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七十三章 调整

第七十三章 调整2017-11-9 13:0:57Ctrl+D 收藏本站

    第289节    第七十三章      调整

    北京时间下午两点半,玉州市委办公大楼六楼的会议室里,正在召开常委会,玉州市委共有十一位常委成员,除了常务副市长郭新平带队在美国考察外,军分区程政委到省军区开会,因此今天到会的常委共有九人,政协主席张昊人大副主任黄选丽列席会议。

    会议桌边,市委常委纪委书记李国勇正在读着一份材料,他把西山县县委书记钱雨农的违法乱纪的查处情况详细介绍了一遍,期间市委书记岳明松身前的手机忽地震动起来,岳明松低头看了下号码,就抬手做了个暂停的手势,摸起手机走出会议室,在外面的走廊里低声与人交谈起来,李国勇把手里的材料放下,摸起杯子,和其他常委一道喝起了茶水。

    约莫有五六分钟的功夫,岳明松脸上带着笑容,迈着稳健的脚步,从外面走了进来,拉了椅子再次坐下,把手机轻轻放在桌子上,摸起杯子呷了一口茶水,环顾四周,语气温和地道:“省委文书记来的电话,国勇书记,你继续说。”

    李国勇这次没有去碰材料,而是面无表情地道:“钱雨农的情况基本就这些,通过目前掌握的证据上来看,他违法乱纪的性质非常严重,必须果断采取措施,不过好在西山的班子整体上是健康的,是充满活力的,没有因为县委书记的**堕落而烂掉,这点是值得肯定的,我在西山调查期间,就发现了一位很负责任的副书记,这位同志的事例,很值得学习,我就讲他的三件事,第一件,因为他成功解决了大王乡的一起严重坑农事件,为农民挽回了损失,当地的群众为了感谢他,为他送了价值四千元的农副产品,可能在很多人眼里,这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不就是一点猪肉蔬菜嘛,也许就会心安理得地收下,而我们的这位副书记,他是怎么做的呢?”

    说到这,他特意停顿了一下,慢悠悠地从皮包里拿出一个信封,举在手里摇了摇,提高声音说:“他把大王乡的乡长叫过来,将五千元的现金交还给他,嘱咐那位乡长把钱退给乡民们,这封信里就装着收条和银行取款记录,有据可查,那位乡长在接到钱后,就开了句玩笑,很值得深思,县委副书记给乡长送钱,这可真是开天辟地头一遭啊!”

    桌边的常委们不约而同地笑了笑,微微点头,听他继续讲下去。

    李国勇把信封轻轻放下,摸着茶杯,语气低沉地道:“这位副书记的第二件事,就是有位乡长在偏远的山区工作,家里母亲年迈多病,常年卧病在床,他的妻子身体也非常不好,有高血压,经常会突然昏厥,而家里孩子还小,只有两岁,无人照料,她们家里生活拮据,连房租都交不上,结果在年根底下,被房主赶了出来,我们这位副书记在得知情况后,第一时间出面联系,把她们一家人接到自己居住的院子里,悉心照料,那位乡长在得知情况后,热泪盈眶,在电话里保证干好工作,绝不辜负组织上的关心,很感人啊,同志们!”

    说到这里,李国勇重重地敲了敲桌子,他平时的言行举止一直很古板,讲话时从来都如白开水般,没有半点滋味,极少这样情绪激动,声情并茂地发言,众人也都被他的饱满情绪所感染,不住地点头,椭圆形的会议桌边,一时间唏嘘声四起。

    市委宣传部长单春梅还摸出纸巾来,擦了擦眼角的泪痕,眼泪汪汪地望着李国勇,市委书记岳明松注意到她的表情,就咳嗽了一声,插话道:“春梅同志,一定把这种感人的事迹记录下来,像这样的好干部,宣传部门一定要广泛报道,要给我们的干部群众树立起一个标杆,参照这位副书记的做法,照照镜子,到底要怎么才能做一名合格的好干部,也要让广大人民群众知道,像钱雨农那样的**分子毕竟是少数的,我们党内还有很多优秀的干部,在默默无闻地做着贡献。”

