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道之色戒

第八十五章 窝边草 下

第八十五章 窝边草 下2017-11-9 13:1:13Ctrl+D 收藏本站

    第301节    第八十五章    窝边草    下

    把稿子忙完,已经到了深夜,王思宇忙关了灯,到浴室里冲了个热水澡,出来后,在沙发上坐了一会,看了看表,只差十分钟就到了约定时间,他忙站了起来,蹑手蹑脚地向卧室方向走去,站在门前,把耳朵贴在房门上,仔细倾听,内心惴惴不安,生怕柳媚儿睡过了时间,耽误了自己的好事。

    他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没过多久,卧室里就传来一阵清脆的电话铃声,见屋里亮了灯,王思宇赶忙回到沙发上躺好,两分钟后,白燕妮推开房门,拿手捂住前胸,探出头来,睡眼惺忪地道:“王县长,有电话来了哟,我没敢接。”

    王思宇忙道:“知道了,嫂子,你先去睡吧,我这就来。”

    白燕妮‘喔’了一声,就转身挪到床上,吧嗒一声躺了下去,拉上被子,睡眼朦胧间,见王思宇只穿了件三角裤头走进来,她吓了一跳,眼热心跳间,忙把俏脸扭到一边,双手抱着枕头,眯着眼睛装睡。

    王思宇轻轻关上房门,望着床上躺着的美艳少妇,心脏开始加速跳动起来,他无声地笑了笑,就低声道:“嫂子,你只管睡,我要和女朋友多聊会。”

    白燕妮‘嗯’了一声,把身子向旁边侧了侧,让出位置,王思宇坐在床头,摸起床头柜上的话机,就和柳媚儿轻声聊了起来,过了十几分钟,他抱着话机试探着躺了下去,见身后全无反应,不禁心中大乐,又拉起被子,盖住半边身子,向后悄悄伸出手去,在白燕妮的大腿根处轻轻摸了一把,只觉掌下一片温软滑腻,在那瞬间,王思宇分明感受到,白燕妮的身子忽地哆嗦了一下。

    怕惊了她,在试探之后,王思宇赶忙收回手来,摸着话机,若无其事地说:“媚儿,哥再给你讲个苏小妹的故事好不好?”

    柳媚儿柔声道:“好啊,只要你能睡着,讲什么都好。”

    王思宇侧过身子,望着身前美艳如花的俏脸,慢悠悠地道:“苏小妹有一天和嫂子在船上游玩,正在兴头上时,湖面上忽然风浪大作,波涛汹涌,小船颠簸不已,一个浪头突然打来,两个妇人的衣裙都湿透了,等到风平浪静的时候,嫂子突然来了灵感,就出了个对联,取笑妹妹,说‘浪起来,妹妹下面尽湿润。’”

    说到这里时,王思宇故意顿了顿,拿眼望着白燕妮,却见她蹙着眉头低哼一声,俏脸微红,唇边微微勾起一道优美的弧度,似羞似怒,竟有种说不出的妩媚,正瞧得入神时,却听柳媚儿娇嗔地笑道:“哥,你说什么呢,真讨厌!”

    王思宇摸着鼻子笑了笑,继续道:“不是哥讨厌,是嫂子讨厌,苏小妹被她戏弄以后,很不甘心,总想着要报复回来,可她苦思冥想,就是找不到合适的下联,两个小时之后,太阳落山了,天气变得异常寒冷,苏小妹望了嫂子一眼,忽然来了灵感,就对出了下联,‘日下去,嫂嫂浑身直哆嗦。’”

    话音刚落,就听‘扑哧’一声,白燕妮忍俊不禁,竟然咬着手指笑出声来。

    王思宇登时心花怒放,再次向后伸手,这次非但摸了个空,反被白燕妮扭住一根尾指,她已经睁开了双眼,似笑非笑地望着王思宇,得意地眨了眨眼睛。

    王思宇受制于人,忙停下动作,不敢造次。

    这时,柳媚儿刚刚停住笑声,却蹙着眉头,疑神疑鬼地道:“哥,你旁边有女人吗?怎么刚才听到有女人的笑声?”

    王思宇忙掩饰道:“媚儿,你听错了,哥的床上怎么会有女人,刚才是猫在叫,哥在西山养了一只淘气的小猫,早晨喜欢在院子里上蹿下跳,晚上就懒在被窝里叫春。”

    白燕妮被他调侃,又羞又怒,纤白细腻的手指轻轻发力,王思宇佯装负痛,嘴里发出‘哎呦’一声。

    柳媚儿担心地道:“哥,你怎么了?”

