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八十章 墨宝

第八十章 墨宝2017-11-9 13:1:6Ctrl+D 收藏本站

    第296节    第八十章    墨宝

    白燕妮很快镇定下来,她把面前的牌轻轻推倒之后,就小心翼翼地将桌下的右脚抽了出来,起身去拿了茶壶,给几个人续上茶水,接着又去厨房烧了水,忙碌了一会,她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头脑也恢复了理智,王县长在牌桌下的挑逗,实在是太过大胆,她暗自揣测,很可能是刚才没有掌握好玩笑的尺度,将对方心里的邪火勾引起来。

    想到这里,白燕妮不禁一阵自责,王县长虽然贵为一县之长,但毕竟年轻力壮,血气方刚,又是独身来到西山,哪里经得起那样的撩拨,就算他做了出格的动作,其实也是可以理解的,现在最重要的是,要想办法控制住事态的发展,不能让他有进一步的非分之举,这让她感到有些束手无策,既不能得罪王县长,又要巧妙地避开对方的纠缠,实在是太难了些,想来想去,也只有把嘉群搬出来当挡箭牌了。

    过了七八分钟,白燕妮才又折了回来,她拉开椅子,若无其事地坐下来,继续码牌,将麻将码好后,打了骰子,一边抓牌,一边甜腻腻地道:“王县长,昨儿嘉群来电话了,说北辰那边工作太忙,很可能过年都回不来,我怕老太太伤心,都没敢跟她老人家讲,您瞧瞧那书呆子,为了干工作连家都不顾了,想想我都生气,可又劝不了他,嫂子真是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哟。”

    王思宇听她提起钟嘉群,自然清楚,这是白燕妮在很委婉地敲打自己,他也有些后悔自己刚才的举动,男女之间说些暧昧的话题,有时无伤大雅,处理好了,还能释放压力,舒缓情绪,在含糊隐晦的打情骂俏中,双方也能得到一些只可意会,不能言传的身心愉悦,但其中的关键所在,是要把握好尺度,只有浅尝辄止,才能保持那份欲拒还迎的妙趣,自己刚才的举动,就明显有些过火,让白燕妮紧张起来。

    但刚才的那种氛围下,发生那样的动作,又似乎是很正常的行为,仔细想来,始作俑者还是白燕妮的那位闺蜜,要不是她在旁边煽风点火,不停地制造暧昧话题,自己也不会怦然心动,一时按捺不住,做出那种草率的举动。

    将责任转嫁到徐子琪身上后,王思宇的念头终于通达了,心中尚存的一点负罪感很快烟消云散,他无声地笑了笑,将身前的麻将整理好后,慢吞吞地摸出一根烟来,点燃之后吸上一口,轻轻吹出一缕淡淡的烟雾,神色坦然地道:“嫂子,你放心,我会再给他打电话的,嘉群这家伙什么都好,就是干起工作来不要命,不过说起来,这也是我最欣赏他的地方。”

    白燕妮满脸委屈地道:“王县长,谁说不是呢,其实我们也是想支持他工作的,可过年都不回来,实在是太过分了哟。”

    徐子琪在旁边听了,就撇了撇嘴,她不清楚刚才发生的状况,到现在仍然有些小得意,通过一番巧妙编排,她把白燕妮和王县长拉上关系,既在那位年轻县长面前讨了好,又打击了老公的情绪,她心里竟升起莫名的快意,见两人将话题扯到钟嘉群身上,她忍不住又想煽风点火,就在旁边懒洋洋地搭腔道:“燕妮,那你可要注意点,你们家那口子也太过分了,过年都不肯回来,多半是有情况,可别是在外面有了相好的,陷在温柔乡里,已经乐不思蜀了吧。”

    崔宸皱了皱眉,把手里的牌敲了出去,向她使了个眼色,笑着说:“子琪,你别乱说,燕妮这样漂亮,他老公怎么会出轨,应该是专心工作,打算积极进步呢。”

    徐子琪摆了摆手,有些不以为然地道:“漂亮有什么用,再漂亮的女人,相处时间久了,也会审美疲劳,要是遇到了新鲜的刺激,恐怕很难抵挡得住,你们男人啊……”

    她刚刚说到这里,又觉得打击面太广,怕惹得王县长不高兴,赶忙打住话题,低头摆弄起牌来。

    白燕妮笑着摇摇头,有些娇嗔地道:“子琪,要说嘉群在外面有了相好的,我是绝对不会相信哟,他那人胆子特别小,还特腼腆,以前和我处朋友的时候,说起话来都结结巴巴的,你应该还记得吧?”

