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七十六章 难题

第七十六章 难题2017-11-9 13:1:1Ctrl+D 收藏本站

    第292节    第七十六章    难题

    女孩子洗澡总是很慢的,王思宇坐在沙发上,把电视打开,悠闲地翻了几个台,就把画面定格在华西有限电视台上,那里正播着一场模特大赛,身穿比基尼泳装的女选手依次登上t型台,在闪光灯下秀着身材,王思宇便点了一根烟,坐在沙发上看得津津有味。

    约莫二十分钟后,浴室里终于响起一阵‘嗡嗡’的吹风机响,过了一会,穿着粉红色圆领睡衣的柳媚儿才推开房门,背靠着房门笑了笑,慵懒地走了出来,坐在沙发边,夺过王思宇手中的遥控器,拿手轻轻推了他一下,娇声道:“哥,快去洗澡,身上臭死了。”

    王思宇闭上眼睛,在柳媚儿的身上嗅了半晌,闻着淡淡的幽香,做出一副欣然陶醉的样子,伸出拇指赞叹道:“媚儿身上真香,一会让哥好好抱抱。”

    柳媚儿白了他一眼,拿葱郁白皙的食指点了点王思宇的前额,吃吃地笑道:“死相,还不快去,等会水都凉了。”

    王思宇进了浴室才发现,柳媚儿已经在浴缸里放了热水,他赶忙冲了澡,就躺到浴缸里,加了浴盐,全身泡在温水中,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悠然自得间,却浑然不知,一只带着摄像头的手机顺着虚掩的房门递了进来,正在偷偷拍摄他裸浴的场景。

    柳媚儿正倚在门后,低头窃笑时,一阵刺耳的铃声在手中响起,她慌忙喊道:“哥,有电话了!”

    王思宇没有回头,而是懒洋洋地向上挪了挪身子,信手往胸口撩了几下水,就向后方伸出胳膊,勾了勾手指道:“媚儿,机来!”

    柳媚儿无声地笑了笑,拉开房门,把手机递到王思宇的手里,嘴角勾出一抹笑意,娇嗔地责怪道:“当了县长了不起啊,瞧把你神气的,把人家当丫鬟使唤吗?”

    王思宇哈哈一笑,从浴盆里抬出一条大腿来,扭头道:“来,媚儿丫头,暖床之前,先给朕捶捶腿。”

    “呸,想得美,我才不干呢!”柳媚儿低低地啐了一口,羞惭惭地退了出去。

    王思宇嘿嘿一笑,低头看了下号码,却发现是方晶打来的,他倒吓了一跳,赶忙跳出浴缸,走到门边,向外望去,却见柳媚儿半卧在沙发上,香肩半.裸,两条修长秀气的美腿交叠在一起,正神情专注地看着电视剧。

    王思宇心中稍定,忙把浴室的门随手关上,再次坐到浴缸里面,接通了电话,只听方晶没好气地抱怨道:“小宇哥哥,讨厌死了,怎么到现在才接电话啊。”

    王思宇有些心虚地道:“小晶,你别生气,我刚刚在洗澡,手机放在书房里,刚刚取出来。”

    方晶却有些不相信,拿着手机仔细听了半晌,便忿忿不平地追问道:“小宇哥哥,老实交代,是不是刚才有相好的在场,不方便接电话?”

    王思宇嘿嘿笑着搪塞道:“小晶,别开这种玩笑,你小宇哥哥哪是那种人,这么晚了怎么会有女人在?家里只有我自己而已。”

    方晶笑嘻嘻地道:“那太好了,小宇哥哥,快点开门吧,我已经到门口了。”

    王思宇脑袋‘嗡’了一声,瞬间变得头痛无比,方晶是最喜欢先斩后奏,搞突然袭击的,她此时若是出现在房门口,王思宇一点都不意外,只怪这段时间太忙,倒疏忽了假期已经到了,方晶的大小姐脾气,王思宇是最了解的,那丫头整个一醋坛子,一旦发现柳媚儿在房间里,她发起疯来还真不好收场,说不定会闹出人命来。

    “要糟糕!”

    王思宇在心里嘟囔一句,赶忙从浴盆里‘哗啦’一声站起来,来不及擦拭身体,就在腰间裹了一条浴巾,就举着手机出了浴室,顺着猫眼往外面看,黑洞洞的走廊里,却没有看到一个人影。

    王思宇捂住手机的听筒,转过头来,冲愣眉愣眼的柳媚儿努努嘴,拿手指了指,示意她躲到卧室里,随后把房门轻轻推开,感应灯亮后,却发现楼道里并没有人,他不禁皱眉道:“小晶,你在哪个房间门口啊,不会到西山了吧?”

    方晶‘咯咯’地笑了起来,叹了口气说:“骗你呢,我的傻哥哥,人家还在京城哩,学校今年放假晚,要过两天才会离校,怎么样,怕了吧?”

    王思宇长长吁了一口气,摸着手机走进书房,轻轻关上房门,一屁股坐到书桌上,笑着说:“当然怕了,怕你到处乱跑,万一出了事情,我可没法跟老师交代。”

    方晶冷笑道:“小宇哥哥,你千万别耍花招,要是让我捉到你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我就拿着大剪刀,‘咔嚓’一下把你剪断了,哼哼……哼哼……哼哼哼哼……”

    王思宇做贼心虚地陪着干笑几声,底气不足地道:“小晶,要真有那么一天,你千万要手下留情,好歹给小宇哥哥剩半根。”

    “下流!”

