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六十三章 租房

第六十三章 租房2017-11-9 13:0:44Ctrl+D 收藏本站

    第279节    第六十三章      租房

    周一上班后,上午先开了个招商引资动员大会,县委书记钱雨农在会上慷慨陈词,希望招商工作组能够带着热情出发,载着西山县人民的希望启程,为西山引来金凤凰,他的讲话稿看来是经过几番修改的,煽动性极强,加上钱雨农的情绪饱满,演讲时声情并茂,热情洋溢,三十分钟的讲话,竟被热烈的掌声打断四次。

    王思宇坐在主席台上,观察得非常仔细,在讲话过程中,钱雨农的右臂挥了不止十五次,会议结束之后,县委副林海洋常务副县长马君寒率领的招商队伍在县委大院里集合,加上西山县电视台及西山日报的新闻记者,一共二十六人,分乘两辆结着彩带的大巴出发,赶到省城玉州,随后到机场登机,前往长三角和珠三角的发达地区,进行声势浩大的招商引资活动。

    招商队伍离开后,王思宇也开始忙碌起来,他推掉了所有的务虚会议,拿出了当年到沙岗子林场搞调研的劲头,带着刘海龙乘车到下面去摸底,出发前他特意准备了一台小录音机,几十盘磁带,外加几十瓶矿泉水,在接下来的十天里,王思宇昼夜兼程,考察了事先圈定好的七个乡镇,他白天到农户家里闲聊,到乡办企业里调研,调阅相关材料,晚上把乡领导们集中在一起讨论,有时能持续到凌晨。

    他讨论的方式很特别,在会议桌上摆了花生瓜子和罐头,再加上几瓶白酒,每当乡里的领导不肯将话题深入展开时,王思宇就鼓弄着大家喝酒放松,这一放松下来,大家的嘴巴虽然结巴起来,但话题却深入了许多,就连平时胆子最小的乡干部,也敢跟王思宇这位县委副书记叫号,不少人经常在酒桌上争论得面红耳赤,第二天早晨起来却冷汗淋漓。

    通过谈话,王思宇不光详细地了解了这几个乡镇的基本状况,发展特色以及现有的资源配置和发展思路,更加对基层干部有了一定的了解,也发现了几个不错的人才,对于这些人,他都用心记下来,而那些腹中空空,华而不实,不适合担任领导职务,或者在农户口中风评很差的干部,也进了王思宇的黑名单里。

    刘海龙这段时间表现还是很不错的,鞍前马后地伺候着,手脚麻利,只是他最近的电话明显多了起来,似乎正在和冯晓珊热恋,两人自从上次离开钟嘉群家后,关系倒有了很大的突破,颇有些一日千里的意味,对此,王思宇倒很理解,在这方面,他也是很有心得的,青年男女之间的关系有时很微妙,既复杂又简单,复杂到一辈子都很难接受对方,简单到一夜之间,就会变得如胶似漆。

    调研的最后一站就是北辰乡,王思宇在钟嘉群的陪同下,到大山里转了两天,听取他对发展北辰乡经济的规划,之后的三天时间里,两人在乡政府后院的民房里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几经修改,制定出了一份详细的招商引资规划方案,基本思路是将开发区的商户与乡镇企业及农户的利益连成一线,通过发展特色农业来吸引商户的加盟,要想引来金凤凰,还要自家栽下梧桐树才好,如果这条路子走通了,再拉些大项目来,西山的经济还是有望实现跨越的。

    回到县里之后,没过两天,招商队伍就偃旗息鼓地回来了,除了报销了十八万六千七百四十五元六角八分的各项费用外,只拿到了一千三百万元的意向投资协议,外加明年六月份百名浙商到西山参观的一纸材料,当然,明眼人都能看得出,这份材料无非就是块遮羞布,和那份含金量不足的意向协议一样,都是用来蒙混过关的,到时合同能否签署,浙商能否到来,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并不重要,眼下最重要的是西山县的政治格局是否出现变化。

    就在王思宇下乡考察这段时间里,西山官场上突然出现了传闻,据说县长曹凤阳即将在年后调离,任玉州市委办公室副主任,传闻中听起来虽是平级调动,但众人都清楚,假如传闻是真的,曹凤阳实际上是要被调离重要岗位了,市委副秘书长一共有四个,虽然分工不同,但干的都是协调督促的杂活,其含金量甚至没有市里重要部门的实权科长大。

    消息是从开发区田主任那里传出来的,经过副县长夏广林的大喇叭广播,扩算的速度很快,县直机关的许多人都已经听到了传闻,坊间议论纷纷,从曹凤阳那张阴沉的面孔上来看,传闻多半属实,这段时间里,往政府这边跑的人明显少了起来,党委的办公大楼倒是热闹起来,众人都知道,县委钱书记已经牢牢掌握住了控制权,一二把手明争暗斗了那么久,终于要到水落石出的时候了。

