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六十八章 考察

第六十八章 考察2017-11-9 13:0:50Ctrl+D 收藏本站

    第284节    第六十八章    考察

    当天下午,王思宇给县长曹凤阳打了电话,把事情大致讲了一遍,曹凤阳听了很高兴,当即笑呵呵地表态:“王书记,这是令人振奋的好消息,请你放心,政府这边一定会积极配合,全力做好接待工作,这样吧,下班前召集几个相关部门开个临时会议,将具体工作部署一下,请王书记也过来参加,有什么特殊的要求,都可以在会议上讲,如果两个亿的锂电项目能够落在西山,这绝对是件大好事。”

    挂了电话后,王思宇不禁有暗自狐疑,曹凤阳在电话里欣喜的语气不像是在作假,但越是这样,王思宇越是觉得蹊跷,虽然作为领导干部,都应该有站好最后一班岗的觉悟,不过从这位曹县长的表现上来看,却丝毫看不出他即将调离西山,莫非他有了某种应对,他手里那张所谓的底牌打出来,真的能够扭转目前的被动局面?王思宇思前想后,都觉得不太可能,作为一县之长,要想改变市委书记做出的决定,无异于天方夜谭,谈何容易。

    临时会议在政府办公大楼四楼的小会议室内举行,除了几位副县长外,政府办外经委开发区与招商办交通局的几位部门领导都参加了会议,由于项目是王思宇牵头联系的,曹凤阳很尊重他的态度,每次在做决定前,都先征询下王思宇的意见,最后才拍板决定,在会上,王思宇的表现很低调,只是强调接待工作要简单隆重朴素热情,把准备工作做扎实了,尤其是开发区那边,要提前做好安排,外商考察期间,绝对不能出现任何疏漏。

    会议过后,王思宇又把开发区管委会的田主任,招商办公室的刘主任单独叫到办公室里,和他们商谈了许久,除了接待工作外,也让他们提前准备后期谈判事宜,有了唐婉茹的交底,王思宇其实是稳操胜券,但保险起见,他还是作出了周密的计划,将任务分别下达下去,准备组成一支谈判队伍,过些日子到玉州进行协商,争取早点把这份沉甸甸的大合同拿下来。

    离开王思宇的办公室后,田刘两人对视一眼,都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在两人看来,王书记的想法实在太天真,分明有些一厢情愿,商人唯利是图,假如县里不拿出足够的政策作为交换条件,这么大的投资项目,是绝对不会落在西山的,两人甚至认为,按照这种思路进行下去,王书记根本没有可能与投资方坐在谈判桌上,与以往走马观花似的考察一样,对这次的投资项目,他们并不看好。

    下班后,驾车出了县委大院,王思宇的手机铃声就响了起来,接通后,竟发现是钱雨农打来的越洋电话,钱雨农极为兴奋地道:“好你个王书记,保密工作做得可真是够严的,锂电项目两个亿的投资,这么大的事情,居然没有和我商量,要是事情搞砸了,我可要拿你是问!”

    王思宇把车停在路边,微微皱眉,轻声解释道:“钱书记,不是我在保密,而是事情来的比较突然,我也是刚刚和对方接触的,这个项目原本是要落在省经济技术开发区的,不知出了什么纰漏,隐湖集团这才有了考察西山的打算,倒不是我知情不报,书记大人莫要见怪。”

    手机另一端传来钱雨农爽朗的笑声,他笑着说:“王书记,我非但不见怪,反而很高兴,真是没想到啊,你这泼冷水的,倒有机会打出头一炮来,假如这一炮真能打响了,我要给你在西山宾馆摆上一桌庆功酒,全体常委都要参加,一个都不能少。”

    王思宇笑了笑,摆手道:“钱书记,庆功不敢当,现在与对方只是初步接触,能否成功拿下来还不好说,万一项目谈飞了,你书记大人可要高抬贵手,不能打我的板子。”

    钱雨农极为豪迈地道:“王书记,你莫要谦虚,要是别人来谈,我还真不放心,你来操作,我是一百个放心,你一贯能打硬仗,能啃硬骨头,由你牵头来搞是最好不过了,当然,这次的投资项目非同小可,你务必要做好准备,不惜一切代价拿下来,哪怕他们提出非分的条件,也可以先答应下来,你放心大胆的谈,遇到什么难题,随时可以跟我联络。”

