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七十五章 窗户纸

第七十五章 窗户纸2017-11-9 13:1:0Ctrl+D 收藏本站

    第291节    第七十五章      窗户纸

    车子刚刚开到电视台家属楼的小区对面,隔着一条马路,王思宇远远地就看到了柳媚儿,她身上穿着一件白色风衣,下身是一件牛仔裤,正俏立在大门右侧的商店旁边,手里拿着手机,在不停地东张西望,外面的天气很冷,冻得她有些瑟瑟发抖,不时抬手捂住双耳,在门口徘徊着,每走上几步,就会轻轻地跺一下脚。

    王思宇忙关掉车内震耳欲聋的音响,摸起手机,却见上面有三个未接来电,都是柳媚儿打来的,刚才专心开车,竟没发现,他就笑着摇摇头,把车子缓缓拐过去,开到她身侧停下,按下车窗,把脑袋探到外面,捏着鼻子,阴阳怪气地道:“美女,等谁呢,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柳媚儿正心不在焉地看着手机,听到有人搭讪,一时没反应过来,倒吓了一跳,向后退了两步,张嘴就道:“走开,臭流氓。”

    王思宇登时哈哈大笑起来,“行啊,小丫头,几天没见,你倒长脾气了!”

    柳媚儿这时才发现,奥迪车中坐的竟是王思宇,她嘻嘻一笑,随后板起面孔,走到车边,拉开车门坐了进去,随手带上车门后,双手从后面伸了过去,缠住王思宇的脖子,用力地摇晃起来,娇嗔地抱怨道:“哥,你还敢笑,真是太不像话了,电话都不接,我都快冻成冰棍了!”

    王思宇笑了半晌,才拍了拍她冰凉的小手,转头道:“媚儿,冻成冰棍也没关系,晚上哥在被窝里帮你暖和过来。”

    柳媚儿白了他一眼,双手下移,解开王思宇的衬衫纽扣,把一对冰冷的小手探进去,贴到他热乎乎的胸口上,笑嘻嘻地道:“你想得倒美,禽兽不如的家伙。”

    王思宇是知道这句话出处的,登时来了兴致,拿手捏着她尖尖的下颌,色咪咪地道:“媚儿,正好小蕾阿姨不在家,要不今晚上……哥就禽兽一把?”

    柳媚儿吃吃地笑了笑,把那张青春靓丽的俏脸凑过去,咬牙切齿地威胁道:“你要是敢欺负我,等妈妈回来,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王思宇满脸无辜地道:“媚儿,可是你自己钻到我被窝的,哥可没强迫你。”

    柳媚儿哼了一声,撇了撇嘴,在王思宇的肩头推了推,轻声催促道:“快走吧,景卿姐姐已经把菜做好了。”

    王思宇做了个‘ok’的手势,开车拐进小区,来到廖景卿的楼下,将奥迪车停在那辆银白色的锐志车边,把为瑶瑶买好的礼物拎在手里,领着柳媚儿进了单元门。

    柳媚儿在楼道里也不安分,双手攀着王思宇的脖子,将柔软的身子贴在他的后背上,两人就这样黏在一起,摇摇晃晃地往上走,直到一位老太太佝偻着腰从上面走下来,她才慌忙松了手,很淑女地跟在王思宇的身后,王思宇回头望了一眼,柳媚儿故意翻起白眼,撅着嘴巴,做出怪模怪样的表情,王思宇忍俊不禁,呵呵地笑了起来。

    刚刚拉开虚掩的房门,瑶瑶就如同欢快的小鹿一般,蹦跳着跑过来,她穿着一身粉色的衣服,头上扎了两个小辫子,光着小脚丫,摇头晃脑地扑了过来,抱着他的大腿就不肯撒手,把身子扭成了麻花,嘴里不停地嚷嚷着:“舅舅,舅舅,你怎么才来啊,人家都想死你了。”