    耐人寻味的是,县委书记钱雨农却在常委扩大会议上站出来辟谣,指责谣言惑众者居心不良,是在扰乱西山班子的正常运转,但大家心里都有数,钱雨农的安抚实际上是猫哭耗子假慈悲,在这件事情上,钱雨农绝对撇不开干系,而他之所以做出这样的表态,无非是摆出一副好合好散的姿态,不想让曹凤阳在离开之前太过难堪,就像拳击比赛一样,获胜一方大都会礼节性地送给失败者一个拥抱,这样看起来更有人情味些。

    再过些日子,钱雨农就要带着副书记林海洋常务副县长马君寒,以及委办主任庄俊勇到市里集合,进行为期二十八天的出国商务考察,很多人都猜测,钱书记这次出国考察的不是商务,而是干部,假如马君寒能够识时务,搭上书记这趟末班车,那西山县县长的职务就非他莫属,毕竟在政府方面,马君寒的工作能力还是比较突出的,钱雨农其实一直很欣赏他。

    当然,要是马君寒不肯上车,林海洋接任县长的希望就会大些,而新来挂职的副书记王思宇,则没有多少人看好,在很多人眼里,王思宇仅仅是个过客,钱书记最近一直也在冷落他,不会向市委领导推荐这位年轻的县委副书记,钱雨农得到了市委岳书记的赏识,现在风头正劲,他提出的县长人选,市委多半会通过。

    王思宇也在密切关注着事态的进一步发展,情况的变化要比他预料中来的快,看来钱雨农是打算趁热打铁,尽早把曹凤阳赶出西山,以防夜长梦多,迟则生变。王思宇的消息更加准确些,在乡下时,宣传部长郑岚在几天前就给他打过电话,在私下里确认了这件事情,市委岳书记认为曹凤阳大局观不足,处理事情不够果断,打算对西山县的班子进行微调。

    按照郑岚的说法,曹凤阳是不愿离开西山的,老曹手里还握着最后一张牌,至于是否在此时打出来,老曹也很犹豫,但那张牌到底是什么,曹凤阳却没有对外透露,郑岚也无从知晓,她在电话里显得有些焦虑,王思宇轻声安慰了她一番,并且表态,即便是老曹离开西山,常委会上也不会出现一言堂的局面,必要的时候,会有人站出来进行抗衡的。

    得到了暗示,郑岚的情绪才平稳起来,站错队的后果是显而易见的,她现在有些庆幸,多亏史法宪出了那档子事,让两人能够搭上一条暗线,王书记这么年轻就能做到县委副书记的位置上,要说上面没有过硬的关系,那是打死都不会有人相信的,她以往只怕王思宇没有争雄之心,在得到王思宇的明确保证之后,她心里才稍稍安定下来。

    周三下班以后,王思宇打车回了家,他的那台桑塔纳在做大修,要过几天才能用,吃过晚饭后,王思宇正坐在沙发上整理录音资料,却听到院子里有人在喊:“有人在家吗?”

    王思宇忙把材料放在茶几上,穿了鞋子,推门走出来,却见一个五十岁左右的老太太,正站在院子里的杨树下,向四下里张望,似乎在寻找着什么,王思宇忙迎了过去,微笑道:“大娘,你找谁啊。”

    那老太太望了王思宇一眼,就笑着说:“小伙子,你是这家的主人吧,我是来租房子的。”

    王思宇微微一愣,忙解释道:“大娘,这房子已经被我租下了,您还是到别处转转吧。”

    老太太应了一声,却不肯挪地方,指着东西厢房道:“小伙子,我见你这两边的房子都空着,怪可惜的,不如租出去吧,也能收回点租金,现在到了年根底下,找房子太麻烦了,我跑了几条街,腿都累得发酸了,硬是没有找到合适的。”

    王思宇笑着道:“大娘,你先进屋歇歇脚,喝口水再去找吧,我这人喜欢清静,不想和人合租。”

    老太太叹了口气,揉了揉有些发酸的双腿,笑着说:“也好,小伙子倒是心地善良,那我就进屋喝口水再走。”

    王思宇把老人让到屋里,给她倒了杯水递过去,老太太坐在沙发上,喝了水,就念叨道:“小伙子,其实不是我要租房子,只是平时处得很好的一个老姐姐,她家租的房子还没到期,本想续租,谁知道房主家闹离婚,两口子打得不可开交,房主的老婆闹到她们家去了,非要把房子收回去,协商了几次都没结果,今天又上门了,让她们三天内必须搬走,可房子到现在还没找好,把我那老姐姐急坏了,就央着我帮她一起找,可把我这老太太累坏了。”

    王思宇点点头,笑着说:“大娘心地倒是善良,不过你这样跑不是办法,应该到中介所去看看。”

    老太太摇头道:“小伙子,你不知道,我那老姐姐血压高,一爬楼梯就喘不上来气,这次搬出来,就惦记着住平房,可县里到处都是楼房,要说平房,也就这老西街上的多,只是我们两个走了半下午,挨家挨户地敲门,也没见着租房的,小伙子,我瞧你家人口不多,不如租给他们一间半间吧,也算是做了件好事,她们家人口少,保证不会闹你,房租也好说,我那老姐姐家里不是没钱,只是打算攒钱买大房子,二十几万都存了定期存折吃利息,现在取出来怪可惜的。”

