胸中的不平之气消尽,低下头去,把手里的材料翻得哗啦啦直响,不去理会钱雨农的讲话。

    曹凤阳皱着眉头喝了口茶,嘴里也有些发苦,他冷冷地瞄了钱雨农一眼,没有吭声,在出国考察的事情上,钱雨农没有提前打招呼,直接就在常委会上提了出来,实在是有些过分,对方的心思他当然是清楚的,钱雨农是想借着出国考察的机会,拉拢常务副县长马君寒,只要能够成功策动马君寒反水,那政府方面的工作就被动了,小事由常务副县长直接处理,大事上常委会讨论,就很容易把他这位正县长架空,钱雨农这算盘倒是打得精细,这位县委书记利用招商引资的事情大做文章,步步紧逼,让曹凤阳有些喘不过气来。

    散会后,众人稀稀落落地离开会议室,王思宇刚要离开,却被关磊一把拉住,关磊笑着从口袋里摸出一柄做工精细的小刀,刀身细长锋利,造型美观,不但开了刃,而且还打了血槽,刀柄正是用野猪的獠牙制成的,看起来很是漂亮,王思宇摸在手里把玩半晌,有些爱不释手,关磊就笑着说:“王书记,一共做了两把小刀,这把送你了。”

    王思宇笑了笑,把小刀放进上衣口袋里,拍了拍他的肩膀,点头道:“这刀不错,老关的手艺当真了得。”

    关磊笑呵呵地道:“小意思,在部队的时候,没事就喜欢捣鼓这东西玩,家里还有不少,改天你去做客,挑几把长刀玩玩,都是用特种钢造的,地方上很难找到那种材料。”

    王思宇点头道:“改天一定登门拜访,把你的好东西都划拉走。”

    关磊哈哈一笑,摆手道:“那就算了,王书记实在是太贪心了,好歹要给我留些。”

    两人嘻嘻哈哈地出了会议室,王思宇返回办公室,打开电脑玩了一会,手机上突然传来震动,接起来一看,是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上面写着:“王书记,我是钟嘉群的爱人白燕妮,您在忙吗?”

    王思宇心头一颤,赶忙眉开眼笑地退出游戏,关了电脑,摸着手机发了回去:“现在不忙,嫂子,你在做什么?”

    白燕妮很快回了短信:“王书记,我在看着孩子们写作业,别看这些孩子平时闹得凶,让人操心上火的,可马上就要离开这个班级了,还真有些舍不得呢,心里空落落的,很不好受哟。”

    王思宇就试着开导道:“刚开始的时候肯定是不适应的,过段时间就会好起来,我先前只是担心刑警的职业有危险,不过看了嫂子的身手,觉得应该没问题。”

    白燕妮先是发了‘嘻嘻’两个字过来,半晌后又解释道:“自从参加工作以后,锻炼的机会越来越少,现在的身手差了许多呢,我一直担心,到了刑警队干不好,拖了队里的后腿,让王书记面上无光,那样就太丢人了哟。”

    王思宇笑了笑,赶忙敲出一行字发了过去:“嫂子,别担心,我对你有信心,要是实在做不好,也别勉强,我再想法帮你调换到别的单位去。”

    白燕妮也很快回复道:“王书记,谢谢您,对了,钻戒是怎么一回事哟,失而复得,我昨晚兴奋的连觉都没有睡好。”

    王思宇得意地跷起二郎腿,点了一根烟,慢悠悠地发了一封短消息过去:“想知道吗?”

    白燕妮马上发了一个字过来:“想!”

    王思宇笑了笑,继续逗她道:“想也不告诉你!”

    白燕妮很快回复道:“王书记,你太坏了,不要吊人家胃口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哟?”

    看了这封如同撒娇般打情骂俏的短信,王思宇的心头大乐,惬意地吸了一口烟,嘴里吐出淡淡的烟雾,弹了弹指间的烟灰,又发了一封短信过去:“真想知道也可以,晚上请我吃饭吧,到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

    过了好半晌,手机忽地震动起来,一封短信传了过来:“王书记,今天晚上真的不行哟,要不后天上午好吗?”

