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六十六章 西厢

第六十六章 西厢2017-11-9 13:0:48Ctrl+D 收藏本站

    第282节    第六十六章      西厢

    下班后,王思宇出了县委大院,打车回到老西街,让司机把出租车停在街边,交了钱,推开车门走下来,他刚刚来到常去的那家餐馆门口,就听背后有人软绵绵地喊:“王书记。”

    王思宇停下脚步,转身望去,却见十几米外,一位体态婀娜的女警缓缓走来,仔细望去,却正是白燕妮,她身穿藏蓝色的警服,里面是件浅蓝色的衬衫,配着深蓝色的领带,头上戴着一顶漂亮的警帽,秀发盘成典雅的发髻,如花朵一样斜开在耳畔,这身庄重的警服穿在她的身上,非但无损于白燕妮的美艳,反而为她增添了些独特的魅力。

    王思宇顿时觉得眼前一亮,忙大步流星地迎过去,站在白燕妮的面前,踱着步子绕着她转了一圈,在白燕妮的身上仔细打量了一番,呵呵一笑,伸出拇指,由衷地赞叹道:“嫂子,你穿上这身警服实在是太漂亮了。”

    “王书记可真会说话哟,人家都不好意思了。”白燕妮被看得有些心慌意乱,娇羞地一笑,脸上变得红艳艳的,愈发的俏丽动人。

    王思宇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暗想这尤物大概是西山最能勾起男人犯罪**的女警察了吧,挺好的一身警服,到她身上就成了制服诱惑,也不知安排她到刑警队工作是不是个错误的决定,沉吟间,他的目光落在白燕妮的右手上,见那只白皙柔嫩的手上,拎着一个沉甸甸的白色塑料袋,就笑着说:“嫂子去买菜了?”

    白燕妮莞尔一笑,甜丝丝地道:“是啊,县局斜对面的巷子里,新开了家小型菜市场,菜价很便宜的,这回买菜倒是方便多了哟。”

    王思宇笑了笑,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身前这位娇俏迷人的警花,打趣道:“嫂子,你可别高兴得太早,刑警队的工作我还真不陌生,外面听着威风,可实际上辛苦着呢,以后要是有了大案子,恐怕要加班加点的干活,昼夜都捞不到休息,到那时你可就惨了,说不定会哭天抹泪地来找我换工作。”

    白燕妮吐了下俏皮的舌头,装作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柔声哀求道:“要真有那么一天,还请王书记大慈大悲,帮小女子脱离苦海哟。”

    王思宇微笑着摆手道:“嫂子,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要是肯教我太极剑法,没准我会考虑考虑。”

    白燕妮咬着嘴唇,吃吃地笑了起来,随后极有风情地乜了他一眼,甜腻腻地道:“王书记想学,我当然会教,就怕书记大人吃不了那个苦头哟。”

    王思宇见她笑的模样实在招人喜欢,不禁心中一荡,抱着肩膀摇头道:“那不可能,你个妇道人家都能吃得了苦,我个男子汉哪里会不成。”

    白燕妮抿嘴笑道:“王书记,你这可是大男子主义了,瞧不起我们女人哟。”

    王思宇哈哈一笑,有些无可奈何地道:“嫂子这张小嘴可真厉害,倒会给人扣帽子。”

    白燕妮见旁边有商贩推着车子过来,忙拉了王思宇的衣袖,两人往道边站了站,让过车子,她松了手,柔声道:“王书记,不要在外面吃了,我今儿买了肉馅,晚上包饺子。”

    王思宇‘喔’了一声,点头道:“好,好,好吃不如饺子嘛,那我今晚要大饱口福了,尝尝嫂子的手艺。”

    白燕妮笑着点点头,抬手做出请的姿势,王思宇伸出手来,不由分说,从她手里夺过白色的塑料袋,走在前头,两人先后拐进巷子,白燕妮不紧不慢地跟在王思宇身后,走了几米远后,就继续搭讪道:“王书记,嘉群下午给您打过电话了吧?”

    王思宇点了点头,叹气道:“一点小事,感谢了十几分钟,嘉群什么都好,就是太客气了。”

    白燕妮莞尔一笑,柔声道:“感谢是应该的,王书记,我们嘉群的口才不好,不会表达,翻来覆去就那么几句话,肯定是‘王书记,我一定会努力工作,绝不辜负您的关心和期望’。”

    王思宇听她学得似模似样,也禁不住呵呵一笑,轻声调侃道:“嘉群嘴巴是笨了点,不像嫂子,巧舌如簧,嘴巴像抹了蜜,把人哄得晕乎乎的,都快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白燕妮咬着嘴唇,娇嗔地瞪了他一眼,举起右臂,作势在王思宇的后背轻轻擂了一下,王思宇如有感应,恰巧此时转过头来,她心里一慌,那只白皙如玉的小拳头倏然松开,如兰花般轻灵地绽放,五指挥出,拂了拂王思宇的外套,甜丝丝地道:“王书记,衣服挂了灰,回去我给您洗洗。”