    王思宇心里一热,忙把东西放好,弯腰抱起瑶瑶,在那粉雕玉琢的小脸上亲了又亲,抱着她走到沙发上,却见廖景卿从书房走出来,她穿着一身黑色的真丝旗袍,胸前绣着一朵大红牡丹,花色娇艳欲滴,雍容华贵,葱翠的枝蔓从前胸一直延伸到纤纤细腰,使得原本就玲珑有致的身体,更加生动起来,充满了勃勃的生机,这件旗袍极为合身,衬托出她飘渺娉婷的美。

    十几秒钟的温柔对视后,王思宇收回目光,笑了笑,点头道:“姐,你穿旗袍真漂亮。”

    廖景卿那张清绝的俏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她倚在门边嫣然一笑,就袅娜地走过来,柔声道:“小弟,瑶瑶这段时间特别想舅舅,前几天上火,都病了一场,去医院打了点滴,在家里休息了两天才好。”

    王思宇笑了笑,有些心疼地捏了捏瑶瑶的小脸蛋,低声道:“下次想舅舅就打电话,不许上火,知道吗?”

    “知道啦!”

    瑶瑶拉长着声音道,把头点得如同小鸡啄米一般,她转身坐在王思宇的膝盖上,抱着王思宇的脖子,把小嘴凑到他的耳边,悄声道:“舅舅,舅舅,家里没有来别的男人。”

    王思宇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哈哈地笑了起来,柳媚儿走过来,一把抢过瑶瑶,抱着她坐下,好奇地道:“瑶瑶,你刚才说什么了,怎么会逗得舅舅那么开心。”

    瑶瑶嘻嘻一笑,摇头晃脑地道:“媚儿阿姨,那是瑶瑶和舅舅之间的秘密,不能告诉别人。”

    柳媚儿拿嘴在她脸上亲了几下,就低声哄道:“快告诉媚儿阿姨,不然媚儿阿姨以后不喜欢你了,再也不给你买好吃的了。”

    瑶瑶把手指含在嘴里,吧嗒吧嗒小嘴,眨了眨眼睛,就轻轻叹了口气,奶声奶气地道:“好吧,那就告诉你好了,我刚刚说妈妈做糖醋鲤鱼了,舅舅最喜欢吃糖醋鲤鱼,所以就笑了。”

    屋子里的人无不莞尔,柳媚儿拿手捏了捏瑶瑶的小脸蛋,叹气道:“这小人精,真是招人喜欢。”

    廖景卿早已把菜做好,就张罗着大家坐下来吃饭,她给柳媚儿盛了米饭,就轻声问道:“媚儿,这就要过年了,你母亲没回来吗?”

    柳媚儿接过碗,瞥了王思宇一眼,拿筷子点了点桌子,没好气地道:“是啊,被小宇哥哥给发配到青州的工厂了,要大年三十才能回来。”

    王思宇忙摆手道:“媚儿,这你可怪不了我,我是早想让小蕾阿姨回来的,她自己不肯嘛。”

    柳媚儿端起碗来,摸着筷子夹了一道菜,蹙着眉头道:“哎,老妈在身边的时候,就嫌她吵,不在身边的时候,却又想得要命,真是矛盾呢。”

    廖景卿微微一笑,把目光转向王思宇,关切地道:“小弟,在西山县干得怎么样,还顺利吗?”