    王思宇皱着眉头喝了一口茶,沉吟半晌,就回复道:“那就后天晚上吧,我通常白天没有时间。”

    三分钟的沉寂之后,白燕妮的短信才发了过来:“王书记,可以带上朋友吗?学校新分来一个女大学生,她长得可漂亮了,而且活泼可爱,我介绍你们认识好吗?”

    王思宇笑了笑,马上回复道:“不行啊,我已经有女朋友了,嫂子可不要让我犯错误,我这人最专一了,从不朝三暮四。”

    白燕妮很快把短信发了过来:“嘻嘻,那好吧,后天晚上我给您打电话,记得要开机哟。”

    王思宇回道:“好的,那咱们可一言为定,不要让我白等啊。”

    几分钟之后,手机上传来一阵剧烈的震动,王思宇望着短信上‘一言为定’四个字哑笑半晌,站起身来,走到窗边,望着窗外满目萧条的景象,心里却像长了一颗青藤,在不停地滋生缠绕着,白燕妮那美艳的倩影一直在眼前晃来晃去,一颦一笑都满是风情,挑逗得他心神不宁,坐立不安,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从这个角度来讲,王思宇承认自己有做英雄的天分。

    下班之前,王思宇忽然接到了周松林打来的电话,老爷子到省城办事,约他晚上六点半钟之前赶回市里见面,地点还是银泰大酒店,王思宇看了下明天的日程安排,倒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就跟刘海龙打了招呼,明天要外出跑项目,如果有重要的事情,可以直接给他打电话,刘海龙忙一口答应下来。

    王思宇开着小车,一路上风风火火地赶回玉州,小车停在银泰大酒店门口时,居然还不到六点钟,他敲开了周松林的房间,进屋后,却见老爷子正举着手机和人聊天,脸上满是脉脉的温情。

    周松林拿手向沙发指了指,努努嘴,让王思宇坐下,继续低声道:“媛媛啊,爸爸是真心希望你能早些找到好归宿……你的年纪也不小了,我怎么能不急呢。”

    王思宇无声地笑了笑,知道老爷子在和周媛打电话,从他打电话的口气上来听,这对父女之间的关系已经缓和了许多,这让王思宇也不禁暗暗高兴,并且稍微有些得意,这其中毕竟也有他的功劳,想起周媛那张冰雪面容,心头不禁浮上一丝冷意,他摸起茶杯呷上一口,身上才感觉暖和了许多。

    周松林显然没有说服对方,渐渐的也上了火气,在电话里的声音越来越高,王思宇赶忙冲他挤眉弄眼,周松林却无奈地挂断电话,走到王思宇旁边的沙发上坐下,摘下老花镜,摆手道:“这个媛媛啊,还像以前一样任性,给她介绍了那么多的人选,照片都要挂了一面墙了,她就是不肯去相亲,真是拿她没办法。”

    王思宇叹了口气,轻声道:“周市长,你也不要太心急,周媛老师的性子我是很清楚的,她若是想通了,自然会去做,否则您就是拿枪逼着她,她也不肯屈服的,再说感情上的事情强求不得,还是要靠缘分的。”

    周松林拿手缓慢地捏着额头,低声道:“小宇,你说得倒也不错,媛媛好像很听你的劝告,有机会帮我劝劝她。”

    王思宇坐直了身子,微笑着点头道:“周市长,您放心,我会的。”

    嘴里虽然这么说,王思宇的心里却是一万个不愿意,要把周媛劝到自己床上,他还是愿意去尝试的,至于让她去喜欢其他男人,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周松林无声地笑了笑,就转过头来,慢条斯理地道:“最近怎么样,在西山的工作还顺利吗?”