    王思宇笑着摆了摆手,摇头道:“嫂子,不必麻烦了,到家里就不用把我当书记了,咱们是邻居。”

    白燕妮刚想说话,却听到前面隐约传来孩子的哭声,她顿时慌了手脚,赶忙跑到头里,抢先进了院子,王思宇跟过去时,却见她已经从钟嘉群母亲的怀里抢过孩子,急急地进了西厢房。

    钟嘉群的母亲手里拿着一个空奶瓶,见了王思宇,急惶惶地迎过来,满面笑容地道:“王书记,您回来啦。”

    王思宇停下脚步,把手里的塑料袋递过去,笑着说:“大娘你好,有空到我那边坐坐,喝杯茶,这是嫂子买回来的菜。”

    钟嘉群的母亲吓了一跳,接过塑料袋,扭头冲着西厢房里喊:“妮子,你也太不懂事了,哪能让王书记拿菜,他的手多金贵啊,那可是掌大印的手,全县五十万人民的幸福指数,全在他手里掐着呢。”

    王思宇暗自在心底叹了口气,这家子人倒只有钟嘉群的嘴巴笨了些,看钟母的架势,那也不是一般的会说话。

    白燕妮正在给孩子喂奶,不好意思出门,只好坐在床边,甜丝丝地喊道:“妈,你别乱讲话,县里哪有那么多人口啊。”

    钟母讪讪地笑了笑,不去理会白燕妮,而是对着王思宇大献殷勤道:“王书记,进屋坐会吧,你可是我家的大贵人啊,我老太婆子可一定要好好感谢你。”

    王思宇笑着摆摆手,轻声道:“大娘,你别客气,我和嘉群感情好,就像兄弟一样,您老别拿我当外人,以后大家就当一家人相处。”

    钟母感动地连连点头,非要拉着王思宇进屋,王思宇忙推说还有事情,她才松了手,笑眯眯地望着王思宇回到正房,这才转过身子,进了屋子,将塑料袋放到桌子上,拿着奶瓶走到白燕妮身边,皱眉道:“妮子,奶嘴被孩子咬坏了,下次换个好点的,奶粉的质量也不好,乐乐好像不喜欢那个味道。”

    白燕妮点了点头,抱着孩子在屋子里转了一圈,便轻轻把他放到小床上,换了衣服,和钟母一起忙碌起来。

    王思宇回到屋子里,挂了衣服,站在窗边吸了根烟,就捧了一本书,低头看了起来,半个小时后,钟嘉群的母亲端来热气腾腾的饺子,又端了几样开胃小菜,小心翼翼地摆在饭桌上,站在旁边笑呵呵地道:“王书记,本想叫您过去吃饭,妮子说了,怕孩子太闹,吵到您,她让我给您端过来。”

    王思宇洗了手,挽起袖口,摸着筷子叹息道:“大娘,给你们添麻烦了。”

    钟母忙摆手道:“不麻烦,不麻烦,能给您这么大的领导端茶倒水,那是我们小老百姓的福气哩。”

    王思宇皱了皱眉,就笑着谦让道:“大娘,过来坐,一起吃吧。”

    钟母忙推辞一番,就笑眯眯地走了出去,直到王思宇吃过饭,她才过来收拾了碗筷,又端了盘水果,站在茶几对面的沙发上,呐呐道:“王书记,我能看看您的手相吗?”

    王思宇微微一笑,觉得这老太太有意思,就笑着把钟母让到沙发上,伸出左手来,钟母小心翼翼地抓起他的手,只眯着眼睛瞧了几眼,就吃惊地抬起头来,压低声音道:“王书记,可了不得,您这事业线太长了,都通到中南海去了。”

    王思宇刚刚吃了口梨子,还没咽下去,听到这句话,险些呛到,咳咳地咳嗽半晌,才笑着点头道:“大娘,借您吉言,我以后要是当了大官,一定把嘉群带上,让他也住进去。”

    钟母讪讪地笑了笑,坐在王思宇对面的沙发上,煞有介事地道:“那真是太好了,观音菩萨保佑啊,王书记,以前我给嘉群看过手相,他前半生命运坎坷,三十岁的时候犯小人,把我愁得都睡不着觉,五月节那天夜里,忽然梦到一条金龙从嘉群的身边经过,我一下子就明白了,我儿子要遇到贵人了,很快就要转运了,当时和他们两口子叨咕,全都不信,说我搞封建迷信,现在一看,这可不是应验了吗?嘉群要不是遇到您,哪有今天啊,还不被那个姓林的欺负死啊。”

    王思宇听他讲的有趣,笑呵呵地削了个苹果递过去,钟母忙接过来,眉开眼笑地道:“王书记给的苹果,那一定得吃,吃了延年益寿哩。”