    单春梅用力地点点头,摸起笔来,在本子上唰唰地写了几行字,随后把笔丢到一旁,动情地道:“岳书记,请您放心,会后我就给媒体打招呼,让他们抓紧时间到西山,采访那位副书记,这样的好同志应该被广泛宣传。”

    市长李汉梓也笑了笑,在本子上写了‘王思宇’三个字,在名字上画了圈,打了个大大的问号,把手中的签字笔轻轻丢到一边,摸着头发感慨道:“是啊,应该好好宣传,反面典型和正面典型都要树立起来。”

    岳明松眉头一皱,冷冷地瞥了他一眼,就把目光移向李国勇,轻声催促道:“国勇书记,你今天的发言很好,继续说。”

    李国勇端起杯子,喝了口茶水,润润喉咙,继续道:“第三件事,就是钱雨农这个案子,这个案子之所以能够成功侦办,除了岳书记直接过问,省纪委同志们的辛苦工作外,也和这位副书记能够顶住压力,坚决和**分子做斗争有关,因为查办工作进展顺利,汇报及时,在美国的考察团得到消息后,在第一时间做了准备,及时阻止了钱雨农外逃事件的发生,成功将他控制住,明天下午就会抵达省城,这是我市反腐倡廉工作的一次重大胜利。”

    说完后,他又拿手敲了敲桌子,鼻子里习惯性地哼了一声,转头向岳明松道:“岳书记,我的话讲完了。”

    岳明松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笑着问道:“国勇书记,这位副书记叫什么名字啊?你也别卖关子,一并讲出来吧。”

    李国勇低头喝了口茶,放下茶杯,表情又变得呆板起来,眼皮下垂,漫不经心地道:“他叫王思宇,是从省纪委挂职到西山的干部。”

    岳明松点头道:“怪不得,省纪委出来的同志,还是能够严格要求自己的,这样的挂职干部越多越好,咦,王思宇,这个名字好像很熟悉……他是不是在省委办公厅工作过?”

    市委组织部长鲁育财忙侧了侧身,微笑着提醒道:“岳书记,王思宇同志曾经在省委督查室工作过,当时任督查室副主任,他主抓的几件事情,还是很有成效的。”

    岳明松‘噢‘了一声,点头道:“听说过,这位年轻同志不错,很有想法,头脑灵活,老鲁啊,会后你和省纪委沟通下,这个干部我们要了,以后市里要重点培养,在条件成熟的时候,可以考虑给他加加担子。”

    鲁育财与李国勇交流下目光,微笑着说:“岳书记,有件事情需要讲下,前段时间,市委组织部在西山进行了一次常规摸底,在乡镇干部对县委领导的无记名投票中,县委副书记王思宇竟然比曹县长多了一票,仅比钱雨农落后三票,当时我还有些迷惑不解,一个挂职的副书记怎么会得到这么多票,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猫腻?刚刚听了国勇书记的发言,我才搞清楚,基层干部们的眼睛还是雪亮的嘛,这样的好同志,是应该挖过来。”

    宣传部长单春梅笑了起来,轻声调侃道:“岳书记挖墙角的功夫真是了得,可不要吓坏了省纪委的领导,以后再不敢往玉州派优秀的挂职干部了。”

    岳明松呷了口茶水,笑容可掬地道:“人才难得嘛,好不容易把干部培养好了,他们再调回去,我们岂不是亏本了,只要证明是有用之才,就要大胆的挖。”

    常委们都笑了起来,市长李汉梓的笑容有点冷,他的嘴角微微一撇,露出一丝不屑的神情,拿起会议议程,瞄了一眼,就轻轻丢下,不动声色地接话道:“是啊,要重视人才,领导干部应该有识人之能,不要让钱雨农那样的干部钻了空子,他在出事之前,就露出了很不好的苗头,讲大话放空炮,兴师动众搞招商引资,派大队人马到长三角珠三角兜了一大圈,耗费十几万元,结果连一份合同都没签下来,这样的干部,就算没有违法乱纪,也不应该得到重用。”