    王思宇笑了笑,低声道:“刚才赶猫的时候被它抓了下,媚儿,你先睡吧,哥也困了。”

    柳媚儿‘嗯’了一声,打了个哈欠,就挂断了电话,钻进被窝里,伸手关了台灯,闭了眼睛咯咯地笑。

    王思宇把电话放好,就转过身子,来了个恶人先告状,气势汹汹地道:“嫂子,你不好好睡觉,偷听人家聊天做什么?”

    白燕妮红着脸,一脸娇羞地道:“你们说话的声音这么大,我怎么睡得着哟。”

    王思宇一脸坏笑地望着她,盯着那张妩媚动人的俏脸,低声道:“既然睡不着,我再给你讲几个苏小妹的故事怎么样?”

    白燕妮飞快地瞟了他一眼,红着脸摇头道:“电话打完了,你赶快回去,别来招惹我,人家都快困死了哟。”

    王思宇笑着说:“嫂子,在菜窖里睡了那么久,怎么还犯困?”

    白燕妮啐了一口,抿嘴笑道:“王县长,菜窖里睡眠质量不好哟。”

    见她笑得模样俏丽,娇艳不可方物,王思宇不禁心中一荡,伸手抱住她的腰,温柔地注视着她,轻声道:“嫂子,要想睡眠质量好,还要男女交颈而眠。”

    白燕妮霞飞双颊,忙推开他的手,挣扎着坐起,半是威胁半是哀求地道:“王县长,别闹了,时间不早了哟,你要是不想去沙发睡,就快点躺下,老老实实地睡觉,不然我转身就走。”

    王思宇点头敷衍道:“好,就听你的,咱们好好睡觉,不闹了。”

    他下地关了灯,屋子里顿时变得一片黑暗,王思宇摸回到床边,拉了被子躺下,过了几分钟,白燕妮才侧着身子躺了过去。

    王思宇忍了十几分钟,就拿手推了推她的后背,低声道:“嫂子,那天我题的字,你看明白了吗?”

    白燕妮闭上眼睛,把身子向外侧挪了挪,恨恨地道:“没看懂!”

    王思宇把头凑过去,笑着说:“那我解释给你听好不好?”

    白燕妮心里慌慌的,低声哼道:“不好!”

    王思宇挪了挪身子,伸手揽住她的腰,低声道:“嫂子,这被子怎么会这样香,熏得我睡不着,你让我抱会吧,不然要失眠了。”

    白燕妮娇躯一颤,这次却没有挣扎,只悄声道:“王县长,我不能对不起嘉群,最多只能这样,千万别再胡闹了哟。”

    王思宇满意地点了点头,却轻轻将她搬了过来,双手用力抱紧她,低声道:“别怕,这样就好。”

    白燕妮幽幽地叹了口气,悄声道:“真拿你没办法,快睡吧,嫂子真的快困死了哟。”

    王思宇嗯了一声,抱着这具娇美的身子,心中欢喜,双手在她光滑细嫩的后背上摸来摸去,在温柔的游弋之中,白燕妮的身子渐渐变得酥软下来,在黑暗中,她的眸子如同钻石般晶莹闪亮,静静地注视着王思宇的下颌,轻轻吹了一口兰气过去,咯咯地笑了起来。

    王思宇心驰神动,再也按捺不住,轻轻摘了抹胸的挂钩,白燕妮的身子顿时一僵,忙抬头道:“王县长,不许耍赖皮哟。”

    王思宇笑着说:“这是意外,没事,嫂子,你继续睡吧。”

    白燕妮哼了一声,伸手去推王思宇,却没有推动,反而被王思宇捉了机会,将黑色的绣花抹胸一把扯了下来,丢到床头柜上,再次将白燕妮拥入怀中,那一对酥胸就被挤压得变了形,王思宇的心脏开始剧烈地跳动起来,就摇晃着上身,发力地摩擦了一番。

    白燕妮的呼吸也变得局促起来,她双颊滚烫,低低地哼了几声,便挣扎着伸出双手,紧紧地捂着胸口,一脸娇羞地道:“王县长,你出尔反尔,不是正人君子哟。”

    王思宇呵呵一笑,低声哄道:“放心吧,我也困了,到此为止。”

    白燕妮摇头道:“我是不肯再信你了,快松手,我去外面睡哟。”

    王思宇不再吭声,拉上被子,上下其手,两人就扭在一起,过了几分钟,两人都变得气喘吁吁,锦被如浪花般抖动起来。

    在被窝里打斗,太极拳明显敌不过挤奶龙爪手,白燕妮抵挡不住,猛然探出头来,扬起脖子,战栗着娇呼道:“哟…哟…停下…先停下…我有话说哟!”