    王思宇皱了皱眉,沉吟道:“西山的班子最近出了点问题,情况比较复杂,按照我的估计,矛盾若是继续激化下去,不出半年,班子必然会有大的变动,我刚刚过去,立足未稳,只能多听多看,积累人脉资源,现在还没有办法按照自己的意志行事。”

    周松林思索了一会,微微点头,轻声道:“要沉住气,一动不如一静,没有把握的时候,不要轻易亮剑,实在顶不过去的时候,请个半年病假,尘埃落定后再回来。”

    王思宇笑了笑,摇头道:“放心吧,周市长,情况还没有糟糕到那种地步,毕竟我是省纪委下去的干部,他们不看僧面还要看佛面。”

    周松林笑着点了点头,端起茶杯,轻轻吹了吹上面泛起的茶叶,轻声道:“最近和如海兄联系过吗?”

    王思宇点头道:“有联系,但他最近一直喜欢去江南那几座古刹听禅,白天手机很少开,晚上很早就睡下了。”

    周松林叹了口气,呷了口茶水,放下茶杯,低声道:“如海兄这一届下来就要退了,这大半年里,他比以往更加消极了。”

    王思宇默默地点点头,闭上眼睛,仿佛又看到了方如海那一身惊心怵目的伤疤,轻声叹息道:“他的身体不好,全靠打药撑着,思想消极些也有情可原。”

    周松林放下茶杯,拿手指轻轻敲打着膝盖,过了半晌,才沉吟道:“方书记离开玉州,对你今后的发展影响很大,不过这也是好事,你还年轻,走得太顺了总不是好事。”

    见他老调重弹,王思宇笑了笑,摸出烟来,先给周松林点上,随后自己也燃了一根,神情惫懒地道:“老爷子说的对,我会端正态度,接受捶打的,百炼成钢嘛。”

    周松林瞥了他一眼,脸上尽是笑意,却拿手用力地敲了敲茶几,低声呵斥道:“你啊,还是油腔滑调的,没个正型,照这样下去,再打磨十年也成不了什么气候。”

    王思宇嘿嘿一笑,闷头抽了几口烟,低声道:“老爷子,方书记调离玉州,给我的触动很大,表面看起来他是高升了,当了华中的常务副省长,但实际上离开了华西,放弃了根据地,使得方系分崩离析,这就是一种失败,他以后的路,只怕不太好走。”

    周松林点了点头,不紧不慢地道:“这就是地方派系的特点,发展到一定阶段,自然会引人注意,上面怕尾大不掉,肯定会有所考量的,方如镜还好,他很有识人之能,方系虽然现在看起来松散下来了,但这些人大半都是有用之人,假如有朝一日他方如镜能够冲上去,方系依然会有再次聚合的可能性。”

    王思宇笑了笑,弹了弹烟灰,叹息道:“方系最大的弱点,就是重政轻商,如果在商界也有足够的影响力,恐怕上面就会投鼠忌器,不敢轻易去动他,起码不会像现在这样,只需一个调虎离山,就能打倒一个实力派系。”

    周松林微微皱眉,眼里闪过诧异之色,盯着王思宇看了半晌,才抬起手腕看了看表,摆手道:“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官商之间大多只是互相利用的关系,那只是利益的结合,能够完全捆在一起的少之又少,而依靠政治资源来.经营商界,更容易成为政敌攻击的靶子,起来的越快,倒下去的越快,不要胡思乱想了,以你目前的现状,考虑那些东西不切合实际,还是把心思都用在仕途上吧。”

    王思宇微微一笑,岔开话题,开始讲些在西山县听到的见闻,在周松林面前,他很放松,完全没了戒备,不时地放声大笑。

    周松林笑眯眯地听着,偶尔插上几句,只是神色凝重,有些心不在焉,又过了十几分钟,他起身接了个电话,就彻底放松下来,笑着说:“走吧,去吃饭,今天请的客人你应该熟悉,是省委孟书记的秘书,姓焦名南亭,在酒桌上表现好点,替我陪好客人。”

    王思宇摸着鼻子笑了笑,不解地道:“老爷子,您怎么知道我们认识?”

    周松林换上大衣,摆手道:“我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要不要一件件都告诉你啊,快走吧,臭小子。”

    王思宇嘿嘿一笑,跟在周松林的身后下了楼,六七位青州来的干部早已站在楼下守候,见两人出来,赶忙上来打过招呼,一行人便上了三辆小车,缓缓驶向位于建设大街的悦来饭店。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