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八十一章 中毒

第八十一章 中毒2017-11-9 13:1:8Ctrl+D 收藏本站

    第297节    第八十一章    中毒

    周一上班之后,王思宇接到了秘书刘海龙打来的电话,说是身体不适,打算请假休息一天,王思宇听他声音软绵绵的,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鼻音很重,像是得了重感冒,也就不以为意,笑着答应下来,让他在家好好休息,先把身体养好再说。

    放下手机后,王思宇批阅了几份文件,抬手看了下表,就摸起办公桌上的座机,给政府办张主任拨了过去,让他过来一趟,两人在办公室里聊了十几分钟,王思宇便递给他一张银行卡,随后出了房门,在张主任的陪同下,面带微笑地进了小会议室,参加县长办公会。

    这次的办公会议上,除了讨论一些政府这边亟待解决的事宜外,还着重布置了春节期间的相关安排,王思宇主要强调了三点,一是妥善安排贫困群众及农民工节日期间生活,二是认真开展安全检查,确保节日期间的消防安全,避免因爆竹烟花燃放造成火灾,三是周密安排值班制度,确保节日期间信息畅通。

    这些都是每年春节前夕都要强调的工作,只是王思宇更加细化了些,将相关的安排都落实到人头上,尤其是在安排贫困群众的慰问上,他做的最为仔细,当他把那份一百八十六户特困家庭的救助名单抛出来后,在座的几位分管副县长无不露出惊讶之色,面面相觑之余,也对王思宇的务实态度所打动,暗自钦佩。

    往年搞的那些慰问,大都是流于形势,县里几位领导到事先定好的几户人家里,扔下些大米白面,给上二百元钱,对方站在电视台的摄像机前说几句歌功颂德的好话,只要在电视新闻里一播出,这项一年一度的活动就算功德圆满,西山县历年都是这样搞下来的,大家都已经习以为常。

    王思宇这次倒是叫起真来,他不但从县财政中拨出十万元经费,购买相应的生活必需品,将物资和救助款项送到这些贫困家庭里,虽然这只是临时措施,救急救不了穷,无法在短期内治标治本,但一次性救助将近二百户特困家庭,已经是西山县近年来少有的大动作了。

    除此之外,他还制定了一份详细的帮扶方案,通过发动机关干部和企事业单位,实行一对一救助的方式,来解决这些人的生计问题,王思宇在会上没有唱高调,只是带头确任了两户作为帮扶对象,常务副县长马君寒也定了两户,老夏等副县长各自定了一户。

    但参加会议的政府办张主任却知道,王思宇实际帮扶了十户,他的那张工资卡,已经在会前交到了政府办的张主任手里,只是王思宇再三叮嘱他,不准向外界透露出半点消息,否则唯他是问。

    会后,王思宇对于消防安全工作还有些不放心,特意给公安局长万立非打了电话,令他抓紧时间,在全县范围内组织一次拉网式的消防安全大检查,务必在春节前几天,把消防隐患彻底排除。

    其实,王思宇这样做,倒有一半是出于私心,他拗不过张倩影的再三央求,只好做出妥协,同意过年回京城于家,与于家人一起过除夕之夜,所以他不在县里这期间的工作,一定要安排得妥帖,否则一旦出了突发事件,县委书记没到任的情况下,他这位身负重责的代县长不在西山县城,就很难交代过去。

    十点钟以后,王思宇又分别找了几位县委常委谈话,那些都是过去支持钱雨农的人,包括副书记林海洋,组织部长骆智卓,政法委书记曾国骅,县委办公室主任庄俊勇,他传达了市委常委会的精神,西山县的班子整体上是健康的,没有出现太大问题,让大家放下包袱,轻装上阵,不要有任何的思想顾虑。

    众人都是官场的老油条,闻弦知雅意,都收到了王县长释放出的善意,只要配合王县长的工作,过去的事情既往不咎,王思宇还当着庄俊勇的面,将三十几份举报信丢到垃圾桶里,他心知肚明,这些举报信里,至少有一半是由面前这位县委办主任授意的,在钱雨农出事前,庄俊勇一直都唯书记马首是瞻,这种事情,决计和他脱不了干系。

    但此一时彼一时,情况变化了,对方的立场肯定也会发生变化,在胜利之后,王思宇不介意适时表现自己的大度,当然,在庄俊勇的眼里,这无疑也是一种敲打与警示,他虽然面色坦然地走出了王思宇的办公室,不过后背早已出了一层冷汗。

    其他人倒都还好些,无论心中作何感想,起码在表面上都能笑着点头,表示一定配合好书记县长,把县里的工作做好,唯独政法委书记曾国骅最为沮丧,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闷头吸烟,他心知肚明,王县长能够成功上位,公安局局长万立非的功劳极大,其他常委或许能够不受冲击,他曾国骅的调整,却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只是时间未到罢了。

    午饭后,王思宇带着政府办的一行人,在没有电话通知的情况下,直接去了信访局,到接待室里去和上访群众见面,解决他们遇到的实际问题,其实县里本来有明文规定,每月都有两天是县委领导信访接待日,由县委领导轮流值班,但一直以来,都没有人认真执行,而县长亲自过来接待,更是前所未有的事情。

    由于是突然袭击,信访局的刘局长猝不及防之下,没有做好安排,王思宇在进了接待室之后,众人听说县长来了,马上蜂拥而上,十几个人把他围在中央,七嘴八舌地说情况,屋子里登时乱作一团,刘局长没有办法,只好把众人劝到长椅上,排好队,按着秩序,一个个轮流到前面说明情况。