    王思宇在心底暗自叹了口气,笑着打趣道:“钱书记,我尽力好了,谈判的进度,我会随时向你汇报的。”

    钱雨农连说了三个‘好的’才挂了电话,王思宇把手机收起,摇开车窗,皱眉点上一支烟,陷入沉思之中,这位书记大人虽然出了国,但消息倒是灵通,事情发生还不到三个小时,他就已经能够得到了汇报,刚才的通话里,已经隐含了敲打之意,他对自己的那番说辞,想必也不会全然相信,只是项目要是能够顺利谈下来,对钱雨农无形中也是一份帮助,自己也拿到了筹码,倒是皆大欢喜的结局。

    回到家中,王思宇吃过晚饭,就详细地做了一份计划,反复推敲考察和谈判事宜,直到深夜才睡下,接下来两天,他又带人到开发区的现场进行检查,叮嘱管委会的田主任等人抓紧清理周边环境,粉刷一些破败的工厂,务必要营造出欣欣向荣的气氛,给客人留下极好的印象。

    经过两天的精心准备,接待工作基本安排就绪,第三天的上午,两位副县长带人到高速公路上迎接,王思宇与曹凤阳在办公室里聊天,十几分钟后,电话打来,曹凤阳笑着说:“快到了,走吧,咱们两位要出门迎接了,现在的商人了不得,已经能享受高规格的礼遇了,前些日子君寒从珠三角回来后,好顿和我抱怨,他这位常务副县长出去,受尽了白眼,人家大企业的老总根本不见他,只说各地跑项目的官员都踏破了门槛,死皮赖脸地要见老板,简直和要饭花子差不多了,不胜其烦。”

    王思宇呵呵一笑,站起身来,叹息道:“这在一方面是好事,说明我们的官员能放下架子,以更积极的姿态去面对商户,但另一方面,也说明现在的政情,官员要想要政绩,归根结底还要能把经济搞上去,这就离不开商人的支持,这使得两者间的关系越来越密切,有很多官员因为掌握不好尺度,结果出了事情,‘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这句话,其实也可以用来形容官商之间的关系。”

    曹凤阳笑着说:“王书记形容的很贴切,只是很多地方在邀请企业时,倒是热情满满,可当企业真正落户后,就置之不理,甚至百般刁难,我们西山这边还是要加强服务,前段我在县长办公会上特意强调了这个问题,各行政部门要加强管理,提高服务意识,一定要杜绝对企业卡拿要的行为,招商重要,养商更加重要,把口碑做好了,商人们口口相传,比我们跑到几千里外去拉项目还要有效,这次招商工作开销不少,但结果很不乐观,我已经向李市长作了汇报,他认为以后招商工作要注意方式方法,要循序渐进,不能蛮干硬干,历史证明,凡是一窝蜂地搞大跃.进似地发展,都很容易犯下大错误。”

    王思宇瞥了他一眼,暗自琢磨着他话里透露出的信息,似乎李汉梓市长与市委岳书记之间,就发展经济的一些重要问题意见并不统一,相对岳书记的激进而言,李市长似乎更加保守些,但也正因为他的保守,所以在角逐市委书记的宝座时失利,据说省委主要领导的对李市长的看法,与岳书记对曹凤阳的看法大体相近,都是沉稳有余,魄力不足。

    两人说说笑笑地离开办公室,带着两办的一干工作人员在楼下等候,过了不到五分钟,两辆奔驰车缓缓驶了进来,车门打开后,史密斯夫妇与隐湖的齐凡东,以及唐婉茹在众人的陪同下走了过来,史密斯夫妇都穿着皮装,而隐湖的总经理齐凡东则穿着一身唐装,手里拄着一根拐杖,显得很是儒雅,唐婉茹的身材很高,穿着一袭大红风衣,在人群中也很是醒目。