    王思宇听她絮叨了半天,也动了恻隐之心,就笑着说:“大娘,你说的也有道理,这房子空着也是空着,既然那户人家遇到了难处,那就搬过来吧,东西厢房挑几间用就是了,房租我也不收她们的,只是希望能够肃静些,不要招太多人来,搞得乌烟瘴气的,那就不好了。”

    老太太一听,登时高兴得站起来,连声道:“好,好,我一定告诉她们,这次倒真是遇到好心人了,小伙子,你心眼真好,那她们什么时候能搬过来,明天下午行吗?”

    王思宇点头道:“成啊,既然她们那么着急,就早点搬过来吧。”

    老太太似乎还有些不信,讪讪地笑道:“小伙子,你该不会反悔吧?”

    王思宇微微一笑,起身从抽屉里翻出一串钥匙丢了过去,轻声道:“大娘,这次你该相信了吧?”

    老太太拿到钥匙,登时笑得合不拢嘴,千恩万谢地出了门,说是找那老姐姐去商量,一会再过来,王思宇笑呵呵地送她到了门口,返回屋子里,坐在沙发上继续整理文稿,刚刚写了几行字,却接到大王乡乡长毛新竹打来的电话,说这会正在县城,打算请王书记吃饭。

    王思宇本想拒绝,可忽地记起,菜窖里那些年礼钱还没退回去,这段时间一直都很忙碌,差点把事情忘到脑后,他就笑着答应下来,王思宇在房间里等了将近二十几分钟,也不见那老太太出现,而毛新竹那边催得急,他只好写了张字条,贴在大门上,打车去银行取了钱,就去了饭店,毛新竹正站在门口向外张望,见王思宇下了车,赶忙迎过来,握了手,轻声抱怨道:“王书记,听说前些天您到下面做调研,跑了好几个乡镇,为啥没去大王乡啊,我这心里不平衡啊。”

    王思宇微微一笑,抽出手来,拍了拍他的胳膊,点头道:“好啊,新竹,那我这就让你心里平衡平衡。”

    说罢,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装着钱的大信封来,硬塞到毛新竹的手里,毛新竹咧嘴苦笑道:“王书记,县委副书记往乡长的口袋里塞钱,这可是开天辟地头一遭啊,您说这好事咋让我赶上了呢!”

    王思宇笑着调侃道:“新竹啊,这次要吸取教训,千万不能再干强买强卖的事情了。”

    毛新竹的脸上一红,连连点头,愁眉苦脸地道:“王书记,下次我真是不敢再带东西上门了,这事闹的,可真成了笑话。”

    两人进屋点了菜,王思宇觉得人少喝酒没气氛,就分别打电话给关磊和夏广林,这四个人在酒桌上喝酒就热闹多了,尤其关磊和夏广林,从第一杯开始后,两人的嘴巴就都没闲着,一直在斗来斗去,毛新竹在旁边看着可乐,却不敢笑出声来,只能从中抹稀泥,王思宇是一直打算调和两人的关系,就借着两人喝多的机会,让他们和解,这两人虽然不情不愿,但都不好驳了王思宇的面子,只好当场握手言和。

    喝了酒,四个人又到歌厅里唱了歌,直到凌晨,王思宇才醉醺醺地回到家里,开门的时候,忽地发现门上贴了一张小纸条,他将纸条揭下来,拿到屋子里,打开灯后望去,却见上面写着:“房主您好,因明天下午有急事,所以提前搬了过来,没有事先通知您,很是抱歉,我在西厢房挑了两间屋子住,租金是一定要付的,不会让您吃亏,请放心,具体价格等您回来后面议,谢谢您的热心相助。”

    王思宇见那字体隽秀,知道是女人的笔体,就笑了笑,把纸条随手丢在地上,也没洗澡,脱了衣服就躺在床上,拉上被子,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晨,王思宇洗漱完毕,正打算出门吃早点,刚刚走到门口,推开房门,却猛地停下脚步,脸上露出难以置信的惊讶之色,却见院子里,一个身穿黑色表演服的窈窕女子正在舞剑,在一簇白光之中,那女子修长曼妙的身子如风中杨柳般摇摆不定,英姿飒爽,煞是好看。

    在几次腾挪跳跃之后,女子飞身跃起,身子在半空忽地一扭,手腕抖出一个剑花,向后刺去,落地时,双腿猛然劈开,已经变成笔直的一字型,长剑在身前微微颤动,王思宇情不自禁地大声喝彩,鼓掌赞道:“好剑法!”

    舞剑女子转过头来,嫣然一笑,四目相对,她不禁呆了一呆,惊愕间,手里的长剑竟跌落在地,过了半晌,白燕妮才缓缓地从地上站起,悠悠吐了口气,换上一张如花笑脸,甜丝丝地道:“王书记,怎么会这样巧呦!”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