    王思宇好不容易占了上风,就不肯罢手,依旧动作不停。

    白燕妮媚态横生,身子扭做一团,双腿拼命夹.紧,低声哀求道:“别动…别动哟…我是警察哟…哟……”

    王思宇险些笑出声来,把嘴唇从她的右胸上移开,‘咕咚’一声,将嘴里的奶吞了下去,砸吧砸吧嘴,舔了舔发干的嘴唇,低声道:“嫂子,你还想耍什么花样?”

    白燕妮叹了口气,悄声道:“王县长,我可以给你一次,但要戴上那个。”

    王思宇皱眉道:“哪个?”

    白燕妮俏脸绯红,拿手捶了他一下,低声道:“不戴上绝对不能碰我哟。”

    王思宇摇头道:“这么晚了,你让我上哪去买避孕套,迁就一下吧。”

    白燕妮苦苦哀求道:“先忍忍吧,明儿嫂子再给你,西厢里有,在花瓶里放着,本来以为嘉群会回家过年,没想到却便宜了你哟。”

    王思宇哼了一声,低声道:“我这就去拿,你等着。”

    白燕妮睁大了眼睛,愣愣地道:“你不是没有钥匙吗?”

    王思宇嘿嘿一笑,在她胸前捏了几下,就悉悉索索地钻出被窝,从床上跳了下去,飞快地推门奔了出去。

    白燕妮喘息良久,暗自叹了口气,伸手将粉红色的蕾丝内裤脱了下来,丢在地板上,拿纸巾擦了湿漉漉的手指,接着将左手无名指上的白金钻戒也摘了下来,捧在掌心里看了半晌,摇头道:“都是注定的哟,嘉群,别怪我,说到底,还是被你拍进去的哟。”

    几分钟后,王思宇返回,打开房间里的灯,将一盒杜蕾斯丢在床上,白燕妮抬手遮住眼睛,拿余光飞快地瞟了一眼,就叹了口气,闭上眼睛,颤动着睫毛,低声道:“关上灯吧,只许一次哟,以后别再缠着人家。”

    王思宇笑了笑,没有关灯,而是拾起杜蕾斯,打开包装,抽出一只来,套在拇指上,钻进被子里,提起那两条修长秀气的美腿,轻轻向前推去,试探几下,便耸身向前,*********,王思宇兴奋得几乎要仰头发出一声长啸,伴着大床发出的‘吱呀’一声响,白燕妮娇羞地呻吟一声,身子陡然绷紧,在一阵难以抑制的哆嗦中,她忽地察觉到异常,睁开眼睛,一脸娇嗔地责备道:“王县长,你怎么不守信用哟!”

    王思宇把被子掀开,伸出戴着杜蕾斯的拇指,在她面前晃了晃,便嘿嘿一笑,抱着她那盈盈一握的杨柳细腰,大力耸动起来,大床开始剧烈地摇晃起来,白燕妮不由自主地哼了几声,便蹙着眉头,咬紧了薄唇,赌气般地不肯出声,可过了五六分钟后,终于忍受不住,扬起欣长秀美的脖颈,抖动着如血双唇,畅快地叫了起来。

    王思宇受到了鼓励,内心激动不已,双眼盯着她那完美的腰身曲线,浑圆饱满的双峰,以及妩媚动人的俏脸,只觉得爽快到了极点,更加卖力地冲刺,没过多久,白燕妮就已醉眼迷离,乌发纷飞,她挥着圆润如玉的双臂,如同划桨般地摇晃着身子,双手抓住雪白的床单,用力地撕扯着,扭曲的俏脸上已是一片酡红,在一阵剧烈的耸动中,白燕妮忽地从床上挣扎着坐起,一口咬住王思宇的右肩,呜咽地抽搐起来。

    两人均是打熬已久,这一夜颠.鸾倒凤,琴瑟和谐,曲尽其趣,竟然梅开几度,直到天光放亮,白燕妮才媚眼一翻,哑着嗓子,喊了声‘被你搞死了哟!’,直挺挺地倒了下去,王思宇喘息着趴在她的身上,抚摸着那羊脂般白腻柔滑的娇躯,如同喝醉了酒一般,摇摇晃晃地笑了笑,身子再次奋力向前冲去,在一阵无边的悸动中,两人同时发出一声喊,下身不受控制地战栗着……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