    徐子琪‘扑哧’一笑,点头道:“记得,怎么会不记得,他那人别的还好,就是有些老实过分了,记得寝室里的女生都管他叫钟老蔫,真不知你是怎么想的,放着那么多优秀的男生不选,居然会挑中了他。”

    白燕妮哼了一声,恨恨地乜了她一眼,佯嗔道:“你啊,就是拿自家的男人当宝贝,总瞧不起别人,我家嘉群的好处,你哪里会知道哟。”

    王思宇微笑着听她们讲完,就摸起茶杯,慢悠悠地呷了口茶水,笑着说:“嫂子,你还是很有眼光的,提前给你透个风,不许讲出去,过段时间,我打算对嘉群进行工作调整,让他接北辰乡党委书记的职务。”

    白燕妮听了不禁喜出望外,她原本以为,只要王思宇听了劝诫,能够收敛行为,专心打牌,不要再得寸进尺就好,没想到,对方竟然做出这么大的补偿,这倒是出乎她的意料之外,最近这段时间,钟嘉群的升迁速度之快,在西山县已经无人能比,王县长所说的‘过段时间’,恐怕可长可短,虽然不见得会很快兑现,但实际上是一种板上钉钉的承诺,他会全力提携钟嘉群,白燕妮忙拂了下秀发,甜腻腻地道:“王县长,那感情好哟,真是太谢谢您了。”

    王思宇瞥了她一眼,见她喜上眉梢,俏脸上绽出一抹动人的嫣红,不禁微微一笑,伸手摸了一张牌,又继续道:“嫂子,你不必谢我,原来的谢书记观念陈旧,工作能力有限,却又嫉贤妒能,拉帮结伙的搞派系,总在工作中给嘉群制造障碍,让他放不开手脚,这种人应该赶快拿下来,不然太牵扯精力,会耽误北辰乡的发展,当然了,嘉群自己也要加把油,尽快干出成绩来,让大家都能认可他。”

    白燕妮心思细腻,很快明白了王思宇表达的含义,她忙喜滋滋地道:“王县长,您放心好了,其实,嘉群刚到北辰工作,肯定有很多事情要打理,我们做家属的还应该多支持他,不该拖他后腿,我想通了,还是工作重要,您就别给他打电话了,让他在那安心工作,不用惦记家里。”

    徐子琪摸了牌,望了两人一眼,心中不禁微微一动,神色变得古怪起来,意味深长地笑着道:“燕妮啊,王县长已经给了你信号,接下来一段时间,就要看你怎么表现了,要是能把县长大人服务好了,你们家里一定会好事多多的。”

    白燕妮听了,不禁微微蹙眉,她倒没有想到这一层,经徐子琪提醒,就也有些狐疑不定,心情变得忐忑不安起来,生怕王思宇拿嘉群的仕途发展来要挟自己,正踌躇间,却见王思宇皱着眉头吸了口烟,淡淡地道:“子琪啊,开玩笑要注意火候,不能太过了,嘉群给我做过秘书,我对他的工作能力非常了解,刚才说的话,都是出自公心,没有丝毫的个人感情在内,你可不要想歪了。”

    白燕妮如释重负,赶忙向徐子琪眨了下眼睛,示意她不要乱说话,免得节外生枝,徐子琪也是懊恼不已,刚才玩的疯了些,却险些忘记了对方的身份,对面那个年纪轻轻的小伙子,可是西山县的一县之长,那是何等尊贵人物,哪能随便开玩笑,她正讪讪地笑着,不知该如何圆场时,崔宸发现了妻子的窘迫,忙在旁边打了个哈哈,笑着道:“王县长,我们家这口子一向没心没肺的,说话的时候口无遮拦,您可千万别见怪。”

    王思宇也不想让两人难堪,呵呵一笑,摆手道:“老崔,我不同意你的看法,子琪姐心直口快,还会讲笑话,很能活跃气氛,今天的麻将打得好,我可是很久都没这么开心过了,刚才之所以会那么说话,不是在批评她,只是怕嫂子生气,白燕妮同志什么都好,就是面皮薄,心眼小,开不得玩笑,大家说话还是小心些好,不然惹恼了她,拿着龙泉宝剑发起飙来,咱们可都不是对手。”

    白燕妮听了,就抬手掩住薄唇,窃窃地笑,风情万种地乜了王思宇一眼,甜丝丝地道:“王县长,瞧您说的,嫂子哪有那么不堪,在牌桌上逗逗闷子,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我哪里会生气哟!”

    王思宇笑了笑,伸手摸了一张牌,放在面前的麻将里,手指点了几下,就抽出一张‘六万’打了出去,一语双关地道:“不生气就好,那我就放心了。”

    白燕妮哼了一声,伸手取了那张‘六万’,在王思宇的眼前一晃,喜滋滋地把牌推倒,俏声道:“胡了,王县长,你又给嫂子点炮了。”

    徐子琪丢了钱过去,愁眉苦脸地道:“王县长,你倒是打得准,也给我丢一炮过来啊。”

    王思宇呵呵一笑,努努嘴道:“别找我,找你家老公去,他熟门熟路,打得准。”

    众人就又是轰然一笑,把刚才的尴尬掩饰过去,王思宇抬起左脚,皱着眉头道:“老崔啊,最近脚心痒得厉害,可能是生了脚气,总忍不住想挠挠,却又怕不雅,就只能在地板上蹭啊蹭的,还真是头疼。”

    崔宸忙接话道:“王县长,没事的,我经常在外面跑,也常染上脚气,那滋味可真够难受的,别忍着,该挠就得挠。”