    王思宇的脸色黯然地摇摇头,摸着筷子往嘴里扒了两口饭,摇头道:“哎,别提了。”

    廖景卿忙劝道:“刚到一个地方,人生地不熟的,开始有点困难,那是很正常的,你也别着急,慢慢会好起来的。”

    媚儿瞄了王思宇一眼,在旁边‘扑哧’一笑,轻声道:“姐,你别听他的,今儿可是开奥迪回来的,肯定混得不错。”

    王思宇呵呵一笑,放下筷子,点头道:“姐,还真让媚儿给猜着了,最近运气不错,赶上了个好机会,当上县长了。”

    廖景卿这才莞尔一笑,乜了王思宇一眼,笑着说:“小弟,越来越不长进了,连姐姐都敢骗。”

    王思宇怕她想起过去那件事,忙呵呵一笑,有些心虚地分辨道:“姐,我是想给你一个意外的惊喜。”

    廖景卿微微一笑,摸着筷子,从盘子里夹了鸡腿,丢到王思宇的碗里,抿嘴道:“干得不错,居然当上县长了,姐奖励你一个鸡腿。”

    瑶瑶见了,不满地瞥了妈妈一眼,把嘴巴撅得老高,气哼哼地道:“妈妈,妈妈,我昨天考试还打了一百分呢,你奖励我什么呀?”

    王思宇笑了笑,将鸡腿放进瑶瑶的碗里,低声道:“瑶瑶,这是舅舅奖励你的,舅舅现在不要妈妈的奖励,等舅舅当了市委书记,再让妈妈来奖励。”

    瑶瑶摸起鸡腿咬了一口,好奇地道:“妈妈,妈妈,舅舅要是当了市委书记,你打算奖励他什么呀?”

    廖景卿俏脸一红,低声道:“当然是舅舅最爱吃的糖醋鲤鱼。”

    瑶瑶望着廖景卿摇了摇头,撇嘴道:“妈妈在撒谎。”

    柳媚儿听了,就放下筷子,凑趣道:“瑶瑶,你怎么知道妈妈在撒谎啊。”

    瑶瑶一边吃着鸡腿,一边含混不清地嘟囔道:“撒谎的孩子都会脸红的,妈妈脸红的像大苹果一样,肯定是撒谎了嘛。”

    王思宇呵呵一笑,拍了拍瑶瑶的后背,点头称赞道:“瑶瑶真聪明。”

    廖景卿有些坐不住了,忙起身道:“你们先吃,我再去做个汤。”

    望着她逃进厨房,王思宇嘿嘿地笑了笑,不再说话,端起米饭,对着那盘糖醋鲤鱼发起了猛攻。

    饭毕,四个人坐在沙发上,廖景卿拉着柳媚儿的手,两人说着悄悄话,王思宇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两个纪念币,给瑶瑶变起魔术来,谁知瑶瑶并不惊奇,伸出白嫩的手指,直接到王思宇的嘴里抠出了银白色的硬币,笑嘻嘻地道:“藏在嘴里了呢,媚儿阿姨都变过了,不过没有舅舅变得好。”

    王思宇哈哈一笑,给她讲了几个故事,又拨了桔子,一瓣瓣地送到瑶瑶嘴里,瑶瑶看了动画片,又在屋子里疯了一会,就躺在王思宇的怀里睡着了,廖景卿忙把瑶瑶小心地抱过去,将她放在床上,拉上被子,关了房门,蹑手蹑脚地走了出来。

    三人聊了一会,柳媚儿就仰在沙发上打了个哈欠,拉着王思宇的胳膊道:“哥,我困死了,咱们走吧。”

    王思宇没办法,只好跟着她下了楼,两人回到家里,柳媚儿抱着衣服进了浴室,哗哗地放了水洗澡,王思宇也脱得精光,只穿了个三角内裤,站在门口扭着屁股,啪啪地拍打着房门,扯着脖子吼道:“媚儿,媚儿快开门,鸳鸯浴!鸳鸯浴!鸳鸯浴……”

    柳媚儿在里面吃吃笑了半晌,就甩了甩湿漉漉的秀发,抿嘴笑道:“吵死啦,大色狼,你休想!”

    王思宇皱着眉头走到一面镜子前,做出一个彪悍的肌肉男造型,恶狠狠地道:“休想?今晚上朕就把那层窗户纸捅破了,让你尝尝辣手摧花的滋味。”

    说完后,他耸动了几下身子,邪邪地笑了起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