    岳明松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低头喝了口茶水,眯着眼睛望着手里的茶杯,皱紧眉头,不再说话,会议桌边陷入了暂时的沉寂,常委们都很清楚,李汉梓市长的话里有弦外之音,前一段时间,岳书记开会时还大会小会地提起钱雨农,又在下发的文件里点名表扬那位西山县的县委书记,此时钱雨农出了事,岳书记对过往的事情只字不提,只轻飘飘地一句话,就划清了界限,李汉梓想必是不满意的,所以揪住这个问题不放,让岳明松有些难堪。

    其实在座的常委心中有数,李汉梓当过乡镇的干事,从基层一步步干起,仕途一直很平坦,基本上是三年一个台阶地往上走,只是在市长的位置上停滞下来,竟耽搁了七年,期间书记换了两位,他却一直没有得到提拔,心里肯定是不大舒服的,要说对空降下来的岳明松没有想法,那是不现实的,更何况,*因为看法不同,经常会有各种各样的摩擦,这已经是官场通病,各地大致如此,众人早就习以为常了。

    常委们都不说话,会议室里的气氛就有些沉闷,市委秘书长张怀山站起身来,拿着遥控器调节了下空调的温度,在‘嘀嘀’几声响后,空调机里吹出一阵暖风,没过多久,会议室里的温度就高了几度。

    沉吟良久,岳明松终于放下手中的杯子,抬起头来,环顾四周,笑眯眯地道:“钱雨农的案子,我已经向省委文书记做了汇报,省里很关心西山班子的建设,要市里拿出一个方案来,刚才老李已经介绍过西山的情况,绝大多数干部还是好的,是能够经得起考验的,那就不要打散,维持现状,稳定压倒一切嘛。”

    这番话说完,他又在会议桌边望了一圈,见常委们纷纷点头,就继续道:“至于县委书记的人选,省委这次推荐的是省委办公厅秘书处的焦南亭处长,这位同志大家应该并不陌生,他长期跟随在省委孟书记身边,理论水平高,政治素养强,是一位值得信赖的同志,组织上把他派到西山来工作,我是非常欢迎的,市里就不再推荐其他同志,这次会上,要确定一下西山县县长的人选,大家议一下,都说说吧,畅所欲言嘛。”

    李汉梓咳嗽了下,摸着手中的杯子,皱眉道:“岳书记,焦秘书以前从没有在基层工作过的经验,到西山直接任县委书记,是不是不太妥当?当然,我并不是怀疑焦秘书的能力,而是钱雨农出事后,西山需要一个稳定的局面,县委书记如果从省里空降下来,西山本地的干部们又会怎么想?这样不便于开展工作嘛,其实要说县委书记的人选,我觉得县长曹凤阳就不错,这位同志干工作踏实,从不起高调,没有好大喜功的毛病,对党务政务都很熟悉,钱雨农出事后,由他顶上来最合适不过,既然现在省委没有发文,岳书记是不是再争取一下?”

    岳明松冷笑着放下手中的茶杯,抬眼望向分管组织的市委副书记孙朝阳,面无表情地道:“朝阳书记,你怎么看?”

    孙朝阳沉吟半晌,面露难色,本想含糊其辞地回避这个问题,但岳明松的目光一直盯着他,看得他有些不自在,就只好无奈地瞥了李汉梓一眼,轻声道:“曹县长不错,焦秘书也很合适,这两人之间各有所长,不好比较,我个人的意见还是倾向于省里的建议,省管干部嘛,市里还是应该听招呼的。”

    说完后,他低下头去,拿手翻着材料,不理会李汉梓投来的异样目光,他平时与李汉梓走得还是近些的,要是省里建议的人选不是孟超的秘书,或许他也会配合着李汉梓,将他岳明松一军,逼着他与省里叫板,但事情既然牵扯到省委副书记,就不能不谨慎从事,所以他这次选择了支持岳明松。

    岳明松满意地点点头,又把目光移到组织部长鲁育财的脸上,鲁有财坐直了身子,注视着面前的茶杯,轻声道:“岳书记,我个人倾向于省委的建议,曹凤阳同志虽然也很优秀,但是最近身体似乎不大好,已经在省里住院七八天了,西山县里的工作,现在都是由王副书记主持。”