    徐子琪也笑着说:“赶明儿还得买点药涂上,光靠挠可解决不了问题。”

    白燕妮心中有数,知道王思宇是在找台阶下,觉得这位年轻的县长倒也有趣,就抿嘴笑着不说话,脸上红艳艳的,模样越发讨人喜欢。

    崔宸夫妇已然瞧出苗头来,王思宇在牌桌上体恤白燕妮,为了让他开心,也就顺着他的意思,都开始有意无意地放水,不知不觉中,三个小时的麻将打下来,白燕妮竟赢了三家,她本打算把赢来的钱退还回去,可三人都摆出愿赌服输的架势,谁都不肯收回,一番推搡之下,白燕妮只好把钱收下,只说改日请客,领大伙出去吃饭k歌。

    散局之后,徐子琪却不肯离开,还起高调,非要请王县长题几个字,裱上以后,挂在办公室里充门面,王思宇推脱不过,就取了纸笔,在宣纸上写了“天道酬勤,厚德载物。”八个大字,在右下角署了自己的名字。

    他许久没有练字,笔法却愈见张扬跋扈,已有几分峥嵘气象,崔宸见了,暗自吃惊,忙在旁边啧啧称赞道:“王县长,你这字了不得,有大家风范。”

    王思宇险些笑出声来,忙摇头道:“老崔,你就不要吹捧我了,前些日子市纪委的李书记还在批评我,说我的字没有章法,太难看了。”

    徐子琪却在旁边摇头道:“王县长太谦虚了,这字实在是好看,劲道十足,男子汉就应该写这样的书法,太软了不好。”

    白燕妮听了,就抿嘴吃吃地笑,也跟着起哄道:“县长大人,也赏我们一幅墨宝吧,要是写得好了,明儿嫂子给你买瓶达克宁,把你的脚气治好了,免得你总在地板上蹭啊蹭的。”

    王思宇转头瞄了一眼,却见她袅娜娉婷,笑魇如花,眸光流转间,顾盼生辉,在灯光之下,愈发显得娇艳不可方物,他不禁暗自叹了口气,这美人倒真是麻烦,本来拿定主意,不再去招惹她,反被她捉到短处,竟拿话调笑自己,王思宇想了想,就点点头,拿笔在宣纸上写下两行字:“鸢飞戾天者,望峰息心;经纶世务者,窥谷忘反。”

    他写完后,把笔一丢,就笑着说:“嫂子,送你了,拿去挂起来吧。”

    白燕妮看了这幅字后,不禁微微蹙眉,有些迷惑不解,这句话的意思,她自然是懂的,‘看到雄奇的山峰,那些极力攀高的人就平息了自己热衷于功名利禄的心;看到幽深的山谷,那些忙于世俗事务的人就会流连忘返。’

    她想不通的是,王县长正是仕途得意之时,怎么会有退世归隐的念头,正迟疑间,却猛然发见,徐子琪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像是看出了什么,白燕妮忙拿眼去望她,徐子琪却故意把脸扭到一边,不去理她,与王思宇聊了几句,夫妇两人便取了衣服,起身告辞,白燕妮只好拿了字,和他们两人一起走了出去,王思宇把三人送到门口,笑着挥了挥手,就关上房门,转身走向浴室。

    白燕妮站在院子里,又和崔宸夫妇聊了几句,待到崔宸去发动车子,她才拉了徐子琪的手,轻声道:“王县长刚才题字的时候,你笑什么哟?”

    徐子琪笑嘻嘻地道:“把字挂在墙上,没事的时候自己研究去,别来问我。”

    白燕妮笑着捶了她一拳,抿嘴道:“你这丫头,真是不像话哟,跟我还卖关子。”

    徐子琪‘咯咯’笑了几声,就收起笑容,握了白燕妮的手,悄声道:“燕妮,西山宾馆的事情,有空的时候你还要帮我说说好话,要是能拿下来,我回头送你一条金链子。”

    白燕妮有些为难地道:“子琪,我说了也是没用的,王县长的耳朵根子太硬,他做事向来公道,不徇私情,要想承包下来,还得你们两口子自己想办法。”

    徐子琪沉吟道:“也好,只要是能正常竞争,没人耍猫腻,我们还是大有希望的。”

    白燕妮拍了拍她的肩头,低声道:“放心吧,要是有人在暗中动手脚,得到风声,你尽管告诉我,我去向王县长提。”

    徐子琪点了头,坐上小车,夫妇二人开车离去,白燕妮关了大门,回到西厢房,点了钱,发现竟赢了四千多,不禁心情大好,她把那幅字挂好,就去洗了澡,上床后,练了每晚必做的柔身动作,忽地想起徐子琪先前诡异的笑容,总觉得蹊跷,忙侧过身子,望着墙上的字怔怔发呆。

    过了许久,她终于把目光落在‘峰’‘谷’二字上,忽然想到了要紧处,不禁满面绯红,低低地啐了一口,说了声‘下流’,忙抬起修长秀美的右腿,拿拇趾按了墙上的开关,熄灯之后,拉了被子,蒙住羞红的俏脸,吃吃地笑了起来。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