    在院子里握了手,一番寒暄后,众人进了摆满鲜花的会议室,曹凤阳先代表县委县政府致辞欢迎,并且向客人介绍了西山县的地域人口气候等情况,把西山县的优势都一一列举出来,除了靠近省城,交通便利之外,西山的矿产资源也非常丰富,加上已经在亚钢重组的工作上,与隐湖集团进行了一次很好的合作,双方彼此信任,拥有良好的合作基础,如果锂电项目能够成功落户西山,将是双方合作的一个新的里程碑。

    王思宇也就西山县在加强投资软环境建设,加大治安管理方面取得的成绩进行了说明,随后,他又着重谈了这次西山县在招商引资方面出台的一些政策,唐婉茹坐在史密斯夫妇的下首位,不停地进行着翻译,而在中间话音停止时,总是有意无意地把目光投向王思宇,王思宇为了准备这次会面,特意理了一次头,穿着笔挺的西服,整个人显得格外的年轻帅气,他坐在会议桌边侃侃而谈时,显得极为自信,稳重中带着一股勃勃生机的朝气,和旁边一些唯唯诺诺的官员相比,自有一番气度。

    在西山宾馆吃过午餐后,一行人驱车赶往开发区,电视台也派了一台采访车,众人下车后,记者便扛着摄像机录像,县长曹凤阳陪着史密斯夫妇走在前面,王思宇与齐凡东并肩而行,齐凡东抬眼望了眼有些空旷的园区,就停下脚步,拿着拐棍向前方指了指,皱着眉头道:“王书记,怎么开发区里的企业这样少,很多厂房都是空的,根本没有形成规模嘛,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王思宇笑了笑,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若无其事地道:“齐总,以往的招商工作不够精细,只重数量不重质量,我们近期的工作是把高污染高能耗的产业迁到黄龙镇去,有利于综合治理,开发区这边以后的发展方向,是以绿色环保和高科技企业为主,再加上一些农副产品加工企业的陆续到来,相信用不了多久,这里的厂房就会像春笋一样崛起,到时候还请齐总再次来西山看看,毕竟,这里的发展也有隐湖集团的功劳。”

    齐凡东笑呵呵地点了点头,似笑非笑地望了王思宇一眼,笑着说:“王书记,以前你们西山县的钱书记来找过我,我当时身体情况不太好,就没有见他,这次过来考察,主要是想了解一下西山开发区的发展前景,现在通过实地查看,我觉得心里有些没底啊,据我了解,王书记以前在省委督查室任职,应该去过省高新技术开发区,那里的投资环境确实很好,西山这边相差很远啊。”

    王思宇微微一笑,摆手道:“齐总说的是实情,这里与省级经济技术开发区之间的差距是显而易见的,但正因为我们还处于起步阶段,所以对入驻企业的服务将做到最好,县里会想尽一切办法,为入住开发区的企业排忧解难,省里即便是有这个心思,行动起来也会很困难,毕竟下面部门林立,解决一些实际问题时,难免会效率低下,齐总作为商界精英,在这方面应该深有体会,我记得在督查室工作时,就曾经见过隐湖集团的投诉信,一个省级明星企业,竟与电力部门产生多次纠纷,以至于影响到公司的正常的生产经营,这是不可想象的,我可以拍胸脯保证,在西山县,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齐凡东呵呵一笑,转头望去,却见唐婉茹正拿着图纸,与史密斯夫妇轻声交流,三人不时发出轻快的笑声,便皱了皱眉,不再说话,他拄着拐棍沉思半晌,就笑着说:“那就好,王书记,方便的时候请到隐湖集团坐坐,你这种青年俊杰,我是很喜欢结交的。”

    王思宇点点头,笑呵呵地说:“齐总,改日一定登门造访,也欢迎你常到西山做客。”

    两人闲聊了几句,就走到前面,管委会的田主任早已安排妥当,在附近转了一圈后,又领着众人到两家企业做了实地调查,一个小时后,史密斯夫妇与齐凡东便坐上奔驰车,直接返回省城。

    王思宇回到办公室里,想着齐凡东下午的质疑,心里还是有些不托底,唯恐中间生出波折来,正忐忑不安时,手机传来一阵剧烈地震动,他看了唐婉茹发来的短信,终于如释重负,重重地拍了拍桌子,低声喝道:“成了!”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