    方晶在电话那端脸上一片绯红,低低地啐了一口,咯咯地笑了几声后,嗓音变得嗲了起来,腻声道:“小宇哥哥,你想我了没有?”

    王思宇点头哄道:“想了,能不想嘛,哪个小偷不想抓警察啊。”

    方晶听了就怯怯地笑,想起两人之间玩的小游戏,心中也是一荡,撒娇般地道:“小宇哥哥,那放假我去你那好不好?”

    王思宇硬着头皮,有些言不由衷地道:“好是好,可你一定要提前告诉我,不能自己到处乱跑,让家里人担心,再敢玩突然袭击,小心我收拾你。”

    方晶忽地叹了口气,可怜兮兮地道:“小宇哥哥,你别担心,我这次又去不成了。”

    王思宇心中窃喜,却故作愁眉不展地道:“为什么啊?”

    方晶轻轻抽了抽鼻子,喝了口水,无精打采地道:“还不是因为淼淼嘛,方淼在国外老是闯祸,二叔把她弄回来了,谁知她在华中也不省心,前些日子又给二叔找了一堆麻烦,人家搞强拆,她拎着菜刀跑楼顶上去了,差点没把房管局的局长吓死,搞得满城风雨的,影响特别不好,二叔没办法,就让我陪她到江南玩一段时间,顺便管管她,方淼真是太讨厌了。”

    王思宇笑呵呵地道:“那你还真得看住她,上层对这种事情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法管的,近些年来,凡是不肯搬迁的都以‘钉子户’,‘刁民’来对待,在市场化的过程中,不光是一些企业有原罪,个别地方政府也有原罪,这是没办法的事情,文明和野蛮是一对孪生兄弟,滥用公权力,暴力执法的现象,在任何时期都会发生,地方上的政情错综复杂,类似这种涉及到巨大利益的事情,除非当地一把手发话,否则很难去管,她个小丫头能管得了几件,搞不好还会把二叔给牵连进去,二叔刚到华中,立足未稳,不要让别人找到借口来攻击他。”

    方晶好奇地道:“小宇哥哥,你那边有搞强拆的吗?”

    王思宇叹了口气道:“当然有了,只是我来之前就已经搞完了,也出了不少事情,不要提这种事情了,凡事还要往好的方面去看。”

    方晶‘嗯’了一声,瘪着小嘴,满腹委屈地道:“我是不想去陪方淼呢,就想到华西陪你,已经好久没见面了呢。”

    王思宇摸着鼻子笑了笑,轻声安慰道:“小晶,正经事重要,咱们还年轻,谈情说爱还有很多时间,再说了,现在县里的工作太忙,就算你来这边,我也没有时间陪你,你要支持小宇哥哥干事业,等到你大学毕业之后,成了市委书记的老婆,那多有面子啊。”

    方晶咬着手指吃吃地笑了半晌,才停住笑声,关切地道:“小宇哥哥,那你要注意身体啊,千万别累坏了身子骨。”

    王思宇心里一热,‘嗯’了一声,轻声道:“放心吧,我会注意的。”

    方晶沉默了半天,忽地.耸着鼻子哽咽起来,期期艾艾地道:“可是……可是我想你该怎么办呀?”

    王思宇心中最柔软的地方融化了,忙低声安慰了半晌,两人煲起电话粥来,直到方晶在那边睡着,他才叹了口气,点了一根烟,伫立在窗前,望着沉沉的夜色,心情有些沉重起来,方晶的这次恶作剧,倒给他提了醒,后院的问题,是应该好好规划一下了,不然麻烦的日子还在后头。

    就像很久以前做的那个怪梦,那些自己喜欢的女人互相扭打在一起,那种混乱的场面是绝对不能出现的,当然,这种事情往往看似简单,实际处理起来却很棘手,要是想不到万全之策,恐怕就要疲于奔命了。

    出了书房以后,却发现柳媚儿早已关了灯,他推了推房门,发现已经上了锁,不禁有些意兴阑珊,摇着头回到卧室,上.床以后拉了被子,怔怔地望着棚顶,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

    天亮后,王思宇忽地觉得脸上痒痒地,他睁开眼睛,却见柳媚儿枕着自己的一只胳膊,睡得正香,她的一头秀发大半都在自己的脸上。

    王思宇轻轻翻了个身,拨开弥漫着淡淡幽香的发丝,仔细望去,依稀还能见到柳媚儿眼角的泪痕,她昨夜似乎曾经哭过,眼圈还有些微微发红。

    或许,她已经偷听到昨晚的聊天内容了吧,王思宇暗自琢磨着,心中升起一丝愧疚之感。

    柳媚儿的睡姿很恬静,两只小手都放在王思宇的胸前,手边还放着一管水彩笔,王思宇低头望去,不禁莞尔,自己的前胸上不知何时,竟多出一只大花猫的头像,想必是柳媚儿趁自己熟睡时画上去的。

    他无声地笑了笑,把嘴巴凑过去,在柳媚儿光滑的前额上亲了一口,双手抱着那个柔软的身子,静静地躺着,感受着怀里的一片温柔,心中宁静如水。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