    王思宇如同出诊的医生,一边看着信访材料,一边和上访群众交流,期间不时地拨打电话核实情况,和各部门进行沟通协调,他快刀斩乱麻般地当场断案,效率极快,不到三个小时的时间里,竟成功解决了六起积压已久的老大难问题,其中就包括老上访户,原岭溪乡的党委书记李建设。

    王思宇是最后和李建设交谈的,两人出了接待室,在信访局刘局长的办公室里交流起来,王思宇对于李建设的事情是有所耳闻的,知道他的情况比较特殊,所以也就下了一番功夫,耐心地做说服工作。

    李建设开始还在辩解,称岭溪乡的那些干部所作所为不合法,是在乡长林震的怂恿下,串联起来搞他的黑材料,县委领导因为林震是副书记林海洋的侄子,为了不得罪林海洋,就都没有主持公道,办了他的冤假错案,他要求恢复名誉和损失,追究那些人的责任。

    王思宇看着信访材料,又结合着从夏广林钟嘉群那里了解到的一些情况,将当年的事情一件件地摆出来,耐心地做着他的工作,经过一番艰难的讨论,两人最后达成了妥协,政府这边帮他解决三年的上访费用四千六百元,并解决他外甥女的工作问题,李建设从此再不四处上访告状。

    看着他憔悴的背影消失在院外,王思宇心里也极不是滋味,一些上访专业户在历经多年后,已经变得有些麻木了,甚至忘记了当初上访的初衷,只是为了上访而上访,他们要的,不仅仅是上访的结果,更是别人的关心与理解,希望有人能够帮他们打开积郁已久的心结。

    李建设的问题再不解决,也许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变成那样的人,在几十分钟的谈话里,他一直在强调,自己对岭溪乡是有功的,县委那样处理他,让他不能理解,也无法接受,当然,在王思宇恩威并施之下,他最后还是妥协了。

    离开信访局时,已经到了下班时间,王思宇没有再去县委大院,而是直接将车开往老西街,这一天虽然过得忙碌,却极为充实,他甚至觉得,自己更适合做业务型的干部,亲自到现场处理一些复杂问题,能够带给他一种异乎寻常的满足感。

    他刚刚把车开过一个十字路口,手机铃声响起,接起电话后,听筒里传来庄俊勇的声音:“王县长,有个事情要向您汇报,下午委办的小冯提交了辞职信,我做了她两个小时的思想工作,可她就是听不进去,可能明天就不过来了。”

    王思宇听了微微一愣,联想到刘海龙今天的请假,就琢磨着,可能是这两人在感情上出了问题,他想了想,就点头道:“老庄,我知道了,可能是小情侣在闹别扭,辞职信先放一放,暂时不要批,等我了解到具体情况,再和你商议。”

    庄俊勇忙笑着说:“是啊,王县长,我也是这么想的,海龙今天请假没来上班嘛,冯晓珊又闹辞职,我猜准是闹别扭了,可一个光是抹眼泪不说话,另一个关机联系不上,这两个年轻人啊,还真让人头疼。”

    王思宇呵呵一笑,点头道:“他们两个是有些不像话,生活上的问题哪能带到工作上来,回头得狠狠k他们一顿。”

    两人又聊了几句,王思宇挂断电话,驾着奥迪车返回老西街的家中,洗了把脸,就像往常一样,端着茶杯走到窗前坐下,悠闲地看了一会书,再次抬头时,却瞄见白燕妮从西厢房里袅娜地走了出来,她没有换装,依旧穿着那身警服,只是没有戴警帽,漂亮的发髻已经打开,变成一头柔顺的长发,很随意地披散在肩头,显得温婉俏丽,妩媚多姿。

    白燕妮的手里拿着一个白色塑料编制袋,她走到西墙根的菜窖边,弯腰掀开上面铺的两块木板,将靠在墙壁上的梯子取了过来,缓缓放了进去,梯子架好后,她小心翼翼地扶着梯子走了下去,王思宇一直端着茶杯,静静地看着她曼妙的身影消失在洞口,他微微一笑,就放下茶杯,继续翻书,目光却不时向西墙根瞄去。

    过了足足有十分钟的功夫,仍不见白燕妮出来,王思宇不禁皱了皱眉,忙把书丢在茶几上,起身出了门,向菜窖那边走去,来到菜窖口,向下望去,却见下面黑乎乎的,不见一丝光亮,他忙低声喊道:“嫂子,要帮忙吗?”

    半晌,里面却没有回音,王思宇不禁微微一愣,就也扶着梯子向下走去,下了菜窖之后,他的身子忽地一晃,感到心悸耳鸣,双腿无力,脚下一个踉跄,竟跌倒在一堆土豆中间。

    刹那间,王思宇的脑海里飞快划过一道闪电,猛然记起,曾在报纸上看过,冬季下菜窖要提防二氧化碳含量太高而中毒,这本来是个常识,却很容易被人忽视,王思宇现在才知道,这个菜窖有多么的危险。

    他忙屏住呼吸,翻过身子,双手在附近胡乱摸了几下,很快触到一个柔软温热的身子,他把已经昏厥的白燕妮抱在怀里,挣扎着站起,脚下却如同灌了铅,再也挪不动半步,耳畔嗡嗡作响间,身子再次晃了晃,重重地哼了一声,便极不甘心地倒了下去。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