    王思宇笑着说:“大娘,您说得太夸张了。”

    钟母却摆手道:“不夸张,一点都不夸张,您可能不知道,自打昨晚上搬进来,我就觉得这血压都降了不少,精神头也比以前好多了,这就是院子里有贵人啊,百病不侵。”

    王思宇被他哄得呵呵地笑个不停,抬起左手,瞄着上面的掌纹,也觉得有点意思,这时钟母把苹果吃完,喝了口茶水,就如释重负地吁了口气,轻声叨咕道:“这搬家以后,我也去了块心病,家里人再不用受姓林的气了,王书记,你是不知道啊,那个坏家伙实在是太猖狂了,经常在夜里喝得醉醺醺的,跑到我们家门口砸门,报警了都没有人敢管,说让我们自己解决,我几次要去告状,都被嘉群和妮子拦下来,说他们家有大官,惹不起,现在可好了,妮子当了警察,又住到王书记家里来,看他个臭流氓还敢欺负人不?”

    王思宇很清楚,她说的人多半是林震,摸起杯子呷了口茶水后,就皱着眉头问道:“大娘,他最近还敢去骚扰你们吗?”

    钟母摇头道:“不敢了,自从嘉群给您当秘书以后,他就不敢去了,我家嘉群也算扬眉吐气了,现在说话办事的精神头都不一样了,我看了以后,是打心眼里高兴,老大这回有奔头了,老二要是再能回来,我这心里就更踏实了。”

    王思宇放下杯子,疑惑地道:“大娘,嘉群还有弟弟吗?怎么一直都没听他提起过?”

    钟母叹了口气,愁眉苦脸地道:“王书记,家丑不可外扬啊,嘉众的脾气不好,以前是县里的小混混,整天跟着一帮人厮混,有次闯了祸,差点闹出人命,吓得他远走高飞了,我们卖了房子,小妮子又把嫁妆赔给人家,那家人已经答应不告了,可那臭小子再也没露过面,这都几年没联系上了,现在也不知是生是死,我们都只当他没了,省得操不起的心。”

    老太太嘴里虽然说得硬气,可眼角已经挂满了泪痕,王思宇忙递过纸巾,轻声宽慰道:“大娘,你放心,他早晚能回来。”

    钟母抽噎着点了点头,又笑着说:“王书记,您看,我这是老糊涂了,在您面前说这些干什么,您可千万别见怪,我先回去了。”

    王思宇把她送到门口,忽地想起什么来,赶忙叫住钟母,领她来到西墙根边,掀开几块木板,笑着说:“大娘,你们以后不用再买菜了,这里面的菜够吃到夏天的了。”

    此时天已经黑下来了,院子里的光线不太好,借助窗口透出昏黄的灯光,老太太猫腰望了半天,才喜不胜收地道:“王书记,您存了这些菜啊,这回可省事了,只是这地窖有点深,爬上爬下还不太方便,只能妮子来拿了,她学过武术,腿脚利落着呢。”

    王思宇将木板推上,站在墙根底下和钟母又聊了许久,迟迟不见白燕妮出来,西厢房的窗户上却已经拉了帘子,他不禁有些意兴阑珊,转身回了屋子,坐在桌边写稿子,一直忙到晚上十一点多钟,偶然抬头时,却发现西厢房左侧的房间里,窗帘上映出一个轮廓清晰的人影,只看那完美的腰身曲线,就知是白燕妮。

    王思宇心头一颤,赶忙把笔丢到一边,悄悄关了客厅的灯光,再次蹑手蹑脚地走到窗前,端着茶杯向那边望去,却见窗前的倩影正轻轻摇曳着,白燕妮似乎在梳理头发,她的动作极为轻柔,每个动作都是那样的优雅,王思宇站在窗前看得入神,不知过了多久,人影才离开窗前。

    王思宇仍不肯离开,几分钟之后,那淡淡的人影再次出现,这次似乎是在床上,王思宇目瞪口呆地望着那人影如弓般弯曲起来,拉出一个优美的弧度,在双手双腿的支撑下,那弧度变得越来越大,白燕妮的腰身竟然不可思议地挺到了一个极限的高度,随后一条修长的美腿缓缓抬起,在虚空中轻轻点了两下,整个身子便在瞬间坠落下去。

    失魂落魄地呆立半晌,直到那间屋子的灯光熄灭,院子里陷入黑暗之中,王思宇才长长地吁出一口气,一时间只觉得心乱如麻,口干舌燥,他扬起脖子,将玻璃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皱着眉头进了浴室,脱光衣服后,他拧开水龙头,拿手在身上机械地揉.搓着,恍惚间,灵魂似已出窍,飘飘忽忽地穿过屋子,来到院子里,借着漆黑的夜色,一步步地摸向那个充满诱惑的房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