    “噢?”岳明松意味深长地笑了笑,拿手轻轻摩挲了一下头发,呷了口茶水,摇头道:“曹凤阳同志病的可真是时候啊。”

    桌边的几位常委会意,嘴边都勾起一抹微笑,都明白岳明松话里的意思,岳书记恐怕是怀疑曹凤阳在装病,联想到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这种猜测倒很有些道理,在某些特殊的时期,装病确实能回避很多麻烦,从古至今,都有许多官员用过类似的方法。

    李汉梓的嘴巴动了动,但瞧着众人的神色,就没有吭声,而此时两位与他走得很近的常委,都拿手挡了脸,不住地向他使眼色,李汉梓无奈地摇摇头,铁青着脸摸起茶杯喝了一口,再不说话,在心里也有些埋怨曹凤阳,确实魄力不足,难堪大用。

    岳明松悠然自得地点了一根烟,惬意地吸了一口,以胜利者的姿态瞄了李汉梓一眼,笑着说:“既然大家没有异议,那县委书记的人选就不要争论了,还是尊重省里的意见吧,至于县长的人选,曹凤阳同志离开后,就由王副书记担任吧,李市长不是怕空降的书记会影响班子团结吗?那就不妨都用空降的,王思宇同志不也在省委办公厅工作过嘛,他们两个沟通起来,应该不成问题,刚才鲁部长都已经讲了嘛,王思宇同志在摸底测评中比曹县长还多出一票,作为一名挂职的干部,这很难得嘛,市委应该尊重基层干部的意愿,国勇书记,你说是吧?”

    李国勇面无表情,鼻子里哼了一声,点头道:“岳书记,你说的对。”

    宣传部长单春梅也点了点头,笑着说:“是啊,王思宇同志是应该压压担子,对于这种德才兼备的好同志,不光要宣传,还要重用。”

    岳明松笑了笑,轻轻吸了一口烟,嘴里吐出淡淡的烟雾,敲了敲桌子,沉声道:“谁有不同意见,没有的话就这么定了,西山的班子就由焦南亭与王思宇两位同志掌舵。”

    他话音刚落,众人就都把目光投向市长李汉梓,李汉梓却一言不发地把头扭向一边,屋子里一下子又安静下来,只有喝茶的声音,岳明松抬手看了看表,把手里的半截烟掐灭,不耐烦地摆手道:“既然都没有反对意见,那就这样,时间到了,省委文书记还要找我谈话,散会。”

    说完之后,岳明松摸起桌上的手机,端着茶杯率先走了出去,众人有些面面相觑,会议原本的议程里,还有最后一项,是李汉梓提出的一项议题,岳明松拂袖而去,那这项议题自然也就不了了之了,众人神色各异地站起身来,纷纷离开,李汉梓皱着眉头拍了拍桌子,仰头叹息道:“太不像话了,这就是一言堂的家长作风嘛!”

    李国勇冷漠地瞥了他一眼,鼻子里轻轻地哼了一声,收拾起桌上的东西,转身走了出去。

    第二天下午,垂头丧气的钱雨农刚刚下了飞机,就被告知已被双开,几名检察官押着他上了面包车,驶向远处,站在旁边的林海洋与庄俊勇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一种伤感的情绪,那大概就是所谓的兔死狐悲吧。

    几天后,省委市委先后发文,对西山县委班子进行了调整,任命焦南亭为西山县县委书记,王思宇为县委副书记代县长,曹凤阳已经离开,焦南亭在年后才能赴任,因此,在年前这段时间里,就由王思宇单独主持工作。

    周五的上午,在县委的大礼堂里,召开了全县先进工作者表彰大会,三千人早已济济一堂,在雄壮的乐曲当中,王思宇带着一众常委,迈着矫健的步伐走进会场,雷鸣般的掌声瞬间响起,王思宇望着起立鼓掌的人群,微笑着挥手致意,缓缓走向花团锦簇的主席台。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